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
水秀玲珑:似曾相识燕归来(14)· 长篇连载
作者:水秀玲珑 时间:2022-08-06
浏览:5次  字数:20868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49 篇,  月稿:26 篇

  14.

  爱的协奏曲音乐:RichardClayderman-理查德·克莱德曼钢琴曲全集-精彩现场

  周末,娜娜去约会男朋友。李秋心终于没能忍住,炖了骨头汤,做了平时小鸥最爱吃的几样菜,装在保温饭盒里,趁上午没事,坐车去看望沈小鸥。

  李秋心挎着便当包,走到仙女湖花园楼下时,看到楼前停一辆银灰色法拉利轿车,她猜想一定是沈明鑫在上面。

  李秋心站在楼下给小鸥打电话,她冲着话筒说道:“小鸥,我马上就到了,你身边有人照顾吗?”

  “嘿嘿,您来了,不就有人照顾喽!”

  小鸥手握电话,瞅了父亲一眼。她明知道母亲不愿与父亲碰面,尤其是与师妹,现在是小鸥的后妈刘芸见面。

  沈明鑫倒是听出来了,给小鸥打电话的人正是前妻李秋心。于是,沈明鑫站起来,对坐在沙发上嗑瓜子的刘芸说,“公司里还有些事,先回去吧!”

  沈小鸥笑嘻嘻地看了父亲和刘芸一眼,摊起手坏笑着说道:“那就不送喽!”

  沈明鑫起身走出门外,电梯门刚好拉开,李秋心挎着便当包从里面走进来,与沈明鑫撞个正着。

  “怎么我来了,你倒走了,你就这么忙啊!”李秋心冲着沈明鑫说道。

  “秋姐,你来了!”刘芸主动上前跟李秋心打招呼。

  “谁是你姐?认错了吧!”李秋心拿眼皮子撩了刘芸一眼。

  “你进去吧,我还有事!”沈明鑫的脸色多少有些不自然,又转回身对李秋心说:“以后小鸥的事,你让她自己拿主意……”

  “好啊,我还图个省心呐。”李秋心紧接着说道。

  “小鸥想要出国,那还不是她一句话的事,为什么还要弄那么复杂,非要嫁个海归去实现?”

  “我为的什么啊?事情办好了,没有奖赏,办砸了,倒把责任全推我身上。若不是亲生女儿,谁爱操这个心!”李秋心说着,瞥了一眼站在沈明鑫身边的刘芸。

  “是啊,秋姐。孩子长大了,你就不要操心了,好好保养身子骨,省着老得快啊!”刘芸面带笑容,一脸同情地望着李秋心,跟着沈明鑫的话头接道。

  “你是谁?我要你教吗?”李秋心瞪一眼刘芸,怒火上涌,“老也不可怕,怕就怕到老了还一无所有呢,连个体面的名分都没混上过,白忙一场啊!”

  “你……”李秋心语带嘲讽的刺激正说中了刘芸的心病,她的脸一下子涨红了。

  沈明鑫似乎并没有听到两个女人的争执,等电梯门拉开时,他一个人进了电梯里。

  刘芸见沈明鑫走了,她也顾不得李秋心对她的奚落,快速闪身迈进了电梯间,刚好来得及关上电梯门。

  李秋心心说,眼看快老了,他们三个人这辈子算是积了仇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敲开了小鸥的房门。

  自从上次与小鸥不欢而散,李秋心这还是第一次见着脚部受伤的女儿,只见沈小鸥穿一身水蓝色棉质休闲装,耳朵里插着耳机正悠哉地听音乐。

  “老妈,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理我嘀!”小鸥搂着李秋心的脖子,嘻嘻笑了。

  “理你又能怎样?换不来一丁点儿回报。这辈子算是欠了你的……”李秋心绷着脸说道。

  “您别灰心啊,等我恢复好了,天天陪着你!”

  “你要不气我,我就念阿弥陀佛啦……”李秋心从便当包里取出饭盒,递给小鸥。“你的午餐,给你弄好了!”

