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鞋楦子(散文)
作者:关山琴韵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639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09篇,  月稿:642篇

  外婆做的布鞋,还有那些鞋楦子,对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是一个神话。而对于我们这些六七十年代出生的人来说,那就是一个故事,一段记忆。

  鞋楦子,又称楦头,古代流行于汉族的一个制鞋工具,后流行于全国大多数地区。鞋楦子的材质一般是用木头制作,把木质削成大小不同的足形,填在鞋中,以便适合入脚。鞋楦子是鞋的母体,是鞋成型的模具。鞋楦子不仅决定着鞋的大小,也决定着鞋的造型式样,鞋是否合脚,能否起到保护脚的作用。

  我第一次见布鞋,见那些木头鞋楦子,还是在外婆家。七十年代初期,有一段时间,由于母亲外出深造,父亲要工作,便把我们姊妹三人寄养在西华镇西原村一个叫涧池的村庄,也就是外婆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感觉外公外婆生活的很清苦,艰辛。记忆中的外婆更辛劳,每天除了忙于家务,照顾我们姊妹三人,三个和我们相仿的小舅,小姨的衣食住行外。还有“哼哼”的猪娃、“咩咩咩”的羊儿、“咕咕咕”不停叫的鸡、还要为全家人的几张嘴下地干活,挣工分。

  那时候,外婆家人口多,家里穷。外婆就把那些破的不能再穿的衣服,裁剪成小方块积攒起来。等积攒多了,便开始抹背子。等农活闲了,外婆便选一个太阳红的天气,开始沾褙子。先在烧开的一锅水里用白面打一盆浆糊,再拿来一块干净的木板,先在木板上贴一张白纸,再在白纸上刷上浆糊,在贴上外婆积攒下来旧布片。连续贴三四层后,褙子必须要粘贴平整,不得有皱褶,后放在太阳下晾晒。等晒干后,外婆便开始做鞋。晚上,外婆便找出夹在旧书里的鞋样子,用大针角将鞋样子逢在褙子上,用剪刀剪下鞋样子和鞋底。鞋底一般要用很多层褙子并用浆糊沾在一起,待干后再用白布罩面。做鞋的绳子是外婆用拧车拧出的麻绳,不粗不细,而且麻绳要粗细均匀。虽然纳鞋底时很吃力,但是纳出的鞋底结实耐用。但外婆总是利用一切空闲纳鞋底,做鞋帮子。鞋帮子是根据脚的大小在褙子上裁剪下鞋样,再用鞋所需的颜色。常用黑布或者蓝布,女孩常用红条绒做鞋面,再用浆糊粘贴在褙子上,晾干后开始做鞋帮。先把脚跟两边缝制起来,一个脚型的鞋帮子就出来了。再用黑布裁剪成条形,开始缝沿边,这个针脚一定要美观。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总能看到外婆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为全家人不是缝补衣服就是在做鞋。一年四季,一天到晚,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一样的生活。将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年华,都倾注在这琐碎的家务和一针一线中。从外婆的身上,我看到了千千万万个农村妇女为了家庭,为了丈夫,为了子女所付出的艰辛和乐于奉献的精神,也彰显出她们生活的不易。

  记得每到夜幕降临,掌灯时分。等外婆搞完家务,烧完炕,一家老小上炕安睡后,外婆顾不上喘一口气儿,就从她的三八柜里拿出针线篮子,盘盘腿坐在炕上开始做鞋。那一篮子的鞋底、鞋帮、木楦子、针线头、五彩的丝线,可谓彰显女人能干不能干的十八般武艺。全储存这个篮子里,随用随取,很方便。夜深人静时分,那一缕昏暗的煤油灯下,外婆的剪影是那样纤弱而生动。一头花白的头发盘起来,发簪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银色的光。

