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活
记梦笔记本:知识是经验,情感是记忆
作者:琉璃姬 时间:2022-01-07
浏览:0次  字数:14021  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2504 篇,  月稿:887 篇

  做梦笔记本001:《知识是经验,情感是记忆》

  我常常在刚睡醒的时候记得自己所做的梦,梦怎么开始的,不知道,就是你(意识)关灯后,就在另一个世界继续,是继续,准确的说是持续,不是开始,没有保存点,不相连,但记忆偶尔会共享,随着时间,有关梦的记忆会逐渐消退,这种消退的感受类似消散,就像物质分解那样的,是意识的分解消散,但意识不会死亡,只会暂时消散,有时候在梦中,又会重新记忆(聚集)那些做过的梦,这时候意识又回来,只要睡醒的时候我下意识提醒自己不要忘记那些意识,不断回想与强调,还是能记住一部分梦中的内容,后来我有个习惯,如果在工作室与家中有条件,就会打开电脑用个写字本文档,把梦用文字大概的记录下来,目前偶尔还在断断续续的记录,整理,打算将来有条件自己印一本小册子,记录这些梦,其中我发现了一些问题,这也是记梦有价值的地方,就是我的梦和有关梦的书籍描述或者与网络上大家所说的那些梦很不一样,不是混乱的,不全是荒诞的,不是大众所说的那种梦,那种心理学(心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不是生理上的心脏,还值得讨论)大众所说的那种情况应该是最容易记住的清明梦,清明梦我也做过,很少,清明梦应该是大脑制造的,反倒清明梦我不愿意去记忆很多都忘记了,只是消散了,如果强迫自己去回忆,都是能逐渐记忆起来的,因为我感到清明梦目的意义不明,没有价值,清明梦就是知道或者不知道自己在做梦,梦中主角是你自己,内容是你自己与自己熟悉的环境或者记忆,获得一种虚幻的体验,像打游戏那样,梦是开第一人称视角,所以感觉会很真实。我做的梦是别人的,而且不止是这个世界,也有可能是其他的世界,但都是人类,有时候是男人有是时候是女人,还没有过是动物或者昆虫之类的体验。

  做真梦时,梦中不是自己,是开了第三人称视角的第一人称视角(可以自然自由切换,就像灵魂)不是你自己熟悉的环境,是一个完全陌生但又不陌生的世界,因为你是借助别人体验,那个别人也是你,他的意识和你的意识来自一个更大意识,是从那个大的的意识中分化出来的分身,本来同体,大部分时候梦中环境都是在亚洲,甚至在中国,在现代,因为梦中所说的语言是中文,长相是中国人的长相,建筑是现代建筑,服装是现代中国人的服装,我能听懂的那种中文,梦中的人脸不是模糊的,清明梦才是模糊的,是能清清楚楚看到的,只是醒来时记不住长相,是哪里的口音也往往记不住,更记不住多少具体场景,但有一些细节上的印象,这也是我们往后到了什么地方或者有一段新的经历后,会感到似曾相识,不是记忆偏差,就是梦里见过,只是现实中的发展和梦里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在梦中在那熟悉的场景是被杀死了,或者发生过什么激烈的事,但我现实中看到这个场景时我只是似曾相识,慢慢走过去,只是路过。(也可以理解为你的一个分身在另一个世界在这里死去)梦中的环境多是我还没去过甚至永远也不可能去过的地方,但建筑是中国建筑,有城市,有农村,但“我”不是作为完全的旁观者,是往往在参与其中的,不是开上帝视角,是像幽灵一样可以切换视角,即可以旁观,也可以参与变成“他”。就是一个意识体存在,这个意识体不是独立的,这个意识体意识不到自己的存在,就像童年小时候那样,所以有身体活着的时候要强调存在,与梦中关注的那个视角是共存共享的,梦中“他”会成为“我”。“他”的感受会成为我的感受,他的经历与记忆会成为我的经历与记忆,但我不能主导他,控制他,可能可以导向他,揭示他,我没试过,只知道我的想法也会成为他的想法,我往往只能像看电影一样和他一起“经历。”