  “还是妈妈最疼我!”沈小鸥赖皮地在妈妈脸上亲了亲,便跳着进了客厅,去吃午饭了。

  这几日,沈明鑫给小鸥请来了一位中医理疗师,每天准时来小鸥家给她做足部理疗,从中医理论上讲是为了活血化瘀,促进筋骨愈合。

  沈小鸥每天配合理疗师的治疗,再加上几日来的精心调养,受伤的脚可以慢慢着力,身体很快就恢复了以往的健康活力。

  自从那晚中了沈小鸥的“金蝉脱壳计”之后,李秋心才将满腹牢骚都发泄给前夫沈明鑫,她一向觉得沈明鑫对沈小鸥的关心不够。她左思右想,心里窝着火就一直也没有来看过小鸥,这几日她只是听娜娜报告沈小鸥的近况。

  宴会散场之后,素琴就要飞回美国,临行前给李秋心打了电话,说她们老同学一场,无论儿女的感情走向何方,多年情意她自会珍惜等等的言语。李秋心知道那不过是冠冕堂皇的客套话,她自知小鸥与孙峥恋爱无望,便也不再抱有幻想。

  李秋心坐在小鸥对面,看着她大口吃菜的馋相,一边提醒小鸥慢点吃,一边询问小鸥那晚送她回来的那个年轻人是谁。

  小鸥心说,你昨晚给我包的饺子都给林俏那丫头吃了,我不饿才怪呢。一听母亲询问她有关大哥以及高阳的事情,小鸥将嘴里嚼着的饭菜使劲咽到肚子里,然后抓过李秋心递过来的纸巾抹了抹嘴,才慢吞吞说道:“你不认识他们的,他们都是我小时候老家的铁哥们儿。”

  “小鸥,妈得提醒你几句,别什么人都相信,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哪,对你有什么企图?”

  “妈,你怎么防范心理这么强,他们会有什么企图,不过就是聚一聚……再说,你也太小瞧你女儿的智商了吧。”

  “人心复杂着呢,谁往谁心里头看去了,你要小心谨慎为好!”

  “哈哈,妈,您不当编剧就太浪费了,还以为这世界每天都像那后宫争斗似的,凡事都算计,累不累?”

  “不听老人言,等着吃亏吧你!”李秋心瞪了沈小鸥一眼,把她吃剩下的饭菜端到厨房案台上。

  想想这世间事,真是不可预测,谁想到当年秀外慧中前途无量的话剧演员李秋心,竟然沦落到千方百计给女儿挑选金龟婿的人生大事上头绞尽脑汁呢。她不过就是希望女儿嫁得好,如果说情投意合才叫做和美,那她也有过啊。

  当年李秋心嫁给沈明鑫的时候,谁能想到他一个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寒门学子竟也能飞黄腾达,在事业上有所建树,以至于后来成了富甲一方的人物。

  可是,不知道从哪天起,他们的感情产生了罅隙。年轻时候的李秋心是一名出色的话剧演员,当年文化局领导派发了两个出国名额,李秋心本来有望得到这个名额,但只因在最关键的时刻,只有九岁的小鸥突然发高烧,得了肺炎。李秋心不得不请假来到菱河村和小鸥的奶奶一起照顾沈小鸥,等小鸥出院,李秋心回到单位才得知这个出国名额早已被好姐妹素琴摘得。至此,没有趁最好的时机出国深造也成了李秋心遗憾终生的往事,因此,她把希望寄托给沈小鸥,极力培养沈小鸥的艺术气质。就连沈小鸥报考外国语学院也是在母亲李秋心的授意之下,她幻想沈小鸥有朝一日游学世界各地,完成她的心愿,但是沈小鸥天生就不具备艺术天赋。

  1998年剧团解体,演员们纷纷自谋职业。同年沈明鑫果断承包了即将倒闭的国营企业,更名为盛达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开始大刀阔斧干起了事业。他一路披荆斩棘,在同行业的对手们还在观望的时候,他出师顺利,开局就拿下几个大的业务。有了第一笔资金,他越发士气高昂,所向披靡,竟然在同年经济萧条的状况之下,凭借既稳又准的商业契机,赚了个盆满钵满,收获了利益可观的财富值。那年沈明鑫一跃上位,成为业界有名的富翁总裁。

  李秋心不甘平庸,单位解体之后,在中街旺铺开了家古玩店,这也算是女承父业了。当年李秋心的父亲就是一位喜欢收藏古玩字画的行家,在他家里什么上古年代的钱币啊,瓷器、玉器,盆盆罐罐数不胜数。李秋心的父亲收藏了一辈子,却清贫如洗,原因是他嗜宝如命,只喜欢收藏,不懂得行情。父亲过世之后,给李秋心留下唯一的财产就是一屋子的藏品。这让李秋心突发灵感,拿出家里积蓄盘下古玩店铺,想以此完成父亲未尽的事业。

