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鉴赏
可乐(可乐歌词)
作者:琉璃姬 时间:2022-05-19
浏览:7次  字数:12380  原创
级别:文学秀才,  总稿:13857 篇,  月稿:773 篇

可乐 (外7首)

诗 | 琉璃姬

我在用二氧化碳写诗
你听——
试管中的娃娃音
啪滋—滋啪—啪滋
当世界不再需要药剂师
嘶嘶—嘶嘶—嘶嘶
已经确定不是种液体的蛇
这条没有意志的众神之河
死水与大手,嘴唇与胃酸
脂肪或者脑梗!燃烧与浪花
黑色的甜将成为地球的知识
配方是奇迹!大厦将倾
穷人的快乐水呐——
傻瓜最低程度的语言
南非?美洲?斯里兰卡?
印度群岛冒着泡泡

我将永远没有机会去看看
奴隶的帆船

20211128

特别收录:改旧涂鸦诗9首

▎一包红塔山
  
男人们聊起香烟,就像攀比
别在肺叶的勋章——
射满弹孔,烤黄烧焦
独*立战争,历经磨难
虽败犹荣,伤肺护心
拉帮结派,不卑不亢
中学时我就开始吸烟
点起煤气灶“砰”地轰出
一种帝国*主*义,父母不在场
555,玉溪,小熊猫
大魔王藏着万花筒,在一罐
父亲的烟筒里,找到一支红塔山
老牌望眼镜,海军上将发现了
新大陆,秃鹫叼走鞋底婴儿
冲进乌云发出一阵轰轰烈烈
咳嗽,没有人说你长大
  
懂事太晚,美洲土著凭借嚼
口香糖的天赋,升级为印第安人
直到点燃火焰,使人体完全充满
烟雾,从鼻孔和嘴巴淌出泥石流
新人种诞生,未命名就被——
火枪击败,嘲笑声在克里米亚
战场传播,那些帝国士兵恼羞
成怒,用骆驼运,肩膀扛
太阳晒,航海家把干尸用纸
卷起来,从16世纪传入中国
  
84mm烤烟型,烟碱量1.0mg
焦油量10mg,一氧化碳11mg
嗷嗷,老干部的经典1956
冒烟的民工已经建造出一座
空中花园,足够了——

文笔山上元代始建的白塔山
在清代道光十九年重建
(公元1839年)
1958年他们将白塔涂为红*色
更名为红塔山通往中国
第一名,成为一支省队
国际的,东南亚文化或者荣誉
  
想太多,至今剥开烟盒,抽出
一根手指,我沉默不语,20发
子弹,走到哪里都不是条好汉*
  
*吸烟有害健康,戒烟有益健康
  
2020.3.22

春天
  
一座城市皈依春天
二分之一,浅粉加深粉
咖啡因减生物碱
取下口罩?
  
医院
  
穿过市中医院
仿苏式建筑结构内部
太旧了,走道有炎症
主任褪色,护士拉丝
象刚刚,粘着器官

淋浴(修 改)

在缅甸边境,肉体只剩盐巴,腌制与泔酸水
芭蕉高度超过水龙头,争论月亮与井的爱情
你必须使用体力与想象力,才能明白精灵高冷
与一把户撒刀的工艺,阿昌族淬火挥舞着
傣族与景颇族也挥舞着,那刀锋利了几十年
只为砍倒落日,驱逐象群或者幽灵,从祖先
歌声中,召唤月亮!他们信仰水,渴望瓦缸下雨
昆虫要喊口渴,用竹筒盛满泉水,经过大庙与钵
恩赐寨子,织布与农田,像孔雀公主那样
下凡穿上衣服——

女神早已退役,半个世纪来
傣族少女都站在雨中排队

备注:孔雀公主典故,出自傣族爱情
神话长诗《召树屯婻婼娜》

2019.11.12——2021年改

忿怒身(修 改)

社会青年消费那些图案,恐怖大师
毁皮时,如同大彻大悟,拍摄照片
发送在社交网络,与卫星和密宗无关
不动明王,马头菩萨,蟒蛇缠绕一块
烧红法器,串起人头加持,抬起脚就要
跨过一条处女之街,从母腹里唤醒那条
以下犯上,碌碌无为之路——

要去辞职,或者游击,与自由无关
与佛魔同姓,坚定,决裂的小手术
倾盆大雨也不置办房产,孩子们
也喜欢那些图案,蓝皮肤叔叔骁勇
从尼泊尔来的魔王,我不知道
他们是否懂得——

剥皮抽筋的丛林或者蛙类
怒发冲冠,烧红石头坐成灰的慈悲

2019.11.11——2021年改

长发

我将头发留了近一年
去发廊理发师问我
这么长的头发
什么感觉
我说,一阵风刮过来
怀抱瓷器
突然落地

2020.1.21

我还能写什么情诗(修 改)

