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日记
吴玲:童年的夏天
作者:吴玲   发表于:
浏览:36次    字数:2857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6篇,  月稿:26篇

  清晨,篱笆上的牵牛花挂着露珠,露珠圆圆亮亮的,里面像藏着许多个小太阳。

  后园栽种了许多菜蔬,辣椒、黄瓜、茄子、瓠子、南瓜、豇豆,每天吃也吃不完。祖母摘菜时,我提着篮子抢着走在她前头,给她打开栅栏门。到了菜园,我就只顾着捉蝴蝶、蜻蜓、毛毛虫玩去了。小蝴蝶是大青虫变的,白色和鹅黄色的多,捏住翅膀,手指上就粘上一层细粉。蜻蜓个头有大有小,小的只有祖母的缝衣针那么大,一种蓝绿色的“大佬冠”,头大,翅宽,有一拃多长。蜻蜓的眼睛又大又鼓。毛毛虫一拱一拱的,又肥又软。

  太阳升到中天,赤脚走在路上,脚底心热烘烘的。

  门前的树梢一动不动,池塘边的大柳树也静静站在那里。只有蝉鸣声此起彼伏的响着。看看听听,蝉在这边叫,再看看听听,蝉又像在那边叫。

  蝉就是知了。三伏天,是蝉叫得最热烈最欢快的时候,整座村庄或整片林子都在响。那是蝉们在集体歌唱,歌声像下雨,下的是金属雨,是无数支板擦摇动的声浪,所以有蝉声如雨这个词。蝉们唱了很久,声音才渐渐弱下去。有时是戛然而止,有时中间停顿一小会,不知哪只蝉调了律,蝉们又重新开始新一轮的歌唱。

  到池塘边去捕蝉。大柳树上,一只蝉敛着翅膀一动不动,正将坚硬尖细的嘴巴插入树干使劲吮吸树汁呢,我蹑手蹑脚将缠了蜘蛛网的竹梢移过去,对准它的背部。哈,不偏不倚,还没等那只蝉反应过来,就被牢牢地黏住。“吱吱吱,吱吱吱……”,它着急的大叫,足爪乱舞。一会儿功夫,我就套住十几只蝉了。

  一只完好的蝉蜕,像真蝉一样,趴在树上。蝉壳里面空空如也,正是“薄如蝉翼”。

  在大柳树下的草丛里,大头、二柱和我又捡到了许多只蝉蜕。

  中午,太阳更加火辣辣的,刺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牛耕完地回来,被大人们拴在大柳树下,滑进池塘乘凉打滚去了。

  屋檐下摆着几盆破损的坛坛罐罐,祖母种了太阳花。太阳花有单瓣和重瓣两种,太阳越晒,花开越艳。现在它们正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几只小黑虫在花心中飞舞。

  火烧云升起来的时候,天色已是傍晚。晚霞像着了火的棉絮,卷曲着棕黑色的花边,红彤彤的在西天翻滚,从地平线一直向上燃烧着。一会儿看到一只昂着头的大公鸡,一会儿看到一条大黄狗,一会儿又看到了一个打瞌睡的老爷爷。大公鸡镶了一层金边,大黄狗是撒开四蹄向前奔跑着的,老爷爷的鼻子眼睛都看不清,他戴着一顶破草帽,下巴上一绺金红色的胡须。一开始他们都好好的站着、跑着或坐着,眨一眨眼,再看却就不像了,变成狮子、老虎、雪山或其它的什么动物和图画了,想再看个清楚也是不能的了,只有一团团向四面滚动着的云影。那些漂亮的颜色也不是从前的了,赤红变成紫绛,朱砂变成浅粉,苍白变成珠灰,还有橙黄、胭脂、绯红、钴蓝、烟灰或者合起来马上又分开的颜色,说也说不清楚。

  许多小孩和我一样,还想再看点儿什么,可是天色暗下来了,幽蓝的天幕上闪烁着许多颗小星星,钻石一样闪着光。西天除了一片橘红色的柔光,漫天的火烧云只剩下一堆快要熄灭的余烬。

  暮色来临,屋角的洗澡花开得浓艳,一轮明月挂在空中。门前蚊蚋成阵,艾香袅袅,草垛里的萤火虫一闪一闪。远方的田野变成了无边无际的大舞台,四周很安静,青蛙、蝈蝈、蟋蟀、油葫芦、蝼蛄、纺织娘和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小昆虫,它们彼此唱和,在夏夜里共同演奏一曲曲美妙的交响乐。夏天的晚上是小动物们集体的狂欢节。

  在美妙的乐曲声中,祖母摇着蒲扇,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我在黑暗中睁大眼睛,寻找天上的银河。

