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趣事
后园
作者:荆棘鸟 时间:2022-07-31
浏览:105次  字数:3371  电脑原创
级别:文学大学士,  总稿:42 篇,  月稿:42 篇

  忆起少年的旧时光,就自然地想起老宅后的园子,绕过屋角,拽开一道栅栏门,就进入了土墙围成的园里。春天时,海棠、夹竹桃、茉莉、喇叭花、桃杏争奇斗艳热热闹闹抢了满园的风头,后园于是就成了个花园,夏秋两季,萝卜、葱蒜、扁豆又蓊蓊郁郁一片,后园转身又成了菜园。而冬天,天寒地冻,寒风呼啸,园子一派萧瑟,人眼里它又成了一个少有人踏入的荒园。

  虽然仅一墙之隔,但后园的生机盎然与老宅的破败沉郁俨然是两个世界,所营造的快乐与愁绪的氛围只在数步之遥。于是这小半亩的园子,那时就成为我逃避苦闷现实、摆脱压抑生活的“桃园”。春天攀树折柳,夏季捉蛐蛐逮蜻蜓,秋季赏菊,冬天雪后下夹子捕麻雀,偶尔还有蛇啊,蛙啊,刺猬之类的小动物光顾。最有趣的当属鼹鼠,我们那里俗称“地里扒子”,这贼东西,比家鼠略大一些,又胆小又狡猾,总在夜里行动,它们是天生的“挖土专家”,一夜之间就可以将菜园花圃拱得东倒西歪,清晨会看到它们留下的“作案现场”——串串爪印和一堆堆拱起的土包,以及啃咬过的菜梗,在惊讶于它们高效率的翻土功夫之余,我却从未想过要如何惩罚这闹事的“罪犯”,反倒想象着它肥嘟嘟的大摇大摆在夜间四处游荡的样子,星月下闪着油光的皮毛,一边大口朵颐着免费的美食,一边又要小心提防诡异的夜枭。总之,这里从来不缺少欢乐!

  外人眼里,后园普通而简陋,泥土垒成的边墙凹凸起伏,任由一些藤蔓样的植物盘绕,靠墙比齐直立的白杨上,整个夏天都闹着蝉的噪鸣,如果赶上下雨,那里更是低洼泥泞,荒野得似乎看不出半点美感。仲夏的傍晚,偶尔家里来了客,因老宅潮闷,父亲总是搬了藤椅木凳到前院的梧桐树下,泡几杯茶,点上几袋烟陪着说话,却无人晓得后园的我正一个人独自享受着别样的风景,大颗的向日葵金灿灿的展露着饱满的果实,菜地边角随意栽下的茉莉花这一丛,那一片孤独地开着,并没有因为无人欣赏而落寞,为防鸡鸭而搭建的木围栏生出绿油油的苔藓和层层的木耳。夕阳余晖慢慢踱进来,轻轻洒下柔光,墙外的老槐伸出开满嫩白小花的枝干,探进了一片树荫,并悠悠地散发着的淡淡暗香。夜色朦胧的时候,点点的萤火虫开始在花草间跳舞,像梦幻的小巧的精灵,轻盈而曼妙。

  萧杀的冬季来了,漫长而阴郁的长冬似乎总也看不到头,园子只剩下衰草落叶,冻土湮灭了往日的生机。然而有雪的日子这里仍能创造快乐,雪还没来得及化就被严寒冻成冰板一样,于是找块合用的木板,两边平行钉上粗铁丝,捅煤炉的火捅子被拿来赋予了新功能,直接用来做冰锥,一个简单实用的自制冰车就这样诞生了,坐上去用力一滑,心情像荡开的湖水般畅快起来,对阴沉的寒冬的怨愤一扫而光了。

  在我十六七岁的时候,老宅拆了,像所有新旧更替的事物一样,后园带着那段旧时代的烙印,也随之无可奈何的成了尘封往事。

【审核人:凌木千雪】

《后园》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后园
评论(105人参与,0条评论) 荆棘鸟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生活趣事

    查看更多生活趣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