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马进:走在阳康大道上
作者:陈夏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380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0篇,  月稿:34篇

  “再有十多天女儿就考研,这几天务必要作好防护,千万不能把疫情带回!”上班离家时,妻子千叮万嘱。

  优化疫情防控新十条实施后,外省、外市县的读书、打工者相继返乡,各级督导验收组前后到达,红白喜事四方亲朋聚集,县城及各乡村出现的“小阳人”不断。兄长、母亲、大姨姐、弟弟、姐姐等近亲先后感染,同事间有数人出现了疑似症状。

  年终岁尾,党建方面要求报送的信息很多,我作好防护,顶着寒风骑电动车赶往去报送。百十人的机关,实行轮岗工作后,呆在办公室上班的人寥寥无几。一部分人“染阳”居家隔离,另一部分人“躲阳”未上。

  副局长在办公楼门前迎接住我,略显无奈地说,县委组织部驻村办年末考核,围绕考核事项我们逐项完善一下档案资料吧。这不是我分内之事,想到办公室主任疑似阳居家,我应允。会议记录、调研报告、工作总结、自评总结等,忙碌了一大整天,只是补了过半。次日陪着领导逐户慰问驻村干部家属,留影像,到组织部报送资料,整整忙碌了一大天。

  周六到单位加班,坐在办公桌前,身上突发几十秒发抖,我大惊,莫非“中枪”啦?拥有近20年党龄的我,相信党和国家对疫情防控作出调整的科学性和必要性。点燃了一支香烟,平缓了一下情绪,抓紧时间伏案忙碌。

  12月18日,阿根廷与法国争夺世界杯冠军的日子,凌晨看满了全场比赛。中午贪睡时,被阳了5天稍好转的同学视频铃声振醒。接通聊了几分钟,她沙哑地与我诉说这几天发高烧、浑身乏力、嗓子疼、间断咳嗽的经历后,看到视频中的我,面色通红,急切地冲我说,你也测一下体温吧!

  摸了摸额头,有些发烫。我放下手机,匆忙拿出体温计测量,高烧38.9度。忙不失迭地作抗原检测,3分钟时间,抗原检测卡上显出了一杠鲜红、一杠暗红。

  阳了,我阳了!

  妻子急忙联系住在小区北院的外甥。他在县市民中心上报,前一日阳了,独自居家隔离。联系妥后,给我准备好行李、衣物以及提前买回的药物,我带上赶往外甥家。两个“阳人”,谁也不怕谁,共度“扛阳节”!

  晚上18:30,拎着家当到了外甥家。那日天气尚好,气温不是很低,走不足500米的路,我屡打寒战,瑟瑟发抖。到家后急忙打开药包,喝了4粒连花清瘟胶囊,吞了2粒布洛芬。同病相怜、在大学学中医的外甥帮我冲了一大杯金银花、菊花、薄荷、陈皮、山楂水,喝完后含了西瓜霜润喉片。20:30,高烧减退一些,给前一两日接触过的三位同事、朋友去电话,告诉他们我中招了,让他们作好防护。妻子打电话告我,将女儿“禁闭”在卧室,她擦拭家具地面、在房间各处消毒,清洗我最近用过的物品,一直忙碌到22:00。

  22:30,躺下休息。基本上间隔1个小时醒1次,抓起头侧手机,看一下时间,又迷迷糊糊地睡去。15年前,因激素药物使用,我身患股骨头、肱骨头坏死。诊治期间,误过了稍纵即逝的提拔机会。经历了几次起落,我心如死水,极少再泛波澜。感染新冠,内心没有多少惧怕,只是担忧传染给妻女,影响女儿考研发挥。

  19日大早,妻子打来电话,刚浏览了网上信息,喝布洛芬与连花清瘟胶囊要分开时间段,说她与女儿没有表现出异常。我紧张的心绪略得舒缓,心中默念千万别传染给妻女。晚上,测体温降至38度。外甥将雪花梨顶部切盖,把梨柄及核掏出,空处放上冰糖盖上,蒸半小时取出,晾冷后连梨带汤水吞食喝完。分开时间段,再喝布洛芬和连花清瘟胶囊,间断地喝浸泡的中药水,含润喉片。夜晚持续前一日的轨迹,间断迷糊、间断入睡。夜间,捂在被窝里,汗水将内衣浸透,被罩、褥单都被浸湿。

  20日中午,再测体温37.5度,进入低烧行列。上午2位同事打来电话,一人说他业已阳康;一人说他也在抗阳。持续用药,精神稍许好转。妻女依然未表现出症状,悬吊的心跌入底间。下午,与临县、市里、外市的三四名同学聊天,获悉他们与我一样,或高烧、或疼痛地走在阳途。

  21日,天是阴的,我还是阳的。凌晨,浑身关节涌现了从未有的疼痛;股骨头、肱骨头、腰椎表现尤剧。外甥前我一日阳,也是浑身疼痛、乏力。天刚亮,疼痛持续加剧。迷糊之际,老母亲打来电话。

  “二小(我的乳名),妈前几天重感冒好了,半夜里梦见了你,愁眉苦脸的,是不是也得了重感冒?”

  去年父亲刚离世,母亲与兄长住在老家。我未阳之前,知道他们中招了,每日早晚打2次电话询问。我阳后,怕她担心未告。强忍着疼痛,我轻描淡写说自己,草草聊了几句。

  母子连心,无论身在何地,母亲总是彷徨游子心有灵犀的家园。

  22日,起床后,浑身有了从未有过的清爽。鸳鸯河畔编辑赵芳转发朋友圈,说她未打疫苗阳了一天变好了。我与她、诗人毕俊厚在她朋友圈留言处,就网上流传打北京科兴疫苗索赔一事相互打趣。

  23日,妻子陪同女儿自驾车到市里,参加研究生考试。母女俩戴了2只口罩,捂着面罩,到了提前预定的考点附近旅社。进出房间,妻子喷洒酒精消毒。怕孩子感染疫情,妻子“裹”得严严实实,到附近快餐店买回。

  女儿未阳,走进考场。我甚感欣慰。

  这日,我病症出现了反复。浑身关节、肌肉痛而且乏力,挪步也显得困难。为不影响女儿考试,电话中我避重就轻。再喝布洛芬,减缓疼痛;强饮冲泡的中药水。大概是每日喝五六杯中药泡水、吞食冰糖雪花梨的因素,喉咙处有痰,嗓道发痒不利索,基本上没有咳嗽。

  24日,白天肌肉、关节酸疼稍减,喝布洛芬后基本可控。与外地的几位同学聊天,交流彼此“扛阳”经验。晚上,7天满了的外甥,抗原测试转阴;我测也转阴。一下子感觉头顶的阴霾顿然消失,引入了无数的灿烂。

  “爸爸阳康了,你放心吧!”。25日晚上,与女儿通话。

  “今年数学题难,我考砸了,有七八道选择题都是懵的。”女儿情绪不高,支支吾吾。

  “爸爸阳了,我们全家人都能从容面对。现在,我走在了阳康的大道上,迈过了坎坷。相信,你定会调整好心态,滑倒了擦破腿皮,能迅速起身奋勇直追。明天还有两门……”

  阳康大道上,我会步履从容,期待严冬过后的转角处,迎接春暖花开。

【审核人:雨祺】

《马进:走在阳康大道上》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羊了个羊 阳康大道 疫情 马进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