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女人间的烂事
作者:苏璃 时间:2022-04-17
浏览:102次  字数:9434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782 篇,  月稿:897 篇

  一

  “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聚餐吧,2021年最后一天,也算为我们的工作画上一个句号。”梓竺对主任说,既然主任找过来问她,她自然就表明态度。

  至于说到聚餐,他们不是公款吃喝,是调到县城的一位同事再婚请客时嬉闹时索要的。同事,女,四十多岁,离婚后调到县城一所小学,身边一儿一女,女儿大学毕业教高中,儿子上初中。县城里有一套离婚后自己买的房子。女同事身材好,容貌秀丽,同事的舅舅为自己亲外甥女介绍一离婚带一个女孩儿男人,这男人和同事是高中同学,巧合的是同事和这个男人熟悉的就像亲姐妹,因为他们的母亲从小一起长大,发小。这样的完美组合实在是难找。举行婚礼那天,八九个同事被请到县城酒店吃喜宴。推杯换盏中,同事满脸喜气来到他们桌前小坐,梓竺和同事们为新娘送上真诚的祝福。校长最爱热闹。红包来大的,同事们一个个起哄。女同事叫来新郎,新郎眼都不眨递给500元,有人起哄,再来200,再来200,同事又叫过来新郎掏了200.当时闹来的钱由主任保管,时间一长难免都忘记这回事。偶尔有人提起,主任说,我拿着心里也累!

  主任和梓竺说,我们学校一共十四人,结婚同事只通知了熟悉的九个人,城里的三个人肯定来不了,我们给他们三个人150元红包,让他们自行安排。因为这钱是同事结婚闹来的,所以如果今天中午吃饭,我们就不用告诉新来的几个同事了。主任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梓竺只能顺着她的话随声附和。

  第二节课间操做完了,梓竺在操场上看着幼儿班的孩子们,他们老师有事去中心学校填表了。校长召集各个年级班主任和认课老师集合,梓竺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当她陪同孩子们玩儿老鹰捉小鸡游戏时,校长冲她摆手,意思是让她过去。她走近她们。校长给她说起吃饭的事。梓竺说:“叫上那三位年轻的同事吧,反正这钱是闹来的。一顿饭也不差三个人。”“你说的不对。”我扭头一看,是主任。“那就按照杨老师说的,让她们掏50元,明里说我每个人也掏50元,就说AA制,这样最好。”我只能又顺着校长和主任的思路。这样才对,人家结婚请客时没有通知新来的三位,再说这钱是我们凑份子闹来的,所以让她们不掏钱去吃饭是错误的。校长说出的每句话都无懈可击!

  梓竺不再多话了但是心里很别扭,作为一个校长,至于那么斤斤计较吗?自此以后,她开始对主任和校长的一些做法不满。比如校长和门岗和看门的人之间的矛盾,校长总说人家怎么怎么不听话,还说让梓竺去说。梓竺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虽然看不惯校长主任之间的某些做法,但还是希望人人都能团结互助。梓竺抽空去做门岗和看门人的心里工作,让他们不要流言蜚语乱说。

  二

  本周六轮到梓竺在学校值班,让梓竺不安的是礼拜六家里有事让她务必回市里。怎么办?她看看值班表,寻思着跟谁换呢?想了想,她敲敲门走进校长办公室。校长在电脑桌前敲击键盘。她走到她身边轻声说:“校长,这个礼拜六我们可不可以换一下值班?”校长说:“礼拜五我刚值过班,这样吧,你去看看和别的老师调换一下吧。”主任的贴身秘书也附和道:“你去找别的老师调换一下吧。”梓竺嗯了一声,心想,她们还真的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呢,说出的话竟然一致。梓竺一脸尴尬的从校长办公室出去了。领导就是领导,让领导和你换值班,你也太拿领导不当回事了吧。临出门时她差点儿就对主任说:“元旦前你不是接你女儿时让我和你换班儿吗?”话到嘴边又憋回去了。

  梓竺走进三年级老师的办公室,正好于晓然老师在。她说“于老师,能不能和我换一次值班。”没等她说礼拜几,于晓然连想都没有想,就说:“不行,我不和你换。”她一脸尴尬自我调侃,嗯嗯,没事没事,我去问问别的同事。或许于晓然觉得自己说出的话很冲,就说:“我的电动车坏了,我要乘坐刘丽老师的车。”

