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过了腊八就是年(散文)
作者:麦玲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3950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75篇,  月稿:629篇

  一、小年

  北方的小年,在农历腊月二十三。到了小年,就等于一脚踏进了新年的门槛。

  今年的小年不似往年的天气,小年这天,一改入冬以来的暖,天气非常冷,从小年的前几天开始,北方气温开始下降,多地飘起了雪花,听说,后几天将会迎来连续降温天气,气温会低至零下13度,真正的冬天,似乎才要到来。

  城里的小年,没有多少特色。在我,在小年当晚,只是把进入腊月就开始清扫整理的房子,再在髫苎头绑上大毛巾,把墙壁“扫”一遍,改改心病即可。

  民俗传统节,还是乡村热闹有特色。只是不知道如今农村的小年,是不是还像我们小时候一样,有着浓厚的民俗特色?那时候,到了小年这天,家里一定要祭灶神,大白天就在锅台上点着清油灯盏,爷爷跪在灶台前,虔诚地磕头作揖,焚香,烧黄纸,灶墙上贴上黄伏,盘子里供奉着糖果、黏面枕头,祈求灶王爷嘴甜些或者干脆粘住他的嘴,上天言好事,不好说的就不要张嘴。

  这天,大人娃娃都会剃头清洗,民间有“有钱没钱,剃头过年”的说法。

  小年扫房子,也是家乡一项非常重要的习俗。老家好像叫“送穷土”,大人们把家里的家具用布子等罩了,拿着大扫把扫窑洞各处,角角落落,就连火炕的席子下面,奶奶和母亲也要用小髫苎扫了土出来,然后就是各种洗:洗灶具、拆洗被褥、门帘,为的是除旧迎新,拔除不祥,把一年的“穷运”“晦气”统统扫地出门。

  小年这天,巧手的奶奶会拿着她的针线簸箩,戴着老花镜,一张张红纸在她的手上左旋右转,一幅幅喜鹊登梅、腊梅迎春、三羊开泰、连年有余的窗花就贴在家里各个窗户上了,年的气息一下就浓起来了。

  小年这天,要吃啥食物我已经记不得了,是不是得吃扁食?(饺子)但是,肯定是吃好吃的!

  一进入腊月,婚丧嫁娶的事情就好似比以往多。小年的时候,村子里就有新娘子骑着毛驴进来了,也有自行车推着姑娘嫁入外村的,小孩子们跑前跑后看新娘子的陪房嫁妆,听大人们说长道短地评论新娘子的本事,忙得不亦乐乎,于是,鞭炮声、欢呼声、乐曲声,就在欢乐的村庄上空飘扬着,在忙碌清扫、喜庆欢乐的时刻,人们盼望了一年的大年,再有一周就要来了。

  二、小年小雪

  小年夜的这场小雪,应该是虎年的第一场雪、也是最后一场雪吧,按照公历说起,是2023年的第一场雪。

  小雪不大,虽然勉强盖住了地面,但总归是落雪了,在各地纷纷扬扬的落雪中,平川的雪,在小年夜开始飘落起来。

  小年夜八点过一些出去,走在路上,在路灯的映射下,看有点点飞絮落在对面而来人的头上,心想:是不是下雪了?站住仔细看,果真是雪花,那么大的一片片雪花,稀稀拉拉地落下来,无声无息。

  一会儿,落雪稍大一些。雪花在车灯里,寻着一方亮光,像一粒粒珍珠一样,在巨大夜色包裹下,轻盈地飞舞着、矛盾着,似要冲破黑夜的笼罩,又似不舍这一瞬间的光明。

  担心着雪花会不会边落边消融,也担心着雪会不会象征性地落一下,就停止了。平川的雪,向来如此。

  小年夜,万籁俱寂。天亮了,看见对面楼顶覆盖了一层白雪。

  真的下雪了!多么洁白无瑕的世界!

