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爱情
杨日新等三名转业军人关于待安置期工资和社保卡窿问题的诉求
作者:水兵老师 时间:2022-01-07
浏览:0次  字数:33961  原创
级别:驻站作家,  总稿:2504 篇,  月稿:887 篇

  我们十八九岁的时候,响应祖国的号召应征入伍没有错,我们保家卫国十几载转业回到家乡没有错,我们在部队被喻为“兵王”,享受部队规定的职级军衔福利待遇。什么叫转业军人,顾名思义就是军人转回地方工作。我们的工资和社保是从部队就带回来的,什么时候离开部队,地方接收单位就什么时候为转业军人接续好工资和社保关系。如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按时接收转业军人的工作,所产生待安置期应该依法接续。转业军人不应该中断工资和自己掏钱接续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如果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找不到停发转业军人工资的有关法律法规,没有过错的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福利待遇应该得到维护!吴川市人民政府不应把单位接收但不安置转业军人工作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转业军人来承担。地方政府不给待安置期的转业军人发放工资,反而要求转业军人为待安置期社会养老保险卡窿接续买单,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理应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依法安置转业军人,是国策,也是地方政府的政治任务。我们的遭遇得到了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陈思维的同情,昨天,在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陈思维说:“我局新入职的两名部队转业士官,差一个月都要把为他们的工资和社会养老保险卡窿接续好!”。

  我们都是部队的转业士官,政治生活待遇应该相同。我们三位老战友想问一问:新入职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这两位战友待安置期一个月的工资社保都已经补发补缴(我们和这两位转业士官之一谈及补发标准,他说他在部队退役前的月工资领到手的是万几元,转业回到吴川还没有拿到介绍信到单位报到的六个月内,部队继续给他们每个月发放7000多元,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则按照我市居民平均生活费标准每月补助1350元。六个月的社会养老保险卡窿也按照规定进行了补缴),杨日新战友144个月待安置期的工资要不要补发,144个月社会养老保险卡窿要不要接续?要不要这两位新战友自己掏钱?如果要,有什么文件?邱杰26个月,胡南明22个月的待安置期呢?

  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在手机上以法律责任的形式发送催缴社保卡窿费用,涉及社会、法律、伦理道德问题,经不起我们实际情况的检验!比如杨日新战友转业待安置期长达12年,144个月。需要补缴接续132个月社保卡窿,按照规定的每个月补缴988.24元计算,杨日新的社保卡窿接续缴费是.68元,杨日新个人负担.52元。试问:杨日新战友长达12年待安置期处于失业状态,没有工资收入,每天就靠做苦力挣10元,15元,20元,25元养家糊口,他哪里补得起这数万元巨款的社保卡窿?吴川市人民政府不给转业军人发工资,反而要他对长达132个月的社保卡窿负责,凭的是国家哪一部法律?为了不影响即将到来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杨日新把所有亲戚朋友都借过一遍,才补得上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为什么他还是跟邱杰,胡南明战友一样,领不到该有的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他十八岁参军入伍,在部队服役十几年,转业回到吴川市没有过错,为什么吴川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这么没有安排他的工作?克扣杨日新12年该有的工资福利待遇?为什么有关部门把他当作皮球踢了十二年?他明年就到龄退休了,为什么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还在手机上短信催他缴交巨额的社保卡窿接续费用?凭的是哪里的文件精神?为什么吴川市人民政府把不按政策规定的时间安排杨日新工作的责任转嫁到他的头上?

  一,转业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要我们为待安置期社保卡窿买单?却领不到合理的工资?

  去年,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执行国家政策,为公职的人员接续在部队期间的义务兵服役期社会养老保险和转业军人待安置期间的社会养老保险卡窿。我们是杨日新,邱杰,胡南明三位老战友,十八九岁的时候,响应祖国的号召应征入伍没有错,我们保家卫国十几载转业回到家乡没有错,我们在部队是职业军人,享受部队规定的职级军衔福利待遇。什么叫转业军人,顾名思义就是军人转回地方工作。他们的工资和社保是从部队就带回来的,什么时候离开部队,地方接收单位就什么时候为转业军人接续好工资和社保关系。如果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按时接收转业军人的工作,所产生待安置期应该依法接续。转业军人不应该中断工资和自己掏钱接续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如果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找不到停发转业军人工资的有关法律法规,没有过错的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福利待遇应该得到维护!吴川市人民政府不应把单位拒绝接收安置转业军人所产生的法律后果,由转业军人来承担。地方政府不给待安置期的转业军人发放工资,反而要求转业军人为待安置期社会养老保险卡窿接续买单,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理应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依法安置转业军人,是国策,也是地方政府的政治任务。我们的遭遇得到了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陈思维的同情,昨天,在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陈思维说:“我局新入职的两名部队转业士官,差一个月都要把为他们的工资和社会养老保险卡窿接续好!”。

