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散文
张广友:披星戴月的那些人
作者:张广友 时间:2022-05-13
浏览:0次  字数:6841  手机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100 篇,  月稿:63 篇

  在咱这座小城里,什么人最忙?我看到的是这三种人,你要不信,留心看看。

  环卫工

  环卫工,在咱这小城里,大街小巷都有他们的身影,白天、黑夜、刮风、下雨,他们都在忙活。忙活着装,忙活着卸,忙活着运,忙活着扫。

  他们,实际是他和(她)们。他(她)们的年龄一般偏大,四十岁、五十岁、六十岁,可能还有更大的。我看到有腰已弯曲的白发爷爷,还有皱纹深深的清瘦奶奶。他(她)们拉着平板车,停下来拿起扫把,把纸屑、瓜果皮等垃圾扫进簸箕,然后再装进垃圾车里。他(她)们把一家家门口的垃圾装进平板车,再按规定运到集中装运的地方。我印象最深的是城北社区片的环卫工们,是天天起的最早的人。有时候我问他(她)们起那么早干啥,黑灯瞎火的,待天亮再拉不好吗?他(她)们说,我们也不想起早,可起晚了一是拉不完,二是天亮了,人们都起床了,我们把垃圾清扫完了,大家都高兴。两句话勾起了我更对他(她)们的敬意。他(她)们干着最脏的活,可他们的心灵最干净。我问一位年已六十多岁的环卫奶奶,你这么大年纪还能干得了吗?她说,干这活就图个心里干净,天天扫大街,看到行人走在干净的大街上,我心里高兴。只要我还能走得动,我就不会把垃圾车丢下。多好的老人啊!此时我想到北京城里叫窦珍的“扫桥爷爷”,他义务扫桥几十年,最后不幸死在桥上,令北京市民感动得志愿为窦珍老人送行。

  是啊,环卫工是平凡的,但人人都和他们有联系,再大的城市都少不了环卫工。环卫工连续两天不清扫垃圾,大街小巷怕是纸屑飞舞、果皮滑人了。最平凡的人,也是最应值得尊敬的人。听说还有人看不起环卫工,表现在不愿缴垃圾费,甚至不尊重环卫工的劳动,环卫工前面刚扫干净,就有人在后边制造了新的垃圾,这种举动,令环卫工心里不是滋味,也令众人看不下去。时下不少行业都把自己打扮成一道风景,我看环卫工就是最靓丽的风景,环卫工身上的环卫服是最引人注目的服装。看到他们的身影,就看到干干净净的环境,我们生活在这个小城市的人,都应向环卫工致敬!

  卖菜人

  卖菜人,在咱这个小城市也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群体。据我观察,咱这城里有三种卖菜人,一是基本固定摊位的,还有一种是流动性的,再就是披星戴月进城的卖菜人。当然不少超市也经营蔬菜,我这里所说的卖菜人是自由卖菜人。

  最使我感到应该受到尊敬的是那些从乡里赶集的卖菜人。他们的菜最新鲜,可以算是从菜园子到菜篮子直供的蔬菜,他们的菜向地摊上一摆,大白菜青又嫩,辣萝卜、胡萝卜、山芋、土豆都带着泥土,萝卜顶上还带着叶子。前天,我在一菜市场看到一老一少拉了一大平板车白菜,正忙呼呼叫卖着,我上前问:多少钱1斤?答曰:0.25元/斤。我看不少人在买,我说给我称2棵,一问多少钱,那老汉说给2元钱吧。我付了钱提着白菜要走时,我看到老汉也是快七旬的人了,女儿也在30多岁。我停住脚步问他是哪里人,回答很简单:城北的。我问今年大白菜怎样?答曰:收成不错,价格不高,你看一棵菜都被扒掉多少叶子。是啊!我再看车子里被扒掉的白菜叶子快满了。我想,现在人的味口不一样了,过去这白菜叶子早被人拣去了,现在没人拣,而且扒了还要扒,我看被扒的菜叶白白丢下成了垃圾,心里作疼。农民啊农民,一棵大白菜从下种到长到这样大,得花多少力气,多少成本。再看看旁边卖萝卜的,同样是顶着寒风赶来的,来晚了还没有摊位。因为城市交通管理,待早八点上班前,菜摊必须撤掉,城管同志也在帮助他们撤出摊位。说是撤出,实际是没地方撤的。他们只好把剩下的蔬菜再拉回家,待第二天再赶回来卖。

  由此我想到,我们这个城市还是缺乏专业的农贸市场,如有,农民就不会来回折腾了。农产品是时令产品,超市可以经营,但对于我们这个小城市的人吃菜来说,还是需要农民直接供应蔬菜才好。农民的菜园子能直接走进城里人的菜篮子,农民省了事,城里人吃了个新鲜,这是利好城乡的事,该为之创造点条件。

  泥瓦工

  泥瓦工,在这几年城市大开发大建设的年份,是最辛苦最忙碌的。

  咱这小城这些年的建设速度快了,塔吊多了,有技术的没技术的农民都可以在建筑工地上一显身手。在城新区和老区,都有已起的高楼和正在立起的楼群。每天早上约在6点前就有不少泥瓦工骑着电动车,头戴安全帽,后车座上系着工具包,一排排一辆辆地行驶在通往工地的路上。一问大多是城边乡镇的,还有路远的在城里租房住的,有的是夫妻双方一辆电动车,有的是父子、兄弟一辆车,还有的是骑自行车。他们开饭时间较早,一般在6:00左右,入冬以后,天太黑,推迟了。他们的早餐大多是馍加咸菜、汤和稀饭。他们不需要太多的工具,工具包里就是泥瓦工的瓦刀和尺子等,干小工的只需要一把铁铣就行了。问他们的收入,当然是泥瓦工要高于小工的。泥瓦工就是能够爬高垒墙的师傅。这些师傅一般是中年身壮的。而干小工的多是妇女和年纪大的。年轻人干瓦工的少。我问瓦工师傅这活怎样?他们的回答都是一个累字。

  是啊,爬高爬低,站一天腰酸腿疼,垒一天手酸臂疼,虽然工资提了些,但人是够辛苦的。也正因为这活苦,有的年轻人宁愿干别的少挣钱,也不想端泥瓦工这个饭碗。一位瓦工师傅对我说,现在干泥瓦工的都是40岁以上的,待这些人真的老了,泥瓦工就接不上茬了。泥瓦工会断档,我一时有了忧虑,高楼大厦平地起,都是人一块砖一块砖垒上去的,没有人会这个技术了,这就麻烦了。不过,另一位师傅对我说,也有有眼光的年轻人学这个技术,他们会在几年后成为大师傅。我立马想起我认识的一位“80”后小伙小蒋,他就对我说,物以稀为贵,人不学的技术我学,到时候没有人干,咱干;没有人会干,咱会干。时下就是这样,有的人想挣钱又怕吃苦,这咋行。要想生活过得好,就要舍得吃苦。

【审核人:雨祺】

《张广友:披星戴月的那些》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张广友 披星戴月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人物散文

查看更多人物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