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腊八(短篇小说)
作者:暗夜百合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5086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75篇,  月稿:629篇

  十二月的新城依旧没有下雪,刘金元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凛冽的寒风此时刮的脸上生疼。学校对面的小卖部门前,任图图和马寒梅两个女生相互搓着手,而一旁的金小宝则死死抱着一脸嫌弃的新明。

  “你俩干啥呢?特殊癖好?”刘金元小跑着来到小卖部门前,笑着说道。

  “你才有特殊癖好呢。我就是冷。”金小宝不满地说道。

  “当着人家女朋友的面,你这样不好吧。”刘金元笑道。

  “太冷了,这会儿有点热的东西喝就好了。你爸怎么还没来?”此时冷得直跺脚的任图图说道。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给我发信息说放学让我再学校门口等一会儿,这都半个小时了。”马寒梅抱怨道。

  “要不还是回学校里等吧,外面太冷了。”新明说着,使劲扭着身子,试图挣脱金小宝的熊抱。

  “你就让我再暖和暖和不行吗?”金小宝说道。

  “不行!”新明不满地回应道。

  金小宝看新明有些急了,不舍地松开了新明。几个人中,新明的身板是最强壮的,这对于瘦弱的金小宝来说,无疑是个“行走的火炉”。

  “来儿子,到爸爸这里来。”刘金元笑着朝金小宝招手道。

  “滚!”金小宝骂道。

  众人一阵嬉闹后,小卖部的老板李妈妈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此时李妈妈的脸色极其难看,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

  “李妈妈,怎么了?”新明首先开口问道。

  李妈妈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众人奇怪的面面相觑。走进小卖部里,此时电视上正在播放一条新闻:“今天下午,我市前民街与顺景街交叉路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名行人在途经路口时被一辆由东向西行驶的车辆撞倒,后车因躲闪不及装上中心隔离护栏导致侧翻,目前交警已赶往现场,本台将持续跟踪报道。”

  “啊!”马寒梅突然失声尖叫起来。指着电视中那辆侧翻的车辆大叫道:“爸!”

  众人顿时一惊,连忙看向电视,电视中那辆侧翻的车辆是一辆银灰色的桑塔纳,一名消防员此时正趴在地上查看里面的情况。

  “爸……!”马寒梅说着转身就往外跑,一旁的任图图被她撞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新明急忙追了出去。

  “李妈妈,我打个电话!”金小宝说着,赶忙抓过小卖部里的公用电话,拨通了超强网吧的固话。

  “喂,哥!马叔出交通事故了,你赶紧问问他现在在哪家医院。”金小宝急促地催道。

  “我去!你别着急。我现在就问。你这个是学校门口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吗?”电话那头,此时正在网吧里值班的金大宝问道。

  “对对,马寒梅刚才跑出去了,我得去追她,你赶紧通知新叔和周阿姨,我们先去追马寒梅,有消息打我手机。”金小宝放下电话便同任图图一同追了出去。

  “喂,爸!我们班马寒梅的父亲出交通事故了,这会儿电视上正在报道,你跟公安的人熟,知不知道马叔现在在哪家医院?”金小宝走后,刘金元赶忙拨通了父亲刘常福的电话说道。

  “我去!那个车是马国良的啊,这下子事情大了。”刘常福惊讶地说着。

  “爸,怎么了?”刘金元问道。

  “嗨,别提了,今天早上我到病区去查房,一个护士满脸是血地跑过来说病区里有一个病人跑了。那个新闻我也看了,那个被撞到的人就是咱们医院的病人。”刘常福无奈地说着。

  “我去,怎么都赶一块了啊!”刘金元郁闷的说道。

  “我手机响了,是交通队那边打来的,你先别挂!”刘常福说着,将电话话筒放在一旁,拿过桌上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刘院长吗?我是顺景街交通大队的民警崔洪文,在处理今天下午那起事故中,被撞的伤者为女性,年龄大概十四五岁,穿着“新城第一精神病医院”的病号服,我们经调取事发路段的监控录像,发现该人在红灯亮起时强行冲到马路中间,随后被一辆正常行驶的车辆撞到,目前伤者已经被送往新城中心医院抢救,请您尽快前往。”

  “好的,我这就去。另外问一下,那辆侧翻车辆的驾驶员目前伤势如何?”刘常福赶忙问道。

  “那辆车的驾驶员目前已同伤者一起被送医救治,您认识那个驾驶员吗?”崔洪文问道。

  “认识,那个驾驶员是我儿子同学的父亲。”刘常福确认道。

  “好的,因为现场没有找到那名驾驶员的身份证明,消防队一直没办法确定伤者身份,请您务必通知该人家属,尽快前往医院。”崔洪文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儿子,你刚才也听到了,你赶紧带上你的同学去医院,咱们在医院汇合。”刘常福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此时距离学校不远处,新明紧紧地抱着马寒梅,此时的马寒梅已经哭得歇斯底里。一旁的任图图紧紧地拉着马寒梅的手,不住地安慰她。金小宝则攥着手机,焦急地等待着网吧那边的电话。

