中篇小说
胡天喜:沉浮 · 长篇连载 (32)
作者:胡天喜 时间:2022-05-14
浏览:0次  字数:26719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5 篇,  月稿:36 篇

  第69章

  和肖启坤的意外相见,像在平静的湖中扔下一块石头,在王雅馨心中激起阵阵涟漪,久久不能平静,她已经好几天没睡好觉了,一闭上眼就会出现肖启坤的身影,想赶也赶不走。和肖启坤同学时候的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她清楚地记得,升入高中的第一天,当她抱着刚刚领到的课本来到教室的时候,她愣住了,只见一个浑身精瘦、脸色蜡黄的男生坐在和她同一个课桌前的另一个凳子上。她怀疑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座位,怎么同桌的是个男生?在初中的时候,都是男生与男生一个桌,女生与女生一个桌。她又走到黑板旁边的墙壁上贴着的座位表前看了看,在第二排第二行的地方明白无误地写着肖启坤和王雅馨的名字。她犹豫了一会儿,才走到自己的座位旁,把书放在桌子上,又把凳子向外挪了挪。

  “你叫肖启坤?”停了一会儿,她忍不住问。

  “嗯。”他回答,只一个字。

  “从哪个中学考进来的?”看穿戴,王雅馨断定肖启坤不是城里人。

  “七中。”这次是两个字。。

  “七中?”她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咋啦?”这次轮到肖启坤惊讶了。

  “那可是咱县最差的中学呀。”她说。

  肖启坤有些不高兴,稍停,他说话了,“最差中学的学生就不能考进一高?”

  “当然,当然。”王雅馨明显地感到了肖启坤的不快,连连说道。

  话不投机,她没有再说下去,肖启坤也不再吭声。

  紧张的学习从第二天就开始了,高中三年是决定一个学生前途命运的关键时期,大家个个攒足了劲,书不离手,手不离书,加班加点利用一切时间学习。肖启坤也不例外,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上。他的话很少,基本没和她主动说过话,有时候她想和他攀谈几句,看他待理不理的态度,也就忍住了,两人基本陷入冷战状态。

  可是,这种状态只持续两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就开始了,老师不教学了,学生不学习了,校长被打成了走资派,学校的大喇叭里不断传出最新最高指示。战斗队、司令部如雨后春笋,戴着红卫兵袖章的造反派横冲直撞,整个学校乱套了。

  有一天,学校最大的造反派组织把爸爸揪到学校批斗,因为爸爸是副县长,属于县里的重要人物,所以,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去了会场。

  肖启坤也参加了这个大会。但是,不知为什么,会议开始一会儿他就回到了教室里。

  当时,她正趴在课桌上哭泣。

  大概肖启坤还从来没见过她哭过鼻子,忘记了和她之间的冷战,走到她身边问:“你怎么了?”

  “呜……”不问还好,肖启坤话音刚落,她就突然大哭起来。

  “到底咋了?”肖启坤加重了语气。

  “我爸爸……”

  “你爸爸咋了?”

  “我爸爸……”

  “说呀!”

  “在大礼堂里挨批斗。”

  “你说什么?”肖建国没有弄明白她的意思。

  “大礼堂里批斗的是我爸爸。”

  “啊!你爸爸?王县长?”肖启坤睁大了眼睛。

  “呜.....”她又继续哭起来。

  此时的肖启坤手足无措起来,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安慰她。虽然肖启坤和她同桌已经将近两年,但她从来没告诉过自己的爸爸是副县长。

  第二天,她没有再回学校,母亲看她情绪低沉的样子,怕她因父亲挨批受到精神刺激,决定让她先回老家住一段时间,这一住就是一年,连毕业典礼也没有参加,更别说和同学们告别了。

  在老家,她得到了父亲老战友的特别关照,父亲的老战友是当地的县武装部长,他有一个儿子叫孟祥林,比王雅馨小三岁,在当地军分区当兵。军分区离县城有一百多里地,自从王雅馨到来以后,孟祥林几乎每星期天都会往家跑,和王雅馨谈天说地。父母看出了儿子的心思,萌生了让王雅馨当自己儿媳妇的念头。王雅馨的父母在电话中听了老战友的想法,也很同意,所以,两个年轻人的婚事就这样口头定下了。

