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湛蓝 | 年味,蕴藏三江的温度
作者:陈夏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8142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0篇,  月稿:34篇

  入冬后,来自亚洲大陆内部强劲的偏西北风,越过秦岭,往南长驱而下抵达合川。冬季风小刀一样微雕着钓鱼城的峭壁,抖擞着古老虬劲的黄角树如盖的枝丫,吹皱了银波浩渺的三江水,也唰唰唰地翻开了合川以水为径、舟行天下的绵亘岁月和陈“年”旧事。

  合川城是渠江、涪江和嘉陵江邂逅,共同孕育、分娩的孩子。极目华夏,真正称得上三江交汇之城屈指可数。北纬30°附近的三江明珠,全年无霜长,即便是冬季,也鲜有雪。地处内陆腹地,传统农耕根深蒂固,年俗十分活跃。三江寻年,吃在古街、游玩在公园,感受深层次艺术氛围的年味,那一定要去合川美术馆浸染。文峰古街浓缩了旧时筹年的盛况,如肥滚滚的年猪和热气腾腾的刨汤,蒸糯米饭晒阴米、酿香气醇厚的米酒,推石磨豆花做红豆腐,烟熏腊味豆腐干的风烟。春联、灯笼和福祉,转角处遇上了合川美术馆。江城人新年的喜悦,则洋溢在东津沱公园的灯会、火龙和三江六岸的夜景中。整个冬天,江城都显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年味十足。

  文峰古街:

  地道年货,点燃人间烟火

  文峰古街西起涪江一桥,东至民国盐仓,绵延千余米。始于西周,繁盛于唐宋,闻达于明清。其前身白塔街,因清朝嘉庆十五年在此修建了一座文峰塔,塔身主体白色而名。早年,一到夏汛,江水猛涨,洪水泛滥,一些市民曾搬到白塔避过洪灾。2011年注销的合川火柴厂品牌,是合川经历了百年历史的老牌子, 其生产的火柴盒上年代感的图案就是合川的标志性建筑涪江一桥和文峰白塔。两百多年来,文峰白塔已深入合川人民的内心,从文脉顺达的愿望、“高吟层塔上,俯眺一州低”的高远气势、延伸至连接千家万户烟火的起点。

  文峰古街如今形成一塔尽巴蜀、一园览唐宋、一街享生活的仿古建筑格局。一塔尽巴蜀,沉淀着“巴国别都”旧时的一鼎繁华。一园览唐宋,这里幽居着杜甫、周敦颐和晁公武等先贤们的千古文章和贤哲心性。一街享生活,即三江水码头的亲水之韵、休闲之乐。

  过去的漫长岁月里,滔滔三江水日夜不息,载着历史的舟楫,将川盐运抵合川盐仓,再从这里转运出川。昔日水码头商贾云集,繁华一时。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随着交通业划时代的改革,公路和高铁贯通了城市与乡村,水码头虽已没落,但由江河而生、源流嬗变的历史文明涓涓不息、底蕴深厚,成就的江城独特的江山气质和人文精神,早已融入江城人的血液,融入了江城现世的人间烟火。

  进入腊月,文峰古街上一派新气象,鲜花绿植生机勃发,行道树上挂起迎春灯饰,夜幕垂落,城市灯火通明,似要把前程和黯淡的日子悉数点亮。

  俗语说“过完腊八就是年”,可以说腊八节就是中国年的序曲。过去,民间家家户户都煮腊八粥。八样食材均来自土地上产出的米果、青菜萝卜和农家的腊味。早餐后,总能瞧见主妇从气死猫里取出熏制的腊肉香肠排骨洗净备用,后挎着篮筐携着孩童去地里采摘扑着霜气的新鲜时蔬,在田野里唱起“胡萝卜抿抿甜,看到看到就过年”的农谚。待晌午,炊烟生起的地方,便飘出浓浓的腊八粥味。合川人的腊八粥跟广东人的咸骨粥有异曲同工之处,味道清鲜、咸香。

  (合川腊八粥)

