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散文
叶炎:代课老师
作者:星月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2067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56篇,  月稿:43篇

  在“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第二年,中秋节刚过,我被选送到南口公社中学当代课老师,当年还不足二十岁,毛头小伙。

  一不小心当了老师,货真价实,讨厌的是老师前面冠有“代课”二字,决定着你的身份:无编制,临时工,工资待遇:28元/月。

  南口中学偎依在南口公社旁边,中间仅隔着一口大水塘,酷似一座宽敞的四合院,周边被丘陵和松林环抱。步入学校大门,左右两则是教室,对面是办公室兼卧室、厨房加餐厅。

  公社“五七”干事把我交给教育干事,教育干事把我交给校长,“这是那个知青,桐中高中毕业,高考仅差2分”。

  校长是一位五十开外的干瘪老头,摘下瓶底似的深度近视眼镜,上下打量着我,“还没有学生高,照不照”?

  教育干事白了他一眼,“是骡是马溜溜再说,跟身高有关系么”?

  南口中学其实只有初中,三个年级各两个班,学生不足四百人,老师十几个,正式的不多,大都是民办的。

  虽然心里不踏实,但校长还是委以我重担,代初三年级语文课,“天降大任于斯人也”,着实受宠若惊。好在初三年级的语文课本我并不陌生,就是我四年前学过的课本,几乎没什么变化。我立马回家把当年的语文课本和课堂笔记找出来,温习几日后,把握十足,信心倍添,一脸自信走马上任。

  学校办公室门外的屋檐下挂着一根约一尺来长的铁轨,窗台上放了一把铁锤,值班老师按照作息时间表,用铁锤有节凑的敲击着铁轨,发出“铛铛铛”响声,清脆悦耳,宛转悠扬。

  那天,随着上课“铃声”响过,班主任乔老师带我走进初三(1)班教室,对我进行了简短的介绍后,便把三尺讲台让给了我。好似一场演出拉开序幕,主持人介绍独唱演员。

  是讲台不标准还是我过于瘦小?讲台几乎与我胸部同高。学生们窃窃私语和不屑眼神告诉我,他们对我的知识能力和任教水平产生了十二分的怀疑。

  余光环顾一圈,更让我心虚几分。坐在下面的学生,年龄差异不小,有的说不定比我这个“先生”还大岁把,三分之一的学生比我还高一截。

  第一堂课45分钟是难熬的,虽然经过了认真的备课,但还是磕磕巴巴,语无伦次,两只小腿像中了风似的,颤抖不止,不听使唤,好在若大的讲台遮挡住了这尴尬的“首秀”。

  课后,校长主动找我聊天,“我也是桐中毕业的,记得当年我们那一届有两个同学因各种原因未能参加高考,直接留校任教,现在都成名师了。这些农村的娃娃都非常善良朴实,第一节课没上好,问题的症结在于精神过度紧张,熟能生巧嘛,没关系,我相信你能行”。

  校长的一席话,温暖如春,令人感动,使我如释重负,心开意解,积思顿释。

  不负校长期望,也就几节课功夫,我便适应了老师的角色,说不上涛涛不绝,言近旨远,但能够表达清晰,和学生互动交流也顺畅自如了。

  校长见我尚有潜力可挖,便把带领全校师生做课间操的任务交给我,以前学校从来没有做过课间操。我先从每个班各挑选两名基础比较好的当小教员,先行培训。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后,大家在校门口的操场上以班为单位排好队,小教员站在队伍前列代操,我胸挂一只口哨,用喇叭喊着“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大家感觉到十分新鲜好奇,也十分乐意参加。站在土台上,犹如一位将军,看着下面黑压压的几百人听我指挥,让我出尽了风头,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真是过瘾。

  学校有个食堂负责保障老师伙食,早晚人不多,中午大概有两桌人,学校老师大都家住附近。印象最深的厨师孔师傅汆肉做的特别地道,百米飘香,垂涎欲滴,现在再好的“土猪肉”也烧不出当年的味道,一小碗汆肉一毛五分钱,一人一份。有的老师舍不得吃,我是“出门一把锁进门一盏灯”的主儿,时常多吃多占,解馋。不少学生是带午饭上学的,学校食堂负责给他们加热,提供开水;有的学生只带几根山芋烤一烤;还有的学生只吃两餐,中午“禁食”。

  放学后,整个校园便万籁俱寂,只有两三位老师住在学校。每当夜幕降临,没有电,更没有电视,手机、互联网、笔记本电脑还没有问世,我在煤油灯下备课,批改作业,遇到阴雨天气,狂风夹着雨点敲打着窗户,松树林里发出一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恐怖至极,与谁同坐,黑夜清风我。

  到了岁末年底,征兵工作开始了,民兵营长出于让我早点离开农村的好意,悄悄替我报了名,没想到,体检指标样样合格,如此弱小的我竟然轻松过关,穿上了向往己久的绿军装,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任教百十来天的学校,结束了我代课老师的短暂经历。

  十年后,我从野战部队调到安庆军分区政治部任组织干事,后勤部不久也调来一位助理员。初次见面他便问我“老师好”!我奇怪的问他,“你认识我吗”?

  他说,“我认识你,你在南口中学当过老师吧?我是你的学生呢”。

  哇塞,当年的师生现在竟然成了战友、同事,到哪儿说理去?是巧合还是缘分,我不知道,也许都有,但我知道,我这段代课老师的“革命身涯”,和璧隋珠,弥足珍贵。

  流年似水,青春无声。短暂的代课老师的经历让我切身感受到人民教师为人师表、教书育人的内涵与意义,让我深深体会到人民教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奉献与伟大。

  致敬老师!

【审核人:雨祺】

《叶炎:代课老师》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代课老师 叶炎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星月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人物散文

    查看更多人物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