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品剧本
酆都城
作者:泰山农夫 时间:2022-05-12
浏览:0次  字数:4791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1143 篇,  月稿:1897 篇

  从前有一对姐弟,形影相随,感情很好。有一天姐姐在井边洗衣服,不小心掉到井里淹死了。

  弟弟很伤心,不吃不喝的,坐在井边一直哭,谁也劝不动。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来了两个人,一个牛头,一个马面,他们对弟弟说可以带他去找姐姐。弟弟赶忙擦干眼泪,高高兴兴跟着牛头马面走,不知走了多远,来到一个小城,街道上人来人往的挺热闹。他们又七拐八折的走进一条小巷,来到一处院落。一个女人正在喂猪,正是姐姐。姐弟俩抱头痛哭。姐姐告诉弟弟,这里是丰都城,他已经嫁为人妇,姐夫在阎王殿当差。弟弟就在姐姐家住下了。姐姐还告诉弟弟,晚上不要出去,什么事也不要管不要问,要安安心心的睡觉。

  晚上,弟弟被一阵嘈杂声惊醒,隐隐听到有人喊,阎王升殿了。起身从后窗向外看,就见一条公案后面坐着阎王,两边各一个判官,还有一些青面獠牙的鬼吏,正在收拾刑具,牛头马面也在公案两头站着,手里擎着钢叉。

  一会儿,牛头马面从外面带进一个尖嘴猴腮的家伙。阎王问,犯什么法。判官答,骗子。阎王说,割舍头。立马有两个鬼吏上来把骗子的舌头拉出来割掉。骗子疼得嗷嗷直叫。

  接着带上来一个鬼头鬼脑的家伙。阎王问,犯什么法。判官答,小偷。阎王说,砍掉手脚,挂到树上。立马有两个鬼吏上来把小偷的手脚砍掉,挂到树上。

  接着带上来一个威武的大汉。阎王问,犯什么法。判官答,强盗,欺负乡邻,把寡妇儿子活埋了。阎王一拍公案说,锯了,把心喂狗。立马有两个鬼吏上来把强盗从头到脚一锯两半,心掉出来让狗叼走了。

  接着带上来一个泼妇样的女人。阎王问,犯什么法。判官答,打娘骂老,虐待公婆。阎王一拍公案站了起来,瞪大了铜铃似的双眼,哇哇怪叫,头发都竖起来了,说,下油锅下油锅。立马有两个鬼吏上来把泼妇用钢叉叉起来扔进滚开的油锅里。

  一时间,整个院子里都是骗子、小偷、强盗、泼妇鬼哭狼嚎的哭叫声。

  突然听到姐姐敲门喊他,他急忙给姐姐开门。再看窗子外面,什么都没有了。姐姐神色慌张的对弟弟说,快藏起来,你姐夫回来了。姐姐把弟弟用席子卷起来竖在墙角。姐夫进了屋,用鼻子吸了几吸说:我闻到有陌生人的味道。姐姐见瞒不住,只好把实情告诉了丈夫。

  弟弟在席筒里瞅见姐夫竟然是判官之一,不由得心惊肉跳。没想到姐夫反而高兴起来,哈哈大笑:“夫人,我也盼着见能到你的娘家人呢,你也有个安慰,我也有个亲戚,喝喝小酒说说话的,快把弟弟请出来。”姐姐打开席筒。弟弟战战兢兢的看着姐夫,没想到姐夫的脸颊竟有泪水流下来。姐夫拉弟弟坐到炕上。姐姐悄悄的到厨房去了。

  不一会,酒菜齐备。没有外人,姐姐也就一块儿坐了。姐夫很豪爽又很兴奋,大碗喝酒,不住地劝内弟。弟弟见到姐姐当然高兴,甚至于有点忘乎所以了,陪姐夫一个劲儿的豪饮。等郎舅俩发现姐姐已经泪流满面时,都不知所措的看着姐姐。姐姐也发现自己的失态给郎君和弟弟带来的不愉快,但事到如今不说也不行了。从内心讲,姐姐的确渴望和弟弟在一块儿,可是姐弟俩都在丰都城,父母双亲怎么办,也许早已哭干了泪水,四目滴血了。姐夫哗的一下从怀里掏出生死簿,查到弟弟的名字。弟弟确实不该死,是因为思念姐姐才来的,现在就可以送弟弟回去。姐姐哭得更厉害了,她是真的舍不得弟弟,但为了父母,只好忍痛割爱了。姐夫伸手打了一个响指,牛头马面忽地现身了。

  于是,夫妻俩陪弟弟一块儿走。牛头马面知趣的在后面远远地跟着。到了奈何桥,姐弟、郎舅洒泪分别。姐夫千叮咛万嘱咐要牛头马面一定把弟弟送回家。

  父母把气若游丝的儿子抱回家。夫妻俩一直坐在床边守着儿子,泪也流干了。突然听见儿子叹了一口气,接着嘤嘤的哭起来。夫妻俩喜从天降,欢天喜地,招呼邻居,鸣炮摆席庆贺。儿子铭记姐姐的叮嘱,勤劳持家,陪伴双亲。

  后记

  怎么写,也没有在月光笼罩下的篱笆小院里听母亲讲故事的感觉,只好讲究,遥寄对还在小院里生活的母亲的思念。

  审核编辑:下寨龙池 推荐:下寨龙池

【审核人:站长】

《酆都城》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牛头马面 泼妇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小品剧本

查看更多小品剧本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