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感悟
晨行
作者:张平 时间:2022-01-21
浏览:0次  字数:4172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92 篇,  月稿:0 篇

  三十多年前的那个深冬,在晓月的光照里,我陪着母亲,一起赶渡。母亲挑了两筐货物在后,我空手走在前,我们要去江南的荻港街卖货。

  我们起得早,月亮还亮堂堂挂在天空,仿佛慈爱的长辈,特为我们举灯照路。

  阿晴冷不冷?母亲叫我乳名,似乎没话找话来问。

  刚出家门时,我是觉得到处凉浸浸的。可是路上一跑,身上已经热起来,紧紧扎在脖颈处的围巾已觉累赘,只有脸颊摸着依然像冰棒。想着弟弟此刻还在温暖柔和的被窝里,我的心上掠过一丝委屈,可是内心又为自己亲眼见到冬日凌晨月色霜天的奇景而惊喜——我从来不知江堤两边的田野村庄,如此莹洁迷蒙、如此广大沉静。

  阿晴长大了想干什么?母亲边走边问,大约以为我寂寞。

  我心里想,长大是一件多么遥远的事啊。要走多少路,要这样数多少回月亮出山和落山,才会成为大人?

  我们下了大江堤,要穿过一片辽阔沙地,才能到达贴着渡口的那道小江堤。

  冬夜的沙地,空旷幽静,缓缓起伏的沙坡上,能看见冬小麦一畦畦的黛色影子在淡淡的月色里,像流水走过的脚印。低处有窄窄的水渠,清瘦单薄的水渠,幽幽地泛着波光。开阔的沙地之上,只有我们的脚步声。我们的脚步声,像一粒一粒的豆子,走一步,种一粒。我心里欢快,这熟悉的白沙之下,累累装满了我们的足音。

  有时,远远看见一坨黑影一动不动,蹲在沙地边,走近了才知道那是一捆没有被农人收走的棉花或玉米的秸秆。这么好的月色,这样光明宁静的世界,大约不会有人舍得出来为贼为盗,来半路骇人的。月色把白日那些冷硬的黑瓦屋顶、灰色石桥、赭色柴禾和树木,都一一安抚得驯良寡语,照耀得温柔静谧。月色笼罩的江村原野,完整透明,落不进一粒邪心歹念。

  远远的一片疏林里,有一座座隆起的黑影,那是坟茔。我和母亲都看见了,也都知道。平时白日里去江边的外婆家,我们也会穿越这一片辽阔的没有人家的沙地,那时坟茔是神秘阴森的。可是,月光下的一座座坟茔,却也充满光明和宁静。先人和庄稼一样,都不会说话,都睡在月照之下的沙里,只是春天到时庄稼会发芽,而先人不会发芽。

  我记得有一个春天的晚上,我和母亲从外婆家回来,也经过这一片沙地。那时,沙地上的苎麻已经破土长出来,一片片叶子被晚风拂动,露出背面的白色来,像一课堂的书页翻动,煞是好看;那时,在蓬勃的春气里,母亲似乎被鼓舞激荡着,一路跟我碎碎说话,嘱我要听话,要上进,要勤快。我一路点头,觉得惟有读书,是人间最好的业。

  过了这一片沙地,就到了一座村庄。村头有个土地庙,好矮小的庙宇,简直跟我家的灶台差不多大小和高矮。每次去外婆家,我都会经过这个土地庙,常常我会停一停,看看土地菩萨的模样儿。有时路过,就着人家燃过还未熄灭的几根香,也会去拜一拜,求土地菩萨保佑我考试能得高分,最好还拿个奖状。期末考试,果然拿了奖状,不回家,从学校出发径直去外婆家,路过土地庙,觉得土地菩萨像语文老师一样慈爱,真的会赏我奖状。

  这个冬天,母亲满身月光挑着货物,我在前面引路,像观音脚下的童子。我们路过土地庙,我好奇看一眼,月光下的土地庙依旧矮小,薄得如一面屏风,土地菩萨朝南而坐,此刻他的面容隐没模糊在背光的阴暗里。我想,土地菩萨此刻一定没起床工作,不工作的他也一定寻常如我的父亲和叔伯。原来,菩萨也和我们一样,都是平头百姓,不过是各司其职。我觉得,我和菩萨是平等的了。

  我们匆匆走过土地庙,像走过一个邻居家的门口。

【审核人:雨祺】

《晨行》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美文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感悟

查看更多生活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