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线坠子(散文)
作者:关山琴韵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868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75篇,  月稿:629篇

  线坠子,当我写下这个题目,很多人,尤其是年轻的一代一定不知它是干什么的。其实,它就是过去人们盖房子,用以测量建筑垂直度的一个工具而已。

  线坠子,也叫铅锤,是用铁、铜、或钢铸成的一个圆锥体的物体。一端是圆形体,一端是椎子,中间一个空洞,将绳子穿过去,在扎一个结,以防滑落。吊线一般要采用较重的特质线悬吊,才能有效的控制它的力度,从而测到物体的垂直度。

  线坠子的垂吊是过去人们用于建筑施工的一个简单的测量方法,常用于民间民用建筑,比如私人盖的土坯房、砖混结构的平板房以及二层以内、结构简单的楼房。而今,随着科技水平的不断发展,测量仪器、红外线等先进的测量工具,已经用于大型的建筑工程,而且它们能更加精准的测出墙体的垂直度。但有些匠人还是在砌隔墙的时候,喜欢用线坠子来控制墙面的垂直度。

  我第一次见线坠子,还是在乡下。那时候,六十年代中期,为了响应国家的号召“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作为干部家属的母亲,便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主动报名跟随城镇居民下放农村的洪流,被下放到华亭县西华公社王寨大队二队。刚下放农村,我们房无一瓦,地无一片,更无粮食。在父亲的出面协调下,大队暂借了我们两间生产队的库房,我们一家四口终于有了赖以生存的栖息地。没有粮食,外公为我们送来了一麻袋玉米面,解决了我们生活的困境。就这样,母亲带着我和大弟,开始了农村的生活,日子过的紧紧巴巴。安顿好我们,父亲又回到了他的工作岗位。

  到了农村,面对没有住房的局面,父亲开始酝酿盖房一事。盖房,对于我们而言,绝非易事,因为盖房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三者我们一样都不沾边。咋办?父亲是一位很有思维且能吃苦的人。于是,父亲一边上班,一边利用闲暇之余回家上山砍伐木材,檩条。什么大梁的木料,檩条,砖头,水泥等,都被父亲一一准备到位。那时候,父亲虽然在城里工作,但他没有工作人的那种优越、嚣张,非常谦和的对待他人,和村里的父老乡亲们关系处的非常融洽。老乡们也忠厚善良,乐于伸出援助之手帮助父亲往回拉材料,基础用的石块等等。接着父亲亲自设计了一张图纸,四间砖混结构的大瓦房,虽然当时我们只有五六岁的娃娃,看不懂图纸,但被父亲一说,我们心里美滋滋的,多么希望马上就能住上亮堂堂的大房子。

  第二年三月春暖花开之时,父亲找来大队的王忠月支书,二队的杨队长等人,给我们划分了一块很向阳的地方。记忆中院子前面是一条小路,小路的对面是一块长满庄稼的田地,还有很多树木,隔不多远,有一条清凌凌的小河,不知疲倦的向东流去。再向南的山坡上,便是王寨小学。这块地方绝对是块风水宝地。看到被划拨的这块地,父母欣慰的笑了。接着,父亲找来帮手,根据图样开始整平场地,放线挖基础。人们常说:“万丈高楼平地起”,基础质量的好坏,直接影响房屋主体的质量。所以,挖条形基础时,父亲一直在现场跟着,不时检查基础的深度。几天下来,一个条形基础挖好了。那时候的基础,不像现在是砖基础或者钢筋混凝土基础,全是用石块砌筑,施工难度非常大。但这些问题在父亲面前都不是问题。基础挖好了,父亲便拿来一个铁制的线坠子开始测量基础的边缘是否垂直。父亲干什么事都很认真,只见他一手拿着线坠,左眼闭着,云眼顺着线坠俯视,看是否垂直平整,一切无误,那些匠人先把石块根据条形摆好,里面再浇灌水泥砂浆,将表面抹平。等砂浆凝固后,开始用砖砌墙。匠人一边砌墙,父亲一边用线坠子在各个墙面测垂直度,阴阳角,对不垂直的墙面坚决要求拆除重新砌墙,那些匠人虽然不大情愿,但也在父亲的坚持下,拆除重砌,一边砌一边开玩笑说:“毕技术员,给你家盖房子比给公家盖房子还难,把人摆搅地……”。父亲笑呵呵地说:“不管给谁家盖房,都要认真对待,盖一座房多不容易啊!”砌墙的过程中,木匠也开始做大梁、檩条、穇子,门窗等,一时间,院子里推刨子的声音,钉丁子的声音“叮叮、铛铛、砰砰”此起彼伏,喧嚣了整个院子。几天的的功夫,四间房的墙砌起来了,接着就要立木。立木之前,要将去了皮的木头上刷上清漆,以免时间长了腐朽。农村有个习俗,立木是件大事,等匠人们齐声协力,将木梁立起来,架在墙上,固定到位,大家要打红、放炮庆贺。主人还要给前来祝贺的亲朋友人,辛苦的匠人们要备上酒席,以示犒劳。

