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 新疆永远都在路上(散文)
作者:大路白杨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582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09篇,  月稿:642篇

  民航、高铁、火车、班车、公交,构成一个巨大的网络,将遥远的路变成一幅网状的图案。贯穿着新疆区域内的各县市乡村。也将一份被距离改变的情感,引入了当代生活的内容里,从而成为路上的路,心中的路和感情上的路。

  新疆人每出一趟门,简直就像过一次节日,更像出国不归的样子。不仅会准备很长一个时间,而且更想着带些什么,把等待给人的礼物要准备好的时间,行程和时间大致地想一遍,然后再去想想,还有什么人和事会被忘记。

  出门,就是远行万里、一路顺风,就像一粒饱满的种子,飘到哪里就肯定落在哪里,在那里长根发芽开花结果。在内地出差时,原以为能像新疆那样,坐着长达一夜的长途车,第二天一亮才能到站回家,没想到,内地的县与县之间距离是那么近,就是他们说的最长里程,在新疆也只须一根烟的功夫,和邻座的人还未来得及认识就已经下车。跟着旅游团队在广东省旅游时,最长的长途车就是一、二百里,通常在几十里之间,就是坐着车半个小时路程,屁股还没坐热,地点就已经到达,逛景点买东西洒尿吃饭拍照睡觉,让人有种时间太过于短促,还未展开就已收回,没能尽心路途的畅快。

  前几年没有疫情,旅游成为这里最丰收的一份产业,能走遍新疆就是一种眼光,就是在接受陌生熟悉他人的过程中所能产生一种生存意义。我跟着一群朋友去塔什库尔干县转转,从乌鲁木齐出发先坐着飞机,飞行接近一千五百公里到喀什,从喀什到县城是三百公里,从县城到红旗拉甫口岸是一百二十公里,走完接近四千里的路程,去看一个景点要费上整整二天的时间。

  要知道,乌鲁木齐可是位于新疆的腹地中央。这就是新疆,它就是安装在路上的省份,是时间与距离的提醒,所有的时间和空间,都会成为一种路程远近的换算。路,以序言和开胃甜酒的形式,串联起县城市区,连接着乡村牧区,成为每处景点提前引导给你观赏的窗口,盘旋上山,低档下坡,山重峰回,沿途数不清的雪峰大山湖泊,一路低头吃草的牦牛羊群,孤单一人骑马的牧民,孤零零盖在雪凹里的毡房,天空上翱翔鸣叫的苍鹰,都成为一件件你要前往的景点路上,白白送给你的附加值。有些景点额外,送给你的风景之美,已经远超景点本身,甚至比景点更充满趣味,甚至不用到达终点,就可以满意地转身回家。你可以认识一路遇到的人和事,人物握到手疼,风景看到眼乏,漫长的公路一望无头,直接把人坐都坐累掉,凭空让你不花钱就能享受着大自然的美景,当然,这可不是随便就让你看得心花怒放的代价。有时坐在车上,一路直奔向前,一个姿势坐下来,真想喊开车师傅多停几次车,好好地站在公路边的雪地里,仰仰脖子看蓝天,伸伸胳膊踢踢脚,迎着光亮如灯的太阳,捏一团清白透亮的雪块,吸上几口来自昆仑山才有的冰凉氧气。

  曾几何时,新疆的道路意味着漫长的距离和行程的煎熬,去一趟外地,找车难不说,就是坐上车,三天、五天,甚至十天半月坐在车上,并不是一种假想,而是一种现实。我记得自己跟着叔叔回内地时,坐的就解放牌汽车搭一个帐篷的班车,在这个车上我们满满一车人,坐了整整三天二夜,才终于抵达乌鲁木齐,然后坐三天三夜火车到达徐州,然后再坐半天火车才能回到山东枣庄的老家。

  这里的道路和距离,借助着面积的广袤,与内地的人口密集相比,有着一种更深层次的含义。生长在这里的人们,走在路上就知道什么是承受,承受带来的价值,价值中包含的意义。有人计算过这样一对数据,每一个半人,就能在新疆大地上占据一平方公里的面积,这还是把人口平均散布开来计算的。如果以城市人多,农村人少的数据,恐怕在很多地方,一平方公里的空间里可能还摊不到一个人。在偏远的山村牧区,一百平方公里能摊上一个人就是奇迹。如此的空旷,如此的遥远,难怪新疆人见了人,握手问好,请吃请住,亲切热情友好,怎能不把你当成自己的家人对待?从西部边境的喀什坐上二天火车,第三天清晨,你会发现你一家人还在新疆,这样的事情从不奇怪。

  我有几个内地来的朋友,先在城市转悠,然后去南北疆的农村玩,每一次住在牧民的毡房里,白吃白喝白住白受照料,男主人还会骑着马把你送到路边指给你方向,居然不向你伸手要一分钱,甚至你给他们兜里塞钱都不要,简直让他们不敢相信世间会有如此好事。我告诉他们,新疆永远都是这样,在路上,你就是客人,就是大路上理应受到招待的朋友,不信你再试试?

  地理上的远,很容易让你发现每个人内心的孤独在哪里。辽阔的疆域,无尽的路途,相隔数百公里的居民点,让你感受着一个孤独的人才能理解另一个孤独的人;走在新疆这片大地上,距离已经不算距离了,遇到就是缘份,这是人与人、心与心的相遇,而不是两个人迎面的相撞;因为,孤独帮着你建成了一座相逢人间的桥梁。

  就像走进市场,从不用市斤采买物品一样,走在新疆的路上,习惯上也一律不按着里来计算,而是用公里,用百公里标准来计算远近。一百公里接着一百公里的戈壁,一百公里连着一百公里的沙漠,一百公里的尘土,一百公里的村庄连队,甚至一千公里到达终点,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小事。路途和花在路上的时间,让在路上的新疆人天赐一般地多出一份富裕的心态。

  曾不止一次想过,用这样的标准做任何事,从起步到回程,都是一份对大路的快乐享受。都是一种用脚步丈量大地的自豪。跑一次远路,看一个外地朋友,欣赏一片风景,甚至散散心情,都在带着这份心情,在一条通往天过的大路上,充分自由地享受着这份不加束缚的自由。这样的路程,带着这种心情,要是在内地就要跑出去几个省来,甚至跑到你从不知边沿的某个地方,而在新疆,这点路甚至还没有跑出县境,甚至跑上一天一晚,火车还在新疆境内,班车还未过去直抵甘肃的星星峡。有人说,新疆人憨厚到不懂得耍小心眼、不计算得失的程度,其实,这事抱怨不了谁,因为新疆人的人高,心大,眼宽,不会也不愿意花费心力,去与小心小意、小计谋小计较去过多纠缠而已。

  有一位旅游网红的大咖曾经说过,大意是:以什么样的心去理解新疆,取决于你用什么样的心去营造自己出来。更大程度上,到了这里,生活一个时期,要用新疆人的心态去生活,大合大开之间,抛开世物之后,才能看到过去你,身在人群菌集的夹缝里,自己是多么的局促和狭隘,甚至有些说不清楚的可怜。

  说新疆人永远都在路上,其实并不过份,也不夸大。本来就是这样,只有你把它弄成另一种岁月,这才是真正的过分。

  二〇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于乌鲁木齐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 新疆永》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