  我们都是部队的转业士官,政治生活待遇应该相同。我们三位老战友想问一问:新入职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的这两位战友待安置期一个月的工资社保都已经补发补缴(我们和这两位转业士官之一谈及补发标准,他说他在部队退役前的月工资领到手的是万几元,转业回到吴川还没有拿到介绍信到单位报到的六个月内,部队继续给他们每个月发放7000多元,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则按照我市居民平均生活费标准每月补助1350元。六个月的社会养老保险卡窿也按照规定进行了补缴),杨日新战友144个月待安置期的工资要不要补发,144个月社会养老保险卡窿要不要接续?要不要这两位新战友自己掏钱?如果要,有什么文件?邱杰26个月,胡南明22个月的待安置期呢?

  二,转业军人在吴川为什么会同人不同命?

  邱杰,胡南明,陈观福,易康生四位都是同年入伍同年转业的战友,为什么邱杰需要补缴待安置期5031.04元才能享受和陈观福,易康生一样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

  胡南明认为造成他转业待安置期的社会养老保险卡窿不是他的责任,未按照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手机短信提示补缴社保卡窿,是不是将来胡南明战友退休达不到陈观福,易康生两位战友的工资福利待遇?

  邱杰的转业待安置期社会养老保险卡窿补齐补足了,待安置期的工资在哪里?有哪一个国家的法律只叫公职人员缴交社会养老保险,而没有给他们发工资福利的?这不是让有待安置期的转业军人为他人的养老事业作嫁衣了吗?胡南明战友认为不是他的错,不补缴待安置期社保卡窿,他就无权获得转业待安置期的工资?这是国家哪一部法律规定的?

  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在手机上以法律责任的形式发送催缴社保卡窿费用,涉及社会、法律、伦理道德问题,经不起我们实际情况的检验!比如杨日新战友转业待安置期长达12年,144个月。需要补缴接续132个月社保卡窿,按照规定的每个月补缴988.24元计算,杨日新的社保卡窿接续缴费是.68元,杨日新个人负担.52元。试问:杨日新战友长达12年待安置期处于失业状态,没有工资收入,每天就靠做苦力挣10元,15元,20元,25元养家糊口,他哪里补得起这数万元巨款的社保卡窿?吴川市人民政府不给转业军人发工资,反而要他对长达132个月的社保卡窿负责,凭的是国家哪一部法律?杨日新今年退休了,要领多少年才能把已经补缴的卡窿社保领回来?是120岁吗?为了不影响即将到来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杨日新把所有亲戚朋友都借过一遍,才补得上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为什么他也是跟邱杰,胡南明战友一样,领不到该有的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他十八岁参军入伍,在部队服役十几年,转业回到吴川市没有过错,为什么吴川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这么没有安排他的工作?克扣杨日新12年该有的工资福利待遇?为什么有关部门把他当作皮球踢了十二年?他明年就到龄退休了,为什么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还在手机上短信催他缴交巨额的社保卡窿接续费用?凭的是哪里的文件精神?为什么吴川市人民政府把不按政策规定的时间安排杨日新工作的责任转嫁到他的头上?