  合川人说到腊八粥,绕不开涞滩二佛寺。顺着渠江往下便是涞滩古镇。涞滩古镇融古城、古庙、古佛于一体,始建于唐,兴盛于宋,距今已有200多年历史,是我国首批历史文化名镇。古镇曾有9宫18庙,是道教佛教集中的聚点,兴盛之时道士僧人上千,主庙二佛古寺始建于唐,分上下两殿。下殿释迦牟尼佛像通高12.5米,被称为“蜀中第二佛”。旧时,二佛寺的僧人于腊月初八前托钵化缘,腊八这天,用搜集的米枣干果,大锅大灶,从头天晚上就开始轮番熬制,礼佛以后布施给排成长龙的穷人、信众。二佛寺存续了多少年,那里的腊八粥就热气腾腾了多少年。相传吃了腊八粥可以得到佛陀保佑,吃粥的规模基本可以叫人山人海。今时,仍有很多人舟车百里,专门奔“粥”而来,放不下的,应该是那一碗情怀。

  喝腊八粥的习俗沿袭至今,几经演化,在新时代有了新的内涵。近年来,除涞滩二佛寺,腊八施粥活动也在文峰古街会江楼广场上开启。腊八日,市民扶老携幼,到文峰古街热热闹闹共一锅粥,呈现出市民一家亲的融融。一碗腊八粥内化为一种情感密码,也点燃了农历年第一炷风烟。

  狭义的“年”,指正月初一。旧时,正月初一不出财,连漱口水和垃圾也不能倒。早上家家祭祖,吃过汤圆后去寺院祈福。初一中午不吃米饭,“笃笃笃”剁肉馅包抄手。下午在院坝和茶馆,嗑瓜子花生、啃甘蔗、打牌、喝茶和看老调子的川剧。

  正月初二开始,提(dia平声)起礼物走人户。

  巴濮、巴蜀和三江码头文化造就了合川人人情味重的性格,兴吃“转转会”。因吃刨汤、团年和正月走人户,家家轮流转,就形成了一个既形象生动又有地域特色的名词——吃转转会。“吃转转会”乃合川人比较隆重的年俗之一,杀年猪吃刨汤就是“吃转转会”的第一站。“细娃细娃你莫哭,进了腊月就杀猪。”地方的民谣反映了人们盼望杀年猪的急迫心情。在没集约化养猪之前,不论贫富,家家户户都要杀年猪。现时,将杀年猪吃刨汤习俗沿袭得最彻底的地方是云门。滚滚渠江自米仓南麓发源,与嘉陵江汇合的地方,就是云门。“渠江水弯又长,有颗红星闪光芒,少年英雄刘文学,英雄事迹传四方……”这首曾经传遍大江南北的英雄赞歌里唱的就是新中国第一位少年英雄的家乡云门。传统农耕在这里根深缔固,云门山曾建有全国最大的种猪场。生猪出栏数,合川居全重庆第一,全国前茅,底气就来自云门。进入腊月,天气变冷,庄稼人的农活也相对少了,外出务工的年轻人也陆续回到家乡,杀年猪为过年准备食材就是头等大事。肥猪体型大,虽然杀猪有杀猪匠操刀,但也需要不少人帮忙打下手。猪儿杀了,打整干净后,主人家烹煮猪肉、猪下水等新鲜食材招待帮忙的邻里亲朋和杀猪匠,我们合川人叫吃刨汤。冬腊月,你去杀猪的人家,柴火灶上,大棒骨、猪头肉炖甜抿抿的萝卜,汤沸粥鸣,院邻四座把盏谈笑,如此水汽氤氲的年味,简直入了心头,进了骨头。

  (杀年猪,吃刨汤)

  “一年之岁尾,一口腊肉香”,这是江城人舌尖上的年味。从前,乡下冬腊月间杀了年猪,吃过刨汤就灌香肠、腌制烟熏腊肉。冬腊月间,举目四望,老底子的酱肉腊肉、麻辣香肠像一簇簇中国红,绽放在千家万户的阳台上,满满的仪式感。这是巴渝人传统而隆重的年味。张罗年事的过程正是年味的乐趣所在,现今依然如故。一到冬天,在江城人家,总会拿一天时间专门割肉、买调味料,做香肠腊肉。奔了小康的人们,就追求质量,腌腊肉要买土猪肉。聪明的江城人往往几家合伙,去云门人家买一头猪,杀了分肉,既买到放心肉,又解了吃地道刨汤的馋,可谓两全其美。