  在梦中我没有自己的思想,更没有逻辑与思维,因为没有大脑,是另外一个人的思想,类似于平行世界那种观念,我只是作为意识存在与他的世界并成为“我,”我这样表达不知道有没有人能明白,就是很像附体一样与他共享过一个世界,我就是他,但不能控制他,也不能控制那个世界将要发生的事情,有的人说自己能控梦,我感觉不可思议,只有清明梦才能控制,因为那不是真的,能控制真正的梦,那你应该和真实的世界出现一个超人差不多,这绝对不像梦,至少不像那种清明梦,那种虚无主义,是另一个可能存有的世界,既模糊又很真实。有时候我的意识发生转变,突然就有自己的想法,意识会立刻离开“他”或者离开他目前所在这个时间点,跳跃到另外一个时间点上(另一个片段或者梦)意识才是最快的速度,无障碍的速度,也可以说是唯心的速度(但心究竟是什么,科学家,生物学家,物理学家也不可能说得清楚,我们现在的科学水平还没法解释,只有佛教中说清了,但没有人去关注)可能梦的主角还是他,也可能是另外一个人。甚至是我自己,这种意识是微弱模糊的,非常微弱,微弱到往往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也是模糊的,模糊到没有思考与逻辑的能力,因为没有大脑,像你童年大脑发育还不成熟的那种蒙昧童真状态,但拥有不完整的记忆,甚至会在那个世界遇见自己的亲人,同时也是“他”的亲人,我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亲人的意识分身,就是说也能在梦中回忆起现实生活中的这个“我”,甚至遇到在现实世界中已经过世的亲人,并拥有现实中的部分记忆,甚至可以跳跃到“我”回忆中小的时候时间线上做我自己,再去体验一次童年,那些童年发生的事情未必与现实中的童年发生的事情一模一样,可能是全新的,但那种感受很真实,同时分不清我与他的区别,我就是他,他就是我,他也能拥有我的记忆和意识,并且并不会感到突然或者奇怪,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我们的意识可能就是同体的,来自一个更大自我意识的分身,与那个大意识是同体的,分化出来的。这不是我想象出来的,而是感到莫名其妙就是这样的。有时候我会思考,梦的目的是什么?是潜意识想去体验,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阅历或者遭遇,梦中的人死亡意识是不会死亡的,而会跳跃到另一个片段或者一个世界去继续体验,意识不会感到疼痛,痛苦,没有肉体上的那种感受,但能感受到快乐与难过,这些快乐与难过往往是身体与世界观带来的,也能感受到感动与愤怒,这些情绪不来自不同的身体,肉体是个媒介,甚至人的情感也不来自于生理上的身体,而来自于意识,意识通过身体产生了这些情绪,我在梦中明确了这一点,意识也有欲望,肉体也有,只有欲望这一点,意识与肉体是高度统一的,意识的欲望是想去体验,而肉体的欲望才是生理需要与满足。从这些梦中的感受,我认为女人的灵性远远高于男人,因为女人对爱情的渴望就是体验,就是想要感受甚至享受,无论是出于善心愿的还是物质的,她们首先不是那种生理上的占有,征服,攻入欲望,而是想体验,这与灵魂(或者意识)的本原(本来面目)是接近的。但男人偏向有逻辑力和思维,这又是另一种高端的创造力,意识是没有逻辑的,甚至只拥有非常微弱的逻辑,这可能是大脑特有的,是有身体才拥有的创造力,目的是去创建物理世界,这一切太井井有条了,像设计好的,让人怀疑那个更大的意识是不是相当于造物主,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