  我们三位战友始终认为:广东省安置转业志愿兵(士官)《士兵安置条例》明确指出:我们的转业待安置期工资应该依法补发,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应依法补缴,但不该由转业军人来承担,待安置期就是不安排转业军人应该工作的时间,他们都失去工作,为何还要补缴这段时间社保?应该由接收单位来承担。已经补缴的,应该依法返还。

  关于我们的待安置期的工资如何补发,我们认为应该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第五条执行。

  三,写给吴川市领导的信

  1,吴川市委市政府:

  今天,我们三位战友以较大的篇幅,以《杨日新等三名转业军人关于待安置期工资和社保卡窿问题的诉求》为标题,制作成电子版,我们通过微信,发送给部分市领导和部门领导,希望我市四套班子的领导都能收到。妥善,合理的解决我们的诉求。前天,我们在微信上恳请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勇;梁韧才同志,吴川市政协副主席钟涓三位市领导发送到市四套班的电子版作废,以今天发送的电子版为准。我们希望市委市政府就这份诉求给我们一个合理的回答,我们承诺,如果我们反映的问题如有半句假话,或者有违法律法规的行为,可负法律责任。

  为了吴川的长治久安,也为了我市后来的转业军人的合法权益有法可依,推动我市退役军人事务走上一条健康可持续的发展道路,我们三位战友以上的诉求得到吴川市人民政府妥善处理后,将根据各自的实际情况,通过法律程序递交诉讼状,由吴川市人民法院为我们主持公道,向吴川市人民政府有关部门提出转业待安置期精神损害赔偿。赔偿金额由吴川市人民政府说了算,我们要求赔偿精神损失1元以上,目的是让吴川的父母官,以我们转业待安置所遭受的罪为戒!

  我们没有什么高深的文化,我们只是部队里普通一兵。我们只能在国家法律和政策之内,用仅有部队期间锻炼积淀的知识,用通俗易懂的文字,告诉各位领导:虽然我们的转业待安置期遭受到各种不公,但我们的诉求是合情合理合法!我们年轻的时候,满腔热血践行了保家卫国的使命,我们转业回到吴川,有人工作到了现在,还是一面旗帜!几天前,我们要求杨日新战友跟人民医院请假30分钟假到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表达我们的诉求,这个退将退休的老战却说:疫情防控走不开!这就是共和国老兵!让邱杰和胡南明两位战友泪流满面。

  我们写“万言书”这样沉重的文章,要比你们平时写作严谨得多,每一个字眼都要经过我们深思熟虑,对照一下有没有偏离了国家“法律,道理,人性”的方向,这一万七千多言,有很少的政治术语(因为我们也不懂),朴素易懂,也不用就法律层面展开讨论(我们更加不懂),可是,我们在待安置期里的凄凉及转业军人的家国情怀,跃然纸上,贯穿其中!涉及问题拷问吴川社会,法律,伦理,道德……我们的水平真的很有限,我们希望受过良好教育的领导们,指出这份万言书中的不足,特别是指出有没有与法律相背的地方,我们接受批评指正!目的很简单,愿望很美好!就是为了我们吴川的法治社会更和谐和美!

  2,尊敬的吴川市人大常委会:

  作为我市的最高权力机关,我们三名转业军人想掏心窝说几句话:我们当年转业,政府职能部门(相当于现在的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不按政策规定的时间安排我们工作,不协调好有关单位接续好转业军人的工资关系,如果还值得宽宥,去年国家政策落实这些受到虐待的转业军人的社保卡窿,还要他们掏钱为不是他们过错造成的社保卡窿买单,就不值得原谅!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责成转业军人缴交没有领取过工资的待安置期社保卡窿,却不按照政策规定给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发工资,克扣转业军人待遇,就天理难容!这份诉求一万七千言,就是浓缩为这几句话!

  陈勇主任讲过:对于历史遗留问题,必须依法依规,尊重历史,照顾现实!讲得多好,多么的有法有理!我们的转业待安置期,是从转业档案里发现的,要比“契约精神”严谨得多!这就是历史遗留问题。至于如何妥善处理,万言书(实际是一万七千言)表达了我们合情合理合法的诉求!我们希望得到市主要领导的介入,更需要主要领导了解我们的诉求是什么?我们三人,像杨日新战友,转业不是他的错,政府部门把他当皮球踢了十二年,要不是当年的市主要领导高永元看他每天在市政府衙门前风餐露宿,可怜他,起恻隐之心,他的安置还不知道到猴年马月。过几天就是明年,明年他就退休了,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还责成要这样的一个转业军人及其家庭生钱造债数万元巨款,为不是他的原因造成的十一年社会养老保险卡窿买单,才能享受在吴川和他一齐入伍一齐转业战友的同等待遇,杨日新12年的时间都处在失业状态,也领不到一分一毫这段待安置期的工资,谁人能够领会当年我们做一天苦力挣十几元钱的营生?我们该不该争取国家政策必须给我们的钱?