  灶台上,还摆着昨晚我供奉的糖果。我想,肯定是灶神爷昨天吃了家家户户的糖果,甜到心头,上天言好事,天降福瑞了。

  兔年,万事大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必定是一个大展宏兔的吉祥年。

  三、吃肉

  腊八过后,姥爷家要杀年猪了。

  早早地,父母亲给我穿戴整齐,给我脸上擦了雪花膏,戴了兔儿帽,带我到姥爷家吃肉。

  到姥爷家后,姥爷家的院子里站满了乡邻亲戚,他们脸上洋溢着喜悦,寒暄着、问候着。

  姥爷家的院子里架着一口大铁锅,水沸腾着,锅下火正红。一只长着黑毛的大肥猪被绑住了三脚,它死命挣扎着、嚎叫着,几个壮汉不容分说,就把黑猪按倒在一个低条桌上,穿着对襟棉袄,腰里扎着腰带的四姥爷,左手按着猪头,对几个壮汉说:“用劲按好,这猪肥,别让跑了。”又喊:“接血来。”

  姥爷说:“来了。”他提着个洋瓷盆子来了。姥爷的腰里也缠着腰带。姥爷说过:“干干,三单不如一棉,一棉不如腰里一缠。”姥爷老说我干气,爱怜地唤我“干干”。

  四姥爷嘴里衔着刀子,左脚踩在黑猪的肩胛骨上,右手摸到猪脖子锁命骨处停下来,从嘴里取下杀猪刀,这时候,满院的人声都静止了,眼睛一齐盯着四姥爷看,四姥爷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几个壮汉,从嘴里取下杀猪刀,说时迟那时候,只见刀光一闪,鲜红的猪血就从猪脖子里喷涌而出,黑猪奋力挣扎,血喷射更急,黑猪凄厉的嚎叫声响彻了寂静的山村。

  黑猪叫声渐弱,血流停止,人声鼎沸。壮汉们取开绑着的猪腿,将黑猪投入翻滚着的大铁锅准备烫毛,谁料,锅里的黑猪一声嚎叫,翻起来跳出铁锅,像喝醉了酒的人一样满院子乱撞,正当回过神的人们惊慌失措的去追赶它时,它却一头撞在墙上,一个大趔趄,直挺挺地躺在墙角,死了。

  谁说死猪不怕开水烫呢!

  褪了毛的猪白森森地倒挂在木架上,顷刻间便被开膛破肚,人们从冒着热气的猪肚子里一件件往出掏内脏,猪尿泡被男孩拿去吹大了当皮球玩,一些不太好的猪下水给了眼巴巴看着的几只狗,一会儿,猪肉就在厨房的大铁锅里咕嘟着,香气四溢,几个姨娘正在做猪血面,大人们欢快有序地忙碌着。

  猪肉熟了,姨娘切了一碗肥肉,让父亲喂给我吃。我坐在姥爷家厨房的火炕上,年轻英俊的父亲站在炕头前,笑嘻嘻地给我喂肉,直到我吃的作呕,父亲还说:“娃馋的,这吃够了。”

  我是把肉吃够了。奶奶和母亲把从姥爷家拿回去的肉做成臊子面,我端起碗就恶心,随即呕吐起来,爷爷问明原由后训父亲:“哪能把热肉给娃吃那么多,把娃吃伤了!”

  以后,每次我不吃肉时,爷爷都要念叨父亲的不是,父亲在煤矿上班,听不见,不知道他耳朵烧不烧。爷爷叹息:“娃长身体呢,不吃肉哪里行!”爷爷屡次领我进馆子,爷爷吃肉面,我吃素面。

  有一天,我吃了一碗素面后,爷爷笑着问我:“狗,今的面香吗?”我说:“爷,今的面咋这香的?”饭馆老板王结子笑嘻嘻地看着我,爷爷也笑嘻嘻地看着我说:“肉能不香?”

  原来,王结子做饭时,爷爷叮嘱他把汤里面的肉挑出去,我看不见肉,以为是素面。

  爷爷笑:“你个装花鬼,不吃肉喝肉汤?”