  团年和正月过客是过年的第二三轮“吃转转会”。火锅拥有是舍我其谁的地位。嘉陵江与涪江相遇在鸭嘴,这一次交汇,孕育了一座城,孕育出独特的码头文化。码头美食——火锅也应运而生。火锅从倚江为生的人们一锅烩煮猪、羊下水,华丽转身,成为中国独创的美食之一。烫火锅的食材包罗万象,可谓“一锅煮天下”。常言重庆火锅,“吃”在重庆,“味”在合川。江城人的年,怎么也得有一餐“老火锅”。鱼火锅是三江馈赠给江城人的福祉,而鸭嘴的鱼火锅又是江城人的主阵地。过年吃一顿鸭嘴鱼火锅,是江城人荡不开的年味。

  从前,沿江街道两条长凳一张木板支起一个个简易摊点,卖油盐酱醋茶、炮仗香烛春联年画、面点水果糖果烧腊瓜子花生的吆喝,与买年货讨价还价的“草市”二重唱,织出浓得化不开的市井年味。现时,置办年货依然是年味里的重头戏。过年,客情往来频繁,因而置办年货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准备“吃转转会”的伴手礼,二是过年吃的食物。于现代人而言,天南地北的美食唾手可得。但江城人心底,过年走人户的伴手礼依然钟意宠你千遍不厌倦的合川桃片。合川桃片创始于1840年,是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以其口感软糯细腻、滋润香甜,工艺独特,工序精细考究声名远播。

  (△合川桃片)

  合川桃片,川菜系中合川唯一以城市命名的合川肉片、青草坝萝卜卷,是走亲访友馈赠宾客的礼信,更是慰藉他乡游子的乡愁符号。

  涞滩古镇的阴米、三汇的橙糖、香脆椒等传统小吃也忝列红红火火的年货中。阴米是合川人的一种情结,在从前并不是涞滩独有。旧时,栽秧打谷和正月走人户,兴打腰台。红糖阴米荷包蛋、醪糟汤圆是打腰台的常备美食。为此,腊月,主妇们会选择天色好的时间,头天晚上就泡糯米,次日破晓将泡胀的糯米上甑子蒸,蒸熟后的糯米饭瓷实,像琥珀一样晶莹剔透。将糯米饭散在簸箕里晒干,掰成一粒一粒的,这就是具有明显地域特征的阴米。后来乡村振兴,涞滩古镇打造成4A景区,农民种糯谷,一年四季晒阴米卖。阴米从自给自足摇身一变,成为景区特产,形成了气象,也打出了一张涞滩阴米的名片。

  △青草坝萝卜

  ▽萝卜卷

  (△晒阴米)

  吃刨汤、团年和正月过客,餐桌上大鱼大肉,重庆一货青草坝的萝卜和萝卜卷解腻的优势凸显出来。央视大型纪录片《美食中国》(源味系列)用了近7分钟的时长介绍青草坝萝卜卷。青草坝萝卜的秘密,是大自然的手笔。合川区龙市镇青草坝土壤以潮土、冲积土和黄壤为主,水质清洁,日照充足,孕育出了具有独特风味的萝卜。青草坝萝卜皮为胭脂红色,肉为象牙白,生食嫩脆、清香,熟食微甜、爽口。若说青草坝美人红、水灵灵的萝卜是乡野吹来的一缕清新的风,那么与萝卜同气连枝,位列重庆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合川青草坝萝卜卷就是一段风干的岁月,有滋有味。青草坝萝卜卷以其麻辣鲜香脆的口感漂洋过海,更是咱江城人的心头好。

  中国年讲究出陈纳新,再贫寒的人家,辛苦了一年,也会在年货花销上铺张和奢侈一回,花销方向也悄悄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旅行、健身、观影看非遗、宅居读书等悄然更新了过年的形式,年味有了新的消费观念和态势,更多的人把重心放在精神享受、追求康乐和充实内核上。文峰古街年货铺对消费潮流有着敏锐的触觉,钓鱼城峡砚、根雕摆件,嘉隆西海、天龙谷生态园,影城和书店等文旅企业顺势而为亮相年货行列;汉服出租、旅拍出复古喜庆又可爱的新年写真,与文峰古街新年适配度百分百。

