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我的婆婆(散文)
作者:栀子木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3114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09篇,  月稿:642篇

  一

  我每天放学时都会看见外婆在我们小区“黔城壹家”超市门口,她像是在故意等我。一看见我就喊:“乖乖,过来过来!”然后用颤抖的双手,在她花布做的小钱包里,掏出几张一块的纸币给我,说:“来,拿去买冰棒。”有时没零钱她就拿五块或十块的给我,还对我说不要跟我爸妈说。有几次我放学快到超市时,就会习惯性的去找外婆的身影,突然我想起外婆已经不在了,我鼻子一酸,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

  当小姑姐把我侄女小培的这篇作文发到亲情群里时,一向热闹的群突如死水般沉静,一点声响都没有。约几分钟后,手机信息的“嘟嘟”声急切的响起,一声接着一声,催得人心乱如麻。一条条信息在屏幕上闪烁,怀念、遗憾,伤感的文字瞬间爆棚。让我也情不自禁想起我的婆婆。

  二

  记得那几年我们下岗,便开了一家精品店,常常是睡到自然醒才开门营业。

  有一天,我刚把卷帘门拉开,邻居大姐那张坏笑的脸就凑了上来:“才起呀,你婆婆都转了几趟了,每次看到你们门关着,就耷拉着脸走了。”

  我笑着答道:“你说对了,不耷拉脸,那她就不是我婆婆了。”

  七十年代初期,婆婆在单位附近的路边上,租了间门面做起了饮食生意,门面号就是“小吃店”。婆婆每天起早贪黑,靠着这个小吃店的收入补贴着五个孩子的家用。我进这个家的时候,公公已经去世十多年,单位也从小县城搬到了市里。婆婆没和我们住在一起,她仍旧在老单位的县城里,独自经营她的小吃店,做着一些诸如馄饨、家常菜、蹄髈,火锅类的饮食生意。因为在公路边,多是过往拉煤、拉沙的货车驾驶员。因婆婆做菜好吃,大家都只认婆婆。货车驾驶员总是留着肚子赶到婆婆的饭店用餐。婆婆虽然很辛苦,但生意却很好,八十年代就有人叫她“赵八万”了。这也是她一直舍不得放弃小吃店生意的缘故吧。直到六十多岁,在子女的劝说下才不得已关了门,结束了她的生意生涯。

  婆婆勤劳一生,终是一个闲不住的人,也看不得别人闲着。所以,当她看到我们做生意的态度跟她完全不一样时,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我们的懒惰。

  三

  小吃店关门了,可婆婆也没闲着。她常常在家做吃的,诸如炸蹄髈、包饺子、糯米团子、甜酒、霉豆腐……然后不嫌累、不嫌麻烦的一家家往子女处送。那时候家家是步梯房,有几次想到她太辛苦,送来我就跟她说:“不要不要。老妈你以后再不要给我们送了,我们不爱吃!”

  婆婆大声嚷道:“还是我家林林乖,我拿什么她都喜欢吃。”说完生气地转身就走,林林是我妯娌。听了婆婆话,我心里挺委屈,其实婆婆做的菜味道极好。

  逢年过节,婆婆喜欢做糯米团子,她做的团子不论放多久,拿出来蒸时,仍然香气四溢。肉沫、鸡蛋、花椒,葱花等交织发出的香味吃起来香而不闷,糯而不腻。婆婆也总记得哪个孙女不吃葱、哪个孙子不吃姜、哪个孙子不吃花椒。所以,她做好的团子,分派到各家也都正合各家的口味。

  逢年过节,婆婆都是自己杀鸡宰鸭,动作之麻利无人可比。有一次,她杀鸡,我去搭把手,婆婆先拿一只大碗放了些盐倒了清水,然后把鸡头往后一捏,三下五除二的拔掉鸡脖上的绒毛,拿起锋利的菜刀就要往鸡脖子上割。我赶紧站远背过身去,只听到婆婆念叨:“乖乖,不要怕,你生来就是给人吃的,不疼的哈。”我顿时笑了,临刑前婆婆还要给鸡来场告别,但内心对婆婆还是不免生出几分敬意。

  四

  婆婆爱钱是众所周知,用见钱眼开、视财如命来形容她一点都不为过。她的几个子女都说:“老妈是财迷。”

  也许是做生意多年,婆婆头脑灵活对数字也特别敏感。尽管八十多岁的年纪,她仍记得清她的国债什么时候到期,本金,利率能有多少收益。她能准确的报出她的社保工资从最初领的金额,到至今每一年增加了多少。她可以一口气抖数出,她曾经收送的礼金人数及金额。她可以把钱借给子女后,收取利息,然后以另一种方式返回给子女。

