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两个父亲
作者:林教头 时间:2022-04-17
浏览:106次  字数:3763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782 篇,  月稿:897 篇

  一

  王强与妻子阿竹到浙江打工三年了,这三年来,他们就没回过老家。

  这几年终于攒了一些钱,也算是衣锦还乡,回家看看儿子与老母。一别三年,儿子已经八岁,个子也长高许多。王强和妻子带着大包小包,回到家。

  在门口,看到了儿子,王强蹲在地上要抱抱儿子,儿子说什么也不肯。一双大眼略带着恐惧打量着他,他一阵尴尬。这时妻子拿出一些玩具和零食:“乐乐,来,爸爸妈妈给你带回了这个,三年不见了,连爸爸妈妈都不认识了,来,这个上好佳可好吃了......”

  乐乐拿着一包东西玩去了。

  二

  过完年,这两口子又要收拾行李外出了。

  乐乐送爸爸妈妈到村口乘车。临别时,乐乐扯扯他们的衣角,说:“爸爸妈妈,可不可以带我去你们家玩啊?”

  听到这话,阿竹的眼泪都差点出来了,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王强故作镇定,摸着乐乐的头,答应了儿子明年。

  三

  车已经开了,乐乐站在风口像似一个桩子,北风摇晃着他新衣的帽檐,白天很快变成了深夜。

  不知换乘了几部车,不知过了多久,那两口子又置身浙江的出租房内。

  房内两夫妻简单的吵了几句。

  ……

  “别吵了,我要睡了,有事明天再说。”

  “你怎么能答应乐乐,明年带乐乐来这儿,这儿那么小,这里的人都欺负外地小孩……”

  “滚开,我累死了,我要睡觉……”

  “乐乐,长高了,都不认识我们……”

  四

  王强一早就出去找工作了。

  接下去是一天接一天的忙碌与劳累。

  阿竹也大概已经把那晚吵架的事遗忘了。

  五

  第二个月,阿竹就发现王强有些不对劲,经常夜不归宿,回来倒头就睡,与她讲的话也越来越少了。

  阿竹开始胡思乱想,继而就发展到吵吵嚷嚷。但不知道王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依旧早出晚归,倒头就睡。

  月底,王强将多于平时一倍的薪水交到妻子手里,并向她解释清楚了自己这些天都是因为加班。

  “竹啊,我再坚持六个月,咱们就有条件把儿子接来了。”

  六

  阿竹在派出所门口哭成了泪人。她要把王强领回家,而且,领的还是死人。

  王强是在晚上出的事,76省道上车流量较少,三月的旷野最易生起薄雾。王强被发现时已经气绝,电动车躺在了离王强十米开外的前方,一滩血半径一米已经凝固深深地嵌进路面,从空中往下看,就像是路面的一块胎记。王强的死相很惨。

  从现场撞击残骸一步步的推断,交警很快就找到了肇事司机。

  阿竹傻傻的面对一切,想不出该怎么告诉儿子真相。

  七

  肇事司机叫马汉是我一朋友,是本地的私营老板,当时他认错态度很好,并允诺了巨额赔偿。

  他回忆道:“那晚,雾确实挺大,但我管不了这么,儿子在大学里感冒了,我得连夜赶过去给他送药……”

  八

  肇事逃逸罪名成立,马汉还是坐了几个月的牢。

  有一次,我去狱中看望马汉,他和我说道:“其实当时我在车上有感觉自己撞到了东西,但一想到儿子还发着烧,就产生一种侥幸心理,本能的重新踩下油门。”

  后记

  你糊涂啊,害了王强……

  你伟大啊,害了自己……

  2012.7.31于中国温岭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下寨龙池

【审核人:站长】

《两个父亲》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妻子 父亲
评论(106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18:10
    美文苑
    生活不容易,为了儿子谁都很辛苦。一个事故中的两个父亲,都是不幸的,或者说都是不同意义上的受害人。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