  传统年俗和创新时尚在文峰古街相逢如歌。

  中国的农历年,除夕是个分水岭。农历年的前半段是忙碌,新年伊始才真正享受过年的喜悦。

  东津沱:

  桨声灯影里,赶水上街市

  “寒辞去冬雪,暖袋入春风。”江城人家除夕守岁,有一宿灯照不熄的习俗。自古,灯照能驱黑降魔纳福,是光明与前程的象征,是吉祥物。

  上灯与落灯都有讲究。旧时民谚道:“十三十四神看灯,十五十六人看灯,十七十八鬼看灯。”“十五十六人看灯”,指的就是元宵节游园观灯。元宵节又称灯节。观花灯、吃汤圆、猜灯谜、耍龙灯、舞狮子等是传统的“闹元宵”习俗。

  灯文化、传统民俗灯会传承久远,迄今最古老的原始灯会是东汉顺帝时沛国丰人张道陵在四川鹤鸣山创“五斗米道”而举行的“燃灯祭斗”仪式。梁简文帝《列灯赋》"南油俱满,西漆争燃。苏征安息,蜡出龙川。斜晖交映,倒影澄鲜",描绘了当时宫廷在元宵节张灯的盛况。开放、浪漫、狂欢,代表盛世太平的新年灯会,注定是中国人规模最大的聚会。

  合川赏灯观灯的习俗、火龙表演历史悠久,源于明,盛于清。清代已有举办灯会的传统,名曰“元宵张灯”。合川的码头场镇娱乐文化比一般场镇丰富得多,舞火龙就是一种群众性参与、自发组织的活动。巴濮和巫文化的异质性,其主体试图与神灵沟通,在庆祝秋收、年节庙会上,张灯结彩与舞火龙来趋吉避凶,祈求风调雨顺,山河无恙。

  迎新年办灯会,也是合川先民留下的历史文化遗产。国内夜景形成气象的,数上海外滩和重庆南滨路,经典夜景均是江河与城市灯火的珠联璧合。三江明珠拥有得天独厚的灯会条件。三江灯会以水为依托、三江文化为背景,是西南最大的灯会。

  在时代变迁中,东津沱褪去了昔日风华,以一种千帆过尽的闲静姿态供市民傍依、栖居。过去,渔人晚上在此下网捕鱼,远看渔船上灯火点点,忽明忽暗,与天上繁星相辉映,构成了合川八景之一东津渔火的别致风景。时间的流水,它带走了一盏盏渔火,如今又赋予了它一湾灯火。是时代的选择,也是东津沱与灯火的宿缘。灯会与东津沱,“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夜幕垂落,所有灯火点亮。福字门、鲤鱼跃龙门、龙凤呈祥,像一个隐喻,时时处处无声地传递着吉祥美满的祝福。水仙灯、荷花仙子、菊花灯屏、梅花灯,让人如在四季流连。惊叹于精巧花灯饱含的匠人智慧,一盏灯不仅烘托了节日的气氛,也寄寓了工匠的理想、浪漫情怀,还融入剪纸、竹编、绘画、雕塑、建筑、皮影、刺绣等多种民间艺术形式,可谓集百工事于一灯。花灯的形、色、质、彩反映了华夏用火文明的历史轨迹。

  斯是良宵,置身璀璨的灯火中,见星河荡荡。留恋处,耳畔响起脆生生的童谣,“正月里呀看花灯,看的是什么灯?大宫灯,红彤彤;走马灯,转不停;金鱼灯,摇尾巴;金灯银灯五彩灯,一盏一盏数不清……”俏皮的自问自答加上一声感叹,让歌声与灯会实景高度契合,如梦如幻。空中飘伞、瀑布飞鱼、水上飞人,呀,这数不清的花灯,让人迷失在三江畔。

  徜徉于在时光隧道、梦幻走廊,三江明珠的悠悠历史纷至沓来:马门溪龙从携着历史的洪荒向我们走来,娓娓诉说着大约1.4亿年前的合川;巫山猿人从200万年的远古走来;5000年前的巴濮先民带来了上古文明。在灿若星辰的灯盏里,重温合川人文精神的历史源头、文化根脉。合川历史上第一次大移民和族群的大融合,铸就了合川人笃诚笃信、忠勇刚直的江城魂魄。

