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散文
贾兰芳:草木幽香
作者:贾兰芳 时间:2022-06-21
浏览:3次  字数:5422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43 篇,  月稿:53 篇

  1、曲曲菜沾春酱

  每年的春天,小村的上空都弥漫着炒豆的浓香,这是村里人开始做酱的前奏。

  母亲用做饭的大铁锅,分别把拣好的玉米、小麦、黄豆分几次倒进锅里,一边在灶膛里添柴生火加温,一边用锅铲不停地翻炒。不多久,锅里的玉米开始炸裂,吐出白絮一样的花儿来,香味也开始四溢。炒黄豆时,黄豆不只爆响,还在锅里蹦跳,有的会弹出锅外的灶台上。炒小麦需要小火,因为颗粒小容易炒糊,所以要格外用心才行。炒好后,母亲会把这些焦黄的玉米、小麦、黄豆倒进簸萁或笸箩里摊开晾凉。我们小孩子等不及凉了,往往烫着手就上前抓上几把放进口袋,在上学路上吃。那种炒豆的香味飘得很远,且极具诱惑力,以至身边的同伴也会伸过手来,乞求说:让俺吃一点!我就掏出一小把分给他们吃。黄豆最香,而且嚼的时候咯嘣咯嘣响,那种声音会让人馋得心头发痒。其次是玉米,吃炒小麦的不多。

  晾好的炒货会等我们下学后,用带枣木或梨木拐把儿的石磨把它们磨碎。母亲用刚熬好的热热的小米汤倒进细碎的粉末里搅拌,然后抓上一把盛到手心里,两只手合力挤成团,一个个地码放进瓦缸里,摞在一起等候发酵。大约两三周时间,这些面团长了白毛,就发酵好了,把它们掰碎放在阳光下晒上几天,再放进加水的盆里泡开,只等上磨了。

  正屋的地上放只黑瓷盆,上面架上木制锅梁,石磨就坐在锅梁上。我们兄弟几个你争我抢,都想一试身手,往往左手执勺,舀一勺酱料倒进石磨眼里,右手握住石磨拐把儿,逆时针转动石磨,细细的、粘稠的褐色酱糊顺着磨沿流进下面的黑瓷盆里。磨好的酱盛进黑瓷缸里,上面箍块白粗布,放在屋檐下能见阳光的地方,继续晾晒发酵,里面的酱液溢上来就撒一次盐巴,如此反复几次,就算做好了。

  这时,地里的野菜也长了出来,特别是苦曲菜沾上带点酸味的新酱,哎呀,味道鲜美爽口,想起来都让人垂涎三尺。

  2、蒸馏菜

  蒸馏菜,有的地方叫蒸苦累,是一种食品的做法。以前在农村老家时,每到春天或秋天,总要吃上几次馏菜。按照我们那里的做法,把菜洗净切碎,稍撒一点细盐,拌匀,接下来就是撒面粉再搅拌,直到面粉把菜裹住,才放进锅里,均匀地摊在篦子上,烧大火去蒸。那时用的菜花样繁多,但大多是就地取材,像榆钱、嫩榆叶、杜梨花、苜蓿,地里的羊角菜、曲曲菜,近几年又添了荠菜。以前有人用过槐花,做出来的馏菜发粘,不利口,这几年很少有人再用。这是春天里的。夏天里有葱叶、蒜叶、扫帚菜、莙荙梗、茼蒿,秋天里有豆角、红薯叶、圆白菜,等等。如今去饭店,也有用木耳或萝卜丝馏菜的,口感也不错。农家蒸馏菜也要技术,蒸熟出锅后,这边晾着菜,那边要剥蒜,用木锤和蒜臼子把蒜捣成烂泥状,加点凉白开调稀,倒进瓷盆里把溜菜搅拌匀了,滴上几滴香油,就可以盛去食用了。不过,家里做馏菜有时发粘,有时有硬块,不容易掌握。在本地饭店做的溜菜就不一样,我感觉是他们在馏菜出锅后,又用熟油调过,然后才拌蒜,不然饭店做出的馏菜也不会那么多油,那么松散。

  冬天里做馏菜的很少,所以,一到春天,吃馏菜的欲望就膨胀了起来。

  3、腌生菜

  喜欢吃腌生菜。

  小时候,一到入冬就没了新鲜菜,除了存储大白菜,就是赶在下雪前先腌上一大缸咸菜,有白萝卜、红萝卜、芥菜疙瘩、芥菜缨子、白菜帮子,洋姜算是好的,一般人家没有。还有的腌豆角、红薯什么的。红薯蒸熟了又面又咸。吃饭时从缸里捞上来红白黄绿的一碗,想吃啥用竹筷夹起就窝头或玉米糊涂吃起来。讲究点的,用刀把咸菜切成片,放醋、香油调一下,夹着吃。除了冬天,其它季节,腌小葱、小白菜、韭菜、芫荽、青辣椒,我最喜欢腌葱花尖椒,一种清气、苦味、辣味全都有,极是好吃。最有风味的是把整个干红辣椒放在火上烧烤或在火炉上焙焦,然后放蒜臼里与碎葱段捣和在一起,用米汤一调和,风味独特,比油炸的还要好吃。腌菜瓜、黄瓜,用蒜汁一调,加点香油,爽口下饭,切不可加醋,加醋冲淡了瓜汁与蒜汁融合的鲜味。吃不了的菜瓜、黄瓜,腌成咸瓜儿,放在太阳下晒个半干,泛起微微的白渍,吃起来劲道清脆。还有腌生豆腐、生丝瓜、生豆芽、生豆角、生蒜薹、生香椿、生茴香苗、生苦苣菜,等等,味道独特,又绝非一般人能享受,而爱好的,爱得痴狂,就像喜欢苦苣菜一样,从那个年代长大的人,才会时时惦念它的悠长滋味,而如今的小孩子尝都不尝,他们对上代人不能理解。

  所以,一个人的胃,与他的年龄有关,经历有关,更与他的故乡有关。无论他走到哪里,最有滋味的食物,是伴随着他的童年和故乡在一起的。

【审核人:雨祺】

《贾兰芳:草木幽香》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贾兰芳 草木幽香
评论(3人参与,0条评论) 盐如玉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田园散文

    查看更多田园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