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悟
邓扬帅——大地醒来的人
作者:张玲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486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5篇,  月稿:32篇

  听父亲说,自己一岁多的时候,父亲带我去三姨家做客。当时因为家里钱不够用,就想着去姨妈家借些钱,把我、姐和哥哥们养大。当时,天气恶劣。大雪,如一阵阵雷声震醒着大地,似乎大地不愿意醒来。宽阔而辽远的白,盖满大地的全身。山脉、道路、河流和人们都在一场雪中,走着白雪般的步伐,沉重如钢铁。雪,就这般轻易地挡住了一切。雪的血脉,冲刺着大地的筋骨,发出巨人般的嚎叫。雪的每一次独行,都装满了文字般的肃穆。冷,尖刀般捅进父亲的身体。

  父亲用大棉袄把我裹住,像一个大雪球。父亲抱着我走在去往网坑的泥路上。噗噗的声音,响了一路,像一阵阵远方传来的回音。回音,芯片般植入大地,叫醒了未来的自己。到了网坑村,父亲在屋檐下等了片刻,公交车来了。父亲抱着我,上了车。约五十分钟后,父亲到了夏东营村,也就是三姨家。姨妈看到父亲来了,赶紧烧火叫父亲烤火。我在父亲的怀抱里,如一颗小草,安静地长大。

  在三姨家待了两三天之后,父亲和姨妈和姨夫告别,准备乘车回家。外面的雪,还在下着。一场接着一场,像是天在忙着赴宴,生怕错过任何一场酒席。下午三点多,父亲用同样的方法把我包裹好。一个父亲对孩子的爱,像一场风对黄昏的许诺。走在路上,父亲的身影,如一辆行走缓慢的列车,衬出大地的辽阔。鞋子踩在雪上的脚印,规律而生动,像一首写不出台词的歌。走到距离车站还有约一百米时,父亲听到了小孩的哭声。哭声,如即将到来的一场浪潮,像是要猛得扑到父亲的身上。父亲环顾四周,路上没有一个人。父亲只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座茅草房子。房子屋檐下放着一个带着半圆形的箩筐。父亲心想,正在哭的孩子一定放在里面。这么冷的天气,谁还会放这么小的孩子在外面呀,那得多冷呀。顿时,夏日般的同情,湿润了整个大地。雪的拐杖,在一双手中找到了黄昏的支点。父亲慢慢向箩筐的方向走去,脚步越来越轻,轻得像声叹息。父亲走进了,看到了,看清了。

  姨妈放了鞭炮,欢送女婴儿和父亲一起回家。鞭炮的声音,穿透沙子路,穿透一座又一座房子,穿透厚厚的冰,进入女婴儿的生命。在女婴儿的额头上,悄然写下大地的誓言。一场雄厚的风,击打着时间,如击打着一句坚硬的话。就这样,父亲带着我和女婴儿回到了家中。父亲问黑匹的丈母娘。我从夏东营回家的路上,捡到一个女孩,你想要给你女儿养吗。她说,真的呀,在哪呢。在我家呢,如果你同意,我就给你女儿养,养大也好,到时候你女儿和她老公也有福享。我特意带回来呢,我还想着,这女孩是托我小儿子银生的福呢,我路过正好看到那女孩放在大雪天的屋檐下。我心疼极了。说完,黑匹的老婆就来家中找到父亲。父亲把女孩交给她,叫她好好养着。

  总要有一个名字。她给他起名为丽梅,加上村里的邓姓。黑匹夫妻就这样呵护着她长大,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养。自己是后来听父亲说才知道这些事情。平常和她也都是一起玩,一起上下学。后来,她读完初中不知道什么原因没读了。出去打工了。没过几年,谈了一个男孩。生下了两个儿子。男孩是吉水人,为人也老实。丽梅和她老公结婚没有做酒席,只是打了结婚证。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村里人说是黑匹小气,不舍得做酒的钱。

  每次过年回到家,她也都会来家中看望父亲。虽然没有带特别的礼物,在她心里,看望应该是最大的感恩。她觉得,任何东西,也都是外在的形式,只有现场的看望,才能体现自己的真情实意。父亲看到她长大了,都生孩子了,心里也很高兴。一个生命接着一个生命,像一场光叠着一场光。每场光,都在另一场光中找到光的住址。

  一个在大地醒来的人,永远属于大地。大地的墙壁,被她生命的隧道戳破,如一缕黄昏的阳光,打破地平线的锁链。

【审核人:雨祺】

《邓扬帅——大地醒来的》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大地 邓扬帅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张玲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人生感悟

    查看更多人生感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