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散文
陈永兵:护士老婆
作者:陈永兵 时间:2022-05-12
浏览:0次  字数:8003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00 篇,  月稿:63 篇

  老婆从事护理工作三十多年,如今也算是个高年资护师了。写下此文,献给曾当护士的老婆。

  老婆说她刚从护校毕业,开始从事护理工作时,也一度彷徨、苦闷过,总觉得那是侍候人的事,每天要与病人屎、尿、血打交道,一辈子怎么过呀?

  但每当看到康复出院的病人向她满怀敬意地告别时,她又从中看到了当一个护士的责任和光荣。

  一天晚上,陪老婆逛街,迎面走来一位中年妇女,突然拉着老婆的手叫了起来:“这不是汪护士吗?好多年不见了,您还记得我吗?这是我儿子,那一年住院,多亏是您护理的呀!”

  老婆一阵诧异之后,对这位中年妇女点点头,用默默的微笑回答了她的问候。

  她确实不记得了,干了大半辈子护士,经她手打过针输过液的大人、孩子成千上万、不计其数,她哪里记得这许多。

  好多次了,老婆就是这样接受陌生人的感谢和祝福,每一次,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得出,她都感到无限的欣慰,为她这些年所做的一切。

  老婆和我相识时,我是个刚入伍不久的战士,一个月只拿十元津贴费的小兵。

  老婆的同事都说她傻,放在身边才华横溢的大学生同事不找,非找一个当兵的穷小子。

  她的父母和哥嫂们也都希望她在城里找一个各方面条件都较好的优秀男人。

  老婆说她从小就喜欢军人,从小想当女兵,梦难成真,看中我是看中军人的那份朴实,是一种绿色情结,选择我也是一种缘分。

  我俩在恋爱了五年后才结婚生子,老婆说她嫁给我无怨无悔。

  老婆生在舒城桃溪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靠自己的勤奋和努力考上护校走进城市人的生活圈,她的成功曾一时被当地莘莘学子们树为榜样。

  老婆多次写信、打电话鼓励我说:“恋爱是我俩间的事,我不后悔,再说爸妈也是很开明的人。”

  第一次到老婆家,面对未来的岳父岳母,我紧张得浑身是汗,拘谨得不知如何开口。老婆在旁边用眼神一次次鼓励我,才使我定下心来。

  归队那天中午,老婆先是有说有笑地送我到车站,就在客车启动的一刹那,她将一样东西送到我手上,在松开手的同时,眼泪突然像断了线的珠子夺眶而出。

  汽车开得很远了,瘦弱单薄的她还在向我招手。

  到了列车上,我打开包装袋,看是一件做工考究的鸳鸯笔架,两只精致的鸳鸯笔并排插在笔架上。当时我百思不解其意,后在一位文友点拨下,才知她送“笔架”喻“必嫁”之意。

  果然老婆来信点破其谜,让我安心工作,非我不嫁,兴奋得我一连几夜没睡好觉。

  九十年代第一春,我俩组成小家庭。结婚时,老婆所在的县医院给政策性照顾分了一间二十多平方米的平房。锅、碗、瓢、盆将小小的空间塞得满满的。

  看着别人住着宽敞明亮的新房,老婆丝毫未表露出怨言或羡慕。

  婚后,我大多时间都是在异乡的军营中度过,和老婆相聚短暂,留给她的是无限思念和寂寞的长夜。

  老婆很坦然,说从恋爱时就有思想准备,只要你照顾好自己,就是我最大的安慰。

  那时刻,我感觉老婆虽没有那般高大,没有倩女们那漂亮的脸蛋,却有一颗常人难以拥有的善良的心灵。

  有了孩子,老婆的生活从此没有了规律,黑白颠倒是常有的事。

  一年我只有一个月假期,老婆几乎包揽了家里大大小小所有的家务和带孩子。

  那几年,老婆在医院儿科当护士,楼里楼外都是小病人,要常常加班,工作很忙,人也很累。忙得有时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小孩子难护理,稍不留神,就会招来家长责备。老婆总是很耐心,和病人家属关系处得融洽,有些小“常客”的家长还常点名让老婆给打针挂水。

