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戴禄申:岁末,氤氲在年的斑斓里
作者:左下方的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079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76篇,  月稿:76篇

  走在岁末光影里,阳光正好,大地嫣然。偶尔传来的炮竹声昭示“年”的临近,也让我尚未整理好的心情泛起涟漪的曙光……

  年,好亲切的字眼,好温馨的词儿,要有多久的隔膜才感陌生,陌生到我不知所措,却始终难以回到我心里的“年”。

  于是,“梦”便是我慰藉心灵的隐蔽窗口。我在梦里徘徊,也在梦里仰望;在梦里嘻笑,也在梦里狂欢。我有多么渴望我的梦不是“梦”,我有多么希望梦里的一切醒来依然如故。可那是多么奢侈的事情!

  然而,打小积淀内心深处的“年味”情结此刻已敲开了一个小小的口,让我透过她纯美的印记寻觅到那种少有的兴奋,一一“年”来了,我已在“年”的氛围中感受到那份久违的斑斓。于是,我便在这种氛围中努力把盏好她的兴奋点,慰藉自己失却的过往和与旧年一起湮没的久长的“年味”,来一起享受此刻年的“味道”。

  曾经,立冬过后偶尔吹过的凉风让我感叹时序迅疾之余总怀有一份窃喜一一那是隐蔽心里的“冬快了,年近了”的序曲外化表现,这里有冬的萧索与静寂之渴望,有滚雪球搭雪人欢闹场景的企盼,有漫天雪花飞舞所寄与的儿时稀奇古怪的想见与调皮。更有冬尽之余“年“的期待,一一那是多么喜庆和美妙的期待啊!……

  幽寂的天幕下,冬走向了深邃。沃野寂然,寥廓至极。那是冬的尾声,“年”的前奏与孕育。我想起了鲁迅笔下《故乡》旧年的场景,想起小时父母跟前“年”时的兴奋与欢闹,想起了后来与“年”渐行渐远的落漠与悲凉。我曾站在“年”的十字路口,悲寂的四顾天幕的垂下。没有“年”的方位,我是一个没有依托的“野孩子”。“年”将我推向巨浪,锤炼意志品质,又将我拉回有“年”的故乡,倾诉哀肠,让积淀已久的情怀得以释放,心灵也得到一次次的沉淀和重塑。我想,这也是“年”的意义和历久弥新永难释怀的情结吧。

  相较于旷野的幽寂,村巷的忙碌与集镇的繁华总能让人兴奋与回味。那全家动员的打扫场院、整理房舍,那杀猪宰羊的尖叫与欢闹,那集市的叫卖声与购货拥挤的人流,都让你感受“年”的逼近和紧迫。这时,一切事都与年有关,所有人都为年而忙(哪怕小孩儿也在忙着年时的游戏)。年,寄予华夏民族多少情多少爱、多少盼多少愿啊!

  徜徉在时光隧道里,耳畔不时传来阵阵鞭炮声。遥望远方天际线,一种久违的“冬尽”年前的记忆浮于眼前,与此情此景重叠着、激荡着。让我在这种激荡中感受氤氲的“年味”,而我又有多么幸运地享受到这一刻故乡的“年味”啊。

  沐浴在“年”的氛围里,感受的是眼前山水的亲切,人员的友善,向好的村居和醉美的湖区沿岸风情。此情此景,我已沉醉,在这氤氲的“年味”里沉醉……

  2023年元月20日作于故乡

【审核人:雨祺】

《戴禄申:岁末,氤氲在年的》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左下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