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
寻找快乐老家
作者:平时 时间:2022-07-27
浏览:38次  字数:11045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22188 篇,  月稿:7889 篇

离开故乡多年以后,人们常常在一起议论得最多的依旧还是离梦里的老家。虽然那里还有让我们难忘的记忆;虽然我们也会时不时地想起来青涩的童年和记忆里的昨天。其实,那一切都已随着时光的流逝离我很远很远了。记忆中的老家,究竟是快乐着的老家,还是让我们想起来就忧伤着的老家,我们都说不太清楚。 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感受自然也会不太一样。如果要问我们现在与老家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似乎并不能用距离来衡量。离开的时间越久,距离就会越远;即使你某天踏上了老家的土地,依旧因为时空相隔,时光稀释了亲情与人情之间的浓度,让曾经自认为很熟悉的人和事都变成遥远的记忆;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奢饰,难说不是岁月留给我们的遗憾。(人活着,当哭则哭,声音不悲不哭。)离开故乡多年以后,人们常常在一起议论得最多的依旧还是离梦里的老家。虽然那里还有让我们难忘的记忆;虽然我们也会时不时地想起来青涩的童年和记忆里的昨天。其实,那一切都已随着时光的流逝离我很远很远了。记忆中的老家,究竟是快乐着的老家,还是让我们想起来就忧伤着的老家,我们都说不太清楚。 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感受自然也会不太一样。如果要问我们现在与老家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似乎并不能用距离来衡量。离开的时间越久,距离就会越远;即使你某天踏上了老家的土地,依旧因为时空相隔,时光稀释了亲情与人情之间的浓度,让曾经自认为很熟悉的人和事都变成遥远的记忆;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奢.....

离开故乡多年以后,人们常常在一起议论得最多的依旧还是离梦里的老家。虽然那里还有让我们难忘的记忆;虽然我们也会时不时地想起来青涩的童年和记忆里的昨天。其实,那一切都已随着时光的流逝离我很远很远了。记忆中的老家,究竟是快乐着的老家,还是让我们想起来就忧伤着的老家,我们都说不太清楚。 每个人的经历不一样,感受自然也会不太一样。如果要问我们现在与老家的距离究竟有多远,似乎并不能用距离来衡量。离开的时间越久,距离就会越远;即使你某天踏上了老家的土地,依旧因为时空相隔,时光稀释了亲情与人情之间的浓度,让曾经自认为很熟悉的人和事都变成遥远的记忆;变成了可望而不可即的奢饰,难说不是岁月留给我们的遗憾。

记得我有一次我独自一个人回老家,有认识我的和不认识我了的人们都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那些眼神试图告诉我,怎么就一个人孤零零的回来了。我只能简单的“嗯”了一声算作回答。我心目中的老家,竟然成了无事就不能攀登的三宝殿了。在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社交圈里,人与人之间打交道,保持男士不问职业,女士不问年龄已经是公认的社会修养。除非我们已经很熟悉了,或者我想告诉你我在做什么,否则都属于越矩。而我们的乡土文化里的打探,就属于肯定语的范畴了,总是带着一些不很礼貌的强迫性。记得我曾在故乡城市网站的个人中心所存放的文字后面,看到有留言者用“敢问是在哪里。”的询问。有可能是我的文中可能提到了在某地过往旧事,留言者并不知道这样的询问是否会被别人接受,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作答。 我至今还能回想起乡人们的那种询问的眼神,那样的直白,那样的不修边幅的语言,那种不刨根问底决不罢休的执着;那一刻,有一种无可名状的隔膜与冷然让人浑身都不自在。我望望曾经熟悉的老家与老家故人,你们的眼神里究竟有多少是带着关心的成分;或者有多少是带着疑问与打探。哲学告诉我们,人生如果保持较长时间的距离,必然会因为没有了交集而疏远。就如两个运动的物体之间,会因为惯性的作用而变得越来越远。当距离产生了疏远以后,曾经你所熟悉的人和事都,除了“乡音无改鬓毛衰。”的陌生;再很难找到相互尊重的乡音乡情。

当然,我们心目中的老家应该还有一些快乐的因子在记忆中发芽;比如碰到童年的师长话苍桑;听到曾经启蒙的学校升格为品牌学校的信息;还有三姑六婆八大姨家们都风光无限好了;等等等等,只是我们因为身在他乡而无缘感知罢了。多少离梦里的故乡,如今遥远成了他乡。还能不能遇故知,曾让我们魂牵梦萦的故乡早已面目全非。后来我确实回去过好几次,要么亲朋有酒宴,要么清明时节去祖茔洒几滴杜鹃泪;皆因亲情与传统之使然,即使路途遥远,即使细雨纷纷也从无推托。只有一次是选择在秋末里回去,原本是想着去看看那早已无人居住的老屋,却因为迎来送往与杯觥交错而消耗掉了有限的时间,很是无奈。离开的时候虽然心有不舍,却也只能远远的向着老屋的方向投去深情地一瞥。老屋依旧在,而我们都已渐行渐远。