  每逢上夜班,老婆只好把女儿一个人放在家里,把小病人安顿好了,常是夜半深更,尽管自己已很累,还要抽出丁点儿时间,赶紧跑回家给女儿掖掖被子。

  女儿小时难侍候,半月余就要生一次病,一病就是个把星期,弄得老婆焦头烂额,白天上班照顾病人,晚上回家侍候女儿,甭想睡个安稳觉。

  老婆在电话里说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不受干扰地睡上一整天。这话听了,让我心酸、内疚,觉得欠老婆的太多了。

  自学热那几年,老婆也加入热潮中,边带着女儿,边利用业余时间攻读高等护理教育大专。

  那时,女儿经常生病我又不在身边,每一门课程拿下来,老婆都耗费了不少心血和汗水。有时,女儿挂着点滴她陪在旁边还在看书。

  女儿四岁那年,岳母患胰腺癌在我家住了一个多月。我在部队因训练摔伤腰,造成椎间盘突出,也回家休息疗养半年。这下可忙坏了老婆。

  那段时间,老婆不分白天黑夜,既要上班又要照顾我,真的是上要照顾老下要侍候小,忙得瘦了一大圈,头发也急白了许多。

  好在老婆是农村苦孩子出身,从小吃苦受累,总把困难自己扛。还好,有女儿在她身边蹦蹦跳跳,哭哭闹闹,她的心里多少有些慰藉。

  经过三年多拚搏,老婆终于拿到高等护理教育大专学历证书。之后,结合护理工作实践,她精心撰写了多篇护理学术论文发表在国家和省级护理杂志上,还获得了全省护理论文一等奖。

  每年一个月“鹊桥”相聚,我恨不得把一年的家务活全干完,减轻老婆的负担,好让她轻松几天。

  老婆却心疼起了我,说我一个人在部队生活苦,要常常加班加点写材料也挺累的,年纪轻轻头发都熬白了,作为老婆,她没有尽到妻子的责任,回来了就是好好休息,从不让我插手她的“内政”。

  而每次回到家,发现老婆都把我最爱吃的食物早早准备好。远远望见居室的灯光,浑身的疲惫便顿消云散,因为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亲情。

  除了女儿,老婆最牵挂最担心的人就是我了,说她最怕我在外面把酒喝多了,伤了身体。

  当老婆脱下工作服,看着同事与老公相约外出聚会开心的样子时;当她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时,心里总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那时的她,多想我回到她身边啊!

  后来组织上照顾我调回家乡工作,有了自己的新居,女儿也长大了,老婆也从过去的繁忙工作中解脱了出来。

  老婆常说,想想从前一个人把女儿拉扯大,真不知道是怎么走过来的。

  如今,老婆说自己年龄大了,学历低了,知识面窄了,记性差了,常常有落伍的感觉。

  每当夜深人静时,老婆除了看一些喜爱的电视剧外,常常又抱起那本厚厚的《黄帝内经》,老婆说现在就是要注重养生保健,健健康康多活几年,别给女儿添麻烦。

  弹指一挥间,三十多年过去,女儿已长大成家,老婆也已退休并当上了外婆。不经意间,岁月的年轮无情地在她的脸上刻下了抹不去的皱纹。

  望着她脸上的岁月痕迹,我也在想,岁月的年轮也给我俩带来了幸福与甜蜜,更给我俩留下了永恒不变的回忆。

  老婆是个贤妻良母,在我眼里是最美丽的,因为她有善良的心,贤惠的品质,是我心中永远的港湾!

【审核人:雨祺】

《陈永兵:护士老婆》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陈永兵 护士 老婆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人物散文

查看更多人物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