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散文

李志:谈谈中国文化人的血性

作者:淡忘   发表于:
浏览:191次    字数:2853  电脑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82篇,  月稿:0

  如果让你来描述一下自古以来文化人的形象神态,你会怎么说呢?你也许会根据自己亲眼见到过的许许多多文化人的“一致性”来作个大体的描述:“温文尔雅,谦恭有礼,遇事小心谨慎……”如果是今天的文化人,你还会加上一句:“衣冠楚楚、文质彬彬戴副眼镜……”好像这些都是当今文化人必不可少的标配。

  依我说这些都是你对文化人的一孔之见,你所看到的真实也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局部。甚至有不少人把文化人同畏畏缩缩,胆小怕事联系起来说事,于是就产生了“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的俗话了。

  关于自古把文化人说成胆小怕事,迂腐书呆子,这一点我是不能苟同的。文化人自古讲理性,讲仁爱,有点知识,心思缜密,这点远强于粗汉莽夫是不争之事实,但要说文化人胆小怕事,惯于阿附奉迎,这实在是无知无耻之言。

  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文化人的表现都是有气节、有风骨、有脾气、有血性的。文人和武人从无明确的界线,文可从武,武必通文。下面我就从古至今说几个关于文化人有血性的故事。

  春秋时候,孔子有个学生叫子路,他也是孔子众多学生中年龄最大又最不受孔子“待见”的学生。孔子54岁时子路45岁,子路也经常因学闻和观点问题而与老师孔子发生激辩,谁也不让谁。后来子路在卫国大夫孔悝门下做邑宰,一次事变中,在战场上英勇作战,他的帽冠的系带被敌人割断了,帽子掉落地下,他丝毫不失一个君子的风度,很从容淡定地把帽子拣起来把带子系好,明知这样不利于战斗,但依然说道:“大丈夫,君子死而冠不免。”孔子知道学生子路被人宰成了肉酱,自己哭得死去活来从此一病不起,并把家里的酱全拿出去扔了。

  战国时期的蔺相如,想必很多人都知道,完璧归赵和后来的渑池之会,一个赵国的文人,用自己超凡众人的智慧和勇敢为赵国赢回了宝物和尊严,使秦国没捞到一分钱的便宜。蔺相如两次与秦王会面都是做好了必死的准备。非大勇大智之人何以堪当此任!当时赵国的蔺相如和廉颇为一文一武。这两人就是赵国的中流砥柱,兴国安邦的栋梁之才。

  接下来说两个明代文人士大夫的故事。

  稍懂点历史的人都知道,明代的开国皇帝朱元璋可是史上少有的暴君。大臣每一天上朝都要与家人道个别,要是今天能活着回来才算是小命暂时保住了一天。例如明初三大案,胡惟庸案和蓝玉案朱元璋一怒之下共诛杀四万五千多人啊!空印案杀了三万余人。光空印案冤杀的就不计其数。有这样一个暴君皇上,大臣岂能不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就是在所有大臣伴君如伴虎的时候,一个青年人站了出来,他就是明代的大文豪,进士解缙。他给朱元璋上了一道痛陈时弊的万言疏。奏疏中这样公开批评朱元璋:“……无几时不变之法,无一日无过之人。尝闻陛下震怒,除根剪蔓,诛其奸逆,复未闻褒一大善,赏延于世,复及其乡,始终如一者……”朱元璋看后并没有对他动杀心,也没有责罚他,只是让他回家读书,说十年后再用他。

  接下来说一下明代大清官海瑞与嘉靖皇帝的故事。

  明代的皇帝和清代的皇帝不同,大多数是极其腐朽荒唐的。说起嘉靖皇帝可能很多人没什么概念,那个被李自成逼上煤山(寿皇山)上吊自杀的崇祯皇帝大家印象都很深,嘉靖皇帝就是崇祯皇帝朱由检爷爷的爷爷。所以说亡国也不是一代人能完成的事。嘉靖皇帝朱厚熜在位45年干得最多的事就是潜心当道士炼长生不老的丹药。宫中还养了一大批装神弄鬼的江湖道士。为此荒废了政务和耗费了如山的白银,而百姓则是贫困不堪。

