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游宏:初夏时光
作者:游宏   发表于:
浏览:40次    字数:1553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106篇,  月稿:0篇

  花枝招展的春姑娘像一阵风,刚带走春天里赶趟儿的桃红柳绿,初夏的阳光便迫不及待地洒在尚沉浸在迷人春色的人们脸上,夹着些许燥热而清新的味道,把个粉色的季节魔幻般地带进充满希望的大自然。

  土地里,褪去青色的苕菜转眼间便收敛了紫色的小花瓣而结出成串的小豆荚来。那鼓鼓囊囊的小豆荚儿已能明显感觉出里面成排的饱满颗粒果实,颇有些分量。小时候,我和小伙伴最喜欢将苕菜籽剥下当作“子弹”,装在用秸杆做成的“吹管枪”里,然后互相追逐到适当距离,用嘴将“吹管枪”里的“子弹”“呼”一声猛地吹向对方,以示射击。虽说这种射击倒也没什么危险,但倘使“子弹”被吹在脸或脖子等裸露部位,却也能让人感觉到有些被蚂蚁咬噬的麻痛。如此,追逐与被追逐的双方便多少透出些游戏的输赢来,尽量躲闪以防“子弹”吹向自己。于是,孩子们在空地、路边尽情地撒欢儿倒也平添了几许初夏的动感。

  这时节,花谢花也会盛开。比如随处可见的栀子花,一改“人间四月芳菲尽”春去的写照,悄然露出洁白的六瓣花片来。栀子花是大气的花种,好种养,单折些枝条插在富水的田埂、地头、院落,便会大大咧咧地鲜活起来。

  栀子花极香,香到浓郁扑鼻那种。清凉的初夏早晨,经过一夜的孕育,小院便盛开满目皆是香喷喷的栀子花,在错落的枝丫上高高低低、层层叠叠繁盛着,争香斗妍。好美的小姑娘便不胜欢喜地摘下几朵,用缝衣裳的细线拴了成串,悬挂在胸前纽扣上,走起路来花串左右摇晃,人便精神起来,任花香伴着自己一整天,好不惬意。不过,家庭主妇更喜欢将摘下的栀子花用线缠绕成一簇,挂在床上的蚊帐一角,留待夜来香伴入眠。

  田野里一眼望不到边的麦穗儿,趁着这初夏要紧的时光,齐刷刷换上了金黄色的盛装。一阵夏风拂过,田野里翻起一波又一波金色的麦浪,仿佛童话般梦幻的波澜,着实惹人开心。麦穗儿都耷拉着沉甸甸的小脑袋,似乎在无声地告诉辛勤劳作的人们:你们辛苦啦!快来收割我们吧,这是你们劳动的回报啊!

  几场夏雨过后,郁郁葱葱的竹林盘便魔术般生出一簇簇、一团团肥嘟嘟的蘑菇来。邀约些小伙伴提上竹篮,沿着幽静的林盘小道,刨开杂生的野草丛,像小伞、像纽扣、像锅盖……黄色、褐色、白色的蘑菇便显露出来。菌盖像鲜嫩的豆腐,表面覆盖着一层又薄又滑的黏液,手摸上去黏黏糊糊的,新鲜得恰到好处。菌腿浑圆厚实,显得粗粗壮壮,十分招人喜爱。一手用镰刀插入蘑菇根部连泥土一起轻轻撬起,另一手用两指夹住蘑菇腿拔出蘑菇,小心翼翼地放入竹篮,像拾到宝贝一般,生怕一不小心被摔碎了。如此半天下来,轻而易举收获满满一竹篮蘑菇,于是大家嘻嘻哈哈满载而归,顾不得寻思蘑菇种子从何而来,只沉浸在初夏时节大自然馈赠的喜悦之中,迫不及待拿回家一饱口福。

  夏雨后的竹笋拔地而起,吸引来成群结队的好吃嘴——笋子虫。笋子虫学名叫“竹象〞,是多半呈黄褐色的甲壳虫。长长的坚硬嘴喙像钢钉一样刺进竹笋咬食,被它咬食的竹笋断头折梢,枯萎坏死,所以说笋子虫也是竹子的害虫。于是,捉笋子虫便也成了这个时节里有趣的耍活儿。笋子虫似乎有些愚笨,不像丁丁猫儿(蜻蜓)那般灵性:一有动静便“哧溜”飞得无影无踪;即便你把旁边一起吃笋子的搭档捉了,另一只只当没事儿一般,仍然兀自将嘴喙插在笋子里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颇有些旁若无人、一心享受的意思。

  捉来的笋子虫折断一节小腿,将大腿管插在竹枝上,笋子虫便张开翅膀不知疲倦地“嗡嗡嗡”原地飞翔打转,扑楞楞的煞是有趣,大人往往以此逗乐小孩。

  有的小伙伴会将捉来的笋子虫用柴火烧了吃,类似于现在的烧烤,据说奇香味美。我却是没吃过,源于笋子虫丑陋的外形,心生抵触而拒之。

  邂逅花开花落、溪河中流击水、聆听蝈唱蛙鸣……“一朝春夏改,隔夜鸟花迁”,短暂而曼妙的初夏时光,让希望和快乐在这粉色的季节里荡漾。

【审核人:雨祺】

《游宏:初夏时光》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我要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时光 初夏 游宏
评论(40人参与,1条评论) 霜燕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7-30 09:26
    李佳
    捉来的笋子虫折断一节小腿,将大腿管插在竹枝上,笋子虫便张开翅膀不知疲倦地“嗡嗡嗡”原地飞翔打转,扑楞楞的煞是有趣,大人往往以此逗乐小孩。让人回到了童年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