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
风过人微晚(晚风微扬时)
作者:清竹汐影 时间:2022-05-19
浏览:7次  字数:4285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66 篇,  月稿:765 篇

  五月刚过去不久,雨水就忍不住从天上倒灌而下。[pfc]还记得晚风微拂于柳叶嫩梢时北川河那般祥和安静的面孔,气息隽永如高山平原,饱含说不尽的历史脉络。时间过去得那么快,院子里的草坪绿得像被染过色一样。我千般怀念旧时去游玩的花海,就连看到路边花丛也会联想起许多故事情节来。然而我固然如此罢,在泠泠细雨折返过的县城中闲心漫步对于我来说实在是件奢侈的事,而或多或少也残缺某些情感在一簇又一簇的风景中。那年独自撑伞去河边采风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雨水顺着伞角花落而下的动作,而那雨水仿佛又是自己的身影幻化成的一个又一个细节,频繁又急促地上演着。当我试着琢磨情感深处的柔嫩,仔细打量过一滴又一滴如过往又不似过往的经历,直到眼眶里映入河野边上落满了枯草幻化成的嫩绿色的时候,我的脚步不禁再一次变得轻柔起来。五月,似乎就这样过去了。

  不曾记得多少个日出日落允许我的心灵盛装等待,也不记得多少个无眠的夜晚让我的内心灼热一般地焦急。该落下的时候就落下了罢,比起夕阳西下那种毫无吝情的剧本来说,我的笔墨大可不必耗费在这些温婉又富有情感的事件之上。我倒不如顺着《魔芋传说》的情节写下去,可那些荒诞不羁的经历不会再一次让我叹息,只是时过境迁,无数在风风雨雨中奔波的“魔芋”早已落入了染色缸里,毕竟如我自己一样,而我更胜于失去魔法的芋头,而我不是为了叹息落笔的。

  我不禁想起奶奶说我生在故里的时候是个顽皮的孩子,可那是纯白色的童年,也是我所拥有的过去。此刻是往常奋笔疾书的时刻,而如今的六月是秋天的六月。现在的我正毫不知情地质问起自己的“过去”来,恰巧地,我着实忍不住捧起自己的情感亲吻一下它。我的脚步也暂且不用那么急促,不用那般迫切地张望着北川河的枯黄与嫩绿。倘若再有一次机会,我一定要撑着伞走在树林中听雨落下的声音,顺势将我的情感也融入层层水波里,融入那些永远停滞不前的湍流中,等时间允许它慢慢沉淀。对于一个向来喜欢安静的人,那些水波永远像噪音一样让思绪层层扩散,激起梦中的火花,燃烧着一段又一段热情。只是有些时候多是毅然浮舟前行罢了,平稳不急促,温柔中总有些杀伤力。我倒也不是想迂回盘旋在我痴恋着的花海,至今痴恋着那片花海只是因为淡蓝色的天空如水般明净,且正好符合我内心的波澜与柔情罢了。

  似乎夜晚也已经临近我的梦境了。如此不知所措,如此彷徨不定。我亦如时间之旅客走访于街巷,看斜阳微落时的霞光铺开金色的芳华,看秋叶慢慢落下堆积成爱的传说或神话。着实于风尘中寻觅真实的自我向来是一件难事——对于微薄的叶子和柔嫩的柳梢——那飘忽不定的心情。然而我会丝毫不知情地数落我自身的情感,不仅仅是因为那些荒谬绝伦的言辞和苦涩而又坚忍的执着的心灵,还有些许麻木与乏味交织的脆弱的气息同样让我有理由去做一些事情。而我只想在一个炊烟缓缓降落的傍晚如晚霞清风般细品着稻草的香味,咀嚼那丝丝缕缕的细腻和让人遗忘的些许记忆。然而不必为此感到惊恐,无非跌跌撞撞,无非穷愁潦倒,无非烟雨茫茫、惊艳了南城之美。 (写于五月,晚霞微落时令我惊喜的那一刻,晴天或微雨)

【审核人:站长】

《风过人微晚(晚风微扬》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晚风
评论(7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大学生活

    查看更多大学生活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