  我们三位战友等政府的米下锅,是根据国家的政策和法律法规进行,这就是公民的权利!应该会得到我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支持和合理的答复。

  综合万言书里的诉求,我们

  的转业待安置期事实清楚,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需要我们补缴的社保卡窿证据确凿。

  我们要求补发待安置期间转业军人工资。理由:我们只是转业,但不被政府部门接收安置,我们还应该享受转业军人身份,现在的军人转业,地方政府部门没有接收安置他们之前,有多长时间的待安置期,就有部队多长时间的工资作保障。而我们三位战友当年都是4月份离开部队,部队只给我们还发三个月工资,三个月后,吴川市政府及部门就不管我们了,我们军人的家庭是不是要乞米拜路?我们靠什么生活?

  至于我们的工资怎么样的补发,是按照前任吴川市副市长庞观保的意见,相当于我们转业失业干一天的苦力十多二十块钱的工资标准计算呢?还有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执行?还是按照陈勇主任的意见:对于历史遗留问题,必须依法依规,尊重历史,照顾现实来执行?我们都需要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领导有一个明确的答复。

  我们都是是遵纪守法的公民,如果我们得不到合理的答复,也处理不了,也不受到市领导的重视。杨日新提议:我们下一步,将根据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主要领导出具的书面意见,连同万言书,逐级从湛江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开始走起,进行上访,直到我们的万言书里的诉求,得到合理讨个说法为止。我们希望各位领导不要把“上访”当作危害吴川政治生态的贬义词,相反,而是推动我市退役军人事务走上一条健康发展道路的褒义词。

  3,尊敬的吴川市四套班子:

  我们三位战友关于转业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十七千字的诉求,不足以表达我们的愤愤不平,罄竹难书!我们要问:

  一,必须让我们三位转业军人缴乞待安置期两三年,十二年不等的待安置期社保卡窿负担的缴费,才能享受和他们同年从吴川入伍,同年转业回到吴川,几乎同时在吴川退休的转业战友同等的工资福利待遇吗?吴川市的转业军人为什么会出现同人不同命的情况?

  二,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手机短信责成杨日新、邱杰分别缴乞.52元,5031.04元待安置期间社保卡窿,国家哪一部法律或地方性文件规定的?

  三,请人社局或社保局的专业人士帮杨日新战友算算:他差几个月退休了,要领退休工资多少年?才能把他现在缴乞的.52元钱领回来?最好是能够把这些钱存在银行的获得最高的利息也算一算。国家政策是杨日新负担三分之一的社保卡窿缴费,我们不是专业人士,我们算出来的结果是:杨日新必须活到一百二十岁才能领回他缴乞的社保卡窿费用。你们帮杨日新算准确一点,如果杨日新的寿命只能和我国人均寿命相当,他是亏了还是赚了?应该都是有得算的!

  四,一个公职人员的工资社保关系应该是同步的,没有理由只需要我们转业军人缴乞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而把我们的工资上缴国库的道理!这样不是我们交社保却领不到工资吗?我们要问清楚:为什么领不到转业待安置期的工资?广东省《士兵安置条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有没有法律效力?

  五,如果转业军人回到家乡,都像我们一样,靠上访,靠给广东省人民政府写信,靠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信,靠吴川市委书记高永元看着杨日新天天在市委市政府门前风餐露宿起恻隐之心,才获得安置,好像是我们战友欠吴川市人民政府的!这样发展下去,吴川的子弟还能像我们一样,把青春全部献给国防,践行保家卫国的使命嘛?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们的党龄加起来106岁,我们永远跟党走,我们不负国,希望吴川市人民政府也不要负我们!

  六,十多年前,邱杰战友就是由于写了万言书里的《我离幸福有多远》给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如实反映他转业后的不幸遭遇和我市教师艰难的生存状态才被吴川市纪律委员会立案调查的吗?为什么吴川这样随便就可以对部队转业功臣立案调查?