  就在嘉靖皇帝生命的最后一年(公元1566年)。当时任户部主事的海瑞奋然上疏,用最直接和激烈的语言抨击世宗皇帝的失误,尤其是对斋醮的迷信。他说:“陛下之误,大端在修醮。修醮,所以求长生也。自古尧、舜、禹、汤、文、武,未有能久于世者,亦未见汉、唐、宋方士有存至今日者。陶仲文,陛下以师呼之,今既死矣。至于天赐仙桃、药丸,怪诞尤甚。此左右奸人肆其欺侮也。”他还直言不讳地指出这种妄求长生之举实在是自欺欺人,祸国殃民。他还举一句与嘉靖年号相关的民谣:“嘉靖者,言家家皆净而无财用也。”

  皇帝看后是触目惊心啊!还有人敢这样极端尖锐犀利地对他说话。顿时龙颜大怒,他将奏疏掷于地上,向左右喝道:“快去抓住他,别让他跑了!”在身边的司礼太监黄锦躬身奏曰:“此人素有痴直之名。听说他上疏时,自知必死,便买了一口棺材,与妻诀别,在朝门等着判罪,家中童仆都逃走了,他是不会逃走的。”

  皇帝听后默然。等了一会儿他又取奏疏来看看。一日之间读了好几遍,终于被疏中的忠诚切直之气所感动,叹息不已。平静下来他对左右说:“此人很像古时的忠臣比干,但我却不是纣王!”最后嘉靖皇帝为了顾全自己不可能有错的脸面还是命锦衣卫将海瑞逮捕入狱。一直到死没有杀也没有放,一直关到他儿子隆庆朝。

  在明代的政治舞台上像解缙、海瑞这样以死不知道怎么相谏的忠臣有很多,但大多都屈死于昏君的乱棍屠刀之下,相比之下海瑞的遭遇还算“幸运”的了。

  我们再来看看民国时候的文化人,他们的风骨和血性。

  北大校长蔡元培,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一副书生气。可人们不知道他早年和孙中山一起反清搞革命,曾培训出一大批搞暗杀的革命党人;一代大儒柳亚子先生曾经想亲手刺杀叛变革命的蒋介石,被好友毛泽东劝阻;民盟创始人张澜先生,早年参加保路运动,在面对赵尔丰的屠刀时面不改色绝不屈服……

  1946年昆明的文化人李公仆被蒋介石特务暗杀,好友闻一多准备第二天去参加他的追悼会。这时特务寄来了一封装了一颗子弹的信,好友家人都劝他不要去。闻一多看到后不屑地说:“给我扔到茅坑里。”毅然决然地参加第二天的追悼会,并发表了精彩的《最后一次演讲》。在回家的路上父子俩就死于特务的暗杀。闻一多先生在去之前没有逃跑,没有退缩,就已经做好了必死的准备。

  再来看看我国那些德高望重的科学元勋们。

  伟大的导弹之父钱学森为了回国被美国无理软禁了五年,其间也是饱尝了折磨。伟大的核物理学家赵忠尧在船到日本时被美国无理扣押,老蒋为了把他们这批科学家弄到台湾为他所用,用尽了一切诱惑手段,最后见无济于事,干脆就和美国导演了一场假枪毙。结果让美台没有想到的是,这一阴毒的损招仍然无济于事。一个贪恋生命的人谁经的起这般威吓。可他们经受住了。

  几千年来中国有无数有风骨的文化人不为功名利禄所诱惑不为生死威逼而屈服,坚持真理,铁肩担道义。我们不能简单粗暴地将文化人定义为一群只知道讲道理,只知道懦弱退让的好好先生。

  今天中国的教育我认为最缺的就是“血性教育”。电影《长津湖》曾在香港放影,有些学生的家长就反对组织学生去看这种打打杀杀的电影,认为这种带血腥暴力的影片不利于孩子的身心健康。如果按照这个逻辑来讲,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都是不能建的,更不能组织学生去参观。因为那里展示的更血腥更不忍直视。一个民族如果连正视现实的勇气都没有,又何谈民族的复兴与强大!

  没有一大批有血性的老师就不会有千千万万有血性的孩子,没有千千万万有血性的孩子就不可能延续一个有血性的民族,没有一个有血性的民族就是一个在无声无息中衰退消亡的民族。

【审核人:雨祺】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Tags: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淡忘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发布者资料

    热门文章

    名家散文

    查看更多名家散文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