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短篇小说:远 香
人这辈子就活一回,不能太信命,也不能太犟命……初冬的柳庄,披上了一层霜。远望去,仿若深闺里待嫁的新娘,欢悦里透着一种难言的伤。“你比皇上还忙,再不回来,可连你娘也就见不着了……”见了我,娘就嗔怪到
玛仙 发表于2022-12-03
68人看过
姚岚:连接快乐的3路公交车|短篇小说
赵钱孙李四位70余岁的奶奶都是住在吉祥小区。这是一个老旧小区,三十多栋六层高的住宅楼,没有电梯。她们从五十来岁开始住进来,天天爬楼梯,习惯了就不觉得累,还锻炼得越来越健壮,几个年龄相仿的老姐妹,从
玛仙 发表于2022-12-02
113人看过
王跃文:家山(长篇小说 节选)
导读:入选“新时代文学攀登计划”的长篇小说《家山》,系王跃文苦心经营多年的力作,立足“史笔为文”,以湖南沙湾一村之隅,呈现从“大革命”时期到新世纪八十多年间的历史变迁。作者萃取地域风土之精华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2-02
98人看过
叶炎:芸香|短篇小说
芸香,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城市下岗女工的缩影,或许就在你身边,或许就是你熟悉的那个她,一个再普通平凡不过的小人物。历经改革大潮的冲击,不甘平庸,用执着和坚守体验人生价值,用勤劳和智慧赢得社会尊重,用行
黑山老妖 发表于2022-12-01
133人看过
小小说•纪检书记
--cpage--引子: 甘肃省最东部,习称上称之为陇东,地处陕甘宁三省区交汇地带,素有“陇东粮仓”之称,听说曾为轩辕黄帝活动过的区域。鸡头山南张村,就处于陇东那个堪称天下黄土第一原的次生林遍地的腹地。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1-30
131人看过
殷国然 :槐荫下的烟火·一个卖胡辣汤的人(小说)
那天,沙颍镇教育办陈主任刚上班,办公室里的电话就急促响起来。他抓起电话才“喂”一声,教育局长的训斥劈头盖脸砸了下来:“我也不知道你这个主任是怎么干的!听说你下面那个河湾村小学的王校长被你们
飞天小鸭 发表于2022-11-09
4人看过
寄白:黑皮大哥(小说)
黑皮家住赣州老城区枣子园,我家住九曲巷,两条巷相隔不远.穿过约两百米左右长的九曲巷,就到了位于巷尾的清水塘,再穿过清水塘就到了枣子园。枣子园大概也就两百米长吧,它的西端紧靠新赣南路。记得儿时
飞天小鸭 发表于2022-11-09
2人看过
[推荐]“害人精”胡珑仁(小小说)
三轮车从龙门街经东大街,停在了五路口靠环城东路的路边,胡似乎有些尿急式三步并作两步往公共厕所赶,一边屙尿,一边掏出手机拨通了那的老婆刘三洁的电话:刘姐吗?那哥今晚在会议餐上与几个兄弟单位的领
柏占春 发表于2022-11-08
211人看过
真爱无言(小说)
柳眉和杨小龙是邻居。小龙比柳眉大四岁,据大人讲,小龙自幼天资聪颖。但在一次意外的疾病治疗中,使用了链霉素,因耳失聪,而成为聋哑人。小龙的母亲抛夫弃子,另嫁他人,父亲再婚后,后母也嫌弃这个聋哑人,不愿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1-08
3人看过
真爱无情(微小说) ——真爱系列{五}
故事绝非虚构,是存在于生活中的真实故事。故事发生的很平常。但故事结果却不寻常。那是1974年的5月,也就是成文初中要毕业的那年,他们家乡的N区西部大山的森林发生了虫灾,当地的政府组织人员去灭虫,成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30
2人看过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 42 )
程占功著方七带着李江找到财库包管,用口袋装了一百两银子交于李江,李江拎上走出大院,对方七说:“你回去等着,不要跟踪我,要不神仙不赐药。”方七心乱如麻,也只好由他去。李江便从崾岘转过去,找了个隐蔽处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28
40人看过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 43 )
方七立刻安排妥当。劳增寿又吃了李江的“仙药”,连胸口也不疼了。便命打手动手。李江大惊,他大呼“死不死,死不死!”大院外端天杨树上的百灵鸟又在心里连说“如此,如此!”,劳增寿立刻旧病复发,又挠头抓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28
36人看过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 44 )
程占功著百灵鸟说:“你再去劳家,随便弄点东西给劳大财主吃了,他的胸先不疼了,但头还会疼。他还问你要药,你就对他说,‘再不用吃药了,须人多势众,除邪去病,因为你的病是中了邪。得赶紧把周围的老百姓找来,站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28
33人看过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 45 )
程占功著后半晌,成百上千、衣衫褴褛的老百姓扶老携幼陆续来到劳家大院,他们都以为财主老爷又要吊起来抽打那个交不起租子的佃户,以杀一儆百。因此人人提心吊胆,个个鸭雀无言,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彼时,李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28
32人看过
奇婉下凡(中篇小说选载 . 46 )
程占功 著 劳增寿便拿起笔蘸着墨,伏在桌子上先给他的太太、姨太太都写下休书,然后又给他的儿子们写下同他的绝亲书。旋即,把马刀握在手里,“哈哈哈”大笑了一阵,喊道,“你们都听着,我说的话,谁要不听,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28
33人看过
池寒冰:中国式 | 短篇小说
眼下,对于豪哥来说,首要的事情是添置一辆轿车以挥手告别“出无车食无鱼”的尴尬岁月。那一天,当一辆崭新的轿车驶进小区的时候,其欢庆的仪式远比寻常人家迎娶新娘子隆重许多,但见那一条条巨蟒般的红皮
玛仙 发表于2022-10-23
67人看过
不哭(小小说)
秋雨绵绵,山边大雾弥漫,空中的雨丝密密斜斜的交织在一起。和风阵阵,撩动青丝,一缕缕青丝在风中舞动着,犹如一位跳着舞蹈的婀娜多姿的少女。身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站在沙滩上,抬起头仰望天空。雨丝落
美文苑 发表于2022-10-23
98人看过
久和轶事(小小说)
久和轶事(小小说) 文/巴木(四川) 而今的乡镇,在那时叫公社。 话说领导安排临时顶替因事请假的办公室人员值几天班,蒋久和乐滋滋欣然服从,心想,50多岁了,还能坐坐行政办公室,真是领导瞧得起呀。 周日午后,县
柏占春 发表于2022-10-21
91人看过
子薇:岁岁平安 | 短篇小说
塑料凳砸过来的时候,俞思雨正在往嘴里送一只香菇,香菇是从红烧鸭里搛出来的,准确地说,是从红烧鸭最后的菜卤里搛出来的。那时候,酒水饮料已进了大家的肚皮,饭已吃至尾声,眼尖的她把筷子伸出去时,居然看到
淡忘 发表于2022-10-15
5人看过
范纯羽:葬礼 | 小说
1李晓仁老婆虎琴的葬礼举行完毕,骨灰盒被埋在黑瞎子沟的一个小山坡上。 一家人从黑瞎子沟回到李晓仁家,脱去孝服孝帽,坐到客厅沙发上休息。大女儿李雯雯叹了口气说:“一想起那条沟的名字就叫人心里不
温婉晴天 发表于2022-10-15
4人看过
上一页
第1页,共 24 页
下一页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