  4,吴川市委常委会:

  我们三位战友,以二万言记实的触笔,围绕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拷问吴川社会法律法规、伦理道德……应该引起吴川父母官——常委会的高度重视!我们的诉求,看似只关乎三名转业军人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实则关乎国运,关乎吴川社会的长治久安;对于国防,涉及人民子弟兵报效祖国的热情;于对军队,涉及军心的稳定……

  我们有位战友曾经半开玩笑的对杨日新战友说:“你现在干工作还这样积极,政府已经委屈你12年,你现在想跟人民医院领导请30分钟假,都觉得不好意思开口。你带这位战友去见一见人民医院的领导,以后你想请假,跟战友请就可以请了!”

  咋一看,这位战友吃着地沟油的命,操领导的心,架势可不小,猪鼻子插根葱?装象!如果这位战友真的见了人民医院的领导,换一句话说:“杨日新同志即将退休了,我们具有相同的工资和社保问题没有处理好,我们想一起理顺关乎后半生的待安置期工资社保问题,可能要杨日新和我们一起到有关部门走访、办事……”人们一定认为这位战友的为杨日新请假说话,在情里之中。

  我们始终认为,要转业军人为不是他们过错造成的社保卡窿买单,金额在数千元到数万元不等,才能获得同等转业军人的退休福利待遇,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为啥吴川市人民政府及职能部门在执行国策时转业军人会同人不同命?我们在部队服役时,讲究步调一致,所以我们不相信国家会出台这样的政策来让我们的生活雪上加霜!地方政府不给我们发工资,反而责令我们把待安置期该交的社保卡窿补上!否则,休想享受同等战友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这是哪一门子政策啊!这不是恶法吗?我们同样是把青春献给国防的人,转业后的一切都不是我们的错,我们遭受的痛苦罄竹难书,为什么不应该我们缴交的社保都交了,还不按照政策补发我们转业待安置期的工资?哪里有只让公职人员交社保不发给发工资的道理?吴川市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就是这样的对待转业军人?

  四,将心比心

  十多年前的2011年二三月间,我们三位战友之一的水兵老师(邱杰),过完了童年般贫困如洗的春节,日子觉得是愈发过得艰难了,三个正上中学的孩子,一切的费用考验着一名父亲应有的担当!可二月份到账的教师工资显示着一个令人心酸的数额:1254.5元,这也是吴川公职人员工资福利待遇的缩影,只记得当时的吴川物价,已经飞了起来,比如一斤猪骨的价钱就需要20多元。全家人的生活,主要就是靠水兵老师的工资,而鸡碎这么多工资,不足以让水兵老师一家五口过上温饱的生活,解决吃饭问题都难,何谈供孩子们念书了?一想到这里,水兵老师不管怎样努力,也解决不了家庭生活的困顿,精神一下子崩溃了。于是,就有了写给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我离幸福有多远》这篇文章的构思,想不到,汪洋书记真的对这篇文章作出批示。将心比心,水兵老师是戴着军功章从部队回来的,并做到了教导主任,小学高级教师,以第27年的工龄领取1254.5元的月工资,这样下去,水兵老师一家实在是无法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才用在部队常为首长写材料严谨、虔诚、真实的态度,给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写这篇文章,目的很简单,愿望很美好,就是希望能够改变一下包括自己在内吴川教师工资福利待遇,水兵老师回望沧桑的人生,所走的道路和常人不同,但始终走不出贫困潦倒的境地,感慨万千,联想到转业后的失业遭遇以及吴川教师工资在全国倒数这一个不争的事实,五六千字的《我离幸福有多远》就一气呵成。现在看来,这些文字只不过都是水兵老师的心里话,朴素真实,难道就是这个原因,引起吴川部分老师到大塘公园请愿静坐,水兵老师就被吴川市纪律监察部门立案调查?将心比心,水兵老师并不是只为了自己的荷包啊!

