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散文
严汝茂‖一棵被遗忘的树
作者:陈夏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1695  手机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60篇,  月稿:34篇

  自我来这个单位工作,已经历了三个寒暑。单位占地面积不大,但绿化得非常好,这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无比熟悉,大门公路边的木棉树,院子里的橘红树,办公楼前的桂花树,哦,对了,还有,差点就忘了,办公楼和住宅楼夹角的空地上还藏着一棵高大的“四不像“树,一棵我一直以来都叫不出名字的树。从大门口进来,如果不是特意绕进去,谁也不会留意那个夹角里还藏着一棵树。它一直安安静静的矗立在那里,高大粗壮,罩住了大半个空地。说它四不像,是因为这树给人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熟悉是因为它身上有着几种南方树种常见的元素,陌生是因为这几种元素如果仔细去看又不太像。它的树干和枝丫长的像樟树,叶子长得像龙眼树的叶子,花长得像荔枝花,果实像皂角。对于这棵奇怪的树,我问过在这里工作时间很长的老同事,问过住宅楼里的新同事,大部分都说不认识,有的也只知道是棵风景树,具体不知什么名字,有的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夹角空地上有这么一棵树,那就权且叫它“四不像”树吧。

  一年,两年,三年,就这样日复一日,我也没有认真的去想过,这到底是棵什么树,“四不像”这一叫就是三年。它一年四季常绿,夏天开花,秋天结果,到了种子成熟“皂角”裂开,散落一地鲜艳夺目的红豆,能勉强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它太不起眼了,没有绚丽的花朵,没有馥郁的花香,没有可口的果实,一切都注定了它不会被人记住,它仿佛被时光遗忘在那个角落。这三年来,从大门口的木棉树、园中的橘红树到办公楼前的桂花树都被人夸赞了无数次,但我从来没有听人说起过后面那棵“四不像”,或许是因为它没有木棉花的艳丽,没有橘红花的淡雅,没有桂花的清香,相比之下它是那么的没有存在感,像个落第的秀才,有时候我觉得它挺可怜,为它感到一丝丝的悲哀。

  直到最近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终于知道了它的名字——海南红豆。海南红豆,挺有有诗意的名字,我到互联网上查阅了下,不查不打紧,这一查直接把我震惊了,它的种子就是大名鼎鼎的相思豆。一千三百多年前,唐朝诗人王维写下了那首脍炙人口的五绝《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此后的一千三百年间这首诗广泛传播,妇孺皆知,诗里的相思红豆更是深入人心。但我万万没想到,这首流传一千三百多年,连三岁孩童也能朗诵的诗,却偏偏没能把你带入大众的视野。诗知道,红豆知道,就是不知道你,历史跟你开了个天大的玩笑,你被不公平的对待着,这一对待就是一千三百多年,这一千三百多年来,有没有人为你鸣过不平,有没有人为你正过名?一千三百多年来,多少人“寻找”过诗中的相思红豆,我又如何能想到你被传唱了一千多年,却偏偏鲜为人知,就像今天你就在我眼前,我竟然不知道这就是你。我以为你很遥远,兜兜转转,到最后才发现你一直在我身边;我以为你只存在于王维的诗里,而如今你就在我面前,我看着手中的红豆,却不知道“此物”就是你。

  然而,你让我震惊的还远不止这些,身为风景树——没错,确实是园林树种——却又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属于国家二级保护植物。你总是给人一个强烈的反差,说你是风景树,路边难见到你的身影,说你是濒危植物,却又属于风景树种,还是优良的园林植物,是个冷门品种。2018年你入选茂名十大市树候选名单,虽然直到现在还没出炉评选结果,但我看了下候选名单和评选标准,却再度为你感到悲哀。“龙眼树、荔枝树、凤凰木、木棉、樟树、扁桃树、白兰树、风铃木、海南红豆。”“有地方特色、在我市栽培历史悠久、生态或经济价值较高、公众认同、能体现和代表我市形象与精神……”候选名单你排在最后,差一点就名落孙山,前面那几种树哪种不是名声在外,而且又比较常见,再对比评选标准,我觉得你应该是没什么希望了。这一轮评选过后或许你还会被再度遗忘,似昙花一现,又重新归于沉寂,甚至连一闪而过的露面机会都没有就过去了。

  我站在树下,抬头仰望你,这棵来自南国的红豆,不知道下一个一千年,你是否会被人记起,是否能进入人们的视野。我相信只要诗还在,就会有人去“寻找”诗中的相思红豆,总有一天历史会还你一个公道,让你从王维的诗里走出来,走进大众的视野,冷门品种或许也有翻身的机会。

【审核人:雨祺】

《严汝茂‖一棵被遗忘的》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严汝茂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陈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田园散文

    查看更多田园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