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欣赏
讷建宏​:往事追忆:浙大那年的正月初二巧对
作者:美文苑   发表于:
浏览:0次    字数:3705  原创
级别: 文学秀才  总稿: 28975篇,  月稿:629篇

  今天癸卯年正月初二了。外面,北风呼呼的狂啸,似乎非要把黄渤海掀个底朝天的怒吼。望着北窗朦胧的山色,心意飞扬!今天又是新年初二了,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啊。突然想起昨天下午,与诗友对对联的趣事,时空又把我穿越回到了四十二年前的今天。那天的故事,发生在杭州西子湖畔。

  一九八一年的二月六日暨辛酉年正月初二,那天,杭州比今天的滨城大连可是暖和多了,多云转晴。我早餐去校门口吃了碗“片儿川”另加了两鸡蛋后,便从浙大骑车去西湖转转。到了平湖秋月,天阴了下来,还飘洒的飞起小雨。我一看十点半了,便在平湖秋月的凉亭里找一石登,用褪青变黄的军用书包一垫,便坐了下来,净思。望着眼前的湖心亭岛上的木林青色,还有那稍远点的三潭印月水面上的珠光,感叹面前的西子,真的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呵!

  正当我沉醉在一片美好的欣赏中、思考时,忽然被身后的一阵银铃般的笑语声打断。“哈哈,对不上来了吧?还说是杭大中文系的才子,不如我们军医二大的才女!”“这个有点难,暂且放下。重出一个,我们对。对不上,我中饭请两美女客。”一位年轻的男孩不甘的答复。“不行,这个上联对不出,你得管我俩二天饭!我们来这里吃喝你全包了。”只听这女子厉声说到。我心琢磨着,这个女孩怎么这么厉害呀,不就对个对联吗?一种年轻好胜的心态,从胸腔升起,我不由的转了身去,问道:“什么上联呀,我可否一对?”

  “你,浙江大学的?”那位佩戴“杭州大学”校徽章的眉清目秀的帅气男孩问道。“呵呵,是。浙大材料系学铸造的。鄙人不才,虽习于工,但是对对子略感兴趣。”我谦恭的答道,脑海里又浮现父亲的教诲:“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嗯,学工科也喜欢对对子?”那位鹅蛋脸,体态轻盈面色清冷的厉害女生,不屑的问道。旁边的一位一身素装、亭亭玉立,瓜子脸,身材高挑、气质颇佳的女孩,则不动声色、心亦有不服的轻扫了我一眼。呵呵,我冷俊的与其目视,有点傲慢的道:“还请佳人出题,不对,怎知鄙人无德无才呢?”

  “无锡锡山山无锡”,请,对。哇塞,这女生,说话都如此刻薄?!一字一句的。我当时心里想,这样的女生将来那个男孩敢娶?“对呀,看什看,想什么呢?”那位话音厉害的女孩,看我盯着她的同伴,忿忿的厉声道。但,她的话却帮我把思维重新回归于脑海。的确有点难,我心里道。难怪杭大的帅气男孩一下子对不上来。忽然,我的目光落在“平湖秋月”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上时,灵光一闪,出口而吟:“平湖湖水水平湖”,然后笑盈盈的反问:“二位美女,你们觉得如何?”此刻还是杭大的帅气男生反应快,连连说:“不错,好对。不错,好对。”

  “松下围棋,松子每随棋子落”,那位魔鬼身材,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女孩,转过身去,背对着我们三人,望着平湖秋月后的几棵松树,一声银玲又甩了一道上联!“好厉害的佳人!不退反进哪。”我在心中嘀咕,口中却大声道:“你这是对我刚才对对子的肯定吗?”好一阵的沉默之后,那位杭大的帅气男孩和鹅蛋脸,身段不高的女孩,也是满脸狐疑的不吱声,但都看着背向着我们的,她!那位杭大的帅气男孩喃喃自语:“松下围棋,松子每随棋子落。又一好上联。”自负的我,转过身,目视已无雨的湖面,冷静了下来。我步出凉亭,站在一棵已露青芽的柳树旁,思,在思;考,在考!突然间,湖边垂钓的景致浮现眼前。心一喜,朗声道:“柳边垂钓,柳丝常伴钓丝悬!”“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一副好上联又随身后的佳音传入耳。好上对,我心中不禁佩服。但,这难不倒我。因为我太知道这千古绝对了。立即朗朗上口:“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敢弹?”我即吐口,也却背负双手,面对细雨刚停的西湖,触景生情,随口背诵:“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无。”追忆,沉默在宋代西湖的初春,那一种狼藉残红,飞雨濛濛,垂柳阑干尽日风的景致遥想中,心意已经旁若无人!