  以前婆婆过生日,我们都是买些衣裤、围巾之类的礼物,可总不见婆婆穿戴。不知道是婆婆不舍得穿,还是不合她的意。后来也就直接换成给红包,婆婆显得到也更高兴。

  五

  婆婆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她从不占人便宜,但也绝不吃亏,好强的性格在单位家属区没人敢惹。也许是遵义人的缘故,性格也跟遵义辣椒一样暴辣,怂起人来让人无力招架。

  记得有一次家属区里一户人家的孩子欺负她孙子,孙子哭着跑回来告状。孙子一岁多时,父母离异就一直由婆婆抚养,她岂能随便轻饶。她拉着孙子急切的敲开了对方的门,一开口便是:“真是没妈的孩子好欺负。他虽没妈了,还有奶呢,你们怎么这么狠心。太要不得了,太欺负人了……”

  她一边大声的谩骂一边抹眼泪,硬是说得那户人家当众一个劲赔不是,婆婆才罢休。

  但婆婆也是个热心人,谁家有个家长里短,她也总是出言献策。谁家里缺啥了,她也总是直接把家里有的给别人送上。

  婆婆是家属里唯一的老党员,曾获五十年党员荣誉奖章。她常挂嘴边的话便是:“共产党就是好。要听党话,跟党走!”

  每月的党费,她也必须亲自交上。记得有一次搞支部活动,支部书记考虑到她年纪大了,腿脚不便没通知到她。她硬是把支部书记狠狠地数落了一番,并强烈要求以后一定要通知她。后来,她每次参加支部会议,都推着助力车一步步挪到三楼会议室,且拒绝别人帮助。

  六

  婆婆很会精打细算,买物品总是很会讲价,买同样的东西时常比我们买的都便宜,日子也过得很节俭。靠着她那些年,做生意和节俭的钱硬是把孙子供到大学毕业,这也是婆婆一生唯一的骄傲,当有人夸婆婆不服老,还是那么精明时。婆婆便会喜笑颜开道:“老了老了,我家冬至都大学毕业了。”

  有一次,在医院照顾生病的婆婆,中午打饭回来招呼婆婆吃了,就把剩下的饭菜随同盛饭的一次性饭盒扔进了垃圾筒。

  刚进门婆婆问我:“你不吃?”

  我道:“不饿。”

  实则是医院那气味着实让我没胃口。她又接着问:“那剩下的饭菜呢?”

  我说:“丢了。”

  她当即冲我吼道:“你怎么能这样做呢?你不吃,可以带回去给家人吃。”

  说完起身下床,慢慢挪步到冰箱旁,拿出我早晨带来的一砵鸡汤,用力地摔在桌上,汤显些撒了出来“把你带来的鸡汤拿走,以后你也不要再送了,送来我也不吃。”

  说完拉过她的助力车,撑着笨重的身躯,一步步朝病房外走去。我以为她是生气了不想见我,想出去走走。以前她每走一步我都跟着,我今天没跟。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她佝偻的背影歪歪斜斜朝走廊尽头走去,我也在生气,眼泪在眼眶打转。这么些年了,婆婆从没用这样的态度对我过,心里特别委屈。

  到走廊尽头,婆婆折了回来。再一次经过垃圾筒时,她用颤抖的手掀起垃圾筒盖使劲往里瞅,满眼都是心疼。我实在不忍心,快步走过去道:“好了好了,老妈,别生气了,我捡,我把它捡回去,晚上带回家,行吗?”这时婆婆才松开拿着垃圾筒盖的手。然后跟个孩子似的笑了。她说道:“粮食浪费了好可惜嘛,不要以为你们现在条件好了就不在乎,浪费粮食是会损福报的。”

  以至后来,每每我想扔剩饭剩菜时就想起婆婆说过的话,也就不敢再肆意妄为了。

  七

  春天,在医院的院子里,推着轮椅上的婆婆,来到一树白色簇拥的梨花下。我轻轻问她:“老妈,好看不?”

  婆婆微微点一下头,看向我的目光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光彩,我鼻子一酸,赶紧逃也似的避开。

  这么精明好强的一个老人,终是没能抵过岁月的打磨。当春去了,花谢了时候,婆婆也被病痛带走了。

  生命是一趟单程列车,走了来了,来了走了,从来都不会双向奔赴。好希望在生命的任意瞬间按下暂停键,让世间所有的至亲至爱镌刻。常想,世间的永恒,我想也许只有天地,也唯有天地吧。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我的婆婆》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散文 婆婆 晓荷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