  对于孟祥林,王雅馨不怎么喜欢,也不怎么讨厌。不喜欢是因为孟祥林没有上进心,虽然长得一表人才,但肚子里并没有多少墨水。他高中没考上,被父亲送到部队当兵,为了不让儿子受苦,父亲没让他去野战军,而是把他送到了当地的军分区。在军分区,孟祥林凭借父亲的关系,三天两头往家跑,几乎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家里度过的。特别是王雅馨到来后,更是回家频繁,说是当兵,不如说是到部队镀金。不讨厌是因为孟祥林的嘴很甜,每次和王雅馨见面,都是“姐长姐短”地叫个不停,还给王雅馨不断地买衣服,买零食,带王雅馨游览当地的名胜古迹,把王雅馨逗得开开心心的。身在千里之外,远离父母家庭,王雅馨需要温暖,在这里,她得到了温暖,得到了关照,得到了孟祥林的爱情。所以,尽管她对孟祥林有些看法,但她并没有明确拒绝。

  肖启坤的出现打乱了她的情感世界,沉睡了两年的感情开始被唤醒,和肖启坤同学时的点点滴滴又浮现在眼前。

  说心里话,在没见到肖启坤以前,她是看不起农村学生的,认为他们土气、狭隘、不会有太出色的。但自从和肖启坤接触后,她改变了自己的看法。虽然肖启坤是农村考上来的学生,但却很少有农村学生的自卑、邋遢。衣服虽破,但很干净,言语虽少,但不卑不亢,他自信、上进、执着、苦于钻研,始终有一种求胜的劲头。在他身上,她看到了自强不息的精神,感到了一股积极向上的力量。但是,强烈的优越感和自尊心又使她拉不下面子,她对肖启坤表现出来的是冷漠、孤傲。同学三年,她几乎没和肖启坤单独交流过,肖启坤也没主动地和她搭过话,两人一直都被一层厚厚的自尊心所包裹。毕业后,肖启坤回到了农村,从此再也没有他的消息。已经步入工作岗位的王雅馨褪去了学生的羞涩和矜持,试探着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想,虽然肖启坤现在只是指挥部的一名普通人员,但他有才,能写,肯干,凭着父亲和母亲的人际关系,给他在县城找个工作不是难事,以后大有前途。虽然肖启坤现在穿得有点土气,但相信在自己的包装下,一定能变成英俊潇洒的帅小伙。而孟祥林呢,一个初中毕业生,一个父母怀中的巨婴,将来转业了会有什么出息?这几天,她迫切想见到肖启坤,了解他毕业以后的情况,和他谈人生,谈形势,谈爱情,谈世界。

  王雅馨爱情的天平由孟祥林开始向肖启坤倾斜。

  第70章

  肖启坤决定要和王雅馨谈恋爱了。

  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肖启坤曾有过暂短的犹豫,罗秋红曾在他脑子里占据了几分钟时间。他承认罗秋红漂亮,能干,温柔,贤惠,在他最低谷的时候,是罗秋红的美丽和善良,多情和温柔,无私的、全身心的爱,唤醒了他冰冷的心,多少对她还是有点不舍。但这些想法马上就被他用坚定的信念否定了。人世间哪有那么多真情?不都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吗?官场上那些阿谀奉承,点头哈腰,唯上至尊,甚至不惜重金相送,难道都是心甘情愿的?你可以说他卑鄙,也可以说他无耻,但只要通过这些手段达到了自己的目的,那些满嘴白沫的议论又有什么用呢?再说,自己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和罗秋红谈对象,她对自己的爱只是一厢情愿罢了。王雅馨虽然长相一般,性格执拗,大小姐脾气严重,但她家庭条件好,又有个当副县长的爸爸,找了她,就等于找到了靠山,找到了自己的前途,县广播站编辑的位置就是自己的,就可以吃商品粮,就可以过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星期天就可以和老婆孩子一起逛公园,进商店,吃了饭就可以无忧无虑地逛马路,看电影,罗秋红能给他这些吗?

