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日记
徐恩芳:兔年
作者:左下方的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760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6篇,  月稿:76篇

  拜读了《同步悦读》新春征稿启事,脑海突然蹦出“老人盼种田、小孩盼过年。”的俗话。几乎历经7次兔年的我,唯对儿时的春节记忆尤新。

  儿时乡村的年节,无忧无虑的欢愉,一缕温情油然漫上心头。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是莫过于过年。过年时可以吃花生、葵花籽、糖果、肉、鱼、鸡和许多平日吃不到的食物。可以打灯笼、放鞭炮。小孩子最盼的是好吃的、好穿的、好玩的。

  好吃的就是白馍馍、白米饭,还有鸡鸭鱼肉。物以稀为贵,平时见不到,所以特别渴望。过年时可以得到糖果、压岁钱;一般是铜钱。若收到一个铜板,会喜出望外。

  好穿的,因为那时是“新老大,旧老二,补补连连是老三。”只有过年时,才有新衣、新鞋穿、新帽。还得是好年景才有望。

  好玩的就是过年放鞭炮、玩灯笼。一只只五颜六色的灯笼。小时候最盼过的节日之一,是年三十晚上和元宵节的晚上,因为可以挑灯笼。小伙伴们早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漂亮的灯笼也就五颜六色地聚在了一起。比一比谁的灯笼最大最漂亮,比一比谁的蜡烛最红最亮,每个孩子都很骄傲,每一张小脸都喜气洋洋。有时一群小孩拥到一家讨糖吃,热闹无比。

  有时因为有孩子不小心,或者总有捣蛋鬼故意去撞别人的灯笼,或搞恶作剧,逗小孩说“你的灯笼下有一个虫。”小孩忙翻转灯笼,总之每年都有孩子的灯笼着了火。

  我父亲一双长满老茧的手,不仅扶犁掌耙、割锄,还会为我扎出美丽无比的灯笼。在我幼小的心中,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魔力。父亲心灵手巧,他用高粮藤先做一个框架,比如各种花样和动物的形状。然后用自制的糨糊将彩纸糊在外面。在底部留一个放蜡烛的底座,插上红红的蜡烛,一个漂亮的灯笼就做好了。父亲扎过走马灯、兔子灯、刺猥灯、狗灯、荷花灯、老虎灯、鲤鱼灯等。一般狗年做狗灯,兔年做兔灯。他扎的灯笼不仅可提、可挑,还可拉着跑。

  比如兔子灯,底座上安装四只小木轱轳,可以拉着跑。过年时我拉着父亲给我扎的兔子灯,小兔的两只夸张的大耳朵摇摇晃晃的。童伴们羡慕、眼谗,也跟着兔子灯跑。个个喜气洋洋,我十分得意。

  祭灶是不可马虎的春节序曲。要先请(买)灶神爷,大人请回灶神就认认真真数上面印的人头数。相信灶神画上人如果是单数,今年会添人进口。人们盼望添人进口。再者就仔细看上面“黄历”(日历),祈盼丰收年景。

  每年祭灶时,拿一个瓢,里边放几粒黄豆和剪碎的草段,边“喤喤啷啷”摇放,边念道:“剪马草,拌马料,大马小马喂的吭吭叫!”然后磕头拜灶、祷告,吃糖。

  过年必有鱼,是亘古不变的年俗,象征着年年有余。过年时节村村起塘分鱼。淮北大平原,无海鲜、江鲜,但是村村都有沟塘鲜。

  每年春天在沟塘里放鱼苗。在过年时,生产队组织起塘分鱼。家里有撒网的负责捞鱼,给会撒网的人奖一条大鱼;没网的负责拾捡活蹦乱跳的鱼。捞鱼捡鱼的人没看热闹的人多。人人参与,热闹无比。塘肥鱼大,头年漏网鱼最大,鱼过千层网,网网有漏鱼。网到特大的,大家呐喊欢呼。

  分鱼方法虽然原始,但也科学:即先把大鱼小鱼差花着摆放在地上排成长长一队,然后捏阄确定各户分鱼顺序。

  从一号开始按顺序分,这样每户都能分到大鱼和小鱼。公开透明、公平合理、无私无弊,深受欢迎。

  最热闹的是村子里杀年猪,一家杀猪,全村人帮忙。小孩子最喜欢凑热闹。有的想捞一个猪尿泡,染色、吹饱、里面装入几粒豆当气球玩。有的小孩想捞一根猪尾巴,烀熟了拿着啃,无油无盐香气钻脑。

  乡村的春节就是农闲吃喝玩乐的时光,也是非常讨口彩的吉利日子。清规戒律多、禁忌无数。过年有诸多禁忌:蒸年馍时不可说“生”字。新媳妇、孕妇禁吃兔肉等。

  时光是一列疾驰的火车,它载着我及我所有的记忆,毫不犹豫地驶往下一个站台。时过境迁、物换星移;沧海桑田、物是人非。乡土情缘深厚存在记忆里。古老的年俗存在回忆中。

  今年是兔年,油然想起关于兔子的成语:寅吃卯粮、兔死狗烹、狡兔三窟。有关兔子歇后语:三十晚上被逮的兔子——有没有它都过年;兔子的尾巴——长不了。还有俗语:兔子不吃窝边草、兔子不急不咬人、点卯即如今的8点钟打卡。数学题“鸡兔同笼”等。“龟兔赛跑”的故事人人皆知,有没有赛跑不得而知,其寓意是明确的。冰轮中的宠兔高高在上,会不会“高处不胜寒”呢?

  嫦娥宫里的玉兔,请多多捣些杀病毒的妙药,撒向人间。

【审核人:雨祺】

《徐恩芳:兔年》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兔年 徐恩芳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左下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成长日记

    查看更多成长日记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