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
【晓荷.奖】过年(短篇小说)
作者:暗夜百合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5071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75篇,  月稿:629篇

  如果说新城什么时候最清净,那一定是过年。但要说新城什么时候最热闹,那也是过年。尽管那时候国家总在提倡春节期间少燃放或者不燃放烟花爆竹,因为太过污染环境。但对于新城人来说,过年放爆竹就和三十晚上十二点必须要吃饺子一样平常,至于什么“PM2.5爆表”之类的论调,自然都是集体忽略的。

  大年三十下午四点三十分。此时茴香胡同19号院里,马寒梅正和母亲周锦绣一同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此时电视里正在播出一条关于倡导过年期间不燃放烟花爆竹的宣传片。

  “开什么玩笑,过年不让放爆竹?那还叫过年吗?”此时正在厨房做饭的马国良郁闷地说道:

  “对啊,没有爆竹声,那就不是过年了。”马寒梅回应道。

  “我觉得不放爆竹也挺好的,小宝的母亲齐爱莲一到春节就因为哮喘病得去医院,脸憋得通红,急性哮喘病真的会死人的。”周锦绣说道。

  “那就让她出门带个口罩呗。”马国良随口说道。

  “没什么用,她这个病是因为支气管痉挛导致的,导致这种情况多半是因为周围有过敏源。爱莲每年一到春节哮喘病就犯,很大可能就是因为过年放爆竹导致的。”周锦绣说道。

  “难道是因为爆竹燃烧后产生的火药味吗?”马寒梅问道。

  “基本上就是因为这个了。”周锦绣说道。

  “唉,爱莲这个病也真是没办法。每年春节基本都不能出门了。”马国良叹了口气说道。

  “爸,齐阿姨这个病难道没有什么药能治吗?”马寒梅问道。

  马国良将做好的饭菜装进饭盒里,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马寒梅转头望向母亲,身为社区医院驻院医的周锦绣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目前这个病用药只能缓解。无法治愈。”

  “那齐阿姨也太可怜了,每年春节都要去医院。”马寒梅说道。

  “唉,国家这些年虽然一直提倡过年期间不燃放烟花爆竹,但收效甚微。还有很多像齐爱莲一样的哮喘病人,一到春节基本上不敢出门。”周锦绣无奈地说道。

  “那怎么办呢?”马寒梅问道。

  周锦绣摇了摇头,看了看表说道:“五点了,我得去社区医院接班了。晚上不用等我了。”说完,周锦绣便拿上马国良递过来的饭盒离开了家。

  “妈,晚上给你送饺子去。”马寒梅喊道。

  “好。”周锦绣回应道。

  走出小院,周锦绣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虽然此时户外的温度已经降至零下十度,但依旧挡不住人们的热情。人们匆忙的赶回家,只为了这一年一度的欢愉。孩子们举着手中的爆竹,等待着它们在空中绽放的时刻。周锦绣笑了笑,同此时穿着铁路工作服,提着行李箱的新建文打了个招呼。

  “建文,回来了。”周锦绣笑道。

  “嗯,今天还要去社区医院值班吗?”新建文问道。

  “是啊,每年的惯例了。”周锦绣说道。

  新建文点了点头说道:“晚上记得回来吃饺子哦。”

  周锦绣点了点头,便朝社区医院走去。新建文推开小院的门,此时自己的儿子新明迎了出来。接过父亲的行李箱,新明便同父亲一起走进家中。

  “爸,带爆竹了吗?”新明问道。

  “必须的。”新建文笑道。

  “今年我爸也托朋友买来不少爆竹,据说还有不少礼花弹呢。晚上吃饭之前咱们一起放吧。”此时马寒梅走出家门说道。

  “寒梅,礼花弹你就别去点了,那东西危险。”新建文说道。

  “放心吧,新叔叔。”马寒梅点头笑道。

  “回来啦。”此时新建文家中,忙着做年夜饭的顾晓捷说道。

  “嗯,媳妇我回来了。”新建文说着,将工作服扔在沙发上。走进厨房,新建文从身后抱住此时正忙着做饭的顾晓捷。

  “哎呀,做饭呢,别闹。”顾晓捷说道。

  “想我没?”新建文说着,轻轻吻了顾晓捷一下。

  “当着儿子呢,别闹。”顾晓捷羞红着脸说道。

  “这不是得给儿子做个示范嘛。”新建文笑道。

  “去,越来越没正形了!过来帮忙。”顾晓捷笑骂道。

  此时房间里,新明正陪着马寒梅一起做寒假作业,虽然寒假作业并没有暑假作业那么繁重,但一向对作文很头痛的马寒梅还是让此时坐在一旁辅导的新明大为郁闷。最终,在马寒梅惯用的“先礼后兵”的套路下。耳朵被拧的生疼的新明最终也只能乖乖地从书包里拿出写好的作文。