  夜深了,露水落下来了,将竹凉床上挂着的蚊帐打湿了。

  我早已睡熟。

  荷 塘

  我的家乡丘陵起伏,水绕陂田。有几年清明时节,村里大大小小的池塘都栽种了莲藕。

  初夏时节,一方方池塘长出了圆圆的、豆绿色的荷叶,而两头尖尖的小荷还在不断的钻出水面。过些时候再路过,池塘里的荷叶挤挤挨挨高低错落,大的已亭亭如盖。

  清碧的荷叶间,荷花开了。白的、粉的、紫的,一枝枝亭亭玉立。

  雨后的荷花最是美丽。

  你看那满天的浓云渐渐散去,天空蔚蓝如洗,只有几朵白云在追逐嬉戏。太阳闪着七彩的光芒,一会儿藏在云朵背后,一会跃上云端,一会儿在树缝间印满粼粼光斑,想要和我们捉迷藏一样。晶莹的水珠在荷叶上滚来滚去,空气里带着一股清新湿润的香味。

  荷花呢,含羞地低着头。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有的绽放着水淋淋的笑脸,露出娇嫩的莲蕊和莲蓬。打着花骨朵儿的,有的刚浮出水面,有的深藏在荷叶间,还有的高高举着饱满的花苞,要胀裂似的。微风吹过,绿波荡漾,池塘里的荷花像出浴的仙子翩翩起舞。

  当碧青的荷叶变得深绿,生出麻麻点点的锈斑,几朵迟开的荷花还没有最后凋谢时,莲蓬熟了,大似小碗。牵着老牛路过池塘,我折了一枝,边走边剥,嫩白的莲子肉脆甜中透着清香。当然,我丢掉了莲子芯。莲子芯像抱得很紧的两片小幼芽,苦中带涩,同伴们都不爱吃它。

  二柱子放牛回家,也摘了莲蓬,他骑在牛背上剥莲子吃,摇头晃脑的,一边吃,一边喊着我的名字。

  夕阳将要落山,灼热的光焰散去了,变成一个柔和鲜艳的大火球,天空中像舞着无数条金灿灿的绸带。庄稼、田野和骑在牛背上的二柱子沐浴在五彩缤纷的晚霞中。

  “哎……我…在…这…里……”

  暮色渐渐升上来了。池塘里水气弥漫,荷叶轻摇,水面荡出一圈圈涟漪,一群群小参鲦自由自在的游着。忽然,一只雪白的鹭鸶从芦苇深处飞向苍苍茫茫的天空。

  夏天过去一多半的时候,村里集体开挖莲藕。池塘里的水已抽干,全村男女老幼齐出动,大人们站在齐膝深的淖泥里,戴着草帽,穿着汗衫短裤,一个个汗流浃背。他们顺着荷叶生长的方向手脚并用,粗壮的莲藕一节连着一节,很快堆满了塘埂。

  每家都分了许多。生吃、凉拌、煮汤、蒸炒,渴了饿了,我们就撇一段极嫩的头节当零食。挖藕那几天,小孩子们高兴得像过节。

  暑假的一天,乘着家大人午睡,我和同伴偷偷跑向池塘里去采菱藕。荷塘太大了,苇草又深,看不到对岸。“噗通,噗通”伙伴们争先恐后跳进池塘。水面溅起一个个水花,像一朵朵盛开的白莲。心里慌张,双脚在泥塘里乱踩一气,荷茎多刺又尖锐,稍稍移动一下脚步,小腿就被荷杆刺得生疼。慢慢试探,踩到了光滑的藕节,水却漫到了胸口,只觉得腿脚向上飘,有点喘不过气来,急忙往回撤。胆小的同伴,有的摘了荷花、莲蓬、菱角,有的头上顶着荷叶,已经站在塘埂。

  二柱子游到了荷塘深处,被高高低低的荷叶遮住了,我们看不见他,喊他,不答应。几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荷塘,忽然听到二柱子“啊,啊,啊”的叫喊声,陈小四使出全身力气,将一只小木盆掷在二柱子身旁。二柱子呛了几口水,跌跌撞撞游到池塘边,一屁股瘫倒在地上。

  二柱子当然也没有收获,除了腿上身上被藕杆划破的一道道血痕子,还差一点儿被“水鬼”掳了去。

  荷塘,像村庄的眼睛,映照高空流云,鸟雀月影,带给我们美丽和惊恐的体验,也见证我们一年年长大。

  我怀念我的故乡。

  我怀念童年那些渐行渐远的时光。

【审核人:雨祺】

《吴玲:童年的夏天》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夏天 童年 吴玲
评论(36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成长日记

    查看更多成长日记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