  现在关键问题要摸清楚王雅馨的真实思想,她只是跟自己玩玩呢,还是真的喜欢自己?他决定考验一下王雅馨。

  “启坤,一个人在屋里想啥呢?”刚吃过晚饭,突然王雅馨没敲门就进来了,看到肖启坤在床上躺着,问道。

  “雅馨?”肖启坤喜出望外,想谁就有谁,刚才还在想王雅馨,没想到她就来了。

  “走,看电影去。杨东升送的票。”王雅馨说着,从兜里掏出两张电影票在肖启坤面前晃了晃。

  “啥电影?”肖启坤一把从王雅馨手里把电影票夺过来问。

  “《王子复仇记》,外国的。”王雅馨回答。

  “好电影。”肖启坤说,他在学校的时候曾读过这篇小说,知道里面的内容。

  “去不去?”王雅馨拿眼盯着肖启坤的脸问。

  不知为什么,在没有决定和王雅馨谈恋爱的时候,王雅馨怎么也引不起自己的兴趣,如今,面对着王雅馨挑逗的眼光,肖启坤心里一阵激动,他恨不得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雅馨,先坐会儿,我有话说。”肖启坤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

  “看你一本正经的样子,有啥话?”王雅馨紧挨着肖启坤坐在简易的木床上。

  肖启坤沉默一会儿说:“雅馨,你能这样看得起我,我很感动,但是如果让祥林知道咱们经常在一起,他会吃醋的。”肖启坤首先要搞清楚王雅馨对孟祥林的真实态度。

  “他吃什么醋呀,我又没说一定要嫁给他。”王雅馨不以为然地说。

  “但孟祥林会很痛苦的。”肖启坤故意叹了一口气。

  “他痛苦不痛苦我先不考虑,我给他写一封信就行了。现在我主要考虑的是我爸爸妈妈。他们一心喜欢孟祥林。”虽然没有明说,但从王雅馨话语中可以听出,她已经把和肖启坤的谈话当作恋爱的开场白了。

  “你父母肯定不会接受我!他们要门当户对的!我和你门不当,户不对,我们谈恋爱,他们会觉得辱没他们的尊严!”肖启坤决定来个单刀直入,捣破这层窗户纸,看王雅馨怎么回答。

  “其实,我父母倒不一定是那样的人,关键是我和祥林接触时间长了,两家的关系又很深,如果现在提出分手,父母会有顾虑……”对于肖启坤直接切入主题的问话王雅馨并没回避,而是用极温柔的音调说。

  自己的判断没错,王雅馨已经做好了和自己谈恋爱的思想准备,肖启坤想。

  “既然这样,就算了!”肖启坤还要考验一下王雅馨和自己谈恋爱的决心,于是装作很生气地说。

  王雅馨一下子愣了,半天没有反应过来。停一会儿,她突然趴到肖启坤肩膀上,声音颤抖着说:“启坤!你别用这样的态度行不行?父母是父母,我是我,他们的意见我只是参考,我的事最后还是由我做主!……现在我唯一要知道的是,你爱不爱我!”

  看到王雅馨痛苦的样子,肖启坤暗暗地笑了,心想,测试完毕,完全及格。他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把王雅馨抱在怀里,嘴里喃喃地说:“雅馨,我爱你!”

  王雅馨也紧紧地抱住了肖启坤。

  ……

  从此,每到晚上,只要王雅馨不上班,就和肖启坤黏在一起,或手挽着手在沙颖河岸边散步,或去杨东升那里蹭票看电影。有时候,两个人骑一辆自行车,像故意让人注目似的,洋洋得意地通过县城的街道,有时候哪也不去,就在肖启坤那个简陋的夹板房里漫无边际地闲扯,人文趣事,今古名人,天文地理,国家大事,文学写作,人生感悟,无所不谈。尽管天气寒冷,但他们的心里像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谈不完的情。天已经很晚了,两人还不愿意分开,有时候肖启坤为了赶稿子需要加班,王雅馨就会默默地陪在他的身旁,静静地看着他一会儿愁眉苦思,一会儿嘻嘻自笑。肖启坤因为选不准文章角度气得直摔钢笔,王雅馨就会端上一杯开水,劝他冷静,还会帮他出主意,想办法。肖启坤也会停下笔来,和王雅馨探讨文章怎么写。王雅馨按自己的审美观点,很快把肖启坤重新打扮了一番:黑色毛呢半截身大衣,鸭舌帽,棕色的皮鞋,俨然一副学者模样。