  “都别等了,赶紧跟我走。马叔就在新城中心医院抢救室!”刘金元说着,赶忙拦下一辆出租车,众人一起挤上了车。

  “这车就能坐四个人,你们在拦一辆车吧!”出租车司机说道。

  “图图,你跟金小宝陪着马寒梅先去医院,我和新明随后就到。”刘金元说着,掏出钱包,取出五十块钱递给出租车司机。“叔叔,我这位同学的父亲出交通事故了,目前在新城中心医院抢救,麻烦您尽量快一点。”刘金元对司机央求道。

  “得嘞,交给我了!”司机收了钱,猛踩一脚油门,出租车此时如离弦之箭一般窜了出去。

  “到底什么情况啊?你倒是跟我说说!”此时另一辆出租车上,新明急忙问道。

  “我怎么知道啊!”此时心烦意乱的刘金元吼道。

  镜头一转,此时茴香胡同19号院中,得知马国良在医院的消息后,新明的父亲新建文,母亲顾晓捷急忙陪着马国良的妻子周锦绣一同赶往医院。而另一边,任图图的母亲赵媛在接到刘常福妻子鹿玲珑的电话后,也赶忙同自己的丈夫任建国赶往医院。

  “寒梅,你也别太着急,马叔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出租车上,任图图不断地安慰着马寒梅道。

  “都赖我,要是今天不让他来学校接我就好了。呜呜呜呜。”马寒梅说着又哭了起来。

  “小姑娘,别着急啊!医院里有医生有护士,你爸不会有事的,咱们马上就到,放心吧。”出租车司机也安慰道。

  “叔叔,谢谢您。”副驾驶座位上的金小宝连忙说着感谢。

  十五分钟后,出租车刹停在新城中心医院门口,马寒梅和众人急忙跑下车,医院的分诊台前,马寒梅一个劲地冲分诊台的护士大喊道:“我爸让车撞了,现在在哪?”

  分诊台的护士用异样的眼光看着马寒梅,随后指了指不远处的抢救室问道:“你就是那个精神病人的家属?”

  这句莫名其妙的问话让马寒梅顿时怒从心头起。“你爸才是精神病呢!你们全家都是精神病!”马寒梅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你刚才不是说你爸让车撞了吗?今天就一个被车撞了的人送过来,那人是个精神病。”护士说道。

  “误会了,误会了!”此时刘金元和新明也赶到了医院,刘金元赶忙跑到分诊台说道:“阿姨,您误会了,她说的是另一个病人,刚才一同被送过来的。那起交通事故中,因为躲闪不及发生侧翻的那辆车的驾驶员是我这位同学的父亲。您说的那个被撞的人,确实是个精神病人,今天刚从新城第一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

  “哦,吓我一跳!”护士松了口气说道。随后,那名护士指着不远处的急诊抢救室说道:“那两个病人目前都在抢救室里抢救,你们在外面等。”

  “好,阿姨谢谢您。”新明说着,赶忙拉着此时一脸委屈的马寒梅朝抢救室方向跑去。刘金元让金小宝陪着马寒梅,自己便同任图图回到医院门口等自己的父亲。

  “刚才听你说那个被撞的人是精神病?”医院门口,任图图问道。

  刘金元痛苦地点了点头说道:“刚才你们去追马寒梅的时候,我给我爸打了个电话,他告诉我的。那个病人如果真的被撞死了,我爸就得吃官司,医院这段时间一直没收治什么新的病人,运营资金本就紧张,如果真让我们家摊上这样的官司,恐怕……。”刘金元没敢继续说下去,痛苦地蹲在地上。

  任图图将手搭在刘金元的肩膀上安慰道:“放心吧,刚才看电视的时候,我记得消防员把那个人抬到担架上时,那个人还在乱抓乱动,不会有事的。”

  刘金元叹了口气说道:“唉,希望如此吧。”

  此时医院门口,两辆出租车陆续停了下来,刘金元的父亲刘常福赶忙从车上跑下来,而另一辆车上,顾晓捷搀扶着此时早已哭的不成样子的周锦绣走下车子。新建文付过车钱后,也连忙跟了上来。几分钟后,最后一辆出租车停在医院门口,任建国和妻子赵媛赶忙走下车。

