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趣事
陈正红:属于我的鱼
作者:哈鱼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641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58篇,  月稿:49篇

  每每提起鱼,我的脑海里就一定会想起古人的被当做素材的那两句话:“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有人认为,这是聪明的实用主义者的哲学。

  而我却不这样认为。

  那年暑假,我去北戴河、秦皇岛一带想看看大海。当我从沙滩走过,清晰地看到湿漉漉的网罟,一片在海滩上晾着,鱼全是干瘪瘪的,几乎无一生还。网孔个个抖擞地张开着,意味着渴望捕捞,渴望收获,仿佛鱼是网的尽头。

  还有一列如黑色的鱼网丝袜,张开着任性的小嘴,垂挂在树杈,一滴,两滴,滴进了脚下的沙土,淌满一地。

  “那是鱼的眼泪吧。”我想。

  我不能再看了,黯然转身离去,甚至我也不敢回头看。

  而鱼呢?

  当我立在家乡的小溪畔,四周的青草丰茂着,鱼自在的游来游去。我看见,三尾银闪闪的小鱼姗姗而来。在寻找漂游之藻,还是小树叶的投影?或散步的鱼,或做柔软体操的鱼,或跳舞的鱼,它们不紧不慢,从容不迫,呼吸着阳光的温暖。

  天真烂漫,无拘无束的鱼,是快乐的。

  当我面对鱼缸,从不感到厌倦,静静地观察它们,那鱼水祥乐给人一种心情舒畅的感觉。在我家客厅靠墙一侧最显眼的地方,置着一个有29英寸电视大小的鱼缸。于是乎,我从街市工艺品店淘得奇石一座,不高不低,像褐色浮石一样,表面上有许多小孔。花草若干,一并置于缸底,让这一片小小的世界便显得更加生动起来。还有许多美丽的鹅卵石,或官厅水库边,或北戴河岸,或台湾日月潭畔等等,一枚枚素朴的小石头,是储存我旅行印迹的密码,也是一种缘分吧。我摸着掌上光溜溜的细小的石头想象,在其身上书写了那些地名,也写下了我的名字,此生应无机会再去。纵使一个地方再好,一生往往只能去一次,好好珍惜。

  我把鹅卵石放在一脸盆里,端到墙角的太阳光中,给它们一一洗刷。小石头们浸着水,映着太阳光,光泽、颜色、花纹,都很美丽,有几颗可以与宝石媲美,倒也真假难辨。铺在缸底,与鱼精灵们是那样的协调,相得益彰,似乎彼此一直在寻找着对方。

  鱼缸里的鱼不多。

  一条,是红亮如霞的金鱼,它似挽了一身夕照的纱在水里轻柔地漫舞。有漂亮的柔软的鳍,游弋起来如翩翩舞动的花旦长水袖,煞是美丽。特别是那漂亮的尾,裙袂般款款展开,如丝绸一样柔曼滑过,轻灵飘逸,太靓了!那鳍、那尾,那摇曳与摆尾,让我看得津津有味。

  另一条,是闪亮的橘红色锦鲤,没有这么漂亮,但也别有韵味的。两只眼睛幽黑晶莹,展望着眼前的一切。身体在不停地摆动,它那迅速、有力、有节奏的泳姿,灵活地穿梭于罅隙石涧水草间。那神态,就跟世界上游泳数它游得最好一样。它的美在于热烈,在于坚定不移向前奔跑着。

  那是什么?是搁在鱼缸靠右侧的一个小水泵,发出咕噜咕噜噜的声响,总是整天整夜地叫个不休,让我没法定下心来思考问题。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地,这单调饱满的咕噜声似乎在耳际变得云淡风轻了。同时可见有一股细流从鱼缸最上端的不粗不细的塑料管里汩汩而出,坠在下面的鱼缸里,轮回往复,很欢腾,形成粼粼的波纹,如梳子,抚摸鱼儿们光滑的细鳞,揉进轻软的黎明,融入烟霞的黄昏,让时光像水一般在它们身上不湍不缓地流动,小鱼儿只知身在水中,不觉水流。

