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疯子阿秀
作者:唐风汉韵 时间:2022-04-17
浏览:100次  字数:6052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66 篇,  月稿:766 篇

  阿秀疯了。

  “其实阿秀早就疯了,疯了二十多年了,只是你没听说罢了。”

  秀她娘在说这句话时轻描淡写,好像在说一个沿街贩来的故事。

  啊——?她怎么就疯了呢?

  “唉,这都是命,命中该着的事!”秀她娘叹了一口气,“刚开始时生怕不依她会疯……那阵子全家人闹得昏天黑地……就依了她呗,谁知到了还是一个疯……就这命……”

  周围坐着的几位女人也都花白了头发。她们长长短短地感慨着,似乎为阿秀,又似乎不只为阿秀。

  “拧人拧不了命……”

  阿秀比我小不了几岁,大概与我小妹差不多年龄。

  我和阿秀熟大概算得上熟的,但接触却并不多,只记得她是北苑村前街最水灵最漂亮的女孩,黑亮如漆的眼珠子,鸭蛋型的脸特俏,脑后扎两根长辫子。

  “光个脸蛋子漂亮管啥用,心眼死,性子直,九头牛拉不过弯来,不撞南墙不死心。”秀她娘嘟囔着,不停地摇头,“女孩子漂亮有啥用,好歹都不外嫁人,心眼子太死吃大亏……”

  阿秀没上完初中就下学了。这没什么稀奇,我们前街的姑娘就几乎没有上完初中的,有的小学,有的连小学都没上完——这是村子当年无解的瘟疫。

  不上学的阿秀在地里帮娘干了两年活,然后进了乡大院的地毯厂织地毯,一天能给十多块,这一月下来三四百呢。

  阿秀和那些一同打工的小伙伴们很高兴,每天把自行车骑成一阵风,再和村里的小伙伴们说话时便眉飞色舞神气了许多。

  “我们地毯厂的地毯是要出口的,知道什么叫出口么?出口到伊朗还是伊拉克,老远老远的外国。对了,你知道什么是伊朗伊拉克么?就是波斯,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的那个波斯……”

  村里的小伙伴们羡慕得不得了,回到家里就给大人闹要去地毯厂。那时全乡里只一个地毯厂,可得有吃劲的关系,不是谁想进就能进了的。

  不知道哪天起,织地毯的阿秀把自己织到一个男人的怀里。

  男人叫李季。阿秀要嫁给那男人。

  阿秀全家不愿意,阿秀全家族的人都不愿意。

  “天下男人死光了吗,还是怕以后找不到男人?”

  好听的难听的,能说的不能说的,全说了。

  该打的也打了,该关的也关了。北苑村前街似乎睁开眼就尖起耳朵打听阿秀的事。

  “我就认那个男人,你们骂就骂,打就打,我早把自己给了他!”

  一句话出口整个家族的长辈灰了脸瘪了嘴,吐口唾沫砸地坑也全然忘了自己身份:不要脸,骚X

  水灵灵的十九岁姑娘阿秀最终嫁给了三十五岁男人李季。

  阿秀等着李季前脚办妥了离婚,后脚就跟着李季扯了结婚证。就连乡民政卡戳子的老吕都笑着骂李季:“狗日的,这民政你开的,上午是你,下午还是你!”

  秀她娘和一群花白头发的娘儿们说起这事时语气平和。而围在一起的娘儿们你一言我一语插几句补充和感慨,时时有笑声震得她们额前白发飘起……

  如果这故事就这样结束也没什么惊奇,这样的故事似乎到处都有上演,角色不同,剧本大同小异。

  “当初怎么劝也不听,到底怎么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当初就给她说你嫁给这男人绝对没好果子吃,如果当娘的说错了,我两眼抠出一对来喂狗吃!结果怎么样,过了没三年,那狗日的李季就蹬了阿秀,那天阿秀怀里奶着孩子,亲眼看见李季把地毯厂的小姑娘领到了床上……”

  “当着面儿么,不避?”

  “就当着面儿,啥也不避!”

  “那狗日的不是东西。”

  “那狗日的太不是个玩意儿!”

  花白女人们骂着,抒发着各自的感慨和正义。

  秀她娘拍着大腿情绪突然激昂起来:“怎么样,阿秀,到最后还是让娘说准了吧,劝你你不听,明知是坑偏要跳,好像全家人坑你害你……唉……这孩子死心眼啊,直肠子,一条路儿走到黑,现在可好,她认准的路儿堵死了,断了,没路了,她憋屈啊,憋过来憋过去……疯了……”

  我摇头不语,一时无法把水灵灵的阿秀和一个疯子联系在一起。

  “姥娘,你快来吧,她又要犯病,我制不了她……”秀她娘的手机响了起来,听筒里传来男子的呼喊。

  “你锁好大门,别让她出去……你别慌……我明天一早就过去。”

  我问秀她娘打电话的是谁。

  “阿秀的儿,大儿。”

  是那个男人的吗?

  花白女人们便笑了:不是,这是阿秀和第二个男人生的孩子。

  哦,男人不知道阿秀有病么?还是离婚的……

  花白女人们看出了我的疑惑。

  这天底下你见过剩下的女的么?哪个村只听说光棍汉,没听说过谁家女剩在家里,瞎的聋的,拐的瘸的,疯的傻的,只要是女的,全能嫁出去。

  何况阿秀长得水灵,她发疯也不是天天发疯,不定性,十天半月有可能,三天五天也有可能。

  “唉,回家拾掇拾掇,明天我得过去啊,外甥一个人不行……”秀她娘拿起马扎子,摇着街头上发的印有“爱心男科,无痛流产”广告的塑料大扇子回了家。

  “阿秀男人呢,这家子可怎么过。”

  花白女人们七言八语:“男人当然得打工,守着个药罐子,还得给两儿娶媳妇,唉,够喝一壶……”

  审核编辑:沁芳闸 推荐:沁芳闸

【审核人:站长】

《疯子阿秀》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100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20:37
    美文苑
    女人们扎堆聊天的时候,便有了很多故事,故事里开心的少不开心的倒不少,今天讲的就是阿秀的故事,一个漂亮的却疯了的女人的故事。听着阿秀的故事,难免摇头叹息,至于得了什么启发,你看了就明白了。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