  肖启坤的情绪达到了空前的亢奋状态,因为王雅馨把他带到了另一个生活天地。他感到新奇,感到激动,感到风光。他觉得他现在已经是城市里的人了,已经是王县长的女婿了。以前看刘子云,罗聚财,罗生财多少有些仰视的滋味,现在看来,他们就是一个小虾米,那么的微不足道,甚至在心里想,高中一个班里几十名同学,谁能和自己相比?就连不久前还很羡慕的陈明阳,他也不屑一顾了,不就是一个代课老师吗,能有多大出息?

  令肖启坤欣慰的还有自己的工作有了进展。老于告诉他,已向县指挥部写了报告,把他转成正式国家干部。爱情和仕途双丰收,使他干起工作来浑身是劲,写起稿子也思如泉涌。他天不亮就起床、刷牙、洗脸,接着在食堂随便吃点东西就直奔工地,身上像安上了发条,写出的简报如雪片似地飘向工地的各个角落,直把老于高兴得连连称赞:我没看错,这小子就是行,前途无量。

  不但老于欣赏肖启坤,指挥部的其他人也都对肖启坤刮目相看,人们当面不说,背地里都在纷纷议论:该这家伙走运,一个农村的孩子,竟然和县长的闺女谈起了恋爱,马上就会成为驸马,大家看他的眼光就有些异样,这异样的眼光不是歧视,不是排斥,而是敬畏,是佩服,是羡慕。

  对肖启坤另眼看待的还有工地的民工。“肖启坤是县长的女婿”这个消息最初是从文殊大队民兵排传出来的,准确的说是从刘云峰嘴里传出来的。在一次两人的闲聊中,肖启坤把他和王雅馨谈恋爱的事告诉了刘云峰,并嘱咐他,此事刚刚开了个头,结果还不知道,千万不能向外人说,刘云峰当时也答应了,说:“这个我懂,你就一百个放心吧。”可是,和肖启坤分开以后他就把持不住了,一个普通的农民,哪见过县长,更别说和县长的女儿谈恋爱了,他感到新奇,感到自豪,也为自己是肖启坤的好朋友感到荣幸,虚荣心使他像得到了国家机密,激动得几天睡不好觉,一种炫耀的心理驱使着他“泄密”了。

  一个农村知识青年和副县长的千金谈上了对象,这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地传遍了每一个帐篷,人们除了羡慕之外,多多少少还有点嫉妒:从心里不由自主发出“这小子,运气真好”的感叹。肖启坤每到一地采访,民工们就会在背地指指点点:“看,他就是县长的女婿,”从而对他格外客气。

  不过,鞋合适不合适只有脚知道,肖启坤也有不满意和烦恼,那就是王雅馨的任性。刚开始的时候,王雅馨还听他的,时间一长,王雅馨的本性就暴露出来,什么事情都是她说了算,和她在一起,大部分是她支配他,他服从她,自己就像个木偶,随她起舞。每逢这时,他就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要是换做别人对他这样,是绝对不能容忍的,甚至产生过和她结束这场游戏的想法,但冷静下来,他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小不忍则乱大谋,他的前途在她手里,他的命运在她手里,他需要她,需要她的父亲,需要她的帮助。

  王雅馨和肖启坤一块看完电影回到家里的时候,客厅里的灯已经灭了,父母亲在自己的卧室忙着自己的事。她没有去打扰他们,进了自己的房子,扭开灯,先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什么也不做,静静地坐着——她的心在欢蹦乱跳!