  李秋心并不想碌碌一生,她奋斗过,也拼搏过,却几次与机遇擦肩而过。但她没料到的是,经古玩专家鉴定,李父收藏的古玩瓷器、玉器,包括字画,竟然没有一样是真品,大多是民间仿制的赝品。李秋心的情绪一落千丈,原来父亲倾其一生的收藏竟然毫无价值。一个民间匠人,迷恋古玩收藏,至死不渝,竟已不在乎真假。早知如此,就该让这些古玩陪着父亲长眠地下,以告慰老人家九泉下之寂寥。

  1999年,李秋心在话剧团的同门师兄冯铭良创办了影视公司,自编自导了几场话剧,包括各种商业演出,冯铭良邀请李秋心担任指导老师,李秋心正因古玩店倒闭遭遇挫折,于是便答应冯铭良处理完店铺交接手续之后就上任。

  李秋心凭借多年的舞台经验与艺术素养,在与冯铭良的合作中找到了久违的艺术灵感,届时年已四十有余的李秋心在舞台上表演亦不输给那些年轻演员,几场演出都获得了业界及各大媒体一致认可,于是李秋心又做起了老本行,重归舞台。

  谁知,就在她事业最鼎盛的时期,她与沈明鑫的感情问题凸显了出来。沈明鑫的母亲逝世之后,沈小鸥从老家回到沈阳的父母身边,那时候的沈小鸥正是青春叛逆时期,与父母久不在一处,感情生疏。沈明鑫一心扑在事业上,本打算李秋心能专心在家相夫教女,做个贤妻良母的,但是李秋心却放不下她热衷的舞台生涯。

  那天,冯铭良来李秋心家研究剧本。此时李秋心已是影视公司的副经理,所有演出活动都由她亲自调动安排。

  冯铭良坐在李秋心家的客厅里观赏她家墙上挂着的一幅画家张大千的名作,这还是他首次登临师妹家门,才得知李秋心的父亲是一位收藏家,也擅长工笔字画。冯铭良便坐下来对着墙上的这幅画作浮想联翩。

  谁知刚好沈明鑫回家去取一早出门时落下的文件,见家里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男子,彼此目光相视,自然万分尴尬。李秋心刚从厨房里端出水果,还没等摆放在茶几上,沈明鑫就已摔门而去。

  俗语说“人红是非多”,在演艺圈这个是非之地,就算你有多清白也会不由自主地陷进名利的沼泽里。平日里沈明鑫也听到了一些有关李秋心的绯闻,他都没怎么在意,也没有时间探究,但是他不能忍受妻子带别的男人回家来,就算她有一万个理由,这件事也严重考验了他的气量。

  那时候沈明鑫正值事业展露锋芒的时候,他不希望自己孤军奋战,他需要李秋心用女性的柔情给予他情感上的安定,但是李秋心并没有让步,继续做她的演出公司。直到2005年沈小鸥考上大学以后,他们两夫妻的感情渐行渐远,终于分道扬镳。

  李秋心知道她曾经有过和沈明鑫破镜重圆的机会,她终究没有放下骄傲。亲戚朋友不问原因,都劝说她不能放下沈明鑫这个潜力股,倔强的李秋心坚持自己的理想不肯回头。可令她万没想到也不能接受的是,沈明鑫和她离婚之后,居然和她话剧团的同门师妹刘芸在一起了。

  父母亲的持续冷战使沈小鸥的个性越发叛逆,她和几个小姐妹在外面合租了房子,开始逃课并且狂热追星,为了争夺一个当红明星的演唱会门票竟与社会上的小混混称兄道弟。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夫妻的关系日益僵化,也许沈小鸥就不会爱上唐奇,如果没有遇见唐奇,沈小鸥就应该还是那个乖巧温驯的女孩,她们一家人就是另外一个样子。

  一切恩怨恍若云烟,人生如戏啊。“哎……”李秋心站在水池边叹息。

  人生没有回头路,如果有,她想她还是不肯转弯,宁肯一个人忍受寂寞,孤独终老。但是女儿正值妙龄,她不能把这份颓败的情绪传递给妙曼年华的沈小鸥,也许她不能掌握女儿的未来,只是希望以她过来人的阅历和经验让女儿少走些弯路,她想这是她的责任。