在信息时代,一切可视的情感
都没有深度,一切大众使用的词语
都没有份量,汉字“爱”
予你我生活要共同,珍惜柴米
如果我中意你,在这汹涌,滥情
又哗变的人间,依靠平平淡淡
统治我们的工作与苦难,蔬菜
客厅,电视机,月光与白发

情诗?她像种荡*妇,战书
修辞是一个二流子,或者两个
壮年,请予我摸得到那份感情
像穿过锁骨,肋骨,脊椎骨
肩胛骨与发育不良——

衣冠走兽!浮浪之辈勃*起又疲软
一种意淫?爱情这块遮羞布
早已被他们扫进了二维码
虚构出乌云之子的披风与领带

2020.1.3——2021年改


善恶不是轮胎,獠牙,而是人心(口语诗)

十二年前
我在昆明市菊花村回家路上
亲眼看到一辆轿车
将一位正在骑车的男子
撞倒在地,晃荡几下
象碾根草那样碾压过去
没有刹车,扬长而去
男子躺在地上
口流白沫
抽搐几下
死了

五年前
我在昆明市北京路上
亲眼看到一位大爷无故倒下
躺在一辆停下的轿车前面
驾驶员双膝跪地
象一个闹钟

读了狗咬人的新闻后
对不起,我只能联想到
这两件事——

20211121

江湖与诗歌(口语诗)

题 记:我的朋友大多死在了江湖中

小时候看李连杰版笑傲江湖时
任我行对令狐冲所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恩怨
人心即为江湖——
而诗是属心灵的
因此诗也应该属江湖

相对于金庸笔下浩然正气与理想主义
我更接受施耐庵笔下写实的变态与龌蹉
李逵举起手中一双板斧朝收养他的江州百姓排头砍去
将自由恋爱中的小资青年剁成肉泥方才解恨
吃人则是江湖好汉常见的“英雄壮举”
只为一刀一枪搏个出人头地封妻荫子
这些百姓的生命就不是生命?
丛林法则就是穷苦人的江湖?
自由主义就应该理解为谋财害命?
元杂剧!顶天立地的黑暗

而人心还有一个方向——
大地诗人杜甫终生饥寒交迫不被理解,孤立无援
曼德尔施塔姆的遗体象废弃柴木那样被扔弃在墙角
布罗茨基背负着毒害苏联青少年的指控与罪名
驱逐出祖国,终于死于五十五岁的人类心脏
诗不止于人心,而止于人心的高度

20211121


特别收录:

是的,因为我不自信

我发表文章时
总把笔名写在标题
比如——
琉璃姬:蝴蝶孵化室
编辑其他诗人文本时
也坚持这样写

有读者对我说
你这样写作是不规范的
是因为不自信吗
我说是的
我不自信
我不自信的是
环顾四周的虚无
自己是不是真的
正在存在

20210501

 

回音

“浅水喧哗,深水沉默”
这句话是我年少时喜欢的诗人雪莱所说
是时候从七窍淌出行凶的水,三十岁*
除了这颗不能被希腊之火熔化的心脏
众心之心!与其乘风破浪的诗行
浪漫主义?他喜欢用钞票叠小船

两百年后将一句话污蔑为浇上油,撒上盐的灰烬
仿佛这句话比得过陆地上葬身鱼腹的暴行与沉默
风暴可以是这样的——
从写字楼与会议室中把头摁下去
成为沼泽的一部分,腐朽!恶毒,杀青
“要是冬天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
闻到香料,闻到酒与盐巴,社会主义的西风颂呵
提起头来,卡在喉咙里的浓与血
深水难道是投下一块石头?

20211109

*1822年6月20日雪莱在回家的途中,海上突然起风暴,覆舟淹死, 去世时不满三十周岁。
*引于雪莱《西风颂》



特别收录:

一代人终将烟消云散

一代人终将烟消云散
一代人制造光明与黑暗
或成为历史,我站在2020年
被科幻电影毁灭的日期,踩着
台历喝酒,张开口就能大出*血

我们吃过的果实,隐形的假期
敲下的汉字,排列起立后也将成为
一行行历史,或是不复存在的建筑系

陪着我们衰老,倒塌,不能往
身体里抠出来,成为原子

世界何曾是高尚者的世界?
世界何曾是卑劣者的世界!