  她在想,到底今晚和爸妈说不说呢?该怎样和爸妈开口呢?他们实在太喜欢孟祥林了,喜欢得像自己的儿子一样。父亲出差带礼物,只要有她的,就会有孟祥林的,孟祥林每次来她家,爸妈都会亲自陪着他吃饭,孟祥林也像儿子一样孝敬爸妈。孟祥林的嘴还真甜,不叫爸妈不开口,每次来都会带好多好多爸妈喜爱的东西,虽然还没结婚,两家就像一家一样,要是她和孟祥林断了关系,肯定会给爸妈的精神带来沉重的打击,也会给两家关系带来极大的伤害。

  不过,她对这事有她自己的看法。在她看来,追求个人幸福是一个人的权利和自由,谁也没权力干涉她的追求,包括至亲至爱的父亲母亲,他们只是从岳父岳母的角度看女婿,而她是从爱情的角度看爱人。别说是她和孟祥林现在还是恋爱关系,就是已经结婚了,她发现自己不爱他了,又爱上另外一个人,她也要和他离婚的,在她这里和孟祥林断绝关系的决心已经是下定了。想到这里,她站起身,轻轻地敲响了父母卧室的房门。

  “馨馨吧,进来吧,我们还没睡。”妈妈应道。

  王雅馨轻手轻脚地走进卧室,看到父亲正戴着老花镜,仔细地看着今天刚出的《沙颖河会战简报》,红铅笔在字行下一道一道划着。

  母亲见她过来,赶忙从后边箱子里拿出一件衣服给王雅馨披上。

  她把妈递到手边的衣服一推,说:“先放一边去,我不舒服……”

  王一忠侧过头,眼睛从镜框上面瞅着她说:“雅馨,我看你最近好像精神不大对头,像有什么心事?”

  “爸爸,我要做出一个重大决定。”王雅馨加重语气说。

  “是不是要和祥林结婚?”母亲问。

  “不,离婚!”说完,她忍不住为这句话笑了

  母亲也笑了,说:“永远是个调皮鬼!还没结婚就离婚哩!”

  王一忠又低下头看简报,笑眯眯地,嘴里也嘟囔了一句:“开玩笑!”

  王雅馨想了一下,说:“我可是认真的,我已经有了新的目标,并且已经在恋爱,因此我要和祥林断绝关系……”

  “什么?什么?……”父母亲同时从坐的地方站起来,惊慌失措地看着他们的女儿。

  “对我来说,这已经不能改变了,我知道你们很爱祥林,但我并不喜欢他……”

  一阵长时间的沉默,王一忠才清醒过来,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悲哀地说:“祥林当初不是你领回来的?这已经快一年了,县委大院的人都知道!我和老孟,你妈和祥林妈,这关系……哎呀,你这个任性的东西!怎么能办出这样的事?叫我们伤心……”王一忠两片厚嘴唇像蜜蜂翅膀似的颤动着。

  母亲已伏在她的床上开始抽泣了。

  尽管王一忠爱自己的闺女胜过爱自己,但看来今晚实在气坏了,猛烈地发起了火:“感情不专一,你这是典型的资产阶级思想!你以为你是在买东西呀,不称心就换一换?”说着,生气地把简报狠狠地摔在茶几上。

  王雅馨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父亲还从来没这样对她发过脾气,她一下子忍受不了。

  母亲见女儿哭了,也哭着说起了丈夫:“就是馨馨不对,你也不能这样吼喊我的女儿呀!”

  “都是你惯的!”王一忠咆哮着说。

  “你没惯?”妈妈也喊叫起来。

  王一忠一拧身走了出去,站在院子里,掏出一根纸烟,在烟盒上敲得崩崩直响。

  王雅馨猛地站起来,快步走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一边流泪,一边坐到桌子前,开始给祥林写信——

  祥林:

  我已经和肖启坤相爱了,咱们的恋爱关系现在应该结束了,以后像过去一样,还是要好的同志。我知道你会很痛苦的,但你应该想想,为一个不爱你的女人而痛苦,是不值得的,你应该寻找真正爱你的人,我相信你会找到这样的人,我愿你得到幸福。

  过去咱们两个之所以发展了关系,完全因为你适时地关怀了我,使我受了感动,但这并不是爱情。你是好人,不要因为我影响你的发展,你也不要恨启坤,如果你认为你受了伤害,这完全是我一个人造成的,是我追求启坤,你恨我吧!