  自从新华商场的顶层台球厅落成后,任图图便搬回了茴香胡同15号居住。此时任图图家中,赵媛正忙着将一道道菜摆上餐桌。而任图图则同邻居金小宝一起将一箱箱爆竹搬进院中。

  “金小宝,你爸今年还真不少买,这么多爆竹,够放到正月十五了。”此时正从一辆平板三轮上搬爆竹的任图图说道。

  “嗯,我爸说除了咱们玩已外,剩下的还能卖给胡同里孩子们。”金小宝说道。

  “这么多爆竹存在小卖部里,不会有危险吧?”任图图问道。

  “没事儿,很多都是鞭炮,放起来你就不嫌多了。”金小宝说着,将最后一箱爆竹扛在肩膀上。走进小院里,金小宝将爆竹放在小卖部的墙角。接过任图图递过来的毛巾,金小宝擦了一把头上的汗。

  大年三十下午十八点。此时茴香胡同里的居民纷纷将鞭炮拿了出来,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起,年三十的序幕正式拉开。

  “吃饭了!”当这个声音在每家每户之中响起时,一年一度的年夜饭正式开始。茴香胡同19号院里,新明同马寒梅坐在餐桌前。马国良将做好的饭菜从家中端了过来。顾晓捷则从厨房里端着最后一道菜走了出来。

  “建文,晓捷。过年好。”马国良走进来说道。

  “国良,过年好。”新建文说道。

  “马叔,过年好。”新明说道。

  “小子,过年好。拿着,马叔给的红包。”马国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给红包递给新明。

  “叔叔阿姨过年好。”马寒梅站起来说道。

  “寒梅乖,这是叔叔阿姨的。”顾晓捷说着,也拿出两个红包递给马寒梅。

  “谢谢叔叔阿姨。”马寒梅笑着说道。

  “国良,锦绣今年还值班吗?”新建文问道。

  “嗯,社区医院年三十必须留人值班,这是惯例了。锦绣作为资历最老的医生,又是党员,自然是义不容辞。”国良叹了口气说道。

  “那也是够辛苦的,年三十都不能吃顿团圆饭。”新建文说道。

  “我记得社区医院今年不是新来了两个实习医生吗?为啥不让他俩值班?”顾晓捷将一道松鼠桂鱼放在餐桌中央说道。

  “听锦绣说,那俩实习医生都是外地的,年前就打报告要求回老家过年,锦绣也是不忍心俩孩子在外面过年,就同意了。”马国良说道。

  “这俩孩子,等过完年我得说说他们了。”顾晓捷说道。

  “行了,大过年的就别说这些了,大家都把杯子举起来吧。”新建文说着,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众人将杯子举起来,在一声“新年快乐”后,年夜饭正式拉开序幕。

  年夜饭的味道十分的包容,一年的酸甜苦辣全都融在了年夜饭的煎炒烹炸中。不管这一年你都经历了什么,年三十的年夜饭便是忘记这一切最好的理由。父亲做的的油焖大虾,地三鲜,葱爆羊肉和清炒西兰花。母亲做的东北乱炖,酸菜白肉,糖醋排骨,炸藕盒还有素丸子。喝一口父亲存了一年的茅台酒,新明依旧被呛得不住地咳嗽起来。而面对如此多的美味,马寒梅吃货的本质暴露无遗。

  大年三十晚二十点。吃饱喝足的众人将饭菜撤下。小院门口,新明,马寒梅,刘金元,任图图,金小宝五个人在院门口放起了爆竹。新建文则揣着几个“二踢脚”走了出来。而小院里,新明的母亲顾晓捷,任图图的母亲赵媛,刘金元的母亲鹿玲珑。三人此时一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春晚。而马寒梅的父亲马国良,金小宝的父亲金宁鹏,任图图的父亲任建国,刘金元的父亲刘长福,四人则坐在一旁打起了麻将。作为每年春节的保留节目,春晚,麻将和爆竹自然成了新城人过年期间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

  “宁鹏,爱莲嫂子今年怎么样了?”麻将桌前,马国良问道。

  “目前还行吧,这几天还是有点喘,刚才我去社区医院找锦绣拿了点药,她吃了药就睡了。我那大儿子在家照顾她呢。”金宁鹏说道。

  “我听说大宝最近谈恋爱了?”任建国问道。

  金宁鹏点了点头说道:“消息够灵通的,听说就是小宝他们学校的老师。”

  “罗爱华?”刘长福惊讶地问道。

  “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大儿子今年32了,罗老师今年35岁。俗话说女大三抱金砖嘛。”金宁鹏得意的说道。

