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向文珍:2007年的寒冬
作者:向文珍 时间:2022-08-05
浏览:4次  字数:7224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4 篇,  月稿:21 篇

  那是2007年腊月初七的日子。蓉城这个难得下雪的城市,下起了鹅毛般的大雪。大片大片的雪花从我头顶掠过。我迈着纠结而沉重的步伐上了车,朋友送我去双流机场。在我老家有一种说法,七不出门,八不归家,九不上路。出门在外多年也没有什么忌讳,就这样怀着忐忑的心情踏上航班到了法兰克福。

  下了飞机,不熟悉路,语言也不好,就打了一个投币的电话给我老板。她开车来接我到巴克兰。刚开始觉得新奇东瞧西望。空气也很新鲜,不像国内高楼大厦多,大多是几层楼低矮,有着红瓦的房顶,错落有致的楼房。

  高楼偏少。可能是建设得早,马路结实,厚重而并不是很宽阔。德国在二战时期全国都已有了高速路。坐七个小时动车就能把全国跑通。

  下车安顿,并把户口居留办下来,就开始工作。在海外大多数人都是从事餐饮业。适应了一个星期,下班后老板把我喊住:“小向你来一个星期了,差不多适应吧,这里大家都很辛苦,你要安心工作。”

  我点点头,说:“还行。就是菜品跟国内不一样,东西结合,中国菜不像中国菜,西餐不像西餐,估计还要多适应一段时间。”

  老板娘说:“这里都很简单的,一年四季都是这几十个菜,用心很快就能掌握好。”

  于是我点点头。

  接下老板娘的话让我吓一跳:“小向我们都住在一个家里,就像一家人一样。今天我家里钱掉了,你老实交代有没有拿。”

  当时我心里难受,咯噔一下,人穷志短,马瘦毛长。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再说我也是才来,人生地不熟。退万步来讲有贼心没贼胆。

  我说:“老板娘,我才来不久,我也不知道你钱放哪儿呢。何况我也算是有点骨气的人。虽出生农村,最起码做人的基本品质还是有的。”

  老板娘见我语气有点强硬。就说你没有拿就算了,我去问问其他人。其实就她老公和她的弟弟及几个孩子。有两个有居留的工人也没有住宿在这里。

  于是老板娘走了。大约半个小时,警察来了,Weti……我也听不懂,就听懂了一个词你好!警察就把我带到一个只有一张床,没有被子的牢房。我郁闷了,心里把老板娘的祖宗八代问候一遍。警察见我也听不懂,我也不知道咋解释。在那个黑暗的夜晚留下人生最大的阴影。好在出门多年人小胆大,再说身正不怕影子斜。好在老板娘的弟弟当天半夜从荷兰送货,顺便带点蔬菜来看她姐。听说了此事,就对她姐说,人家才来几天怎么会偷你钱,你先喊警察把他释放出来。于是我在国外度过了一个特别漫长幽暗的夜晚,出来后就把老板娘骂一顿。

  她也诚恳地不停给我道歉,说住在一家里都是怀疑对象,在此向我道歉。他弟弟也打圆场。我心想还要在这里工作四年呢,就忍下来了。后来听说是她老公拿了,我心中酸楚而憋屈,又无奈。或许人生有此一劫,天下有没有不被冤枉的地方呢?

  接着工作了一个月以后,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当地积雪可以淹没到小腿上。我打电话回老家,听说妈妈失踪了。当时一急眼泪不争气地掉下来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风欺霜砍白发生”。久久无语,低喃地问怎么回事呢?二哥说爸和妈上街去卖菜,卖完菜爸说吃碗饺子,填一下肚皮才回去。因为我家离乡镇走路要半小时路程。回去是上坡路。我妈听了,说这么近,我先回去了,等你一个人在这儿吃。我爸是比较想得开的人。但是妈不一样非常节省,平时我和三哥寄回家的钱都舍不得用,除了吃酒赶礼,买肥料,日常用品,基本能不用就不用。我早年买的一件衣服,2007年8月底回了老家一趟,见她都还在穿。还有两个小补丁。我见了都心酸,母亲却说这是幺儿买的,邻居都说好看,有孝心,舍不得丢。估计也是一种幸福与牵挂,睹物思人吧!最伟大不过母爱。

  就这样我爸吃完饺子出来,没有看到我母亲,以为她先回去了,回到家一看,糟了没人。大白天的人去哪里了?我爸也着急了,就打电话给二哥,与大哥说妈不见了。我二哥请左邻右舍地帮忙找,找一个晚上也没有找到人。第二天,我说报警,还有请邻居帮忙,人工费我来出,老三也出一部分。就这样找了二十多天,依然没有找到。警察还带了警犬也没有找到。奇怪人去哪里了呢?有人说掉河里去了,有人说掉山沟去了。还有我们爷爷那辈大房的一哥哥去给别人看地基,他是祖传下来的风水先生,说在四报河的渡口碰到过。还打过招呼。说二婶这么晚了,您去哪里?我母亲说回家呢。哥哥说您回家咋个跑到施报河来了,要不我送您回去。母亲说没得事,我晓得路,你各人去忙,勉得耽搁你去挣钱。罗珍哥说婶婶您得要快点,天要黑了,我母亲说晓得,晓得。这样却错过了回家的路。母亲却永远地留在方家沟的山坡上。

  我二哥与大哥跑了一个月到码头,湖北地界也没有找到人,脚也跑肿了。也许是有心灵感应,我老梦见母亲说她在施报河那边山坡的草丛里。我给哥他们说,可能在那边。他们两兄弟都说带了几十人在草丛里翻了个遍,哪里有人。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方家沟砍柴的人发现,说有一个人穿的花衣服,还有背兜在山坡上。我哥他们立马赶过去,却也是一堆白骨,只能凭衣服、头发上的发饰及鞋子来判断。几经确认,确实是我母亲,就这样喊人帮忙,做仪式接回来安葬在老家屋旁边。

  这给我留下一个永远的痛和遗憾。

  母亲为人勤俭,善良,与世无争。与邻里乡亲几十年都没有吵过嘴。那几年穷得自己都不够吃,遇到河南来要饭,要粮的,她都要给他们一升子,没有细粮,粗粮都要给一升子。左邻右舍的小孩,大人发烧,她也给人家烧灯火,或者打火罐,或者用酒揉脚心。基本上左邻右舍的小毛病都是她看,因为她学过几天药婆婆。

  一九八一年下放到户,遇到干旱,就要放水库的水灌秧田。队里的人争先恐后,生怕晚了没水放,她说等别人先放,一下也干不死。何况过几天说不定要下雨,她硬是让别人放完了,有机会才放。我爸有时不同意偷偷地去找人先放,因为要出钱,他就欠起。因为钱是妈在管,其实那时候也没几个钱。就是这样一个母亲却不清不楚地去了天堂。佛说种善因结善果,我想说种善就一定有善果?这是我心灵的一道永远的伤疤与痛。或许时也命也,但却是我永远也迈不过去的一道坎。愿天下所有伟大美丽而善良的母亲结善因结善果,抚慰我心灵的伤痛。

【审核人:雨祺】

《向文珍:2007年的寒冬》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向文珍 寒冬
评论(4人参与,1条评论) 阿一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5 09:51
    美文苑
    的确是一个严酷的寒冬,冻结的心情通过文字的出口解冻。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