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事散文

热门推荐

潘泽尚:缅怀先烈,牢记使命——西梁山之行
渡江战役,亦称京沪杭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继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胜利后,进行的又一个战略性的重大战役。渡江战役前タ,总前委命令各兵团在抓紧进行渡江准备工作的同时,以一部兵力拔
温婉晴天 发表于2022-10-04
6人看过
[头条]生生不息的晚秋
晚秋天高云淡的晚秋,一切都裸露在空旷的原野。你可踩着晚秋的泥土,看见一条条不畏薄凉的蚯蚓,爬行在刚刚深耕过的土地,在松软的新土上留下一道弯弯曲曲的踪迹。你可攀爬到树叶落光的柿树上,采摘你最喜
子隽 发表于2022-10-04
225人看过
尹贵龙:“霞”路相逢
我在农村出生长大,第一次乘坐公交车的时候已经十八岁了,而且是在首都北京。那时,我还在当兵。节假日或者平时没有训练任务时,我喜欢从驻地附近乘坐开往不同方向公交车,到了终点后不下车,再接着返回驻地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2
30人看过
张洁:在路上
母亲的单位在一个城区,而我的家在另一个城区。清晨的阳光洒落人间,2路公交车慢吞吞地行驶在斑驳的梧桐树影下。车厢里总是摩肩接踵,售票员扯着嘶哑的声音在人群里艰难地挪动着卖票,每到道路转弯口,站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2
5人看过
张正福:走进公交
有幸参观了市公交集团。现在人们出行方式多样,有轿车,有摩托车,有电瓶车,还有共享单车。这些都在无形中蚕食公交客源。公交被挤入了夹缝,生存和发展受到一定影响。但公交人不服输,通过各种方式方法试图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2
5人看过
张爱瑛:后视镜里的自己
哎呀,我心爱的小毛驴雅迪的一只耳朵怎么不翼而飞了?通常,我总把电动车的两只后视镜当成两只耳朵。一走出地下室的电梯口便一眼瞧见我的雅迪电动车只剩下一只耳朵。走近一看,破损的后视镜框架被放置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2
4人看过
志愿者也不好干
北泉镇是很美的,明珠花园小区更是景如其名。其交通是发达的,楼房是精致的,有顶绿的树,有顶靓的花,麻雀在电线杆上叽喳,小猫在树下嬉戏,蝴蝶越过花丛而来,摊贩像景观河的溪水在街道上翻涌,人流则如活动的清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1
5人看过
【散文】郭炳威 :​兄 弟
“兄弟,十年不见了,我在广州增城朱村地铁站附近买了150平方的套房,靠近你的老家,有空过来坐坐。”陈德林打通我的电话说。“十年不见了,陈经理发财啦。据我所知,朱村地铁站附近的套房均价每平方18000元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1
4人看过
张继平:母亲与豆角
我小的时候,不像现在这种生活方式,物质充足,每天的餐桌上都会有好几样菜,选择多了,每天还要为“到底吃什么”而发愁。那时,家家一口大锅,一家人一餐饭只吃一个烩菜。到了夏秋,蔬菜收获的时候,我们通常土豆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10-01
2人看过
张守福:庄台孜的风景与文化
记得那是2019年年中,我随相关人员去阜南县几处“刷白墙”的乡镇进行调研,察看了蒙洼行蓄洪区几处庄台孜,看到这些庄台孜是有别于淮北平原上的村庄的,庄台“高高在上”,风景都很优美,别有一番风味。所以
灵沫 发表于2022-09-30
2人看过
杭景中:推磨
今天年青的朋友不熟悉推磨,有的甚至还没有见过石磨。但在过去的年代里,我们村唯有一户军属人家,她们可以套上大集体的骡马及毛驴拉磨,其余的人家全部推磨。推磨,就是用石磨将五谷杂粮变成一日三餐的面
灵沫 发表于2022-09-29
3人看过
聂长江:山高路远显真情
当天,医疗队决定上海拔1070米的某雷达站为官兵检查身体。山路弯弯,坎坷不平,医疗队的丰田车望“路”兴叹。9点钟,医疗队准备搭乘雷达站买菜的解放牌卡车上山,于是把药品装上卡车,心电图仪由特诊科王主
灵沫 发表于2022-09-27
36人看过
赵丽丽:沙漠冲浪
来到沙漠之门已是中午12点,在老家,正是吃午饭的时间。但是,在阿拉尔的沙漠之门,才半晌午。早上九点吃的早饭,虽然不饿,还是拿出来时刚摘的杏子吃几个,或许是条件反射吧。停车场人很少,两位面色黝黑的维族
千秋风雪 发表于2022-09-27
42人看过
家乡的老屋
 家乡的老屋在距零陵城区100多里的石岩头镇长冲坪村的大山深处。老屋座东朝西、依小山而建,老屋是农村说的横屋,没有天井。墙是土砖,屋顶盖的是瓦片。老屋的背后是栽满梨树、李树、桃树、桔子树的
唐高翔 发表于2022-09-25
344人看过
钱朝铸:藏在心中的呐喊
2022年8月21日,尽管骄阳似火,酷暑难捱,但家住安徽省和县县城民生小区的粮食系统退休职工、优秀共产党员赵显生,还是热情地将笔者接上他的车,赶赴皖东名镇乌江,去采访他健在的叔爷爷——百岁寿星赵钟弼
罗虎 发表于2022-09-21
45人看过
徐梅娥:割禾
父母一家十来口,天不亮全部被老父亲喊起了床,即使昨晚还打夜作扯秧,泥巴还裹在裤腿,疲惫仍布满每寸身躯,便早早赶路,来到五里路外的塅上,割禾的,踩打谷机的,撮谷仓的......都被老爸分好工,我们这些小孩子就
虞美人 发表于2022-09-18
12人看过
(叙事散文)故乡的炊烟
记得儿时,只要是白天,在家乡屋子的上空总会冒出炊烟,它是那么的宁静、纯洁,是那样轻盈、缥缈;如白云在轻轻流动,似少女舞动着妙曼的身姿,忽高忽低,忽远忽近,最后慢慢消失在天边。在炊烟下,鸟儿唧唧喳喳叫个
唐高翔 发表于2022-09-17
408人看过
[头条]美丽神奇长洞村
在距零陵100多里的石岩头镇九江岭下有一个美丽神奇的小村庄叫长洞村。长洞村是因村庄前面有一个又长又大的田洞而得名。长洞村背靠连绵起伏的群山,前面是一条杨柳夹岸的清澈的江水。
唐高翔 发表于2022-09-16
1004人看过
黄敬光:界 | 巴蜀之地
在家里“静默”,久了就知道,莫说外面的世界,就连在小区里,也是不能随意走动的,我们被界定在“家”这个范围里。作为小区志愿者,更应该严格执行上面的指令。比如看到邻居们在小区里打堆的时候,我必须去劝
莉莉 发表于2022-09-16
81人看过
严歌苓:十年一觉美国梦
这十五年,让我的观念都重新洗牌了。后来有人说我的作品里的是非观很成问题,我承认现在的我是一个是非很模糊的人,这大概跟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文学写作master的经历有关。我先举两个例子。
莉莉 发表于2022-09-16
74人看过
上一页
第1页,共 23 页
下一页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