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老敏:我家经历的阳与康
作者:陈夏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3371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0篇,  月稿:34篇

  关于疫情,我曾经写过不少的文字,曾经决定再也不做任何记录了,但是国家疫情防控政策的突然的放开,让人们措手不及,无论是有备无患还是哀鸿遍野,自己亲身经历的,才是最真实的,于是,再做一次关于疫情的记录。

  本以为这次疫情和前些年非典防控的结局会一样或者相似,坚守了三年,一定会轻松漂亮的结束,但是,美好的愿望随着政策的调整却化为了泡影,几乎人人都要经历一场煎熬与磨难。更让人预想不到的和最为罕见的是药店出现抢购退烧药和感冒药,大街上也是路断人稀。微信群里更是调侃:“以前是有病了才买药治病,现在是买药等病。”

  疫情蔓延已经三年了,我曾经参与过疫情防控,也曾经被集中隔离过、居家隔离过。更多的则是小区被封控。做过无数次的核酸,也做过抗原检测。其中的紧迫、焦虑、担忧、恐慌甚至胆怯,都或多或少的经历了。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疫情蔓延,在我们家里,最让人担心的是儿媳妇和孙女。儿媳妇由于怀孕和其他原因一直未接种疫苗,孙女不满一岁也不能接种疫苗,所以最担心的就是她俩的安全。可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越是担心的事,越容易发生。

  2022年12月14日下午,儿媳妇就说她嗓子疼,估计是感冒了,开始吃润喉片之类的药。当天晚上就开始发烧,并且呕吐。第二天早上开始使用退烧药和止吐药。但一天都在发烧,时不时出现呕吐,并且还有腹泻症状。12月15日下午孙女就开始发烧。哭闹,体温38.9度。使用布洛芬悬浮液。晚上使用抗原自我测试,儿媳妇果然阳性,两条杠。估计娃也阳了。

  就这样,娃哭闹折腾一晚上。高烧不退,最高温度39.8度。间隔六小时,再次服用布洛芬悬浮液,外用降温贴物理降温。

  疫情在家庭内部蔓延

  除过孙女感染,12月16日,爱人也开始发烧了。估计是阳了。她高烧不退。服药效果不佳。好在儿媳妇已经不发烧了,但是声音沙哑。孙女体温却不停反复,也不好好吃奶。

  第四天,也就是12月17日,爱人再次发烧。测量体温38.7。吃药(布洛芬缓释胶囊)+物理降温后,体温有所下降。白天娃表现不错,就是吃奶有些差。下午一口气睡了两个小时零四十五分钟。如果不惊动,估计可以睡三个小时。就是放不下,抱着睡,太累人。

  12月17日下午我也感觉咽喉有些不舒服,老是想咳嗽。饭后测体温也不高,37.5度。但是临睡前体温已经到了37.8度了,头感觉有些木,腿酸困。

  晚饭前儿子体温已经快38度了。至此,全家沦陷。整个晚上,我虽然体温没有超过38度,但是全身不舒服,喉咙有痰,脑子却格外清醒,一夜无眠。

  熬到天亮,体温也没有超过38度,只喝了一袋板蓝根颗粒。儿子说他半夜发烧到39度,喝了布洛芬,出了一身汗,已经不烧了。我却异常难受,头晕恶心。体温也没有变化,但是实在太难受了,虽然体温不是很高,午饭后还是喝了一粒布洛芬,很快就出汗了。睡了一觉,大约两个小时,体温基本恢复正常,感觉好多了。

  12月19日,嗓子疼,有痰,想咳嗽,早上五点多测量体温38.5。虽然体温比上次高,但是全身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七点多再吃了一粒布洛芬。显著特点就是流鼻涕,喉咙有痰。吃午饭的时候,儿子再次发烧,体温37.9℃。我一天都感觉喉咙有痰难受,打喷嚏,不停地流鼻涕,偶尔咳嗽。感冒的症状特别明显。娃也不乖,老是哼哼唧唧。下午儿子烧才退。当天晚上开始,喉咙异常难受,就像嗓子里面塞了许多柴草一样。睡不着,即使勉强睡着了,也是不停地做梦,做梦也是喉咙难受。

  12月20日,泡了一些柠檬水慢慢抿着,嗓子才稍微有些改善。担心有其他炎症,还是忍不住服用了两粒阿莫西林。不过肌肉疼痛不是很厉害,只是觉得腿疼,具体说不清那里疼,几乎全身都抽得疼。

  微信朋友圈不停有人发治疗办法和注意事项,好像人人都成了医生。不过有个情况也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好像这几天服用板蓝根颗粒不对劲。这个药是针对风热症候的感冒,据说新冠是风寒症候,只能停用板蓝根颗粒。但是针对不停流鼻涕和咳嗽,又加服了康泰克和咳特灵。