  随着历史的脉络,感受巴蜀文化的融合,2300年建制史的更迭,合川向农耕文明过渡,农耕文明的三江生民征服自然的生产方式,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生活状态;龙多山、涞滩古镇融入现实生活的多重性的历史沉淀与文化遗存,以及在保卫合川的战斗中展现出江城人民的抗战力量、爱国意识和救国精神。

  灯会,也是一场漫游之旅,将人带入合川的山水秘境、非遗传承和乡愁记忆。文峰塔、钟鼓楼、合州八景、史家之绝唱、民族实业合川之子的辉煌与传奇、教育史的不朽乐章等是合川人共有的记忆,勾起了人们对悠久历史的追忆。

  灯火阑珊处,突生怅然,“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浪漫的新年灯会,不知尔等的良人,是否就在灯火阑珊处?

  它真的在灯火阑珊处!

  正欲道2023年合川区世纪乐都游乐园再见!舞火龙,它惊爆出现,给了人失而复得的欣喜。

  烟花在夜空升腾、绽放,八个火炉的铁花轮番喷溅,此起彼伏,光芒万丈。一条世界上最长的火龙——“合川龙”腾空而起,几十个舞龙人赤膊上阵,下穿红短裤,脚踏红缨鞋,或分或合,或翻或腾,驾驭着这条260米的火龙在水深火热的铁花中、鼓铙钹唢呐声中盘旋、翻滚,在铁水中潜游,若隐若现,宛若真龙现世。一场盛会,也是一次浴火的洗礼。一次次舞动,一次次将新年的喜庆和观众的互动推向高潮。这条将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合川龙”,舞出了新年的祥瑞与龙腾的新气象,舞出风调雨顺、人寿年丰,也将合川的舞龙技艺和火龙文化舞出了合川,舞至世界。

  看三江灯会,赏三江夜景,是江城人年味中的赏心悦目事。三江游是合川城市特色的新名片。乘快艇和帆船游三江,氛围若同一场小型的聚会。我选择了搭乘“钓鱼城号”游江,在游轮上虚度一段时光。暮色中,游轮从东津沱滨江公园出发,经钓鱼城,穿梭于合阳嘉陵江大桥(学士山)、马门溪恐龙广场、鸭嘴、成龙广场、卢作孚广场、涪江四桥等三江六岸城市地标。城市灯火闪烁的线条,简约勾勒出建筑的轮廓,三江六岸倒影在江中。人生跌宕起伏、千帆过尽,最珍贵的不正是这半城灯火半城江的祥和人间么?游船上,舞蹈演员在中国诗歌源头《诗经》“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的乐曲中,翩翩起舞,斯是良宵啊。仿佛置身秦淮河畔,桨声灯影里,酒吧小酌,品合川小吃,品年,人们像在赶一场水上的街市。

  合川美术馆:

  笔墨迎新,诗画诵春

  三江明珠历史源远流长,传承脉络清晰。三江水孕育了一批以周北溪、唐咏仙、江从革等为代表的国内外知名书画家、美术教育家,也孕育出合川儿童画的摇篮,浸淫出浓厚的艺术氛围。

  合川美术馆底蕴来自整体实力、实干和卓越的远见。

  作为全国儿童画之乡,自上世纪50年代,开始重点发展少儿美术教育,这着实是一种远见。梁老先生说:“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审美教育从孩子抓起,合川美术教育做出了先表。近60年的实干和积淀,作品形成了风格鲜明,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和鲜明的地域特色。2008年合川被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文化艺术(儿童画)之乡”称号。

  合川文化事业的繁荣,传统书画艺术的弘扬,需要一个平台。2015年,合川美术馆应运而生,标志着合川书法艺术迈上新的征程,将逐步形成合川美术学术研究体系,城市有了一个新的文化品牌和地标。