草于2019.12.22
改与2021年

 

天终于放晴,适合打猎

来到山中已经快一个月
我终于拿起相机,鼓足勇气
到树林深处去——

想象一头小鹿在镜头前逃跑
这支离弦之箭!曾经我按下快门
经过语言的别处,从不敲门
撞到你的时候,并不是历史
没有一寸时光于深秋如落叶因践踏而吭声
暮色中的美接近众神的腮红,我没出生时就羞愧着

并不是度过吃树皮嚼草根的生活,炫耀着茹毛饮血
在人间有那么一瞬间,我披头散发满腹经纶
像魏晋那样造反——
读书,喝酒
打铁,抚琴

20211026

 

阴天

到山里来,如果你的颜色变淡了
室外的温度已经下降至零下
而我刚刚失去亲人,人的过去会轰然倒下
人的坍塌,不复存在!意义不明
接近于人间嬉闹,车水马龙
只有虫子从我眼睛爬进爬出
野猫来过,我眼见是只老虎
来自蛙鸣,蝉声,蟋蟀,鸟语都删除
此刻我感到冷,读者请带上门
哈口气在玻璃上写不同年龄的诗
写完将消失,这个众叛亲离之人
无论走到哪里,我是不存在的

屋子里只有遥控器
网络断断续续像书信往来
那才是生活?

20211024

我现在也只爱些简单的事物

像是一块苔藓
如何在潮湿中形成
潮湿的反面
或者等同于
近义词

20211010

灾难

这场雨下了一千年
我的手机终于进水
眼珠
义肢
钱包
都漂在水面上

20211010

英雄(外两首)


这些日子我总是怀疑
英雄是什么物质?
什么样的天造地设才需要怀疑
人类是否曾因为一首《国际歌》而流泪,流血
举起贺龙的菜刀,斯巴达克斯的圆盾
掏出雅典的肝胆,易水的长啸
擦亮华盛顿的皮靴,歃血的蜻蜓切
或者捷克斯洛伐克的天鹅绒,塞万提斯的骑士
车裂一朵云彩,插进一截生锈的水管
吞服这瓶板蓝根,咳出十方诸佛舍利

太阳升起,太阳落下
无名之辈将枪口抬高三厘米

太阳落下,太阳升起
不读报纸的年代——
小人物惨叫一声与显示器身首异处
看!轮子碾碎了蝼蚁

究竟怎样的颤抖才是平凡
我明白,有些寂寞都已经腐烂
长草了!你背起靶子时会大出血
我明白你并不寂寞,只是疼痛

哦!原来疼痛也是一种物质,看不见
你我要享受荷马的煎熬

我的朋友们阿,爱过终生孤独
星空灿烂!无罪

20211020

口语诗▎孤僻

昨天晚上我给女友发了条信息
亲爱哒,值此良宵
你愿意陪我看小电影吗
她看到信息后回复我
是看抗战电影对吗?
我耳朵里轰隆一声
迎面撞上辆解放牌老卡车
看看窗外
一排桉树
整整齐齐
正在枪毙

20211019

 

冬天


所谓现在活着
是鸟儿展翅
是海涛汹涌
是蜗牛爬行
是人在相爱

—— 谷川俊太郎《活着》

这里的光景兴是破败了些
有些巷子,没有噼啪倒下的柴火
经年此时,我住在小镇上写一首诗
南方的冬天,是正在丧失的力气
一场雨也下得慢了些,磨跛了脚
像落后于时代的人

一个人从童年成长到中年
需要多么坚韧,倔强,孤立与纯粹
发出寂静之音形同疯狂,不是这样
一行蚂蚁背负超过自身的重量
穿插于天地的牢固铿锵作响

一些人离开了世上,从未来过镇上
冬天不至于从冻僵的面部拿走表情
终于有看不见的脚步追逐
从深秋出生,从深秋离开
难以形容的哆嗦无色无味
我想不是口中的万物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可以解释
我也保守着人类抬起头共有的秘密
那些寒冷的星星,从远古就闪烁着
却与大地上的一切都无从割裂
凡是有生活而没有语言的年代
都应听从心中瞬间的响亮

20211011

 

避雨的蜘蛛(外一首)


一场雨下得太久
太久了——
仿佛侏罗纪早晨
小小的稀里哗啦
小小的节肢动物
它就在我手指上
爬呀爬——
这枚王牌乐队的戒指
我相信它曾想扮作鬼脸
一颗星球最古老的居民
独居,经商,投毒,监控着小小的帝国
多足者,世界曾有几回站立规则
像历史上那些高高举起手的人类
天空何止是瓢泼而至的巨水
而人间,似乎正在织网

20211006 于安宁

 

【审核人:站长】

《可乐(可乐歌词)》文档下载.docx
赞(0)

雨祺制作

标签: 可乐 歌词
评论(7人参与,0条评论) 美文苑
0/0
  • 请先说点什么
    最新评论

    作者文章

    热门文章

    诗词鉴赏

    查看更多诗词鉴赏
    首页
    栏目
    搜索
    会员
    投稿