  有一次我做噩梦,成为一群凶手,是一群青少年,将人杀死在夜黑风高时,找地方藏匿尸体,从抛河的决定最后来到河边改变主意,用沥青掩埋尸体,附近长满了桉树,在一间废弃狭窄的厂房里行凶,那种毛骨悚然的感受是很真实的,我拥有那一群人的意识,与他们若即若离,有时候介入,参与,有时候离开,大概是四个人,我与他们的视角与意识是同步的,同步去经历那些事情,但不能控制,比如我认为这是不对的,因为没有身体我无法表达强烈的抗议,也无法阻止,我认为不对的谴责与愧疚的磁场或者概念,也会成为他们共同的意识,他们意识中也有我的愧疚感,但却没法阻止,我像一个幽灵一样自由转换到大视角或者参与到他们每一个人的视角中,甚至能参与到那个死者的视角,但不会感受到肉体的疼痛或者痛苦,也因为没有身体不能体验那些强烈的情绪,有一次我做一个春梦,我是一个美女正在脱衣服,那身体我感到就是自己的身体,然后我又跳跃到她男朋友的意识与视角中去,我可以参与,可以体验,但无法主导或者控制任何人,梦有自己的发展方向,不以“我”这个意识为转移,我只能参与到其中或者离开这个片段,很像幽灵或者灵魂,是那种可以自由穿梭时空与维度的幽灵,可以到达任何世界,任何时间,但我能意识到“存在”这种感受。很微弱,也没有大脑的思想与逻辑,意识也有微弱的因果与身而为人有善恶的概念,也很微弱,逻辑思维几乎没有,因为没有大脑,也不会感到死亡与疼痛,病痛,种种肉体的痛苦,只有情感,情感是意识携带的,情感是种记忆,是通过曾有肉体体验后留下来的,是有阅历后的灵魂特有的。或是在体验中渐渐养成的,有情的意识终究对人间还有深深的牵绊,不管是慈悲还是悲欢,是无法成为佛教所说的那种有觉性,至少不是大觉性,菩萨就是有情的,所以能在人间行走,佛陀则无欲无求,意识脱离苦海,当然这也是另外一个话题。去年我做了一个梦,梦中遇见了成龙,就是那个香港明星成龙,在说关于神龙之类的话,并且在现场布景台上唱歌,现场还播放着另外一首歌曲,一位国内女艺人唱的,如果再听到我肯定能辨认出来,我醒来后还特别上网检索成龙有没有出演过什么神龙之类的角色,一查还真有,年初他参与配音一个动画片,就配音了许愿神龙,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任何我人对我说起,这实在太神奇了,梦中预知了现实中真实的事情,是通过意识游历体验的方式得到的一段阅历与信息,我不认为这是巧合。意识为什么要在做梦的时候再去“游历。”或者说是体验?近来我很少做那些非常美好的“梦。”或者那种接近幸福与温暖的体验,或许有过我记不住,比如20岁的时候有一个霞光金灿灿洒满茶几的黄昏,我与爱人相拥的梦,梦中那一幕太美好了,而且那个客厅是现实生活中我家的客厅,但却是平行世界,以至于不是我的经历我却毕生难忘,我现在的梦大多动荡,激烈,残酷,奔劳。这可能与我心境(意识或者灵魂的状态)有关,昨晚“我”附身在一个广东杀马特青年身上,我为什么知道是广东,因为是讲粤语,但我莫名其妙能听懂并且也会借助他说话表达,这个梦很真实,真实到他日常吃喝拉撒我也有很真实的体验,他去发廊里也像是我的工作我与他一起去,他脑海里也会浮现莫名其妙不是他的记忆或者意识,我就是他,他就是我,我知道他想什么,他也察觉得到我想什么,我就像幽灵,附身或者围绕在他身边与他共存,为什么选择他,不知道,意识有自己的因果,不以我自己清醒时的意志为转移,我在积木随笔中写,我们本是同一个人,来自同一个更大的意识,是从那个意识分身出来的,那个更高的意识或许想要通过我们获得更多体验,就是基于在梦中体验领悟到的,基于这样的思考,梦中的事情如果不消散,能被聚集起来,或者记录下来强迫自己去记忆,也会成为自己人生经历与体验的部分,形成知识。梦是有意识的全部阅历知识汇集。

  当然,这也是题外话。很多也只是猜想,可以看作我的呓语。你可以不相信,但你应该知道。我即是你我,你我即是我。人是无法被真正孤立的,瞎子也会做梦,也会看到,他的意识也同样在参与世界,参与你我。知识终究是经验,经验是因为体验得到的。情感终究是记忆,记忆是通过有身体体验后得到的。 赏礼¥ 赏钱 赞0 公益犒赏

【审核人:站长】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笔记本 知识 经验 情感 记忆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大学生活

查看更多大学生活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