  《再识·嘉州画派》美术作品巡回邀请展上,第一次走进合川美术馆。进入东津沱公园,远远看见一座两层不规则蓝玻银白色建筑,两面穹顶像一本翻开的书,顶端合拢似书脊,形似埃及金子塔,其实说像合川的“合”字更为贴切。虽时值深冬,阳光下,碧绿的草坪染绿了荡漾的湖水,白露煽动着轻盈的翅膀低低掠过水面。这座年轻而现代的建筑独特的艺术气质和诗意,仿佛正从三江的波涛里长出来,又反哺江城。

  待走近,见蓝字牌匾:合川美术馆和钓鱼城诗书画院。浅紫色的君子兰在风中摇曳,拾级而上。不具岁月感的建筑,透着文艺清新,我想在天台上,对着川流不息的三江水读诗。其雾霾灰墙面和地面一体又越发觉出沉稳、内敛和厚重,叹服于美学的神奇!美术馆主体采用整体空间网格钢结构,厚重中又有种通透阔大的宽松感。建筑形体确取意于合川的“合”字,三江交汇,这不正是城市的文化特点么?是的,正是江城文化的一种表达。

  这两年,展出过《渝西美术、书法、摄影抗“疫”作品展》,《多彩共生·年展》,《丹青·缘——爱合川画合川蒋维青师生写生作品展》。2022年春节期间,展出过邓建强《墨知乡情》画展。农历年来临之际,正举办《再识·嘉州画派》美术作品巡回邀请展,邓建强《水墨2023跨年展》。

  山河岁暮,欣逢岁更,回顾、总结和展望也是一种传统。展出合川区本土老摄影家的150幅老照片,在时代滚滚洪流下,城乡巨变,这些老照片越发显得珍贵异常。老摄影家们通过光影,用镜头记录、捕捉、留存合川曾经的岁月,让我们看到了合川从1949年解放到21世纪初期城市的发展变迁,仿佛看到几代人在这片故土地上耕耘的情景……

  金虎辞旧岁,玉兔迎新年。2023年1月12日——2月26日,《三江溢彩——合川区优秀书画作品展》将在合川美术馆举行,这是2022年合川美术事业在三江沃土上生长、萌发、结出的硕果,也是向新年献出的礼物。

  蔡元培在《图画》写道,“中国画与书法为缘,而多含文学之趣味”。书法是中国特有的一种传统艺术,也是国粹之一。传统中国年,美术馆举办“笔墨迎新”书法展,笔墨间充分展示出艺术家们精湛的艺术水平和高尚情怀。

  年关,书画艺术家齐聚一堂,手中的狼毫将浓浓的年味落字成墨,化为一副副春联,一张张喜庆的福字,一盏盏大红灯笼上的画。书画也是一种生活美学,书画家正是那送春的使者,将迎新纳祥的新春喜庆、美好的祝福送进千家万户。

  腊月,从美术馆将喜庆和福气迎回家;正月,观画展,在书画茶中,品一个别样的年。我想说,我爱死了这一刻的人生。

  2023.1.2于成都武侯

  布列瑟农音乐:MatthewLien-一听入迷

  后记:

  离开合川有些年头了。

  当真的回头触摸她的时候,因为离开太久,熟悉的陌生感让我有一刻的茫然、甚至生出羞愧之心。

  但同时也打开了我与家乡交流的通道。

  再次走近悠悠古镇、古巷、古村落,去触摸她的温度时,内心澎湃的情绪像奔腾的三江水,难以平复、归顺,令我我彻夜难眠。

  黑夜是一剂安定,让人沉潜下来。

  有时候,半夜起来打开电脑,记录下一些细节和感受。渐渐,往事、现实和风物行踪开始清晰,像三江水汇流在一起,变得平缓、温柔,涓涓地亲近我的眼眸、唇齿、手指和思维......

  特别感谢我的高中老师周天成先生。当我向他求助时,他找到了合川区文旅局负责人,并给了我陈科长的电话。先后两次给我打电话,指点怎么沟通和了解衔接进度。感谢陈科长提供资料。

  感谢我的发小黄维才以及我的同学鼎力支持。

【审核人:雨祺】

《湛蓝 | 年味,蕴藏三江》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温度 三江 年味 湛蓝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3-01-18 09:58
    维维安
    有美食,有文化,过年的氛围展现得淋漓尽致,颇有地方特色,其实无论风俗怎么不一样,喜庆团圆的中国年的主题永远不变。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