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没有忏悔的忏悔【作家子音】
作者:子音 时间:2022-04-16
浏览:142次  字数:884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3 篇,  月稿:21 篇

  三七二八君说:“写个《忏悔录》吧。老说别人夸你伟光正,审丑疲劳了!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偷杀盗淫妄酒色财气你不会一样没有吧。”我笑着说:“除了长得有点丑,其他的,即使是事实也不敢承认。因为长得丑无法遮掩,其他丑,不承认就是没有。”我不得不承认,我看了卢梭的《忏悔录》后曾有过类似的想法,我后来发觉这挺可笑的。我想一定有热心读者想探究我为什么这样说。我的想法很简单,我以为一切关于自我的语言都可以视作自我辩解。卢梭的《忏悔录》是在作自我辩解吗?难道不是吗?我想起了一句傲慢的名言:“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我想我的傲慢已经被一些读者感受到了,我接受这个评价,但我应不会去尝试改变。我或许要承认这样一个事实:我真是“傲慢他妈给傲慢开门傲慢到家”了。有网友曾对我说:“有空可以帮忙看看文章吗?”我笑着说:“坚决不!因为我只是一个闲人。”我这里要作点自我辩解了:任何观点的表达都会产生视角错位,从事表达的人都具一种天然的傲慢。孔子说“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论语·子罕》),孟子说“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孟子·公孙丑下》),说好听点,这叫强烈的使命感,说难听点,这就叫傲慢,这就是傲慢的人所表现出来的典型的自恋。我经常强调坦诚、直率且温和的表达,就是担心这种傲慢太尖锐,让读者觉着不适。

  昨天小区业主在群里谈论某个物业管理问题时,我说了句:“我有一个建议,物业应该将推进这个问题解决所遇到的困难摆出来,如果没有困难,那干就完了。”有业主回复我说:“这个我支持你。”我笑着说:“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以前一直不值得(你)支持一样。”众所周知,我喜欢水群,而且只喜欢那种漫无目的单纯的水。有人却不以为然:“彼此不熟悉,群里一不小心,容易得罪人。”我笑着说:“能被得罪的人,并不值得珍惜,比如我,你可以随便得罪。”喜欢表达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缺点,但不喜欢表达何尝又不是缺点呢?横竖是缺点,我选择了前者。因为最近孩子在家里上网课,有家长在群里对体育老师说:“罗老师,是否可以安排引体向上作业?”我却不以为然,便笑着接话说:“恕我直言,我们家(孩子)一个引体向上也做不了,估计老师是了解情况的,所以并不想为难大家。(倘若)布置一项无法完成的作业,那只能交不了了。”有同学把我这段话截屏发给我儿子,说她可以笑几天。我和儿子解释说:“老师布置作业会有个作业完成标准,一个也做不了便无法提交作业。”儿子深以为然并补充说:“引体向上需要场地和设施,很多家庭不具备,而且现在是疫情期间。”

  说起得罪人,这种事情群里经常发生。有一天儿子班上的数学课代表照例把一周数学科加减分情况发到群里,并提醒了一句:“有不对或者有疑问的可以私信我(我可能会算错)。”有家长发现自家孩子的分数弄错了,弄成了6+2=2(绝对没有影射灵璧鱼沟中学事件)。那位家长没有私聊而是在群里直接提了出来,语气也不是很友善。比如“你再帮我算算,你的数学比较好”、“希望是大意”之类。那数学课代表也不甘示弱,回怼说:“我倒没那么心机。”后来学生群里也讨论开了,有几个学生力挺数学课代表,这让那家长的孩子情何以堪呀。这大概是我一直追求坦诚、直率且平和表达的原因吧。昨天晚上儿子一个同学发了条信息给他,他反应很激烈,想立即回复那位同学。我立马拉住他,建议他先稳住情绪,然后再回复比较合适。他冷静以后感觉其实这并没什么大不了。我告诫他说:“尊重人的多样性是我们生存技巧之一。”