  李秋心收拾好碗筷,拿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坐在沈小鸥对面,她想和小鸥谈谈,才能知道沈小鸥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沈小鸥正窝在沙发上看林俏给她的时尚《都市》还有《瑞丽》杂志,整整摆了一大摊子。她感觉李秋心在她对面站着晃来晃去的身影,就知道母亲定是有话要说了。

  “妈,就猜你是有话要说吧?”沈小鸥索性先问道。

  “小鸥,你告诉妈妈,孙峥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就不能入你的眼呢?你是不是外面有了男朋友?所以……”李秋心紧皱眉头,她实在困惑。

  听妈妈如此说,小鸥一骨碌从沙发上爬起来,坐正了身子,把手上的杂志“啪”地扔在沙发上,说:“我还是那句话,您就是给我找个王子来,我也不嫁!”

  李秋心听到沈小鸥如此坚定的回答,她刚开头的话题又咽了回去。人家都说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可是她生的女儿却处处和她做对,难道这真的就是因果报应,可她不明白究竟做错了什么。

  “小鸥啊,妈妈并不是逼你出嫁,我是想……总得有个人照顾你啊!”李秋心说着说着竟然带着几分哽咽。

  “妈,你看,我不是挺好吗?自由,无牵无绊,随心所欲……”沈小鸥搂着李秋心的脖子,一副自我陶醉的神情。“对了,你都不知道,前几天我做了一件特痛快的事,那天我和林俏去方达广场,你猜,我撞见谁了?”

  李秋心莫名其妙地看着沈小鸥说话,不知所言地摇摇头。

  “秦晖那个王八蛋竟然背着我姐在外面包养情人……也活该她倒霉,竟然被本姑娘逮着了,于是,我施展了独门武功,猛扇了那个坏人一记耳光……”

  “什么?有这事?你姐知道吗?”李秋心立即变了脸色,她这个女儿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应该知道了吧!”小鸥淡淡说道。

  “你不要再掺和他们的事了,有些事情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婚姻好坏不是一个人决定的。这件事你爸爸知道吗?”

  “我可看不惯他们欺负我姐,管他呢,反正我是替我姐出了口恶气。还当我们娘家没人了啊!”沈小鸥愤愤说道。

  李秋心知道在小鸥心里最在意的人是谁,一个是死去的奶奶,另一个就是佳媛表姐,父母反倒成了其次。小鸥是个念旧的人,只要是她上心的人和事,她是决计不会辜负的。

  可是这红尘万丈,谁又能看透,到头来也不过是白忙一场罢了。李秋心微微叹息了一声,她唯一在意的便是女儿的幸福,除此,都若浮云。

  “我爸知道了又能怎么样,现在的秦晖已经不再需要我爸爸的关系就能独挡一面,现在他也算是个人物,我们早已经不在人家眼里了。我姐啊,算是要倒霉了!”沈小鸥不无担忧地说。

  “你姐有什么打算?是忍气吞声?还是……离婚?”李秋心颇为急促地问道,她不喜欢从她嘴里说出“离婚”二字。

  “前两天她给我打电话了,也没说什么,就说最不能放下的是琪琪。可能要和那个女人拼个输赢吧!”

  李秋心惋惜地摇了摇了头,一桩婚姻的好坏对于女人来说足以影响一生。嫁到沈家那么多年了,她了解沈家的每个人,包括前夫沈明鑫,他是太强悍的一个人,从不服输,而且凡事都要争个结果。陈佳媛虽然看着柔弱,骨血里却承袭了沈家人的偏执,而沈小鸥其实更像她。

  李秋心看着沈小鸥有些累了,嘱咐了女儿几句,就要回到美甲沙龙去照看生意,还有一大摊子事务需要她处理。

  顺子得知沈小鸥脚摔伤了,早就想来看看沈小鸥,但是她找不到沈小鸥的住所,趁这个休息日,他给高阳打电话,要高阳陪他一起去。

  “才不过几年时间,老七那个假小子就恢复了女儿身。唉,现在再想想小时候那一档子事儿,真是不可思议啊!”顺子一边走,一边和高阳发着感慨。

  “屌丝都能逆袭,说不定哪天你小子也能逆天!”高阳幽默答道。

  “我是没指望了,打工的命啦。”顺子冲着高阳说:“你小子就没想过哪天发个财,升个官什么的美事?”

