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日记
明月:归去来兮
作者:明月 时间:2022-09-18
浏览:56次  字数:1420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60 篇,  月稿:60 篇

  暑期回老家,从拿定主意到买完车票,不过半日,速度之快一点不像平时优柔寡断的我。怕自己等得迫不及待,直接买了隔一天的车票,怀揣着一颗激动的心处理着手头的工作,疫情之类的因素都抛之脑后,不再去多想,生怕自己考虑得越多,步伐越迟缓。

  行李也像思想一样变得极简,除了换洗的几件衣服,其他的一概不曾准备,连路上的干粮都是出门时在路边的超市买的。旅途还没开始,就感觉莫名地轻快,我需要这样突如其来的决定让自己丢弃复杂的思想。

  高铁足以让人感受到地域之辽阔,一天的时间从关外的蓝天白云一直走入了家乡的阴雨绵绵。雨水打在飞速行驶的车窗上,形成一条条细流,孩子兴奋地形容:“妈妈快看,流星雨!”他显然比我有想象力。到了终点下了车,站在出站的站台,我拍了一张照片发给身处异乡的同学,以显摆自己激动和得意的神情——归途何尝不是种胜利。

  我没有在市里下车,站内换乘了离家最近的列车,弟弟在外地打来电话说,换乘多麻烦,怎么不直接打车回去。我没有多解释,母亲紧接着打进来,说她已经到了最近的车站,雨下得不大,她带了两把雨伞,让我不用担心。我不担心,比起欢愉的内心,这点风雨又算什么,更何况我喜欢下雨,特别是家乡温柔的雨。

  出了站,雨下得大了,我拉着孩子在雨幕中寻找母亲的身影,很快就看到了她,母亲打着伞,手里拿着一把,步履蹒跚地走过来。我看到母亲的那一瞬间,有些落寞,母亲丝毫没有打扮,踩着黑色的雨靴,穿着平日里的衣服,凌乱的短发,似乎很久没有剪了。我有些心酸,母亲年轻的时候,出门见人总是打扮得光鲜靓丽。我接过伞,问她的腿怎么样了,母亲说这两天下雨又有点疼得严重。我说,那我明天再领你去看看。母亲回道:再说吧。接着我忍不住娇嗔:“娘,你见女婿也不说换个新衣服!”母亲诧异道:“我这是新换的上衣啊!”我才发觉,不是衣服的事,是两年未见,母亲又沧桑了许多的缘故。

  我们走到母亲的三轮车跟前,母亲领着孩子进了驾驶室,我和先生打着伞上了后车厢上,母亲还很周到地准备了两个板凳,我和先生双双打伞落座。这个场景在外人看了一定觉得很寒酸,我却惬意得不得了。我晕车晕得厉害,每次从市里打车到家一个小时的路程,一路堵车颠簸,简直是种折磨。坐在母亲的敞篷车上,优哉游哉地穿过翠绿的田野,呼吸着纯酿的新鲜空气,瞭望着熟悉的村落,抚摸着乡间的微风,何尝不是种享受。况且,母亲想到车站亲自接我的心境,如同我不远千里奔赴的激情是一样的,我们愿意彼此成全和珍惜这种见面的缘分。

  母亲见了我们的亲切和喜悦,溢于言表,一下子掩盖了初见她的落寞。我们欢快地启程,然而好事多磨,车子刚驶出去没多远,“抛锚了”,母亲下去查看,怀疑是电路淋了雨短路了,我们只好推着车慢慢地找修理铺。母亲有点着急和沮丧,她觉得她的失误让这个愉快的见面变成了一个尴尬的处境,我安慰她别急,这点小事不算什么。在社会中久了,这点天气的遭遇真不算什么。好心的路人指给了我们最近的修理铺的方向,母亲在驾驶室里把握着方向盘,孩子坐在她的身边,也出奇的懂事乖巧。我和先生在车身后面推着车缓慢地前行,好在先生也不是个计较的人,毫无顾忌地淌着水推着车,雨越下越大,到了水坑深的地方,母亲下来替我,她穿着雨鞋,还在担心我的鞋子泡水。

  我们艰难地挨到最近的修理铺,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师傅查看过后说,暂时修不了,只能找地儿晾一晚明天再找毛病。雨越下越大,倾盆的大雨瞬间让街道成了河流,湍急地奔向我们。大雨让母亲变得有些手忙脚乱,可能是因为到了家的缘故,一向容易焦虑的我反而出奇的安之若素,我安抚母亲耐心地等一等。师傅也是个好心的人,让我们进屋避雨顺便给手机充电。我跟母亲提议,找个认识的人家,把车子存在对方家,我们打个车回去。母亲说道,哪有认识的人家。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瞅见一户开着门的人家,她冒雨跑了过去。母亲跟对方道明缘由,对方爽快地答应了,敞开大门招呼我们推车过去,我一面感动于乡下人的热心热血,一面和先生推着车过去,我们一再地表示感谢,对方大爷豪爽地表示:谁在外面还不遇到点难事,这点忙不算啥!这种友善炙热的乡情冲击着我多年被都市的凉薄侵蚀的内心,让人欢沁不已。

