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胡传永:暂停键下的琐碎
作者:胡传永 时间:2022-04-14
浏览:106次  字数:9298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8 篇,  月稿:0 篇

  先是吉林,后是山东,再是上海,笨人老胡一想:坏菜,这浪头是从北向南赶着来的!一边替上海祈祷,一边开始做些别人看上去有点二五郎当的事:成双成对的买米、油、肉和各样的厨房用料——民以食为天,从小经历过饥馑之灾的老胡尤其有点恐惧那啥饿肚子的事。同时将家后院的地种上了一畦白菜,我劝邻居也种一点,邻居却笑我:“白菜是冬天的茬儿,现都快清明了,恁个瞎种!”

  小人不听老人言,吃亏必在眼面前,一般人我还不不告诉他!

  令老胡自己也甚感有点匪夷所思的是,老胡在采购米、油、肉回来的路上,经过五金店时,竟然买了两把锁,记得当时只为兑换点零钱,没有一丝丝别的阴谋。

  果然,这道浪头从上海赶过来了,一个服装厂的女老板将上海的“阳”给带进了六安,并扩散开来。

  幸好六安反应迅速,针对凶险,毫不犹豫地采取果断措施,全方位地行动起来,当然,市区也就随即依次按下了暂停键。

  老胡看到报道,第一行动是把自家的院门用双锁锁了起来,将钥匙分放两处不容易拿到的地方,再把双锁锁门的图发到朋友圈,网友雨薇跟帖:“只有老顽童才会干这种事。”她是了解我的,老胡确实算得上一个名符其实的老顽童,经常恶搞他人,有时也恶搞自己,只为好玩而已,但这回她可是看走眼了,如果说当时的买锁是无意间而作,而此时的锁门却真是有一点点阴谋了。

  大门一锁,首先是对付了喜欢外出遛弯的小狗王亚哈,铲屎官指锁对其宣告:“看,上锁了,而且是双锁,姥姥不出门,你也别玩野心了。”王亚哈虽然有一千个不服,一万个不愿,对着锁狂吠了一个多小时,但接下来也只好锁下认怂,趁姥姥不注意时在院子里找鸡婆们撒气,鸡婆们被撵得扑拉拉乱飞,这是老胡亲手制造出的“鸡飞狗跳”局面,怨不得他人。

  二是对付外边的人,有些没魂胆大不识眼色喜欢串门啦呱消遣人时间的,张家山前,李家屋后,让硬充有礼貌有修养的老胡苦不堪言却又无可奈何,这下子好了,有了锁,情况不一样了,他们不得不在门前止步,最难能可贵的是:老胡不仅能堂堂正正地拒客于门外,而且还有一个堂堂正正的理由:防疫!

  三是对付老胡自己,一个世上的客居者,匆匆过往,所有经历,无不至轻至暂,已在红尘灰烬中枉然了大半辈子,所剩年岁不够脚趾、手指加起来数一遍的,归途窄路,当预备的是进窄门的身量,想要脱去无谓的缠缧,折断世俗的桎梏,没有比上锁更能表达我的诉求了,铁门上的锁,心门上的锁,都是应该有的。或许在老胡的下意识里,早就有了这两把既能阻外又能守内的生命之锁,只碍于寻常的忙碌纷乱没能显形露底罢了。

  特殊时期,暂停键按下,有些散漫却又荒唐的想法或曰思考就进了老胡不愿沉睡的脑子,想病毒应该是早于人类就存在的,人类也无数次遭遇病毒肆虐,但都是起于冬,衰于春,止于夏,像这期的冠状贼如此的与人类较劲、蛮横、变着花样儿走了,化化妆又来、纠缠不休地与人类周旋,也真是够了!

  为什么会这样?

  于是想到了早前买菜用的是竹篮,割了肉是稻草系着拎回家的,而如今全部都是塑料袋装,当年的草木灰、家厩粪与今日的农药、化肥,过去的棉粗布与如今的氨纶丝,昔日的徒旅跋涉,眼下的以车代步,到处是智能遥控,连开关电视、电灯都不想挪一下身子的生命活力的严重坍塌,星空之中布满了人力的痕迹……脑袋膨胀了,四肢退化了,病毒哪里是在寻求与人类共存,这东西明明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它用它恶劣的行径告诫人类:别不拿病毒当回事!别不拿自然当回事!别不拿生命当回事!因此,从某种意义来说,任何的物事与遭遇,都有它正反两方面的意义,病毒对人类的振动是应该引发人类警醒并因此而忏悔的。

  老胡家的大门锁上了,后院是可以进的,一大片空地,与邻居家共耕。

  共耕的崔玲与游勇两口子都是医生,疫情期间他们忙掉脑袋上脚踢,根本就顾不上回家,更谈不上耕种菜地了,只是可怜了他们在菜地里养着的一群鸡和一只用来驱赶黄鼠狼的大公鹅,那公鹅饿极了,穷凶极恶地曲项向天哭:尴尬了!尴尬了!尴尬了!

