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陶颖:远
作者:陶颖 时间:2022-08-03
浏览:5次  字数:360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03 篇,  月稿:25 篇

  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

  墨色的窗子距离那条河很近。

  河上偶尔驶过一条漆黑的货船,在熔金的太阳下,它不闪光,也不流汗。

  像一只铁制的门栓,悠悠滑过一扇宽大的绿门——河流两岸延展着的郁郁葱葱的广阔平野。

  绿门上徘徊着的羊儿早已回家,眼下只剩一片厚实生长的碧浪,在等傍晚的天光挽着凉风将它们唤醒,与晚星招摇,一夜不眠地伏下又腾起。

  墨色的窗子距离那条未见过河水的河流很远。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

  留有红笔印迹的书桌,距离那水杉叶间布谷鸟的叫声很近。

  十八点,“布——谷——”“布——谷——”,它又来了。它在哪里呢?

  “布——谷——”。池子里的金鱼听到了吗?睡莲呢?它们要睡了吧。

  “布——谷——”。红花檵木紫红的叶子听到了吗?蟋蟀的翅膀呢?它们已经在唱了呀。

  “布——谷——”。发呆的斑鸠听到了吗?蝙蝠呢?它们彼此认识吧。

  十九点,“布——谷——”“布——谷——”,它又走了。它去哪里呢?

  留有红笔印迹的书桌距离那隐在水杉叶间的布谷鸟很远。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

  深棕的木椅距离书架上那本散文集很近。

  她的腰疼得厉害,床却似她的死敌,拖把、菜锅、尾气、签到机、孩子的作业、丈夫的脏酒杯,扯着她狂舞。我们不知道。

  他的决明子八天前喝完了,血糖测试纸只剩下三张,后天他得去医院复查胃溃疡恢复得如何;明晃晃的下午,他常觉得落寞,手机很吵,睡在穿堂风里,左腿膝盖又有点痛,他在想念菱角,还有河虾。我们不知道。

  她的睡眠很少光临,即便螨虫已在她翻来覆去的忧虑中繁衍了数十数百;梦是吃胳膊的虎,思绪是咬住咽喉的狼,时间都是长手乌贼,紧缠她潜入万米深的海沟;暗夜里,没有荷香,只有雨声。我们不知道。

  深棕的木椅距离书架上那本带脏话的散文集很远。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

  夏天,碟子里的香椿头炒蛋距离奶奶的冰箱很近。

  奶奶远行前,我们偎在她小厨房的灶前,掰断豆秸秆,燃起红亮亮的灶膛,她嫌我们的火生得太闷,锅里的青菜也难炒。中午,一碗毛圆汤下肚,板鸭骨头丢给等在门口的黄猫白狗,它们吃的时候没夹尾巴。风里,棠梨树硕大的树冠轻柔地荡漾,蜂子嗡嗡嗡的,灰喜鹊拖曳着长尾在枝间追逐。

  奶奶远行后,我们的院子里,杂草猖獗地蔓延,蚕豆苗兀自地腐烂。我们的院子里,草多了许多,虫子多了许多,鸟雀也多了许多。雨后,邻居的鸡挤过院子的铁栅门,来草间踱步、啄食、打闹,一只只长得滚肥。风把痰盂刷子推到草边,雨把废纸盒子淋倒在墙角,大竹扫把上蜘蛛拉着丝考虑在哪里安家。奶奶的小屋静悄悄地蜷着——在隔壁——像是睡着了,既不开口,也不抬眼,什么都不再操心了。

  夏天,碟子里的香椿头炒蛋距离奶奶那休眠的冰箱很远。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

  我们距离他们很远。我们有很长的路要走。

【审核人:雨祺】

《陶颖:远》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陶颖
评论(5人参与,1条评论) 艾青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3 18:48
    李佳
    陶老师的佳作拜读了,非常好!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