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何承实:母亲的“出远门”
作者:何承实 时间:2022-05-11
浏览:0次  字数:5069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36 篇,  月稿:58 篇

  近读余秀华的散文《忧愁的幸福》,不知为何我总是会想到母亲。“我从来没有离开过横店村”“一辈子不离开一个地方”“我无法在既定的命运里为自己转一个小小的弯”。读到这些话时,这似乎就像是我的母亲,我的母亲又何尝不是啊!步履维艰的日子里,手拿镰刀肩扛锄头,身披黎明出门到两眼抹黑进屋,母亲好像也从未走出过乡村……想到这些,我不禁潸然泪下……

  是的,母亲近五十多年的岁月,大半辈子好像从未真正离开过故乡的那个小山村,勤劳耕种了所有田地,养老送终了爷爷奶奶,辛苦哺育了三个儿女,我结婚添了孩子又帮我带大了孩子。也是去年才随我出来生活,也还是帮我接送孩子上学。

  因为苦难,因为二十四岁招亲结发的命运,注定母亲没有出过远门。2002年爷爷罹患肺癌安庆诊病,那时姨妈家表哥在安庆学电焊,包车带爷爷去安庆医院检查,那是母亲第一次去了安庆,陪自己的父亲看病,想来是窘迫而心酸的,若不是什么要命的事情,又哪里去安庆呢?所谓的“去了安庆”,只不过是坐在车上,车子驶过安庆的马路而已,更何况母亲是晕车的人,人又在医院折腾一番,由此可想那是多么的酸楚啊!不亚于那路口饿得发昏眼冒金星且迷路的小女孩吧,这是母亲的第一次出远门。

  时隔几十年后,后来的几次去往安庆,也都是石化医院检查身体,匆匆而过,严重那时做了一次手术,站在石化医院住院部楼上,那是母亲第一次看了安庆,母亲说,医院下的快餐店父亲点了两个小菜,那是母亲第一次在“安庆饭店”吃了饭,这也是母亲的第二次出远门。

  后来是2013年母亲在山口炼油厂做事,去往116医院照顾老板家八十岁的老奶奶,说来奇怪,识不得几个字的母亲,从老板家房子走往医院时竟没有迷路,母亲说只她记得哪个路口左转哪个路口右转,哪个路口有什么指示牌子,对啊,尽管母亲没有文化,但母亲是聪明的呢!这也是母亲的第三次出远门。

  也是在2013年芜湖的大姑伯患了胃癌做手术,母亲前去探望,坐的小叔车子,那年小叔刚提的新车,新手驾驶经常急刹车,加上从安庆到芜湖的远途,本就晕车的母亲,到了地方早已吐干了胆水……这是母亲的第四次出远门。

  2016年的暑假,我和妻想念儿子,我回家接母亲和儿子来南京,近300公里的路程母亲第一次坐了高铁,坐了地铁,这是母亲的第五次出远门。

  再后来弟弟杭州的事情,母亲跟着父亲第一次一起去了杭州,弟弟带母亲去了西湖,回程过来南京,金秋的十月金陵,我带母亲和儿子去了动物园,去了鸡鸣寺,去了玄武湖,这是母亲的第六次出远门。

  2017年的时候,母亲在家里洗山芋时突然腰不能动弹,急性腰间盘突出、腰肌劳损住进了安庆116医院,那又是母亲第七次出远门。

  2019年的暑假,我们也是想念儿子,我再一次回家接母亲和儿子过来南京,那年勤劳的母亲种了很多蔬菜,丝瓜、茄子、豆角、青椒应有尽有,那时我还没买车,偏执的母亲硬是挑了一担要带来南京,她又舍不得我一个人搬,有心的母亲就提前准备了一支短木棍,高铁上地铁里货物过安检后,母亲抢着担在前面,让我抱着儿子在后面,那一幕让我想起朱自清先生的《背影》,我的母亲也是那般蹒跚而又高大,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望着母亲的背影,我喉咙哽咽,早已泪眼朦胧……这是母亲的第八次出远门。

  此后,直到去年条件有些好转,我决定把孩子带来身边读书时,收割完了最后一季庄稼,我真的不想母亲再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了,年轻时的苦劳,母亲的身体容不得她再去劳作,哪怕就是种点菜园我都不想她再做了,但母亲始终还是牵挂着她心里的家,牵挂着弟弟还未成家的心事,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我便把前后院连着室内都安装了监控,这般她才好些,以便于时常想念老家时能拿出手机看看监控,这是母亲的第九次出远门。

  在我看来母亲的出远门,只要出了那个小山村,出了那个小镇,都算是的。母亲的腿上,好似绑着一条无形的链子,那一条链子的长度,只够她在田地和家中走来走去,大门虽然没有上锁,她心里对儿女的爱,却使她甘心情愿地把自己锁了大半辈子。

  母亲的出远门,出得了身体,却出不了牵挂;出得了青丝,却出不了白发;出得了岁月,却出不了岁月里对儿女们那深深的爱。

【审核人:雨祺】

《何承实:母亲的“出远门》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何承实 母亲 背影 朱自清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