  我在内心里永远感谢你,我还要告诉你,在我爱情以外所有的朋友中,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如果你能原谅我,那么我请求你为我祝福。

  雅馨

  第71章

  肖启坤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昨天他和王雅馨看了一场电影,电影结束以后,天已经很晚了,但王雅馨似乎还未尽兴,非要缠着肖启坤和她一块散步,他们从南关走到北关,又从北关走到西关,西关走到东关,分别的时候已是夜深人静了。

  肖启坤来到老于的办公室,向组长报到,告诉他,自己上班来了。对于肖启坤近日屡屡迟到的行为,于波采取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因为他知道,虽然现在肖启坤还是自己的部下,但他已经是王县长的准女婿,转为正式也指日可待,他决不能把驸马给得罪了。得罪了肖启坤,就等于得罪了王雅馨,得罪了王雅馨,就等于得罪了王一忠,得罪了王一忠,自己去宣传部的事就会增加变数。宣传部是出干部的地方,干几年往下边一放,不是哪个局的局长,就是哪个公社的书记,这不正是自己多年的追求吗?如果把王一忠给得罪了,在县委班子会议上一反对,自己的前途就完蛋了。所以,他对肖启坤的态度非常的和蔼、宽容,安排工作都是以商量的口气,似乎肖启坤是领导,他是部下。起初,肖启坤不太适应,时间久了,也就习以为常,和于波说话也就不那么讲究了。

  “刚才有一位姑娘来找你。”见肖启坤来上班,于波抬起头,把眼镜摘下来,一边用手背擦了擦干涩疲倦的眼,一边说。

  “谁?”肖启坤本来是想和老于打个招呼就到自己的办公室去,听老于说有个女的找他,站住了,问。

  “不认识,说是从文殊村来的。我知道你还没起床,就没让她去找你,告诉她你出去办事了。”于波重新把眼镜戴上,又开始看眼前的材料。

  肖启坤猜想,可能是罗秋红吧,正想跟她说明白,一刀两断!他向于波道了声谢谢,就转身急匆匆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当他走到自己的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看见罗秋红正站在那里焦急地东张西望。

  她上身仍穿着那件棉布印花棉袄,下身穿咖啡色的裤子,厚厚的棉袄没有掩饰住她那苗条的身材,两条乌黑的辫子直到腰际,辫子稍部还用花手帕扎着。

  肖启坤迟疑了一下,然后快步向罗秋红走去。

  罗秋红看见了肖启坤,眼睛一下子亮了,脸上挂满了灿烂的笑容,说:“我要进去找你,人家说你不在,不让我进去……”

  “你怎么又来了?”肖启坤冰冷冷地说。

  “你……?”罗秋红惊呆了,他不知道肖启坤今天怎么了,一见面竟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我现在工作很忙,你别再来找我好不好?”肖启坤不耐烦地说。

  “我……我……”罗秋红两眼呆滞,脸色通红,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实话告诉你吧,咱俩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肖启坤缓了缓口气说。

  “我哪一点得罪你了?”罗秋红的眼里已经充满泪水,委屈地问。

  “你没有得罪我,你是个好人,但我不能接受你的爱。”

  “不不不!启坤,你不要这样绝情中不中,我是真心实意地爱你,想跟你过一辈子的。”罗秋红急切地表示自己的态度。

  “我知道你是真心的,所以我不想欺骗你,其实,我对你一点感情也没有。”

  “那你在打麦场上说的话还算数不?”

  “哼!”肖启坤冷笑了一声,“你不要再跟我提这个,你走吧!我还要工作。”说罢,转身走进办公室,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罗秋红愣愣地站在那里,委屈,羞愧,愤怒一起涌向心头,她万万没想到肖启坤竟会如此无情无意,那么的忘恩负义,那么的没有人性。几年来她一直把他当作一块珍贵的宝玉,憧憬着和他在一起的生活,谁知道他竟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烂石头。她算看透了,其实肖启坤不值得自己死乞白赖地去爱,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的好,是一个表面老实,内心虚伪的伪君子。

  罗秋红怀着悲愤的心情回到了文殊村。

  (未完待续)

【审核人:雨祺】

《胡天喜:沉浮 · 长篇连》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胡天喜 沉浮 长篇小说 连载小说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中篇小说

查看更多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