  前天三七二八君给我留言说:“你有微信文学聊天群没?有的话加两个!搞笑的最好。”坦白讲,我文章里常提到一个作家群,应该算文学群吧,但根本不可能搞笑。我只好涨红着脸说:“我也想,微信群真不好加。”很遗憾,我昨天连这个唯一的作家群也退了。我喜欢水经验,这引起了一些人不适。我之前觉得群主还算是个有点胸襟的人,昨天他却说,他看不惯我用作家子音作昵称,希望我今后不要在群里发言了。我声明一下,这是大致引用,因为我已经退群了,无从查询聊天记录了。我说了句“你的群你作主,大家只能缘尽于此了”,便果断退出了群聊。我昨天在群里颇为感概地对三七二八君说:“目前很难找到适合你的群,唯一轻松点的群就这里了。”三七二八君一直痴迷于所谓的幽默,但他的幽默我一直欣赏不来。或许是欣赏我幽默的原因,他一直关注着我的作品,其实他也已经表现出了审美疲劳。他经常说一些不着调的话,他自己也坦承,现实里他并不招人待见。昨天他在群里说:“同志们,今天俺做了一件错事,晚上和行长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没看见,我把土豆牛肉汤里的唯一最大的一块牛肉给吃了,行长她也没吃上,有严重问题吗?大家说怎么办?”我笑着说:“行长明天会写封感谢信给你,不要问我为什么,问就是,行长在减肥中。”他大赞我幽默,或许亦有另的人觉得我自恋。曾经有个女作家盛赞我幽默、乐观和豁达,刚把我拉进一个文学群就设我为管理员,后来在我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把我踢了。俗话说:“伤害你最深的人往往是你最亲(爱)的人。”我曾说过:“世界于我是漠不关心的,我于世界是漠不关心的。”我借助这种漠不关心保护自己的情绪,保持住自己的独立性。

  昨天三七二八君在群里发了段文字:“一个佛友说,已有一份罪过,再加上纠结,容易得乳腺增生,拉出来就好了!我说,怕来月经。”我严肃地说:“别用女性特征作所谓的幽默素材,我今天退出那个作家群也有这个原因。那些所谓的作家,在群里说什么在女人红裙子上写诗,群里某作家娶三房太太生三子之类的。我无法认同这种幽默,别把恶心当幽默。”我喜欢用一个老农的笑脸作表情包,有人在群里说:“换个美女吧。”我笑着说:“没资本。”其实我对女性有种自然的回避态度,我并不是为了彰显平权主义,我只是始终尊重我的母亲和我的太太。我前篇文章说我害怕与异性聊天是真的,我担心冒犯了她们也是真的。这个时候我才想起“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我大概也是追求这个吧。有个网友看了我的《写在那一片绿之后》后留言说:“那一片绿我捉不住它,它也捉不住我。”我笑着说:“我似乎捉住(了)一个小可爱。PS:仅开个玩笑而已。”那个PS声明便是防止被人误会了去,因为我感觉她应是位女性。刚才在写文章时,有人极力推荐我加一个所谓的绘画大师,我坚决拒绝说:“不可以,我拒绝。”那人仍不死心,反问我:“为啥呀?”我诚恳地说:“因为我在忙,难道你觉得手忙脚乱是好事吗?”那人紧追不舍:“你不是闲人吗?就耽误你几秒钟时间加一下。免费的。”我哭笑不得地说:“我在写文章,希望能尊重我一下,你难道不希望我们黄种人出一个伟大的作家吗?”那人顺势说了句:“不是有莫言了吗?”我笑着说不算。那人继续说:“获得诺贝尔了。”我只好摆摆手说:“行了,不扯了。如果拒绝了诺贝尔才算伟大,比如萨特。”我内心是坚定的,有时候显出些坚硬来,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我知道我是无法与这个世界妥协的。

  我讨厌所谓的伟光正,我自己更不是什么伟光正。我只是选择了自己的生存原则,拥有了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前篇文章《写在那一片绿之后》,的确有点影射,间接批评了某作家的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思想。他昨天在群里对我说:“你还是去努力赚钱吧。”的确,人们关心的始终是实际问题。如我这般整天不着边际地高谈阔论,不出去努力打工赚钱,无论哲思如何高妙,注定无法让人理解。这是没有忏悔的忏悔,所以我并不打算去改变自己。至于那些实际生活问题,我确定已解决了温饱问题,我满足了。

  没有忏悔的忏悔,其实就是扯谈,我终究还是只能扯谈。

  2022年4月15日作家子音于广州

【审核人:雨祺】

《没有忏悔的忏悔【作家》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物业管理 忏悔 作家 子音
评论(142人参与,1条评论) 吴君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6 22:30
    美文苑
    这么优秀的人,让我们的语言也顿时显得匮乏了起来,没有语言能真正说得尽你的优秀,没有任何夸奖能真正配得上你!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