  把车子安置好,向对方再次道了谢,我们又回到修理铺的凉棚。师傅又热心地帮我们联系了出租车,等出租车来了我们上了车他才收摊回家,这时天已完全黑了,我看了一下手机,已然晚上八点。

  出租车穿过漆黑的玉米地,风雨驱走了暑热,一路清凉,很快我们就到了家门口,下车时雨已经完全停了。我拎着行李走进熟悉的院落,进入厅堂,家依旧如故,行李随处一放,弄吃的、安排就寝的地方,不劳母亲动手,这是休息的港湾,一切都那么随心所欲。

  翌日,天还没亮墙外的公鸡就肆无忌惮地惊扰我们的美梦,在和床铺几经缠绵挣扎之后,我起身来到院里。母亲已做好早饭,催我吃饭一起去取三轮车,天已经完全放晴,蔚蓝的天空一点也不像闷热的夏季。我这才有暇仔细端详院落。厨房外面栽的两颗葡萄树已蔓延成满院凉亭,核桃树、石榴树躲它都躲到了南墙外,一挂挂青色的葡萄沉甸甸地坠在头顶,触手可及。我摘了一粒微微发紫的入口,汁水饱满,酸甜可口。母亲说,因为今年雨水多,葡萄大部分都熟得晚,我这赶得不巧,甚是可惜。我回身去看那棵一起栽种的桃子,也已果实累累,它旁边是那棵和院落一样年龄的石榴花树,枝头尚有一朵石榴花灿烂地开着,像是等待着和我邂逅。这棵开花的石榴花树,是儿时我和母亲花几毛钱买的,栽了若干年后才开始开花,却只开花不结果,然而开得重瓣的石榴花,足以和芍药牡丹媲美,好多村里爱花的老人都慕名而来培植。西墙依旧是种的丝瓜斛瓜,母亲随意地插个树枝,它们就顺势爬满墙头,有和葡萄树一争高下的气势。南棚还是像个杂货铺一样,停放着各种车子农具,墙上挂着七零八落的草帽、袋子,头上悬挂的篮子里还放着猫和老鼠够不到的糕点面食,地面阴凉的土地上摆着各种新鲜果蔬,母亲说阴凉的土地上最适合存放食物,所以特意留了块土地没有铺砖。母亲做事总是不拘小节,漫不经心,却又恰到好处地不拘束这些事物的天性,所以满院的东西虽然陈旧凌乱,却蓬勃不衰。这也是我喜欢自家院落的一个很大原因。

  吃过早饭洗了头,我和母亲就出发了,母亲骑着电车驮着我,一路风风溜溜,蔚蓝的天空,翠绿的庄稼,清净的乡间小路,无不惬意自在。微风吹拂着我刚洗过的头发,我拿着手机随手拍着路边的风景,田野里除了绿如屏障的玉米地,还有一块块间或映入眼帘的花生地、芝麻地、黄豆地,层峦叠翠,让人流连不舍。我们骑过一条大河,桥面就修在河道里,涓涓细流从桥底流过,在宽阔的地方汇成一片湖泊,两岸的白杨倒映在湖面上,放羊的老人赶着羊群散落在河道里凸起的草地上,形成一幅天然的油画,美轮美奂。小时候这条河是干枯的,辽阔的沙坑是儿时游玩的好地方,沙子松软,可以肆意地在上面玩耍,还有很多漂亮的贝壳石头可以挖掘。无论是有沙,还是有水,它都是一条承载着回忆和期望的生动活泼的河流。

  路过每一个村子,村子的古老和清幽也深深地吸引着我,虽然人烟越来越稀薄,但那曾经热闹的足迹还在。那一排排红砖黛瓦的院墙,那一条条阴凉幽静的小巷,都让人忍不住驻足回望,回望那宅门外斑驳的花池里盛开着的月季,回望那墙外无人问津却已然果实累累的果树,回望那年少时曾经渴望攀爬的墙头,回望那壕堑周围茂密的梧桐林里是否还有凤凰窝,回望那街头巷尾拿着蒲扇抱着小儿的老人。

  出了村子路过高地,坐在电车上可以远眺几十里,连绵起伏的西山在晴天里清晰可见,让你忍不住错觉,它就在不远处的地方。那一刻,天上一片蔚蓝,地上一片翠绿,天边点缀着云峰和山峰,你置身在这样的天地间,浑身都酣畅淋漓。