  将心比心,一个在部队服役十几年的老兵,杨日新战友所在的部队是湖南省耒阳市42军126师,吴川同时入伍在这个师服役的,就他一人最终留了下来,杨日新的服役期,获得了多次年度优秀党员、先进战士的荣誉,为吴川人民争了光。于1994年4月退出现役转业回到吴川,却历经十二年沧桑磨难,到2006年才获得安置。杨日新战友转业没有过错,邱杰、胡南明也没有错!在档案里,批准我们转业的命令是国务院中央军委。

  心比心,去年9月9日,在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陈思维的推动下,吴川市教育局局长杨伟发等主要领导、退役军人事务局副局长陈思维,庄一峰等主管退役军人事务领导,在教育局召开会议,初步讨论水兵老师(邱杰)的转业待安置期教师工资补发问题。刚刚上任才两天的副局长庄一峰竟当众对水兵老师(邱杰)说:“你根本就没有资格做老师,你的事情根本就不归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管!”将心比心,庄一峰是政府官员,我们三位战友希望各位领导想一想:一个主管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的领导干部,对我市转业军人说出这样的话,将给我市以后的退役军人,产生什么样的负面影响!像庄一峰这样的一位领导干部,主管我市退役军人事务,值得我们转业军人忧心和怀疑啊!以这种情怀和工作作风对待我市退役军人,简直是人性的悲哀!

  胡南明战友获得政府部门的安置值得耐人寻味,更值得政府官员的深思!2001年上半年的某一天,他突然接到接收单位的通知叫去一趟。胡南明心急火燎的跑到接收单位,领导对他说:“你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信要求工作反馈回来了,你在家里等通知吧!”将心比心,如果胡南明战友不是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求助信,他是不是也和杨日新转业的遭遇一样?

  我们三位战友两三年到十二年不等的待安置期的工资这笔账还没有算,去年国家政策为有公职的退役军人接续补缴社保卡窿(包括为转业军人的待安置期),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手机短信责令我们必须补缴转业待安置社保卡窿,倒是给我们算得非常清楚,并要求我们只有按照规定补缴社保卡窿,才能获得同等条件战友退休工资福利待遇。杨日新战友今年到龄退休,也必须把十二年的待安置期,没有领过一分钱待安置期的工资,却把转业待安置期的社保欠费数万元巨款全部补上,才能享受同等条件退休人员工资福利待遇。这样的政策有没有为我们三位战友想一想?杨日新战友今年退休,要领多少年的退休工资,才能把今次按照政策规定补缴的数万元社保卡窿缴费领回来?为什么邱杰战友必须补缴5031.04元接续卡窿费用才能和同时入伍同时转业的陈观福(在覃巴镇政府工作)易康生(吴川市自来水公司)战友一样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胡南明战友没有按照市退役军人事务局服务中心发来的手机短信提示进行补缴,因为存在这些社保卡窿不是他的错!是不是胡南明战友的退休工资福利待遇和同等条件的以上三位战友相比,矮了一大截?胡南明转业犯的又是什么错?吴川市人民政府,政策对我们同等条件的四位战友,补缴各有不同,有的不用补缴转业待安置期社保卡窿,有的责令补缴乖乖补缴,有的责令补缴也坚决不补缴,吴川市人民政府及人社局(社保局)对此不同的执行战友,有何看法?转业军人的社保为什么会出现同人不同命的情况?我们都需要人民政府一个合理的解释啊!我们的待安置期工资如何补发?更需要市主要领导出面为我们与有关部门进行协调,并就有关国家的法律法规,对于你们的工资补发诉求作出具体的指示。

  二万言诉求书(实际是个字)真的还不足以表达我们三位转业军人的诉求,也压抑不了我们心中的火焰,希望吴川市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比如吴川市人社局(社保局),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吴川市卫健局,吴川市教育局,正视我们的合理的诉求。我们三位转业军人事关工资和社保权益问题事小,事关军队国防发展战略大局事大!