  这天,我家房子要立木了,母亲早早起来和几个帮忙的邻居开始张罗饭菜。父亲则忙的和匠人们开始着准备立木的事项。四间房,两个人之梁,只见人子梁上从两头绑上了两条粗粗的麻绳房,顶上站着几个匠人在接应,开始吊梁了,只听的父亲一声吆喝:“起梁”。只听的大家齐声:“一二三”,只见大梁缓缓的从地面悬空而上,被轻轻的坨在前墙和后墙之上,接着,匠人开始在墙的木质预埋件上开始用钉子固定大梁,两个大梁固定好后,前来庆贺的人们开始将大红被面子扔到匠人手里,绑扎在两个大梁上,表示木已经立好。接下来,吃饭时间到了,母亲端上备好的饭菜,父亲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白酒、大前门香烟。大家在一起吃啊、喝啊!猜拳的,六六的,一时间,庄子里的孩子的笑声闹声,鸡鸣犬叫,让寂静的村庄一下热闹了许多。自然,这一天,也是父母最开心的时刻,眼看着属于自己的房子就要盖好,能不高兴吗?所以,这一天,父母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不停的招待亲戚友人,四邻匠人。

  木立好,接着就是上檩条,檩条要东西搭设,和梁连接固定,檩条搭设好,接着就是钉椽子,布穇子,抹泥,撒瓦。房子屋面做好了,接着就是安装内外门窗、刷枣红色的调和漆、安装玻璃,门窗的样式都是父亲亲自设计的,在当时来说很现代。同时,开始用白灰抹墙,抹墙是整个房间最后一道工序,也是最为重要的环节。两个多月下来,房子终于盖好了,在当时来说,这房子的结构是村里绝无仅有,也是全村最漂亮的房子,也招来了好多羡慕的目光。

  刚盖好的房子非常潮湿,必须打开门窗通风。此时,父亲开始整理院落,院子里做了一个小花园,并种上了好多花儿蔬菜。快到秋天的时候,父亲选了一个黄道吉日搬家。记得搬家的那天,来好多亲友邻居前来祝贺,看到我家亮堂堂的大房子,无不发出感叹,都说母亲命好,嫁了个有本事的男人,这日子过的就是不一样。听到大家的夸奖,母亲心里还是很欣慰、知足。

  就这样,我们终于住上了宽敞的大房子。可惜,父亲因为盖房,一下显的有瘦又黑,看的人心疼。就在我们搬入新房不久,由于妈妈上过平凉中师,王寨小学正缺老师,母亲便被招入王寨小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一九七零年深秋,教育局又委派母亲前往平凉师范院校深造学习。不得己父亲怀抱正吃奶的小弟,带着我和大弟,又离开了大房子,前往外婆家寄宿,从此再也没有回去过那个曾经让我们魂牵梦绕的大房子,至今想起那座房子,就无比的惆怅、心酸,也更怀念已经去了天堂的的父亲。

  一座房子,离不开小小的线坠子,虽然渺小的微不足道,但它却在我们的生活生产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线坠子的故事很多,虽然在历史的大潮中,已经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但线坠子的情愫、记忆、故事还那么鲜活的一辈辈传承了下来……

  2022年12月12日16点完稿于陋室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线坠子(散》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散文 晓荷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