  12月21日,除了嗓子疼流鼻涕外,又新增了一个症状,那就是味觉好像消失了。吃饭的时候感觉不到味道,只是在舌根处能感觉到一点淡淡的味道。好像舌头被麻醉了一样。中午不停流鼻涕,觉得前几天内服的康泰克效果不佳,换成了氯雷他定片,可似乎没有啥变化。弃用板蓝根颗粒后,改用三黄片。似乎有些作用,但是不明显。晚饭时,爱人体温又出现异常,37.6,又开始低烧了,咳嗽有些严重。让她服用布洛芬+咳特灵。我继续服用三黄片+阿莫西林+咳特灵,喷西瓜霜。临睡时自我感觉嗓子比昨天晚上能稍微轻一些。

  12月22日,情况不错,爱人不烧了,我的喉咙虽然难受,但是不像前天那么疼了。流鼻涕没有变化,陆续咳嗽。娃也表现不错,主动玩耍。儿子儿媳恢复比较好,儿子今天上班去了,儿媳妇也已经居家办公了几天了。

  中午阳光灿烂,把娃推出去转了一圈。不过出去有些晚,阳光很快就过去了,也没敢久待。只是回来路上没有阳光,有些冷。外出晒太阳的人不多,估计都是阳过的。本来没留意,旁边一个人打电话,声音很大,询问另外一个人的情况,好像要分享药品,说他还有几粒退烧药,问对方要不要。有几个老太太也在晒晒暖暖。大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平时干净的路面上铺满落叶,看样子已经好几天没有打扫了,让人觉得甚是寂寥。这样的情景估计只有在西方人口稀少的国家常见吧。

  晚上爱人又发烧了,38.3度。布洛芬+咳特灵+阿莫西林(特意加的)效果比较好,温度很快恢复正常,但是咳嗽严重。我的咳嗽更是严重,咳嗽一声接着一声,非常难受。

  12月23日下午,在儿子的提醒下才发觉嗅觉有问题了,最起码闻不见臭味了。特别是昨天,按照经验,孩子拉了便便,很快就能闻见,可是昨天,一直没有闻见臭味,导致没有及时更换尿不湿觉,孩子皮肤红肿,哭闹不停。所以,也得出教训,不能只靠嗅觉,得扒开纸尿裤直接看才准确无误,这样孩子才不受罪。

  关于疫情的几点感慨

  如今,阳过已经快二十天了,但是,咳嗽之声此起彼伏,特别是晚上前半夜更甚。用药似乎没有作用,但是还得用。只是味觉嗅觉已经基本恢复了。人说,这次得病实际上就是熬疫情,熬过去了就好了。有人说,这次疫情虽然可恶,到比较人性化,许多家里都会剩下一个人不感染或者迟感染,以便照顾家人,我也觉是这样,我家五口人,虽然病程长短不一,但基本上都是陆续发病,真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是同时发病,那真的就没有人管娃了。因为发烧疼痛的时候,躺在床上真的就像快要死一样,浑身难受不说,真的不想动弹。

  这次疫情,传染性真的太强了,几乎无人幸免。我周围的朋友,我的亲戚邻居几乎全部沦陷。病程长短不一,感觉各异,有的全身疼有的只是腿疼腰疼,有的是头疼肚子疼。体温高低也是参差不齐。体温最高达到四十一度。最低的也是三十八度。用药也是形形色色,但主要是退烧止疼药和止咳嗽的药。也许我经历过刻骨铭心的疼痛,所以,感觉疼痛还不是特别严重。第一次是急性阑尾炎发着,疼的大汗淋漓,还恶心呕吐。连夜晚做了手术,第二天医生就让下床走动,担心肠粘连。那才叫着疼呢。第二次经历疼痛是哪年在唐都医院头部术后做&刀手术,用三个自攻丝把治疗器固定在头骨上,虽然三处头皮分别皮下注射了麻醉剂,但是,螺丝硬上到头骨上的确不好受。疼得满头大汗,还得硬扛着,我想,关公刮骨疗毒也不过如此吧。我也经历过几个月的咳嗽,所以也觉得不是很特别。但是亲戚朋友们就不一样了,有的疼痛难忍,有的咳嗽得揪心,有的居然烧了五天,等等不一而足。但是,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病程漫长,先发烧,再疼痛,流鼻涕,最后就是漫长的咳嗽。

  我觉得,这次疾病侵害的就是人脆弱的地方,以前咽喉有炎症的,这次咽喉反应就重一些。有的人腰有隐疾,腰疼就明显一些。这次疫情就是走流程和扛时间,发烧,疼痛(特别是嗓子疼)流鼻涕,咳嗽,和味觉丢失,好像一个都不落下。时间扛完了,程序走完了,就好了。

  当然,无论如何,人们都是受了煎熬和伤痛的。偶然有几个人没有被感染,也是担惊受怕,不敢出门,不敢社交。不过,我觉得,早阳早好,不然,躲避总不是个办法。最起码同型病毒株型是不会再感染的。迟早都是阳还不如早阳,早阳早解脱,早阳早自由。

  如今,估计大部分人都已经阳康了,因为最近城区又开始堵车了,早高峰晚高峰的车辆慢如蜗牛,比正常放开前堵的更严重。(估计很快又会限号了。)我想,一个经历劫难的大中华,迅速会满血复活再次迸发出勃勃生机。

【审核人:雨祺】

《老敏:我家经历的阳与康》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羊了个羊 老敏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