  五,我们是部队的兵王

  杨日新,邱杰,胡南明三位战友都是上个世纪的兵王(志愿兵),他们在上一个世纪统一的服役期162个月。在上一个世纪,兵王在部队里有一个通俗的称谓:志愿兵,有点职业军人的味道。志愿兵和当下的士官性质相同但也有所不同,现在的士官,只要你在部队服役满两年,在义务兵役阶段表现合格,部队还需要你留下来继续服役,本人又愿意继续履行保卫祖国的使命,第三年起就可以成为士官(下士军衔)获得国家不扉的俸禄。而以前的部队的义务兵,要成为志愿兵,必须义务服役满五年后,军队还需要你继续留下来服役,经考试合格后,择优录用,并且不低于八年又六个月的服役期(五年义务兵役和八年半志愿兵拿薪兵役期)才称得上志愿兵,这就是部队的兵王。由于兵王在部队服役的时间比较长漫长,因此,兵王退出现役时,国家赋予”转业军人”的荣誉!人们不要以为兵王职业很普通,就是部队的一个兵,他们可是军队的主要骨干力量!共和国的江山,国运之兴隆,有赖于兵王来看守着!对付外敌,兵王是人民军队的中坚力量!比如我们三位不同军种的战友,杨日新是吴川籍在湖南耒阳陆军126师服役众多的战友当中,只有他一个人服役满五年后,由于军事素质过硬,才留下来继续为部队服役。邱杰在猎潜艇“电航班长”的任上干了将近十二年,而胡南明是在部队服役期间,正正规规考上军校,天津海军勒务学院学习了两年,才有资格成为兵王。

  兵王一般很有故事,在部队服役期间,立功受奖是家常便饭。去年,邱杰战友的转业档案和教师档案分离20年后,因去年国家政策为邱杰补缴转业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发现两档分离才将他尘封在吴川市民政局的转业档案重新整理归档,在邱杰的转业档案里,赫然写录着他在728艇担任电航班长期间,何年何月何日跟踪前苏联电子侦察船在战位上坚守三天三夜,为完成728艇执行这次跟踪苏联电子侦察船任务作出突出贡献,受到广州海军基地通令嘉奖一次……这些军旅生涯的记忆,早已经成为过往云烟,邱杰在自己的档案里看到这张卡片,能不能有些激动!我们只不过是要求吴川市人民政府按照广东省对于转业志愿兵的安置政策《退役士兵安置条例》,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保障法》补发我们待安置期间的工资(杨日新12年,邱杰26个月,胡南明22个月,档案里非常清楚),对比我们在部队服役期间所作的贡献,这过分吗?各位领导想一想:当年我们转业不是我们的错,如果国家需要我们继续服役,我们都愿意服役到60岁退休,但人民军队是一支年轻人的生力军,决不能允许这样!

  我们想说:兵王转业,还是一面旗帜,如果在新中国成立之初的抗美援朝战争年代,人民军队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气概让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闻风丧胆。在和平年代,像邱杰战友,经过人民军队这个大熔炉十几年的锻炼,转业回到地方,还可以成为学校的教导主任,才是让我们的敌手在精神上彻底崩溃的!

  时代不同,兵王的转业待遇有着天壤之别!据对退役军人心怀敬畏的吴川市退役军人事务局陈思维副局长介绍:“现在的兵王转业,只要存在一个月的待安置期,工资和社保卡窿都必须为兵王接续好!”可当年我们三位战友转业,胡南明是靠给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求助信才获得安置。邱杰是靠在吴川市退伍军人安置办公室主任面前吹,吹他在部队有多么大的能耐,会创作歌曲会画画会给部队首长写材料……而杨日新则是靠前任吴川市委书记高永元看他十二年被政府部门踢皮球在市委市政府门前风餐露宿好可怜。

  昨晚深夜,我们在微信上对各级领导说;

  我们三位战友之一的邱杰,结合各自不同的待安置期所遭受到吴川市政府部门的不公,以二万三千多字的篇幅来推翻吴川市政府及部门已经践行的政策,是一件极为严肃的政治事件,因为我们三位战友的身份是“转业军人”,关乎国运,应该得到吴川市委市政府及相关部门领导积极的回应!这样大的篇幅跟吴川市政府说“不”,就是想告诉各级领导:不管转业军人待安置期的社保卡窿补缴政策是吴川市人民政府出台的,还是湛江人民政府出台的,还是广东省人民政府出台的,甚至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退役军人事务部出台的,都经不起我们三位转业军人待安置期的检验!因此,这二万三千多字的诉求,将作为我们三位战友为维护转业军人合法权益从吴川逐级向上反映问题的法律武器。

  杨日新,邱杰,胡南明

  2022年元月7日

【审核人:站长】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杨日新 转业军人 社保卡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网络爱情

查看更多网络爱情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