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李忠明:部队学车记
作者:李忠明 时间:2022-08-06
浏览:4次  字数:819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84 篇,  月稿:21 篇

  当年学驾驶的日子,真是酸甜苦辣咸,回想起来已有22年余。那是2000年的3月,接到连部的通知,到驾训队报道。打理好背包我就出发了,驾训队其实就是我们新兵连。这不,刚下连队,又回来了,熟悉的场景,一下子又拉回到新兵连情景中。新兵蛋子是我们那时的别称;傻、呆、木、是我们的特征。经历新兵连的打磨,大家基本完成了到军人的蜕变,抬头挺胸齐步走,跑步行动见雷厉,整理内务有模有样……

  在一楼食堂报道处,我刚喊“报告”二字,屁股后面就是一脚,我cao!回头一看,原来是个下士班长,我没见过他,他个头不高,精壮、脸庞黝黑,发型比我好看,衣服得体合身。为什么说他发型好看和衣服合身呢?因为新兵的发型统一板寸,还是班长给理的,可以说是狗啃吧;衣服都是大号,袖长裤长腰粗,解放迷彩鞋跑起步来,都是叭叭作响,呆头呆脑,随便往哪里一站,一眼就是个新兵蛋儿样。

  “看看,你这背包打得松松垮垮的样子,什么玩意儿,叫啥名?”班长踹完骂道。“报告:我叫李※※,来自特勤中队”,“呦呵,缘分啦!你既然是我们3班的,以后喊尤教练”,“是”我大声喊道,他接着说;“登记完,到二楼的3班”,这次明显温柔了点,我随之又喊了一个“是”。

  来到三班,已到的两位战友投来了亲切目光,虽然不是新兵连一个班的,但毕竟是一个新兵连的,感情迅速上来了,可能没外人,大家爽朗的笑了起来。我说:“我刚才在下面被挨了一脚,靠,今天出门不利”,汪※笑着说:“正常,新兵连都被踢习惯了,听说我们在这里要学到11月份……”,很快,我们班的11位大神积聚归位,集训结束时,我们班就出现了 “狗”、“大嘴”、“写手”、“光头”这样亲切的绰号,而这些绰号一直被大家喊到现在。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在新环境中慢慢适应着,刚开始是2个月的理论学习,当教练拿来一本870页的理论书时,大家迅间傻眼了,因为这里面的知识点必须全部背会,理论考试低于95分的自动回队,后面的科目你连碰的机会都没有。习惯了机械动作的我们,一下子啃起书来,那真是两眼冒金星,惊慌失措,一看就会一背就废,大家拿着书,是白天啃晚上啃,着急时拿头也撞过墙……

  无聊的日子不缺无聊的人,就这样紧张的日子,总还有些人,干起了趣味的事。在一个无聊的中午,趁着三个教练都不在,爱打牌的大神们,干起了“赌博”,库房里围坐起来,里外三层人,炸金花。那时部队最缺的是,香烟与方便面,赌注就是这个。天公不作美,三轮下来,1班教练回来了,他也是出了名的整人大魔头,他整出的花样,让我们有点害怕,所以1班的弟兄们能在他手上“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被发现后,骄阳的下午,他们5公里后,被安排在走廊上继续打牌,这次他们没有了赌注,而是头顶痰盂,只听见痰盂响,谁就是乌龟(输者),这样牌局被打到晚饭时,个个又累又过了牌“瘾”。

  背书的无聊,让大家也爱上了看书,看《知音》,找《知音》,看好文章是小事,找文章下面的交友信息才是大事,这时候班里的“写手”就特别吃香,大家夜以继日的写着信,回着信。军人邮件是免费的,只见每天司务长出门,都有一摞信要邮寄到天涯海角。如果谁收到心仪好友的信件与照片,那是要被“传阅”的,常常出现,有人拿着信件高高举起,旁边一堆人争抢吆喝的画面。

  上路练车是大家最开心的事,可以出营房,觉得外面的空气都是新鲜的,我们练过田间小路、棋盘山路、闹市城区、高速大桥。当年教练车是一辆老式解放车,很破,用教练的话说:“学车要学破的,把破车开好以后车子就没问题……”。