  看外婆做针线活儿,也是一种享受,神情专注,安详,还有几分知足。只见她用一只纤细的左手拿着鞋底,右手拿着针线,那细细的麻绳在一根针里。一上一下,鞋底太硬,针穿不过去,便用戴顶针的食指硬顶过去,再用牙拔出针,还时不时用针在头上匕一下。动作不紧不慢,是那样娴熟而流畅。不多时,那雪白的千层鞋底上便有了密密麻麻的针脚。夜深了,当我们起夜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时,只见外婆还在灯下忙活,内心总是有说不出的滋味。是怜悯,心疼,还掺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几个晚上,鞋底纳好了,外婆左看看,右瞧瞧,那鞋底掂在手里,硬帮帮的,感觉很结实。做好鞋底,开始用麻绳线上鞋帮,鞋帮样子根据鞋底的大小早已做好。其实,做鞋最难做的是缝制鞋帮。鞋帮的底部一定要和鞋底的样子对应缝制,要不做出来的鞋就会扭扭捏捏,穿在脚上也不舒服。当经过几个晚上的辛苦,一双给外公的布鞋做好了。外婆又开始找鞋楦子。外公的脚板宽大厚实,肯定是那两个最大的木楦子,这两个木楦子看来已经用过很长时间,也许已经经过几辈人之手,经过岁月的磨砺,木头光滑透亮,就连那木纹也清晰可见,并透出原始的品质。外婆便拿来最大的两只一左一右的鞋楦子,硬是塞到鞋里,顿时,鞋头一下丰满起来了。经过一个夜晚的定型,鞋的形状一下稳定了。

  清晨,外婆取掉鞋楦子,让外公试试,外公一试,嘿,刚好合脚,穿在脚上很舒适。看到外公穿上新鞋,那红堂堂布满褶皱的脸上,出现了喜滋滋的笑容,外婆欣慰的笑了,这笑里,深藏着一位妻子的贤惠和对家人质朴的爱。她们从来不会说爱你,却用无声的爱,默默无闻的奉献着自己的大好年华,诠释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传统美德。

  记得我第一次穿绣花鞋,还是外婆给做的。外婆年轻时,最喜欢绣花,猫娃枕头,孩子的肚兜兜等做的漂亮精致。尤其是绣花鞋,更是外婆的拿手绝活。外婆先根据我的脚做好了鞋底,鞋帮子上用黑条绒布用浆糊粘贴在鞋帮子上,最后用黑布将边缘缝制好后,才开始绣花。三个晚上,一朵朵小菊花在外婆的巧手中一针一线绣好。那鞋上的小菊花是用黄色,绿色的丝线绣的,把个菊花绣的淋漓尽致,栩栩如生。鞋帮做好,便开始上鞋底。又一个晚上的熬夜,外婆终于将鞋做好。可鞋子依然瘪瘪的,外婆说让我试一试,当我去穿这双新鞋时,可惜脚怎么也塞不到鞋里。外婆便在篮子里找鞋楦子,找来找去,终于找到了两只和这双鞋一样大的鞋楦子,塞进鞋里,开始定型。通过一个晚上的定型,小小的绣花鞋一下丰满了,仿佛也大了许多。当我将脚伸进鞋里时,不大不小,刚合适。我穿上外婆做的绣花鞋,开心地笑了。看到我开心的样子,外婆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发出欣慰的目光,这目光感觉好温暖,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在我的印象里,一盏煤油灯,一个针线竹篮子,半成品的千层鞋底,做了一半的鞋帮子,还有那些大小各异的鞋楦子。已经成为外婆生活的一个缩影,一个主流,陪伴着她走完了平凡而伟大的一生。

  而今,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布鞋已经淡出了城乡人们的生活,人们再也不会去花费时间一针一线去做鞋。自然,鞋楦子在岁月的流转中,也淡出了我们的视野。但那些曾经陪伴过我们很多年的鞋楦子,已经成为一种记忆,一个传统,一段故事。留存于我们的生活,成为美好的记忆。

  外婆走了,走完了她92岁的人身之路。但外婆的布鞋,那些鞋楦子,还那么鲜活地留在我的记忆里。成为我美好的回忆!

  2022年12月9日完稿于陋室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鞋楦子(散》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散文 鞋楦 晓荷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