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
陈祥发 :细节如线缠脑际,我心颤抖如丝缕
作者:陈祥发 时间:2022-08-01
浏览:38次  字数:4121  手机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78 篇,  月稿:29 篇
|| 不管咋的,先点个赞

入住康复科的,伤病铁定不太恼火
只是长吁短叹,有些令人胆颤
形之于外,连扎针那架式都不忍卒看
恰似万箭齐穿,好不胆寒
针疗室,娇小老婆扶人高马大丈夫就治
扎针时,特别用纸片为其遮住视线,严实无隙
大约是将心比心,推己及人
更多是“知夫莫若妻”,“老儿童”特娇嫩
不管咋的,先点个赞
若是后一个原因,宜来个
“排排坐,吃果果”
半个世纪前之老儿歌
好不温馨心颤!



|| 衰老到最后,依然慈母

老年科这老者病不太危重
但铁定好不了,那么大年纪
自已与旁人早有预备
小儿子专程奉送的美食
她连连摆手,执意不吃
执意让小儿子吃
小儿子自然不吃,她生气到哭泣
只得应许,吃罢吃罢
小儿子半是生气,半是遂其心意
风卷残云,三下五除二
老者破泣为喜,满脸欣喜欣慰
那表情,此时此际,聊表慈母心情
我的老老乡,每逢大病小疾
亦十分期待亲友探视
当时我老母亦有此意
亲友送来一百二百人民币
老母呀,我的老乡乡们呀
似有窃喜,视作病弱之躯
为儿女的最后一份奉与
慈母之心,与生命同周期
春蚕之丝,丝丝缕缕
似无尽期!



|| 重症监护室外一瞥

手机乃成人世界上佳玩具
一机在执,所谓全世界
亦不过这个样子
但医苑重症监护室外
两排长条椅,手机玩得有气无力
心不在此,垂头丧气
老人在里儿女在外,无论多大罪孽
必得老人自己承受,无能分卸担子
只过静坐几个晚上,不离不弃
十月怀胎,妈妈供给全世界最好的房子
此时此地,这破手机
无一用武之地,玩得无味无滋
哎哎不断弦,心力不济
面无表情,呆若木鸡!




||  住院治疗,父子总有得吵

住院治疗二三日,老人们
总吵着要回去,要回去
据说病情大有好转,呆在医苑
徒费票子银子。这不,在老年科
亲闻儿子回答,依然旧模式一一
好不容易请得几天假期
好歹总得再住几日,这由不得你
你回家,我也得回厂子
你回家躺着喝杯水,向谁伸手去
老人要求特固执,十头牛拉不回颈子一一
回家造孽怪我自己,与你没分钱关系
“用国家的钱,我请假服侍你”
儿子心燎火急,认定父亲一砣顽石
而老人更认定儿子终归儿子
明明白白的账算得迷迷离离
“国家,该了你的?各人生病,你算老几!”
老人终归认定花了自家票子

在回家养病,与花自家票子上
乡村老人的取舍令人心悸
心悸不已。我能帮些啥子!



|| 心中妖蛾子,宜痛下杀手

产品生产出来,必得销售出去
工人方能领得工资
销售员,二十来岁小姑娘小伙子
怯生生畏缩缩,恰似你我自家小女儿小儿子
可爱可怜或可怖,各执一辞
某些地方,称之“串串”,人见人避
避之不及,问到门口,寻找某人
答问有一句无一句
东说西说,指东打西
有经验者诫我以耳语一一
莫小瞧这可怜巴巴小样子
他(她)能轻而易举送你进"鸡圈”里
一生不得翻身子,甚至死无葬身之地
呀呀呀,这十年前的小屁蛋子
说话便耳赤脸红、扯衣咬袖子
倒是谁,变他们成那可怖可惧鬼样子
是你是我是他还是那形踪不定
心中妖蛾子?
妖蛾子、妖魔子
我痛下杀手一一拍死你!


|| 微笑,是有限度的

周日晚,与孙娃儿沿街闲逛时
他一如往常遛进球衣店里
店面宽敞明净兼凉风习习,更难得
店员小姐姐们春风和煦
千树万树梨花开蓬勃朝气
黄口小儿,“进门看脸色”鞭辟入里
优中选好看中这铺子
隔三岔五来店纳凉观景致
长期安享千般好处,却无实质性施与
这周日晚,店员们忿意一览无余
连孙娃子亦略有感知,匆匆出门告辞
也是也是,笑意尤其女孩子的笑意
需得着实打实物质支持
“提成”,唯一供与她们购买力
我祖孙无一奉与,她们对我们的善意
业已克尽全力。疫情若即若离
不离不弃,这生意业已奄奄一息
上气不接下气,裁员减负
早谋划于密室,春风柳丝缺失心力
缕缕丝丝!

【审核人:雨祺】

《陈祥发 :细节如线缠脑》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陈祥发 细节
评论(38人参与,0条评论) 鲜辰骏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现代诗歌

    查看更多现代诗歌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