羁旅岁月,最容易让人触景生情的是在冬天的路边发现有一间无人居住老房子。一种似曾相识萧索就会涌上心头。那种秋远冬沉里的寒凉,是零落在它乡飘摇的心绪。如风过竹林雨飘窗,叶落轻寒远寂寥的惆怅,那大概就只是一种怀旧,并不存在所谓的乡愁;乡愁只是文人墨客们口中的无病呻吟。如果你身在异域,遥远的东方就有一条龙。可是你身在本土,遥远的故乡就只有一间摇摇欲坠房子和掩埋着父母骨灰的黄土。不过我心目中的老家,春夏有一溜烟沉莺啼远迷茫;冬秋也有梧桐枝冷寒鸦飞的寂寥。人说寂寥最怕风过巷,闲愁最惊黄叶飘。落叶遍地黄的记忆,依旧还是童年的故园。一转眼,窗外白兰树的叶子又有了零落份摇的景象,心绪也在季节的转换中萧落着,在西风渐渐里摇曳着;心就如迎风枝头的黄落,正犹疑着愿不愿离去,或愿不愿归去。远方的夏末秋初,似乎某些记忆被秋风揉进了树丛,千寻万寻不得见,只有回味与萧索。 尘封在记忆里的老家,原本有很多房子,随着时代的变迁,仅存的房子因年久失修,早已青砖墙头生箭草,屋脊檐上摇瓦松了。走近那些砖墙石阶苍苔老,格窗纸黄门檐深的老屋。滴水檐前的青石板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年风雨,早被雨水滴出了一个个深浅不一的小坑。那些岁月留下的痕迹,见证着老屋的苍老和陈旧。在我儿时记忆里,老屋木制的楼板和壁板全被漆成古铜色,古朴的傢具器皿总是会给人一些遥思,一些深不可测的感怀。总是因为我们的阅历太浅,总会懵懵懂懂地问一些老家老屋为什么这么老的问题。闲叚的时候,穿一双木制的拖鞋,漫步在木地板上,走出来一连串的嗵嗵声,别有一番嗞味。寂静无人的夜晚,坐在昏黄的灯下捧一卷书静静地读来,全然不晓时光的流逝。秋月夜临窗的夜晚,读那些生涩的文言文词赋,从而多了一些与年龄不相符的认知,虽然懵懵懂懂,但也能明瞭一些历史经纬。我们虽不如古人有凿壁借光的读书精神,却也有书开千卷闻墨香,闲棋琴韵伴月升的坚持。许多风横雨聚不成眠的夜晚,点上如豆的灯,关上沉重的木门,风雨隔墙外,只闻雨漏伴着读书声。许多和衣而卧的雨夜,淅沥沥的雨,细细碎碎的檐前风仿佛一支催眠的曲子,也能让梦安然在老家老屋里。 那年冬天,倚梦在远方窗口,做了一回归故圆的梦游。梦里老屋,那种带着圆拱窗楣的边缘正滴滴答答着,似乎真的雨淅沥,似乎梦里泪纵横。还是有那种独向小楼倚西窗,银钩斜帘看夕阳感慨。晚云暮霭寒烟远,梦里故园冬日长。时光荏苒,人世多沧桑。离开老屋多年了,住所换了一次又一次,然而不管你走到哪里,不管置下的房舍有多宽敞,可就是没有老屋那种温謦安逸的感觉。总会在不经意间回望,回望老屋那些古朴门楼,回廊厢房。有道是年年春秋风劲吹,岁岁冬夏寂寥长。几度梦里看残月,几回梦醒泪湿枕。年深日久的老家老屋,像一位历经沧桑的老人绻缩在那里,已经不适合人居住了。老屋后院原本是一个很大的园子,却因无人打理,昔日的竹林与花木早淹没在荒草中;梅兰芳菲巳歇,柳边水池早浅。风吹落闲花,冬青老蒲苍。果枝残叶稀,枫褐梅枝长。多少年以后,曾经在老家老屋住过的先生们感叹地说,那里也有先生们的回味,是那种风吹墙头去飞鸟,秋千无人自悠晃的回味。那些时光,因为学校房舍不够,且学校离又老屋很近,父母的同事们几乎全都住进了老屋空置的房间。周末的时候,老屋后园就成了先生们读书下棋的地方。树荫下,石桥上,水池旁,常听笛声呜咽,常闻吟颂朗朗。下棋的先生们也放弃了斯文,兵卒过河不带炮,将帅升帐不用马,只闻一遍厮杀声。当然,还有普通人不爱下的围棋。后园的周末和黄昏,一派文人的气氛里多了几分喧熙。许多年后碰到杨先生,聊起来往昔岁月,杨先生微笑着说你们老家书房那些书,早年就被李坤成先生盯住了,那些书才是吸引先生们的真正原因。我明白文人爱书,那时候的长江埠还没有像样的图书馆,先生们想大概并不是学校没宿舍。都是冲着那些免费的书,才去了老家老屋。老家老屋里,有许多值得回味的往事,离开得越久就回去得越少;当再次回去的时候,老屋巳破败。由于多少年都无人居住,裂开的墙头巳长满衰草,飞檐被风刮去半边,无奈之下只好拆去了旁边的小楼和前半部分,那一年的春节,我们遂了母亲的心愿,在老屋里过了一个母亲向往巳久的春节。虽然亲友故旧聚聚一堂很是热闹,可就是找不回昔日的那种感觉,也没有找到昔日的快乐。似乎应该用昔日堂上燕,飞过旧园觅新家来形容老家老屋的凋敝。

时空流转,岁月匆忙,我们依然还在远方徘徊。随着时光的流逝,老屋显得更苍老了,记忆中的老屋也离我们已越来越远了,远得巳听不到老屋老去的呻吟。也许再次回去的时候,故旧巳不在,秋千巳无踪。

在悠悠岁月里,我们依旧还在记忆中寻找着老家的快乐,寻找着那一份童年的幸福。何时回老家,梦里也留连。

【审核人:站长】

《寻找快乐老家》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寻找快乐 快乐 快乐老家 老家
评论(38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大学生活

    查看更多大学生活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