  沉重的方向盘,在倒桩的时候,能让你手上起老茧,回方向,那必须一个扒拉快才行。挂挡时,离合不踩到底,就别想进档。踩离合,轰油门、挂挡,一步都不能错,常常忘记轰油门,与挂挡滋啦响,被教练体罚个3公里或100个俯卧撑实属家常便饭。在行驶的路上,最怕挂挡熄火,熄火了你就乖乖拿着摇把下去摇吧,调皮的教练关闭电源,让你摇得满头大汗,而他们在上面偷偷乐呵呵的笑着。

  随着教练的悉心教导,大家车技也越来越长进,导致于后来教练,上车就睡觉,下车就尿尿,其实教练也是眯着眼而已。教练曾教导我们说的:“优秀的驾驶员会少刹车或是轻刹车,因为他们有预判与提前处理的能力,特别是以后给领导开车,更要平稳才行,让人要有安全感……我在睡觉时,你们谁把车开停了或者急刹导致我醒的,你们自己下去3公里”,看!车在前面行驶,车后就有人在跑步了。

  驾训队也收获感动,记得是周末大扫除,我与其他两位战友打扫操场大厕所,老式蹲坑,上面有一只大水箱,打扫卫生时,要把水箱上的水龙头关掉。那天我鬼使神差爬了上去,想踩着距离水箱处蹲坑隔墙上,这样能,够到水箱的水龙头。关好后,准备下来,解放鞋太滑,下意识的用左手来抓住支撑水箱的角架上,角架生锈很厉害,又是一滑,导致左手握力不足,五指滑下,在角架下方三角处,小拇指勾住了一个人的重量,小拇指被直接划开了,当是一点感觉没有,下来时,才感觉到钻心的疼痛,一看,皮开肉裂见到了骨头,鲜血不止,战友喊叫开来。拿来的一包卫生纸都用上了止血,可还是哗哗的流。在惊慌失措的中我被班长送到医院,那天我感觉到医院的路很长,在医院又是挂号又是找医生,当躺在手术室时,只迷迷糊糊听见医生说:“时间太长,失血过多,暂时性迷糊休克”,是的,那一刻我感觉到面前全是红色,然后就倒了。醒来听班长说,用了两包卫生纸,划到筋脉,见到骨头了,缝了11针,由于当时一只拇指勾起身体的所有重量,导致至今左手小拇指弯曲不能伸直,且伤疤很长。

  手指受伤时,正在学倒桩,只能天天看着他们练车,心里特别的着急。好在班长安排我座在副驾驶上看,当时我暗暗把所有的动作要领都记在心里……夏天,天热,班长带着我每天都要去换药;换洗衣服与洗澡都是弟兄们给照顾着,这样的感动至今铭记在心。

  我们那一届驾训队又名“拔草突击队”。支队由于新建,院内的空地都被种上了草坪,一个春天过来,杂草出现很多,影响美观,需要拔草,比较清闲的驾训队就领到了这样的“美差”。大家蹲着一字排开,顶着烈日,挪步前进,只见身前杂草丛生,身后草坪平整。戴手套拔,小草太滑,进度太慢;徒手拔效果好,结束时大家手指青绿、又肿胀。教练当时这样冠冕堂皇的告诉我们:“拔草是磨砺你们心智和耐心……”其实大家都明白,新兵蛋子的辛酸当过兵的人应该都知道。

  很快7个多月的驾驶学习结束了,大家也考核通过,拿到人生的军照。兴奋的大家买来方便面和花生、香烟和饮料,美味冲逝了辛酸,大家敞开心扉,畅所欲言,最后一晚大家聊到很晚才睡,醒来时,各自打起背包回队了。20年后战友聚会,大家再见到时,莫名的熟悉和亲切,又多了一个学车话题与又多了几杯诉酒下肚。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流金岁月战友情,曾经的朝夕相处,同甘共苦,让青春更有意义;战友情,曾经拥有,知其纯粹,弥足珍贵。

【审核人:雨祺】

《李忠明:部队学车记》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李忠明 部队 学车
评论(4人参与,1条评论) 阿一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8-06 20:18
    美文苑
    我和作者有同样的经历:新兵集训结束被分到单位后,很快又回到了新兵连参加了为期半年多的汽车驾驶员培训,这期间的军旅生涯,要比新兵连丰富多彩多了,现在想起,仍历历在目。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