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散文
林小红||小雪酿酒
作者:陈夏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010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0篇,  月稿:34篇

  在化州这个地方是“小雪晴时不共寒”,有时别说寒,甚至连凉意也谈不上。小雪这天早上,我穿的是一件短袖衬衣,外披一件簿针织开衫,中午太阳出来,就脱下开衫只穿一件短袖。尽管如此,但冬季毕竟来了,天空变得高远,久雨初晴,天空被雨水洗刷得更加湛蓝、澄澈。一阵凉风吹来,空气中有了几分萧瑟的味道。

  每年小雪前后,我总会从杂物房里搬出两个土瓦瓮——这种容器没有玻璃罐子精巧、细致,极沉重笨拙,也不知用了多少年,瓮口甚至缺了个小口。这是十多年前我从乡下带出来的,当时装着半瓮墨条似的萝卜干,应该是婆婆去世后再也没动过的。大嫂们都说不要,就和一大一小的两个瓜筛一同分给我。我用衣粉刷两遍,再冲净,这三样东西好像解除了封印,被赋予新的使命,从此成了我晒各种菜干和酿酒的用具。当我搬出土瓮时,没错,又到了酿新酒的时节。

  我家乡邻近广西,风俗饮食广西客家相近,打从我有记忆起,每年秋收后,妈妈都会用黑糯米或白糯米酿酒。先用大铁锅煮上一锅糯米饭,摊凉,加入酒曲,放入瓦瓮密封,过一段时间就酿成糯米酒。寒冷的冬夜或桌上有点好菜或过年来客人时,妈妈就会让我温点糯米酒喝。黑糯米酒一直喝到次年二月初二——我家年例。清明时节,妈妈再往白糯米酒加入地里新摘的桑椹果,浸桑椹酒,夏收后会采摘菇稔或五味子浸酒。耳闻目染,我像妈妈一样喜欢酿酒,唯一不同的是,我不喜欢喝酒,也不会品酒,只有先生偶尔饮一杯,剩下的多是送人。先生总说:“自己又不喝,费力费钱还得费人情才送完,何必呢?”但这仍然阻止不了我酿酒的热情。

  我没有妈妈酿酒的技艺。煮糯米饭,下酒曲,密封,看似简单,我却怎么也酿不出妈妈那样香醇的米酒,尝试两次后,我放弃了:“我一个拿粉笔的,还是不抢别人的活儿,何况街口酒坊才卖三块钱一斤。”所以严格来说,我也不是酿酒,而是浸酒。

  我先是洗干净瓦瓮,再把浸酒的材料洗干净,如五味子、党参等,然后把这些材料晾在竹簸箕上。红的的五味子、黄的党参,还有买来的新酿的米酒……全部有序无声地排列在温暖的阳光里,静静地晒着。光源里源源不断地浮动着无数细密的轻尘,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独特的清香。世间万物,都有气味,不起眼之物,得了风露,便生其香,令人沉醉,这种气味原不是花香可比,需要在静谧时细细品悟。

  这些都是大自然的恩赐。

  想到这里,我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姜糖鸡蛋酒酿,笑盈盈地坐在这些物件旁边,等待太阳西落,再把它们全部收入土瓮里。

【审核人:雨祺】

《林小红||小雪酿酒》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小雪 林小红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田园散文

    查看更多田园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