  “可以呀,这么说以后小宝得管她叫嫂子了吧。”刘长福笑道。

  “那必须的。”金宁鹏说着,摸起一张麻将牌。“哈哈,自摸!”金宁鹏大笑道。

  “我去,这你都能胡。”马国良郁闷地说道。

  “那没办法,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金宁鹏得意地笑道。

  此时小院外,在放完了几挂鞭炮和一些礼花弹后,意犹未尽的新建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二踢脚放在地上,用香烟点燃引信后便同孩子们一起躲在远处。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二踢脚冒着火光腾空而起。飞到半空时再次炸响。这便是“二踢脚”这个名字由来。

  “要不要试试?”新建文问道。

  新明摇了摇头,其他人也纷纷摇头表示不敢。新建文笑了笑说道:“这东西我们小时候都是拿在手里放的。”说着,便将二踢脚捏在手里。

  “新叔叔,这样太危险了吧。”任图图说道。

  “是啊,还是放在地上放吧。”金小宝也跑过来劝道。

  “没事儿,这东西我们小时候都是这么玩的。”新建文没等众人说完,便用香烟点燃了爆竹。然而几秒钟后,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过后,新建文痛苦的蹲在了地上。

  “爸!”新明焦急地喊道。众人一同围了上去,只见新建文戴着的手套已经被炸出一个大洞,新建文的手上则是一大片的焦黑。

  “我去,没想到是个横药的。”满头是汗的新建文说道。

  “什么意思?什么是横药?”一旁的马寒梅问道。

  “二踢脚装药时都是竖着装的,这样才能往天上放。没想到我放的这个装药时是横着装的,所以才会在手里爆炸。”新建文说道。

  “这个得赶紧去医院了,我这就去通知我爸。”马寒梅说着,便站起身朝小院跑去。然而新建文却叫住了她。

  “这点小伤,就别惊动别人了,你俩陪着我去医院包扎一下就行了。”新建文站起身来说道。

  “那行,咱们先去社区医院吧。”新明说着,便同马寒梅一起搀扶着新建文朝社区医院走去。

  “小宝,金元,图图,你们三个回去什么也别说,我们等会儿就回来。”新建文嘱咐道。三人点了点头,便一同不安地回到小院里。

  大年三十晚二十一时十分。距离茴香胡同步行距离十五分钟的新华社区卫生服务站内,周锦绣将新建文手上被炸烂的手套脱了下来。新建文此时躺在病床上,刚才被炸的发麻的手此时已经被阵阵疼痛所取代。

  “哎呦,锦绣,你轻点。”新建文龇牙咧嘴地说道。

  “你还知道疼啊!这么大人了,还搞这些危险动作,幸亏你戴着手套,要不这只手就炸没了。”周锦绣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嘿,这不是怀念一下过去嘛,没想到碰见一个横药的。”新建文干笑几声说道。

  周锦绣无奈的叹了口气,“社区医院医疗条件有限,这种炸伤没法处理。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联系其他医院。”说完,周锦绣便走出治疗室。办公室里,周锦绣拨通了马国良的手机。

  “国良,建文被爆竹炸伤了。我一会儿联系千水潭医院,他们那边是专门收治严重外伤的医院。你一会儿直接去那边等。”周锦绣说道。

  “我去,我说这么半天怎么不见建文和俩孩子回来呢,那三孩子回来什么都不说,我们还以为建文出什么事儿了呢。放心吧,我这就去。”马国良说道。

  “你一人来就行了,带点钱过来。先别和晓捷他们说,大过年的,别让他们担心。”周锦绣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马国良便站了起来。一旁的顾晓捷连忙走过来询问情况,马国良笑了笑表示建文说有点事儿,让我过去帮个忙。两孩子也在,没什么事儿,让顾晓捷放心。

  虽然仍旧心存疑虑,但顾晓捷没说什么。马国良走后,在赵媛和鹿玲珑的安慰下,顾晓捷也只能强装笑颜的表示自己没事。

  此时社区医院门前,周锦绣拦下一辆出租车。和司机说明情况后,新明便扶着新建文一起坐进出租车里。马寒梅则在周锦绣的陪同下返回家中。

  二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千水潭医院门前,此时医院门前人头攒动,不时有急救车开进医院里,一个个被爆竹炸伤的病人被抬进医院里。

  付过车费后,新明搀扶着新建文走下出租车。医院里,新明看着走廊里一个个病人,大多数都是因为放爆竹被炸伤。还有一些则是因为其它问题导致的严重外伤。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被爆竹炸伤?”新明惊讶的问道。

  “很正常,每年都是这样的。”新建文笑道。

  此时身后,一位男士搀扶着一名女士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新建文注意到,那个女士一直用手捂着眼睛。

  “朋友,这是你女朋友吗?她怎么了?”新建文问道。

【审核人:站长】

《【晓荷.奖】过年(短篇》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丽人生

    查看更多美丽人生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