  那时候,我还没有上学,对记忆也是零星的,应该是四、五岁的样子吧。

  以后,经常会碰到不吃肉的人,我说,你没有我这样的爷爷。

  四十多年过去了,姥爷、爷爷、四姥爷、舅舅相继离开了我,可我依然记得那年杀年猪、吃肉的情景,那么鲜活生动;我的亲人,在我的记忆里,依然亲切如初。

  四、吃血面

  人,是很奇怪的物种,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盼望丰衣足食,美味佳肴穿肠过,到了能轻易实现这些梦想的时候,却又对往事留恋不舍,牵肠挂肚,而记忆深处最让人怀念的莫过于儿时的年味。

  俗话说,过了腊八就是年。千百年来,无论世事如何变幻,潜藏在人们心里古老的习俗却亘古不变。

  腊八节清晨,各家各户喝一碗营养丰富的腊八粥,女人们开始洗刷打扫,张罗着焕然一新迎新春,男人们采购年货,准备体体面面过大年。而村子里,此起彼伏的猪嚎声悠长凄厉地回荡着,孩子们眼噙着热泪,躲在某个犄角旮旯里黯然伤神,当香喷喷的猪肉出锅,他们又吃的比谁都开心,把同情不舍的心抛到九霄云外。

  甘肃地处回汉杂居地,自古民风淳厚,民族和睦。腊八一过,戴着像碗底子般白帽子的老回回就戏谑老汉汉:腊八粥把老汉汉的头喝迷糊了,他们要开始胡乱花钱了,赶紧乘他们糊涂挣钱去。

  心灵手巧的回族人民做油饼、炸馓子,做各种他们擅长的面食及肉食,卖老汉汉需要的年货,让老汉汉高高兴兴地掏腰包。

  当然,有一样年货,老回回是不会涉足的,那就是年猪。

  离开家乡后,只能吃饲料喂养的几个月就出栏的猪肉,很怀念喂养一年多才出栏的粮食猪肉。近几年,就提前打听可靠的农家养猪人,嘱咐他们杀猪了一定留个猪腿。

  今年的猪腿是周嫂留的,她是给自家喂的年猪。腊八过后,她把猪腿送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新鲜的猪血面。

  好多年没有吃过血面了,从小到大,也没有自己做过血面吃,为了对得起嫂子的心意,就去百度查看猪血面做法,原来就像吃凉面一样:把切碎的韭菜和青椒炒了,大蒜踏面泼了热油,将煮好的猪血面捞出控水,加了食用盐、淋上胡麻油用筷子挑散,然后加入炒好的韭菜青椒碎及油泼蒜、油泼辣子,吃完,果然口留余香。

  就想起小时候奶奶和母亲做的血面条。

  儿时,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吃上血面条。那时,大多数是吃鸡血面条。杀鸡的时候,奶奶和母亲就提早预备了一个黑瓷碗准备接鸡血。

  一个鸡能有多少血呢!就是这些血,奶奶和母亲都是欢喜着,待杀鸡取血后,她们把白面放在棕色瓷盆里,倒上鸡血,虔诚地搅拌成絮状然后揉面、醒面,擀成血面节节,做了臊子汤,香喷喷的鸡血面就做成了。

  当然,吃了汤面,孩子们还要吃干面条。奶奶和母亲就把烩汤前炒好的菜花先舀出来准备着,加了咸盐捣碎的大蒜,也在炒菜前用热油泼好;熟油辣子是每顿饭必备的,血面节节早在案板上淋了熟油加了咸盐晾着,吃干面的时候,加入炒好的菜花、油泼好的蒜泥、熟油辣子,就可以吃干血面了。

  每年过了腊八节,村子里的猪就拉着长声嚎叫着,爆竹声就稀稀拉拉地响起来了,吃血面的时候就来到了。

  血面,是年的开场白。人们的快乐幸福,总是建立在另一种生物付出生命的代价上,残忍无奈却又热烈地上演着。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

  再有半月就过新年了。明亮的阳光透过窗玻璃洒落在屋子里,闪烁着明丽的光芒;暖气正好;面香,由胃里向上弥漫,余味悠长,回味如昔,正是记忆深处那种念念不忘的味道;在对往事的追怀里,不忘初心,不负今生。

  盛世而立,丰衣足食,安居乐业,夫复何求?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过了腊八》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散文 腊八 晓荷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