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摘抄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覆灭记
作者:天佑 时间:2022-01-15
浏览:0次  字数:780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48 篇,  月稿:25 篇

  在电影《长津湖》中有这样的画面:被包围的美军士兵与志愿军士兵肉搏战时,居然无所畏惧。这种情节增加了不少观赏性、趣味性。其实,真正敢和志愿军面对面展开肉搏战的美军是极少数。

  据美方资料记载:“当志愿军打到他们跟前时,美军陆战队数百名最精锐的特遣队员,完全丧失抵抗意志,放下武器投降。”

  ——题记

  1950年11月27日,鹅毛大雪从天而降,西北风呼啸卷起漫天雪花,让人睁不开眼。

  在白雪皑皑的长津湖,一场炼狱般的恶战即将打响。

  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一声令下,第20军、27军约10万大军对长津湖地区的美海军陆战第1师和美步兵第7师发起猛烈进攻。

  整个平整的雪地突然间好像活了一样,周围全是志愿军。有的美军躲在帐篷里烤着暖炉一命归天,有的钻进鸭绒睡袋里没有爬出来就魂归故里。

  美军士兵回忆说:“当时害怕得连头发都竖了起来。”

  经过一夜激战,志愿军将美军陆战第1师和步兵第7师分割包围长津湖东面的新兴里、南面的下碣隅里和西面的柳潭里等地。美军相互联系切断,首尾不能照应。

  战斗打得异常惨烈,志愿军士兵的枪栓被冻住了,打不响,当拿着手榴弹攻击时,手也冻僵了,拧不开盖,拉环也抠不出来,只能用舌头舔,而铁环一沾到舌头立马被粘住,一扯就是一层皮。

  志愿军近距离的肉搏使美军的远程武器无用武之地,美军士兵吓破了胆,有人跪在地上缴械投降,有人不听长官的指挥,自行逃跑。

  据战后美军回忆:“刺耳的军号声突然响起,霎时间满天的信号弹升空,伴随着四面八方传来的‘沙沙’声(志愿军战士的胶鞋踩在雪地里的声音),无数披着白布的战士向自己冲来。”

  美军第10军军长阿尔蒙德把志愿军描述得更可怕,他说:“这是一支让人不可想象的部队,一个个都快速的如‘猴子’,无论山顶还是树木,他们转眼间就实现。每次打仗,有一个最快的兵跑到山顶吹军号,军号响过后,漫山遍野的中国军人就冒出来,迅速向美军发起攻击。而且他们跑得太快,比田径运动员速度还要快,美军跑到哪,他们追到哪,死追不放,很多美军没跑掉,被俘虏,有的跳崖。”

  11月28日,各处被分割包围的美军试图突破志愿军的包围圈,但都没有成功,像惊弓之鸟,恐惧地活着。

  美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觉得自己可能要葬身在这片不毛之地了,他给阿尔蒙德打电话,说:“陆军一师现在所面对的志愿军,绝不是普通的农民军,而是人数众多的、有组织的中国正规精锐部队。”

  美陆战第1师师长史密斯下达命令:立即组成一次特遣队,向北杀出一条直通下碣隅里的血路,从而开辟一条后勤补给线,增援下碣隅里被围困的守军。

  这支922人组成的特遣队,由英军指挥官道格拉斯•德赖斯代尔中校指挥,并以他的名字命名“德赖斯代尔特遣队”。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由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突击队、美第7师31步兵团B连、美陆战第1团3营G连组成,M26坦克29辆,汽车141辆。

  29日上午,“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美军F4U战斗机和炮火的掩护下,从南向北朝志愿军第20军第60师、58师控制地区发起进攻。

  德赖斯代尔中校采取交替掩护的战术,把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1突击队和美陆战1团3营G连放在前面,两个作战单位交替占领前进中的山头掩护后面的部队前进。美第7师31步兵团B连作为后卫。17辆坦克在前方开道,中间是141辆汽车,最后是12辆坦克殿后。

  志愿军第60师师长陈挺下令180团在南、178团和179团在北,占领公路两侧高地,封锁古土里到下碣隅里公路的南半部分。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进入伏击区域后,立即遭到公路两边志愿军的猛烈射击。

  在天寒地冻中,志愿军的军号声、哨子声和志愿军的呐喊声此起彼伏,手榴弹、迫击炮弹像雨点般扔来。一些志愿军士兵扔完手榴弹后,又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志愿军第60师179团1营2连官兵付出巨大代价接近坦克后,发现手中的反坦克手雷和炸药包很难炸毁M26重型坦克。战士罗金山和徐忠启毅然在腰上绑了8颗反坦克手榴弹冲上公路,躺在美军坦克前面,让坦克从自己身上压过去再引爆。

  “轰轰”两声巨响,两位勇士的牺牲才炸伤了1辆M26,为了炸毁这辆先头坦克志愿军先后牺牲了29人,最后坦克还是带着伤逃走了。

  位于队首的美陆战坦克D连连长克拉克上尉一遇到志愿军开火就命令坦克停下来反击,造成后面的车队被死死堵住无法前进。

  志愿军官兵把阻击重点转向坦克后面的人员和车辆,很多车辆被击毁起火,“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陷入一片混乱,许多人被打死或受伤。

  “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志愿军冲击下做鸟兽之散,被分割成数截,部分被击毙或俘虏。

  随军美联社摄影记者诺埃尔和两名士兵自告奋勇去搬救兵,刚跑出不远,就成了志愿军的俘虏。

  志愿军第60师179团通信班长江瑞林回忆说:“美国兵成群结队一批批地前来投降,其中有一群美国兵将近20人,走过来时的动作像出操一样整齐,个个都紧缩着头,举起双手。”

  漆黑的夜晚,山谷里子弹呼啸。“德赖斯代尔特遣队”一边突围一边撤退,志愿军紧紧咬住不放,美军精良的武器装备丝毫没有压制住志愿军的进攻。

  德赖斯代尔中校中弹负伤,流血不止。特遣队开始人心慌张。一名英国皇家陆战队队员趴在死人堆里装死,被志愿军俘虏了,他曾在中国工作过,会讲中国话,知道中国的政策。志愿军让他向特遣队喊话,告诉他们放下武器,投降后按照战俘的待遇集中生活,战争结束后将会送他们回国。

  30日上午,走投无路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被困残部,在志愿军强大的军事政治攻势下,240人缴械投降。

  英皇家海军陆战队队员安德鲁•康德伦回忆说:“我和几十个战友被困在大路旁的沟渠里。中国人作战不要命,枪炮声加杂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不断有人负伤倒下,上司命令我和十一个士兵去求援。我们小心地向土古里前进,在绕过一片树林时,中国人围了上来,我和三个战友边打边跑,剩下的全做了中国人的俘虏。”

  激战中,德赖斯代尔中校最终带着大约300人冲出了“地狱之火谷地”,逃到了下碣隅里。

  志愿军战史称,“德赖斯代尔特遣队”除小部坦克突入下碣隅里之外,大部被歼。志愿军60师部队俘虏美英军237人,缴获与击毁坦克、装甲车、汽车74辆,各种火炮20余门。

  结语:昔日白雪皑皑的战场,无数英烈化作丰碑遥望着故乡,泪水冻在了年轻的脸庞;如今的长津湖,碧草连天,没有了当年炼狱般的模样,呈现一派祥和安宁的景象。

【审核人:凌木千雪】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德赖斯代尔 特遣队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文摘抄

查看更多美文摘抄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