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散文
坝上的风
作者:帝恨 时间:2022-03-13
浏览:28次  字数:2933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96 篇,  月稿:0 篇

  张家口坝上四县产风,不是加工生产的,而是老天爷恩赐的。这里的风一年四季刮个不停,有长有短,有强有弱。春天的风,风驰电掣,狂风怒吼,大小风经常“开会”。“风头”说“康保的风小,要加大;尚义的风还行……”它们故意制造旋风,扰乱人们的正常生活。你瞧:灰暗的天空,冷风嗖嗖,飞在人们脸上,嗖嗖的疼。大口罩、小口罩挡不住刺骨的西北风的“骚扰”,老人的泪点点不由自主地往下掉。看看:尖叫怒吼的风,像饿狼,扑向人们,厚厚的保暖衣也挡不住它们的“侵略”,体重轻的人,随风去,体重重的人东倒西歪,不堪一击。再瞧,裤衩街一广告牌刮跑了,旗杆倒了……天气预报说五至六级,我看像七至八级。

  这就是坝上春天的风。刮的时间最长、最强,也最有力。冬天的风虽然没有春天的风大,但风头硬,像鞭子抽在人们脸上。钻心地疼。如果在风口站上一会儿,估计哈气满天,几乎能冻僵。遇有风雪天,白毛呼呼,是不能出门的。因为弄不好真的冻的没影了。瞧瞧:突飞猛进、一会儿比一会大儿的风刮的天昏地暗,直愣愣、光秃秃的树枝摇头晃脑,“头昏眼花”、苦不堪言。路旁的小树东倒西歪,奄奄一息,有时连根拔起,失去了生命。不是吗?去年冬天四九天,我去工业园区接车,由于路上堵车,在风雪中等了近两个小时,冻的抖擞的上牙打下牙,双脚尖闷疼,来回踱步也不管用。待车送来,手冻的开不了车。

  秋天的风,虽没有冬天的风“横冲直撞”,但下了雨,阴凉阴谅的,也不舒服。不过,比春天的风弱,也不像春天接连不断地刮,老天爷好像要息息脚,和王母娘娘谈谈“恋爱”,时刮时停。有时整天没有一丝风。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的天气是有的。但恼怒了,也会飞沙走石,呜呜呜地刮个不停。

  只有夏天的风,才是温柔的风,顺气的风。可爱的风。瞅一瞅,炎热的夏季,旅游胜地——大青山和风细雨,人们在观赏郁郁葱葱的白杨树,在玻璃桥上“逍遥自在”。头上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绿草如茵,繁花似锦,郁郁葱葱。身边凉风习习,好不悠闲。我最喜欢夏天的风,驱车在草原天路上,听着牧童的歌声,看着一望无际的森林,瞧着头上听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我心旷神怡,快乐无边。

  瞧……山头上、地边、草滩里,许多风转转不停地转着。几年前,我们利用风,做起了风的文章。靠山吃山,靠风吃风。我们不断地发展了风电产业,真是风生水起。现在的风不是只打人的脸,它还给我们创造效益呢!不信,你来瞧瞧?

【审核人:雨祺】

《坝上的风》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张家 春天
评论(28人参与,1条评论) 帝恨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3-13 10:42
    星语
    过去张家口一带的风是“灾”,现在风却成了“财”。国家、科技发展之快令人咋舌!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田园散文

    查看更多田园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