  崔玲隔壁小黄的老婆魏小珊也是医护人员,前线上奔波,人称“大白”,大白原是家务里手,烧得一手好菜,活生生的把夫君惯成了个美食家,此时大白不沾家,美食家被封在小区内,天天喝粥吃榨菜,馋疯了,在小区业主群里招买:“谁有办法帮我能搞到大锅肉?”没人理他,都馋着哩!倒是崔玲家的公鹅应答了:干嘎肉!干嘎肉!干嘎肉!

  小董本是在外地做事的,回六探亲,啥也没探着,因为他的妻子在精工厂上班,暂停键一按,上夜班的妻子早晨出不了工厂大门,头天晚上到家的小董虽然进了家门,早上醒来却发现出不了小区,来不来去不去的,只好天天操一把大锄头,左一遍右一遍地锄那毛也没长出的三分菜园地。

  今天上午,听到小区外面有警车鸣笛,来回好几趟,并伴有从喇叭里传出的喊话声,好像是责备喝斥随便在外乱逛的人。王亚哈从小到大没听见过这种声音,它好奇地竖起雷达般的耳廓,跟着音源转动,然后瞪一双乌溜溜大眼,乍起脊毛紧张地朝外大吠,姥姥逗它:“还不赶紧家去,乖乖的,当心警察叔叔抓了你!”好像听懂了,立马夹起尾巴钻进了狗窝。

  老胡种的白菜长势喜人,天这么热,竟然没生虫子,水汪汪、绿油油的,救急啊!也馋得原先不听劝邻居一个劲地啧嘴,见她家有小孙子,好多天没吃绿叶菜了,送了她半淘篮,人家喜欢的像是得了一堆金元宝。喊耕友小妹胡敏过来拔点回家下面打汤,人倒是来了,却不忍心拔,说:“这么好的小白菜,老姐自己吃吧,我们还有莴笋、菜苔对付着。”转身,从家的地里砍了两根莴笋和菜苔送过来,既细心又贴心的她深知老姐的窘缺与需要。

  胡敏和夫君冯立好是一对恩爱夫妻,遭受失独的情感重创,俩人没有垮下,彼此搀拉按女儿的遗愿坚强地生活着,他们像候鸟一样冬天去南方住两月,夏季去北方住两月,他们不在家的时候,菜地基本上就是靠天养着,说也奇妙,他们年后回来,菜园里的菜竟然比我们在家小心伺候着的菜长得好,疫情临到,只有他们家的菜够吃。由此可证,人是有限的,天恩却是无垠的,天恩下大自然的馈赠也是丰足的。

  菜地闲着,正是安种季节啊,可从哪儿买到种子、苗子呢?就在此时,崔玲打来电话,说游勇的同学给她家送来了两箱辣椒、茄子苗,让我们自己去拿。老胡赶紧戴上口罩,跟头流星跑去,耕友们都喜出望外排队那儿了,一时三刻箱子空了,闲地不闲了,丰收在望。

  这次疫情,六安虽然有点严重,至今未到拐点,但由于管控及时、到位,加上六安城的居住布局规划得比较科学,离合聚散的张力特别有弹性,迄今为止,30多万市民们的生活起居都有条不紊的没出现任何纰漏。

  想到两千多万人口的上海,都封在了那高楼大厦里,体味一下他们的难处,就不免心酸。当年的一个渔村啊,帆船归航,石阶码头,海上陆地,男女老少,熙熙攘攘,多少情仇悲欢,都在聚散离合中随风吹浪打去了……时空年轮转到2022年,渔村成了今天的大上海,世界的大都市!多么希望他们赶快的好起来!无论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都能有饭有菜可吃,有家有屋可居,有病有疾得医治。我曾在上海呆过较长时间,我喜欢上海特有的气质和品位。有说上海人有排外的意识,那是你正巧遇到了上海人中极少数的素质特别差的角色,就是上海自己人也不喜欢这些角色们。大多数的上海人,都是可亲可敬的,他们的文化,他们的见识,他们的心志……都是中国的精品。这样的大都市,没有理由不会好起来!没有理由变成一份别人的怜悯而不是一份令人折服的骄傲!上海真的不能垮!上海也真的不会垮!

  一个被双锁锁在家中避疫的六安小老太太,此时的心是安静的,但思绪是动态的,锁在家中,除了去一去菜地转转看看,别的我做不了什么,但我每天会为六安、为上海、更为全地献上我真诚的祈祷,求上苍洁净、医治、祝福这地!

  愿六地平安!处处平安!!

【审核人:雨祺】

《胡传永:暂停键下的琐碎》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胡传永 吉宁 上海 山东 新冠肺炎
评论(106人参与,1条评论) 陈彩芳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4 23:39
    美文苑
    防疫抗疫这样写,实在体现了作家的智慧和技巧。我们应该谨记:病毒对人类的振动是应该引发人类警醒并因此而忏悔的。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