  “常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此时医院门口,没时间寒暄的任建国赶忙问道。

  “嗨,别提了,今天我们医院里的一个病人从医院里跑出来了,跑到大街上被车给撞了,国良的车当时就跟在那辆撞人车辆的后面,前车撞人后紧急制动,国良因为跟车太近,方向盘打的太猛,结果撞到中心隔离护栏上,翻车了。”刘常福说道。

  “精神病人怎么会从医院里跑出来?”赵媛连忙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今天早上我刚到医院,病区的一个护士满脸是血地跑过来告诉我一个病人跑了,我和另一个男医生出去一起找了一上午都没找到,没想到下午交通队就给我打电话说那个病人出事儿了。”刘常福说道。

  “都别说了,咱们赶紧去看看国良怎么样了。”顾晓捷赶忙说道。众人便一股脑地冲进医院里。

  此时抢救室门口,马寒梅看到母亲周锦绣后一头扎进母亲怀里失声痛哭起来,一旁的顾晓捷和任图图赶忙将二人搀扶起来送到抢救室门外的长椅上坐下。

  “马国良的家属,马国良的家属在吗?”此时抢救室里,一个护士匆忙跑出来叫道。周锦绣赶忙跑过去说道:“我是她爱人,我丈夫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失血过多,急需输血,你们谁是O型血。”护士喊道。

  周锦绣顿时一愣,转头看着女儿马寒梅。马寒梅紧张地摇了摇头说道:“我是A型血。”

  “我也是A型血!”周锦绣心情失落的说道。

  “你们赶紧想办法,病人现在十分危险!”护士急忙喊道。

  “我是O型血。”刘金元冲上来说道。

  “18岁以上才能献血,你多大了!”护士问道。

  “我...14岁。”刘金元郁闷地说道。

  “不行,你太小了。还有谁是O型血?”护士喊道。

  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了摇头。此时另一位护士跑出来说道:“护士长,病人因为失血过多,已经休克了。”

  “我去,医院的血库里就找不到一带O型血吗?”护士长急得大喊道。

  “我刚才已经联系其他医院了,咱们医院的附属医院隆堂医院的院长刚才我回电话了,他们已经带着血往这边赶了!”护士说道。

  “还有多久能到?”护士长急忙问道。

  “目前新城的交通状况,估计还得半个小时才能到。”护士说道。

  “那就来不及了!”护士长说道。

  “护士,我是O型血!”此时抢救室门口,李妈妈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过来说道。

  “跟我来,快!”护士长说着,拉着李妈妈的手便跑回抢救室里。众人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那个人是谁?”顾晓捷问道。

  “她是我们学校门口小卖部的老板,我们都管她叫李妈妈。”新明说道。

  顾晓捷将周锦绣搀扶到长椅上坐下,听见自己的丈夫有救了,周锦绣赶忙将女儿马寒梅抱在怀里。二人此时相拥而泣。

  “李妈妈怎么来了?”刘金元问道。

  刘常福想了想说道:“今天跑出来的那个病人,我记得她的病历卡上家属一览中什么都没写。”想到这,刘常福突然一拍脑门说道:“我知道了,那个李妈妈很有可能是今早那个跑出医院的精神病人的家属!”

  “啊?不是吧。”刘金元惊讶地说道。

  “很有可能,要不李妈妈怎么会来医院呢?”刘常福说道。

  “李妈妈有个女儿?”任图图疑惑的问道。

  “有。”此时站在一旁的新建文突然说道。

  “不会吧,听李妈妈说她一直没结婚,连孩子都没有,怎么会平白无故冒出来一个女儿?”任图图问道。

  新建文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唉,造孽啊。你们知道李妈妈为什么一直没结婚吗?”

  众人摇了摇头。新建文坐在抢救室门前的长椅上,犹豫了很久才开口说道:“李妈妈和我们是一代人。我当兵的时候,她曾经是部队驻地附近的一户农家的女儿。我和国良那时候看守游泳池,她经常跑来游泳,一来二去我们就认识了。”

  “经常来游泳?难道是……。”任建国说道。

  新建文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就是她,李桂芝!”

  “李桂芝!怎么会是她!”任建国惊讶道。

  “你还记得那时候,有段时间李桂芝突然不来游泳了吗?”新建文说道。

  任建国想了想,“我记得那段时间,国良总问我桂芝怎么不来了?我当时还笑话他,问国良是不是喜欢她?”任建国说道。

  新建文点了点头说道:“有一次,我们司机班去她们村子里送粮食的时候,我看见她了,当时她就大着肚子在村子里,周围的人都对她指指点点,我当时就问村长到底怎么回事?后来村长告诉我,他被邻村的一个老光棍给强奸了。”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腊八(短篇》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