  “你,你刚才背诵的是欧阳修的采桑子?最后一句的尾字,你错了。”还是那种声音!那种轻柔动听,清冷疏淡的声音!动听中不失一种清高,疏淡里不少一点雅趣。我知道是她,一定是她。仍不转身的望着湖面,不骄不躁的言道:“姑娘高才,鄙人佩服。的确是我们吉安先辈欧阳修的采桑子。最后一句应该是双燕归来细雨中。我借景抒情,因为今日雨停了,故将中字改成无字了。还请姑娘海涵!”“你是吉安人?”动听之音在耳边响起。“准确的说,出生在遂川泉江镇。”我不动声色、不移方寸的背手答道。“我祖籍江西吉安永新,现居住新疆石河子市。我可以向你讨一联系方式吗?刚才与您对对联,多有得罪,还请您见谅。”啧,啧啧,这女生的声音怎么像带勾子一样,总是在你的耳中挠啊挠的?挠的你之心动!淡定,咱心中还有一个她呢。我强迫自己心静如水一般。然后,便缓缓的侧过身,注视着这位来自新疆的小老乡,真的是美!眉如远山,目如秋水,肌肤胜雪,玉颈欣长。气质清冷柔婉,宛如空谷幽兰呀。“你也是上海军医大的学生?”“是,七九级的,今年二十一啦。”“呵呵,为什么要告诉我?你的芳龄。”“您一定是师兄,阅人无数吧。况出口成章,所以想学习了解一下,师兄既读工科,想必数理化厉害,不懂师兄文科为啥超强?故,冒昧了。”姑娘眉毛上挑,一点不惧的坦然说道。“哈哈,你这个小女孩出言不逊哈,肯定出身于军人大家,父母一定是高干。”我回避了她的直白直问,说心里话,我还真的是欣赏且喜欢这样的女孩!但还是慢慢的回过身,抛出了一句自问自答语,然后不等她回复,马上又点明:“你那两个同伴,已经往楼外楼走了,你赶紧去追吧,否则落单了,没有人管你。”还是那种勾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不是有自行车吗?他们会在楼外楼等我,你回浙大顺路捎上我到楼外楼,不就行了吗?”

  许久,除了略带春意的风声,周边路人的杂声,旁无他音。“我就这么点小请求,您不答应就是了。哼,哼!”我生平那是第一次听女孩怒气的声音,还是好听!到底是有文化的女孩哈。这个时候,我忽然佩服起孔夫子那句“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警世通言来。遂又大声郎道:“我这不是欲擒故纵嘛,你急啥呀?忹费了你还出身于军人大家。但是,我答应你之前,得有个条件。”“什么条件?师兄您讲。只要我可以做到的就行。”“我的确对得起师兄二字。我是七八级的,但请你不要把师兄我,看歪了。解铃还得系铃人,你方才考我三个对子,请允许我考你三个。对上了,我便答应你就是。”“就这么简单?行。”漂亮女生马上眉开眼笑了,说实在的,佳人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样子,我二十三年没有见过,当时算是领略了。“智多星无用(吴用),请美女对下联,记住,必须用水浒传里的一百零八将英雄名来对,否则不算。”谁知,美女脸上一阵红云拂过,马上曰:“及时雨送江(宋江)”“哈哈,好聪慧的美女,我非常喜欢!”我心内的感受没有控制住,脱口而出。“你,你,你。你说什么?”只见女孩头一低转回过身去,把一头如瀑布般的秀发扔进了,扔进了我的眼帘。我知道了自己的失态,又不好意思认错。马上灵机一动,转移话题的问道:“你们去过黄山吗?听说游黄山,要对上一联。”女孩果然跟进道:“没有去过,是什么上联?”我望着身边这位天真无邪的女孩,说:“上车吧,我带你去楼外楼追你的朋友,要不时间来不及了。车上告诉你,也一样啊。”说完,回到车旁,身轻如燕的上了车,边骑边道:“黄山落叶松叶落山黄。请对吧。”女孩一展军人之家的教养,飞身上了车后的车架。言道:“上海自来水来自海上。”这么快啊,你就对了?我心里纳闷。骑着车,没有回答。但总是有点遗憾,美女的下联不完美。(以后我去了海南,看到了一种“香草兰”的药材后,对了“海南香草兰草香南海”,那是后话)

  “怎么不出啦?”女孩的美声又在耳边响起。“你知道江西人王安石吗?”我漫不经心的一问。“知道,江西抚州临川人,宋朝有名的政治家、改革家,还是大文豪。”“呵呵,你知道的不少。厉害。”我话锋一转又问:“他进京赶考路上的巧对老丈人的上联,终娶才女回家的故事,你听说过吗?”“你这是用来出对子考我吗?”女孩娇喘一气,柔声细语的反问。“当然是也,不是。想要对,我便出,不想对,便罢。”“说吧,我试试吧。”我们俩一问一答的,很快到了楼外楼。我停下车,女孩也飞身下车。我道:“走马灯,灯走马,灯熄马停步。这就是王安石老丈人的上联。请美女对下联。”“飞虎旗,旗飞虎,旗卷虎藏身。哈哈,师兄,没有想到吧,这个故事,说的就是我们王家后人皆知之的故事。我小时候就听母亲说了。”美丽的女孩终露出了她那狡猾的笑声,天哪,这一笑仍是倾城哪。我望着“楼外楼”三个大字,心想:楼外有楼,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巾帼不让须眉呀!“师兄,看什么呢?我答对了嘛?”明知故问,故弄玄虚!我假装听不出其玄外之音。把挎在身后的黄书包一拿,从包中抽出一张B5的信纸,飞快的写下来我的联系地址,喊道:“姑娘高才,鄙人佩服。这是我的通信地址,给。”然后,飞身上车,绝尘而去。“我叫幽兰。你的姓怎么念啦?”那种仙人指路感觉的声音,又在空中飞逸。“去灵隐寺玩吧,问问老纳,便知之。”我干脆利落的把回复也抛向空中,我知道,她肯定会找我的。此时此刻再演一出“欲擒故纵”,让故事延续在岁月的春夏秋冬里,随意自然,生而去之吧。

  (一九八一年七月,我和二位美女还有杭大的帅哥等,一起游苏州无锡南京黄山,是后话)

【审核人:站长】

《讷建宏​:往事追忆:浙大》文档下载.docx
收藏   加好友   生成海报   分享
点赞(0)
打赏
标签:
评论(0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美文欣赏

    查看更多美文欣赏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