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胡天喜:那一抹邮绿
作者:林小宁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233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0篇,  月稿:16篇

  我对墨绿的热爱是因为一位女邮政投递员引起的。

  那时候,农村没有电话,与外界的联系全靠写信,而传递信件的是邮递员。

  有一年春节前的十几天,全家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三哥的来信,因为三哥大学毕业后被分到一个山区当中学老师,虽然每次来信都说一切很好,不用挂念,但父母还是不放心,迫切想见儿子一面。时值春节来临,父亲去信让三哥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过年。但到底三哥咋想的,由于没收到回信,不得而知,这可把我们急坏了。

  负责我们附近几个村子信件投递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看样子,她应该还不到20岁吧,弱瘦的身材,个子也不是太高,穿一身墨绿的邮政标志服,头上戴一顶大檐帽。虽然长相一般,但那白嫩的脸庞在大檐帽的映衬下显得那么漂亮。每天11点左右她都会准时出现在我们村里。每当这时,我就会跑到她的必行之地,等待她的到来。希望能收到哥哥的来信。

  捣蛋的天气很不帮忙,夜里下起了鹅毛大雪,第二天整个大地白茫茫一片,刺骨的寒风呼呼地叫,路上没有行人。我想,今天她不会来了,一个小姑娘怎能受得了这么大的风雪?但是我判断错了,快吃中午饭时,清脆的自行车铃声又在村上响起。我赶忙冲出院子,来到姑娘面前,只见她身上,大檐帽上,自行车的后搭兜上全都落满了白雪,白嫩的脸颊被冷风吹得红扑扑的,脚上又笨又重的大头军用皮鞋沾满了雪坨,自行车的两个轮子也被泥雪紧紧地包裹着,根本无法骑行。我既心疼她,又为她的到来感到个高兴,关心地问:“你怎么不把雨衣穿到身上,而放到搭兜上了?”她笑了,口中吐着热气说:“搭兜里可都是信件和报纸啊,淋湿了咋办?”我无言,想不到她脑子里想的都是邮件,却往忘了她自己。

  她从贴身的皮夹中取出一封信,高兴地说:“你盼望的信终于来了。”

  我接过信件,看到了那熟悉的笔迹,正是三哥的来信,心中别提有多高兴了。想转身就走,赶快向父母报告喜讯,但看看姑娘身边满是冰雪的自行车,我又站住了,不放心地问:“雪这么厚,这车子你咋骑?”

  “只有推着走了!”她说,话语中并没有埋怨的意思。

  “俺村的信件、报纸就交给我吧,保证替你送到。这样你可以节省点时间,早点回去。”我说。

  她先是一愣,继而铜铃般咯咯地笑了,说:“这是我的工作,交给你,我不就失职了?”

  我从心里表示敬佩,敬佩姑娘的吃苦、耐劳,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是他们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风里来,雨里去,为千家万户传递信息,为人们送来精神食粮。从那时起,我对邮政这个行业充满了敬意。

  车子没法骑,姑娘只有半推半扛着车走,看着她吃力地挪动着脚步,我眼里瞬间涌出一层水雾,不,那是眼泪。我暗想,将来我也要当一名邮递员,像她一样为人民传递邮件、报刊。

  愿望成真,后来,我参加工作真的到了邮政局,但不是当邮递员,而是当了一名报务员。后来又从县局调到市局,当上了中层领导。尽管工作几度变动,职务几经调整,但是,当年那个小姑娘在雪中送信的画面却永远定格在了我的脑海中,那一抹墨绿始终在我眼前闪现。

【审核人:凌木千雪】

《胡天喜:那一抹邮绿》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那一抹绿 胡天喜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林小宁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