  很快到了存放三轮车的地方,我和母亲再次谢过那户人家,推出三轮车,发现三轮车经过一夜晾晒已然能走,不必再担心拖回去的烦恼,这真是喜出望外。我和母亲一人骑着一辆回家,母亲在前,我在后,我因贪恋这一路的风景,几次被母亲甩在后面很远,以至于路过一个村子时,我走错了街道,险些找不到回家的路,等转出了村子才发现母亲在村口等我。儿时,是母亲在前面走着,我在后面跟着,如今是母亲在前面骑着,我在后面跟着,我需要母亲带着我去探索乡路的曲折和生动。

  这些偏僻的乡路,几十年来从最初零星的行人,到后来熙熙攘攘的自行车、拖拉机,再到后来尘土狼烟的四轮车、汽车,贫瘠过,风光过,寂寞过,热闹过,历经风霜始终痴心不改。也因有这份不变,我们才能轻车熟路找到家。如今乡下散居的人口越来越少,乡路又恢复了几十年前的清净,然而,路两边的土地没有变,庄稼没有变,岔路口的老树还在,每条路尽头的村庄还在,这何尝不是地久天长。

  中午我们赶回了家里,吃了午饭午休了一会儿。这天是城里的赶集日,我便央求着母亲一块去赶集。我从小就喜欢跟着母亲赶集,从晨曦到日暮,不知疲倦,只为在热闹中搜寻那份独特的礼物。母亲又重新驾出电三轮,我拿个板凳,打了把伞,坐在后车上,午后的日头儿依然很烈,母亲开得很快,风驰电掣,没一会儿就到了集市。城关的集市设在出城的一条路上,这条宽阔的大路,似乎是专为集市修的,集市的摊位从城边一直延伸出城二三里,摆在马路的两边,最尾端差不多要接连到最近的村子了。我们就从尾端进入了集市,我跳下了三轮车,好奇地走着看着,不放过每一个摊位,简直是琳琅满目,无所不有,而且价位低到你想包圆,对于我这种贪心的人几乎挪不动脚步,买了毛豆又要去买花生,买了甜瓜又要去买菜瓜,母亲自顾骑着,走了很远才发现我还在队尾,不得已停下等我,我把东西放车上,又去看山货。两排高大的杨树撑起了整条路的阴凉,所有的人都是走走停停,熙熙攘攘,不急不忙,似乎流水很慢,时光很长。母亲挑了物美价廉的青菜和鱼,等我们逛完时,已是斜阳夕照,草木影长。

  晚饭我做的鱼,母亲做的青菜,一家人像吃年夜饭一样享受美食和团聚。吃了晚饭,我带着李先生和孩子到村外散步,路灯驱走了黑暗和寂寥,夜风扑面而来,甚是舒服。庄稼睡了,蛐蛐在演奏着小夜曲,远处巷口还有在吹着晚风话着家常,乡村的夜晚是这样安静祥和。

  第三天带了母亲去看腿疼,大夫说没有大问题,让多注意休息,我也放了心。第四天的时候,我们和母亲骑着三轮车去了山里,母亲像个司机兼导游一样兴致勃勃,我喜欢成全她成全我的这种情怀,也喜欢这样笨拙原始的旅行。车子徐徐而行,一切风光尽收眼底,我们大路小路都走,遇到上坡时,我会下来帮母亲推车;遇到新奇美好的事物我也会招呼母亲停下,感受路上的趣味;我将路边的果园、南水北调沟渠一一指给孩子看,让他感受这不一样的大自然;遇到陌生的村子母亲也会给我介绍,我有幸见到了从同学那里耳闻已久的山村,那些建在山坡上错落有致的房子令我流连不已。

  很快我们就到了山下,因为电车爬山不易,我们就在山坡上小憩了半天。这就是故土的迷人之处,一日之内,你既能在平原驰骋,感受平原的富饶,又能置身山中,体会山里的清幽。下午回城时,我们带着母亲去吃水煮鱼,虽然对于下馆子这件事,母亲总是诸多唠叨,不过我们也会“强迫”她悉听尊便,有时,老人需要儿女这种“强迫”的幸福。

  第五天里见了儿时的伙伴和年少时的同学,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如我一般,表面虽然波澜不惊,内心已然波涛汹涌,如若再见,我一定会深情相拥,做最真的自己。就这样我和故乡耳鬓厮磨了五天,见了想见的亲人,做了想做的事,走过了想去的地方。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故乡何尝不是我的情人。

  莫问归期,莫提归期,写文的时候,其实已归来数日,怕平淡淹没了这份炙热,于是赶紧拿出来晾晒,是啊,归去来兮,像去了趟世外桃源,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是的,朋友曾说过,父母在的地方就是世外桃源,我们何其有幸我们的世外桃源不是一个梦,而是那片真实的故土。

【审核人:雨祺】

《明月:归去来兮》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明月 归去来兮
评论(56人参与,1条评论) 虞美人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9-18 11:02
    美文苑
    这些年,一直在成渝线上这样行走,要说吃的,哪儿都能吃到,但我们都需要这种行走来延续血脉与亲缘。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成长日记

    查看更多成长日记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