  看似不相干的一金一鲤,大小差不多,也就不存在大鱼吃小鱼,常常是形影不离,轻轻簌簌,仿佛鱼的唇上挂着浪漫甜蜜的微笑。它们从来都不焦躁,窃窃私语,手拉着手,想必从遥远的地方来,要一直游到另一个尽头。

  谈恋爱的鱼,喁喁缠绵,自由自在,乐观主义的鱼,是永远幸福的。

  中午时分,是我每天给鱼儿们喂食的时间,不知是它们业已习惯还是能嗅到我的气息,每到那个点,这一对美丽的精灵便挤在鱼缸一角,昂起头翘首以待,仿佛等待母亲的孩子。我将手中的饵料洒在水面上,一边轻轻地说:“小鱼,快来,吃啊。”它们就欢呼着争相扑食,美丽的身体仿佛在扭动着一支亢奋的动感摇滚。这时,鱼缸是沸腾的,有灯影绰绰,有花香怡人,有水沸鱼跃,实乃增加了水界的活气。这情境,哪怕有再多的烦心曲折的心思,一下子切换到一隅清欢,让人瞬间沁腑静谧。

  实际上,这样的水流,这样的取食是不长久的,或许鱼儿们总想尽快跳出那个禁锢它们的狭小的鱼缸里,不再碰壁,然而又不得不只好原地转圈的生活。

  曾看到过一则有趣的故事《角落里的鱼》:某种鱼被养在海里四方形的网里。有一天,那位养鱼的老先生发现网的四个角落竟然有偷懒不游的小鱼,鱼要是不游就不会长大。于是,他就干脆把四方形的网改架成圆形的网。果然,小鱼找不到休息的地方,只能在网里无休止地环游。半个月后,小鱼全都死光了,因为太累而累死了。结果,他再一次架起四方形的网,透过鱼网细看,他发现偷懒不游的并非特定的鱼群,而是互相轮流,原来鱼儿们都是适度休息后再游的。

  由此来看,有时候什么也不管、不做就休息,其实也是很有价值的。鱼缸以外的广阔空间很可能陷入更深的困境,说不定成了小猫啥的一餐美味。

  安然闲适,娴静淡定,是免疫外界寒风聒噪的鱼。

  而引起我兴趣的是,那条黑色的清道夫鱼,只见它不像其他的鱼一样悠闲自得的在水中游来游去,似乎周围的一切热闹都与它无关,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它的身体不算太大,有意思的是,它紧紧地贴附在鱼缸玻璃壁,从水上看下去,窥探好久,才看见隐隐的一条在那里,不游也不动,这死亡姿态,骗过了我。就在我猜测鱼界还有这么颜值奇葩的鱼存在时,它突然“嗖”地一下,朝着鱼缸一隅游去,蹴在那里像是隐藏起来,丝毫不理会我发出的惊叹。倏忽间从水底掠过,又出现在我的鼻子前面,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一个神出鬼没的黑色幽灵般的安静。这样看来,清道夫就是鱼类家族中的另类,是肯干活的保姆,尽心地伺候其他鱼儿们,日复一日,默默地给鱼缸一遍遍清吸污垢,让喧嚣的家园变得晶莹剔透。

  我尝试了几回,当我把脸几乎贴在透亮的玻璃壁上,果然能映出我的影子,映出一张中年虚躁的颜面。鱼儿们并没有躲开,在我的脸前游来游去,好像都不如平常那么敏感,似乎料到没有危险,便停了下来,冲着我,眨巴着一双圆圆的小眼睛看着我,看着我这个突兀的头,不知是否认清我的模样?我笑了,这种趣味哪里去找?

  清道夫依然我行我素,自成一派,不会随波逐流,不争不抢,不羡慕,不高调。

  不顾自我,甘愿付出的鱼,是欢乐的。“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那永远明亮闪烁的鱼儿们,是值得尊敬的,为我历经残风碎雨而疲惫而茫然时,让我寻到了属于我的答案,属于我的点点光芒。

【审核人:雨祺】

《陈正红:属于我的鱼》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哈鱼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校园趣事

    查看更多校园趣事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