  “嗯嗯,没事没事。”梓竺从晓然办公室里走出来时回头说了一句。梓竺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想想自己一天到晚的总是照顾别人的情绪,从来在领导跟前替同事说好话,有谁说领导的缺点时她总是跟对方较真理论,说她们的校长怎么怎么工作认真等等,可是就是换一次值班的事,校长让她找别的同事,别的同事又说不换,这让她高傲的自尊心情何以堪。她很郁闷,顺道走进另一个年级六年办公室,正好苏伟老师和刘永建老师在。梓竺就提了一下换值班的事。苏伟和张永建属于那种从不说当官是非的老好人。梓竺见这两个人只顾低头批改作业,就从他们办公室出来回到她和另外两个人的办公室,这时赵敏在办公室打电话。梓竺越想越生气,就和赵敏又说了这件事。赵敏说:“我肯定是不行的,因为我还要做你的的司机拉你回市里,你去问问常老师吧,她和你一样热心助人。”

  课间我去找常老师,她还在教室里批改作业。我径直走到她面前说,我们换一下值班可以吗?这个礼拜六轮到我,家里有事。她毫不犹豫地说:“可以,可以。”当她说出这句话时,我眼角的泪流了出来。

  从常老师的教室出来梓竺去操场执勤,今天轮到她和于晓然老师了。梓竺看到晓然远远地在校场西边看着学生,她就在操场中间站立也不像以往那样走近她和她聊天说话。此时,聂红丽老师过来了,梓竺把刚才值班的事重复了一遍。同聂老师说话的时候,她扭过头来向于晓然老师那里看了一眼。她又接着和聂红丽老师说话。于晓然走到她们身边,梓竺笑着说:“晓然,我刚才生你们气了,一气校长不肯帮助人,二气你说话太冲。”“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再说,这么多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为人。”于晓然很不屑地说。“后来我跟你解释过了啊。”晓然觉得梓竺是没事找事。“你是解释了,可是你先说那么冲的话,我要是不给自己台阶,你会解释吗?”梓竺显然不满意晓然的这种说话方式。“我不就是颠倒了一下顺序吗。”晓然说:“是的,如果你先说理由,我怎么会生气呢?”梓竺还在跟晓然较真。“我就这种说话方式,你爱听不听。”晓然的眼圈红了。“以后别再这样说了。”聂红丽老师老师劝她。正说着,主任打电话让梓竺到校长办公室。

  推开门,主任的一句话又惹恼了梓竺。主任说:“我和赵敏是一组,怎么换做你们俩了?”她满脸不高兴。“我在市里住,为了方便搭赵敏的车。”梓竺脸红脖子粗地说。她的情绪无发自控。眼泪不争气的流下来。“我在这所学校踏踏实实干了这么多年,到最后竟然混的狗屁不是。竟然换值班都换不成。你们是官,自然要有官威,我不该要求和校长换值班的。还有你主任,你那次去接你女儿要求和我换班,我没有和你换吗?”她又冲主任说。“你要这样想我,我真的不允许。”校长眼圈红了。你听我解释,主任拉住梓竺。梓竺甩开主任的手,从校长办公室出去了。

  正当梓竺的肚子鼓鼓胀胀的时候,主任推门进来。她坐在梓竺对面说:“生气了啊?”“是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梓竺咬牙切齿。“你误解我们了。不是我们不和你换班,是当时你说的话和我们想的事不在一个频道。我们的意思是,你和谁换班也行,不一定非要是校长。”主任解释。

  “当然不在一个频道,你们是当官的,我说的话你们怎么会听到耳朵里。我要是当官,你们就不会耳朵聋了。”梓竺这个时候需要把自己情绪情绪全部释放。“错了,错了,你要是当官,就不用值班了。”主任朝梓竺挤眉弄眼。

  “谁说当官就不用值班?当官照样值班,当官的要求调换谁敢说听不见,你们两个人明摆着就是欺负我。”这话不砸给她,她们还不知道下次用什么方法作弄我,梓竺心里说。

  “让我再解释一下好吗?”主任显然被梓竺不留情面的话惊呆了。“说吧。”梓竺这时候必须要借坡下驴。主任如此这般的说了根本通不过的理由。“好吧,既然说开了,我就不生气了。我不能总是得理不饶人吧。”梓竺显得很大度地对主任说。

  “你现在和我们换吧,我们谁都可以和你换。”主任很诚恳。

  “不用了,我已经和常老师说好了。我和人家说的时候,她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答应了。”梓竺必须为自己被虐的自尊心找到出口。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你看我都不生气。”主任打趣。

  “你们当然不生气了,你们让我生气了,你们偷着笑呢。”梓竺连说带笑甩出这句话。

  “再瞎说,踢你一脚。”主任下楼时笑着说。“再让我生气,我从楼上直接把你踢下楼。”梓竺也笑着说。

【审核人:站长】

《女人间的烂事》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小小说 短小说
评论(102人参与,1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2022-04-17 19:57
    美文苑
    女人嘛,家里事多自己心里想法也多,免不了时常犯个嘀咕,背后说个小坏话。这不,女老师为多的小学里,老师之间也不开心了。幸好,最后大家都解释开了,皆大欢喜。
    来自·福建省福州市
    回复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