  “梦里想了……”高阳嘿嘿笑了。

  “据说小鸥的父亲是坐拥上亿资产的公司老总,你说将来他的钱不都是小鸥的嘛,真没想到咱这七妹还是个白富美,她活得可够滋润的……”顺子言语中不无羡慕。

  “哎,有钱有有钱的烦恼,没钱倒也一身轻松!”高阳叹道。

  “别自我安慰啦,像我们俩这样的,还不如大哥活得潇洒,人家还老婆孩子热炕头呢,咱们可还孤家寡人的……这年头,唉,谁还信命啊!”顺子发了一路牢骚。

  “喏,那就是啦,仙女湖花园十九层A座就是。我就不进去了,你代我向小鸥问好吧!”到了小鸥家楼下,高阳下了车,给顺子指着楼上的一扇窗户,说道。

  “哎呀,你这是干嘛啊,你不进去,这么大的花束我还得自己搬上去,既然来了,就进去嘛!”顺子见高阳这么说,他有点急了。

  “那……好吧,我陪你进去坐坐!”高阳这才和顺子搬了那个硕大的花束敲开了沈小鸥的家门。

  此时,李秋心正准备出门,不想竟然迎上高阳和顺子来看小鸥,李秋心打量了两个人一眼,才看出来这两个人,原来不正是那天在喜来登酒店跟在小鸥身后的那个小伙子吗,听娜娜说过他曾多次来看过沈小鸥,娜娜说他是个警察,另外一个好像也挺面熟。李秋心正自疑惑,顺子已经来到她跟前,叫了声“阿姨”。

  李秋心想起来了,他不就是酒店的什么什么经理嘛,那天她和小鸥演得很到位啊,今天他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看样子他就没安好心,想追小鸥,我这关你就别想过。

  高阳和顺子来时已经和小鸥打过招呼了,顺子可是第一次来看沈小鸥,为了给小鸥选个体面的礼物煞费脑筋,太贵重的吧,显得用力过猛,太廉价的又不符合小鸥的身份,怎么说人家也是个富二代,什么东西没见过。最后在高阳的提议之下,才选了个花束,既高雅又不失水准。但是谁也没想到会在小鸥家遇上李秋心,高阳和顺子都有些不自然。

  沈小鸥看出来李秋心冷漠的眼神,为了不冷场,她只好站出来把高阳和顺子介绍给妈妈。

  李秋心本来是想回去的,但一见这两个小子来看沈小鸥,她心里颇不放心,遂又留了下来。高阳和顺子见李秋心的脸色不好看,两人只好告辞而去。李秋心这才放心下楼去了。

  等他们都离开了,沈小鸥站在阳台上给高阳顺子打电话要他们回来,一起出去喝咖啡。自从脚伤之后,她就一直闲在家里,巴不得能出去走走。

  街道两旁的树木仿佛在一夜之间已是一片灿灿的金黄,路边的花池里有正在盛开的菊花。沈小鸥从车上下来,高阳和顺子一左一右扶着她,站在街边遥望这座城市,阳光直刺得她睁不开眼睛,但是一切都是这么美。仿佛是重新获得了自由一般,沈小鸥终于又能自由飞翔了。

  沈小鸥刚刚在咖啡馆找个位置坐下来,李秋心的电话就打来了,“小鸥啊,有些事我必须提醒你,观其外知其内,观其友知其人。你应该知道,选对朋友有多重要……”

  “妈妈,我又哪里不对啦?”沈小鸥好不容易出来玩玩,听到妈妈打来的电话,颇有些不耐烦。

  “我就是担心你交友不慎,误入歧途!”李秋心直接说出了心里话。

  “妈,我不是什么都要你教的小孩子了,我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我都是为了你好!”李秋心振振有词。

  沈小鸥有些懵了,刚刚的好情致被妈妈的几句话生生给破坏了,做一个让妈妈欢心的好女儿实在很难。

【审核人:雨祺】

《水秀玲珑:似曾相识燕归》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水秀玲珑 燕归来 长篇小说 连载小说
评论(5人参与,1条评论) 何坤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6 21:08
    美文苑
    天下父母心无不如此!情感始终是人生幸与不幸的风向标,传统的婚姻框架仍是家庭稳定的依仗。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中篇小说

    查看更多中篇小说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